《大猩猩杀人案》

第07章

作者:e·s·加德纳

梅森和德拉·斯特里特那天晚上一直工作到很晚,外间办公室的电话交换机不停地嗡嗡的响声,打断了他们的工作。

“我以为我们已经把它关掉了。”梅森说。

“你听,”她说,“还在嗡嗡地响。”

“肯定有人打电话,”梅森说,“交换机连续响了5分钟了,去看看是谁,德拉。”

“真不知道都晚上这个点了还有人认为你在办公。”

“哎,你还记得詹姆斯·埃特纳吧,我们得到了一个机会……去看看,德拉。”

德拉拿起话筒,说:“喂,”然后皱起了眉头,“是的……谁……?啊,是的,凯姆波顿夫人。”

她转过身向佩里·梅森示意了一下,指了指电话。

梅森轻轻地拿起电话听筒,这样,他就能听见谈话了。

从电话里听,凯姆波顿夫人的声音有点歇斯底里。“我找不到埃特纳先生,我现在的处境很可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好,我得见个人,啊……我非常想见梅森先生!我一直在努力这样做,有人必须来帮帮我,我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处在可怕的危险环境中。”

“你在哪儿?”德拉·斯特里特问。

“我在斯通亨格,本杰明·埃迪科斯的地方,这里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你在哪儿?”

“斯通亨格,埃迪科斯先生处。”

梅森加入了对话。

“我是佩里·梅森,凯姆波顿夫人。你能告诉我出了什么麻烦事了吗?”

“电话里没法说,梅森先生,太可怕了,我需要帮助。”

“我建议你给警察打电话,凯姆波顿夫人。”

“不,不,不,见不到律师,我不给警察打电话,我只是得见一个律师。我试图和埃特纳联系,这样他能找到你。你是我要见的律师。梅森先生,我会付给你钱的,谢谢你。我只是必须见到你。”

“你不能离开那里吗?”

“我不想离开……这里的景象……正是我想让你看到的。我需要你的忠告。”

“你怎么去那里了?”

“梅森先生,啊!我无法在电话里给你解释。嗯,如果你能出来,就快来吧,梅森先生。我告诉你,这是我一生中要求别人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我都快疯了。”

“好的,”梅森说,“我马上就去,埃迪科斯先生现在在什么地方?”

“梅森先生,”她不理睬他的问题,“请按我说的做吧。这里的前门在奥列佛街,那里有一个铁栅栏门,还有一个警卫。但是,在露丝街还有一个后门,这是训练人员走的门,这里没有警卫。这里有一个锁着的门,我想办法到门口去。你只需要15分钟就可以到达,梅森先生。请快点,越快越好,你能出发了吗?”

“我现在就动身,”梅森说,“你在后门等我,你是说后门在露丝街?”

“是露丝街,正好和奥列佛街上的那个大铁门对着,它看起来就像一个汽车修理厂。门上写着546号,在露丝街上。你到达那里,转动门柄,我在那里等你——如果我能的话,你快的话。”

“还有你无法开门的原因吗?”梅森问道。

“是的。”她说着突然挂了电话。

梅森把电话挂了好几次,然后瞥了德拉·斯特里特一眼,她已经放下电话,过来站在他身边了。

“你认为电话是被切断的吗,德拉?”

“我想是她挂上的,头儿。”

“好吧,”梅森说,“很明显,那里的情况已到危机关头了。”

“可是,头儿,她到底去那里干什么?她和埃迪科斯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她一直在诬陷他谋杀了海伦·凯德穆斯,”梅森说,“你知道,她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她当然一直在认真听着我们谈论海伦和她的日记。”

“好吧,”德拉·斯特里特说,“咱们走吧,我们可以在路上接着谈……”

“你在哪儿学会了‘我们’这个词,”梅森问道,“这个词听起来很有力,德拉。”

“你甭想把我甩掉,”她说,“我是个强健的姑娘。快点,咱们走吧。”

她在办公室里一阵猛转,关掉灯,拿起自己的帽子,扣在头上,又把梅森的帽子递给他,猛地打开房间的门。

“我到大厅里去等电梯。”她说着,风一样地从梅森身旁走过,楼道里回响着她的脚步声。

佩里·梅森到的时候,她正站在电梯里等他。

“好姑娘。”梅森说。

开电梯的人说:“你俩看来急着要到什么地方去。”

“是的。”梅森对他说。

开电梯的人把电梯降到了一楼,梅森在登记薄上签字,写上离开办公室的时间。

他们跑向停车场,跳进梅森的汽车,梅森把汽车发动起来,冲着停车场的服务员招招手,一下子就开出停车场,扎进小胡同,车轮磨得吱吱地响。

当开到胡同口时,梅森为了控制住车而放慢了车速,然后猛然右拐冲上了大街,几乎把加速器踏到了地板上。

第一个十字路口是绿灯,他飞速冲了过去,第二个路口刚变红灯,他又冲了过去。

“如果我们停车向交通警解释的话,”德拉·斯特里特说,“我们就会被耽误了。”

“我知道,”梅森对她说,“我有一种预感,事情一定很紧急。”

“还有,”德拉·斯特里特说,“我们如果不能及时赶到那里的话,我们还不如不去。”

“也对。”梅森干巴巴地说。

“头儿,对这件事你就白干吗?”

“你是什么意思?”

“只是把她当作一个委托人,万一她……你懂我的意思吗?”

“万一我们在那里发现一具尸体?”梅森问。

“是的。”

“我不知道,”梅森说,“约瑟芬·凯姆波顿有点特别,我不知道特别在哪儿。你和她谈话的时候,始终有这样一个印象,她始终对你考虑的问题很感兴趣。但是,她却不愿意让你知道她在想什么。这正像玩扑克牌游戏,你能感觉到她非常清楚你的牌,但是,你一点也不知道她的牌,并且还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她手里可能有一张a。”

“要是你冲动的话,她会使你陷入困难的境地。”

“我知道。”梅森表示同意,“这就是为什么在我决定行动之前要估计一下形势的原因。德拉,这个案子的一切情况都引起我的好奇。”

“根据你了解的情况,”德拉冷冰冰地对他说,“院子的后门前有一个宽敞的停车场。”

“我知道,”梅森说,“但是,我没有看见有什么车开过来,我看没必要按照空洞的法律手续照做。”

为了防止突然刹车,德拉·斯特里特靠在汽车靠垫上,伸出一只级着鞋的脚蹬在仪表盘上支撑住身体。她说:“我想,最后一个标志完全符合你的个性标准。”

当他们接近斯通亨格时,梅森说:“德拉,我想从它的前门快速绕过去。”

“看门人会发现你的。”

“我不在停车的地方停下,我只是绕一下以便看一下前门的情况。”

“从路上什么也看不见,是吗?”

“我想我们能瞥一眼。”

律师开着车沿着奥列佛街行进着,当接近路旁的停车点和那两个大石门柱子,他稍稍放慢了一点速度。

大铁门紧闭着。

“我没有看见守门人。”德拉·斯特里特说。

“如果我停下车,我想他准会跳出来的。”梅森说着快速通过十字路口,向右转了过去。

当这条小路走了一半的时候,整个建筑物的院墙便一览无余了。

“这地方亮得和教堂似的。”德拉·斯特里特说。

梅森慢慢地停下车。

“这地方用10英尺的粗铁丝网围着,”他说,“到了最上面变成了y型,它的倒钩的两边都通着电,就象举着双手一样,你既爬不进来,也爬不出去。埃迪科斯先生真会保护他的私人财产呀。”

“那不是他吗?头儿,看呀!抬头看!”

“哪儿?”

“墙的上面那个窗子,看这个人,他正向窗口冲……”

“那不是一个人,”梅森说,“那是一只大猩猩。”

他们入迷地静静地坐着。椭圆形的灯光笼罩住了大猩猩庞大的身躯,它伸着一只长长的手臂向前摸索着,往阴暗的树丛里一跳,一会儿就把自己藏在黑暗树下。这时整个院子变得灯火通明,警报声尖厉而刺耳,狗的叫声越来越大。

“怎么?”德拉·斯特里特问。

“很明显,我们的大猩猩溜到外面来了,”梅森说,“并且碰到了一束看不见的光。它触动了一个电动装置,这个地方所有的灯火都打开了,警报器也响了,警犬被放了出来。我们看看还会发生什么事。”

他坐着看了一小会儿,然后,突然把汽车发动了起来。

德拉吃惊地看着他。“头儿,你不是想去那座房子吗?”

他点点头。

“我们在这里等着看看事情是如何发展的不是更好吗?”

“最好在事情没有进一步发展之前到那里。”梅森说。

他把车开上了露丝街。

上端成y型的高高的电网顺着路转了个弯,在一排汽车修理厂前方留下了一个水泥地面的停车场。离马路大约有20英尺的地方有一座两层小楼,小楼前留下了充足的停车和掉头的空间。

在这座两层楼的门上清楚地写着:546号。

梅森在门前停下车,跳了出来,伸手按了一下铃钮。

他能听到回面的电铃声,但是,徒然地等待着,没有任何人对此作出反应。

“头儿,”德拉·斯特里特担心地说,“她说她在这里接我们。如果她不来接……嗯,那就这样吧,我们可以叫警察,或者……”

梅森摇了摇头,又按了一次门铃。“出事了,”他说,“她的计划被打乱了,至少有一只大猩猩逃出笼子了。”

“头儿,他们会把你撕成两半的。那大猩猩在椭圆型灯火下赫然耸立的架势,它跳出来抓住了树枝……”

她突然停止了讲话,颤抖着。

“我知道,”梅森说,“它使你毛骨悚然,但是,那里一定发生了不正常的事,凯姆波顿夫人的声音真的是很痛苦。”

“是的,显然没有人听到门铃声,她一定到别的地方去了。”

梅森试着开门。

“门没有锁上。”他说。

“头儿,别进去。”

“你在车里等着,”梅森对他说,“如果过了5分钟我还没回来,你开车到最近的电话厅,打电话去报警。”

“不,不,我和你一起去,我……”

“你在车里等着,”梅森对她说,“你有5分钟的时间……”

“头儿,我和你一起去那里。”

“你帮不了什么忙,也做不了什么事。”

“可能帮不了什么忙,但总比在外面坐在车里等待要好得多……”

“不行,”梅森打断她的话,“你在车里等着,过5分钟就去给警察打电话。如果过了5分钟我没有出来,不要再等我,不要犹豫,开车找最近的电话,找警察。”

“如果过5分钟你没出来,叫军队也没什么用处,”她说,“这点你明白,我也明白。”

“你在车里等着。”梅森对她说。

“你只是不想让我身陷险境。”她反驳说。

“这是命令。”梅森说着打开门,走了进去,“呼”地一声关上了身后的门,门里面有一个插销,他插上了它,为的是防止德拉·斯特里特不听他的话,跟着他溜进来。

这里空气中弥漫着特殊的刺鼻的动物的味道,他仿佛走进了动物园。

他沿着一条短走廊向一扇开着的门走去,走进了一间办公室,里面有办公桌、文件柜和打字机,墙上还挂着十几幅照片。

梅森穿过办公室,打开一扇门,发现了一条长长的混凝土的走廊,走廊的一侧是一长排笼子。

笼子里关着的大猩猩、黑猩猩、猴子显然都处于一种兴奋状态。

这里所有的灯仿佛都亮着,整个走廊亮如白昼。

他看到走廊的尽头两扇大铁门洞开着。

他犹豫了一下,沿着走廊走去,尽量地使自己的步子稳健;他的眼睛盯着前方,尽量地掩饰着恐惧的神色。

猴子不停地冲着他兴奋地尖叫;当他走过时,一只大猩猩拍着手。巨大的声响就像是机关枪在开火似的。

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每一根神经,继续往前地走着。

刚走进铁门,就面对一个大粗铁笼子,随着一声恶魔般的叫声,一只原先呆在笼子角落里的大猩猩向他冲了过来,使劲地抓着笼子的铁栅栏摇晃,连地板都震动了。过了一会儿,一只长长的、毛茸茸的手臂从栅栏里偷偷地伸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猩猩杀人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