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的秘密》

第01章

作者:e·s·加德纳

柯白莎深深叹口气,把自己塞进一张可以折叠的木椅子,扶手两侧溢出来的是她多余的脂肪。她点上一支烟,手指上的金钢钻,在照向铺了榻榻米的高灯强光下,划出了一个半圆的闪光来。比起其他地方没有人,幽暗的健身房来,她的戒指有如太阳光下一滴海水。

那日本人,光着脚,穿了一套漂白了的粗麻装,看向我,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我冷得发抖。他给我的衣服太大了。里面只穿短裤的我,自己觉得像躶体的,身上起了鸡皮疙瘩。

“桥田,给他下点功夫。”白茨说。

大得出奇的健身房里,只有我们3 个人。那日本人用嘴chún强调地向我微笑,我看到他两排洁白,不整齐的牙齿。无情的强光发自埋在饮马水槽型,马口铁制成,高吊在罩子里的几个500 瓦灯泡,直接照我顶上。那日本人全身是结实的肌肉。他有动作时,日光晒黑的皮肤下,看得到肌肉在蠕动。

他看向白莎。他说:“第一课,不能操之过急,慢慢来。”

白莎猛抽了一口烟。她的眼光硬如钻石。她说:“桥田,他是个聪明的小子。他学起来很快的,尤其花我钞票的时候。我要他速成,我才不吃亏。”

桥田的眼光还是看着我。“柔道,”他用单调的声音解释给我听。“是力的转换,对方提供力,你改变他的方向。”

我看到他说了这句话后停了下来,知道该我点头了,我就点点头。

桥田自衣襟里拿出一支短铳转轮枪。镀镍都已经褪掉了,枪管也锈了。他打开圆筒给我看没有装子弹,是支空枪。

“对不起,”他说:“贵学生请把枪拿去,用右手拿着,举枪,扣板机。快,请。”(‘快’在前,‘请’在后,系日语方式)

我把枪拿到。

柯白莎脸上的表情有如她在墨西哥看斗牛。

“快请。”桥田说。

我把枪举起。

他轻轻伸个手出来轻蔑地把我的手推开。“请不要太慢。假装我是大大的一个坏人。你举枪。快!请,你扣扳机,在我动作之前。”

我记得我看过西部片,阴险的人都是在别人不注意的时间开枪的,也总是一面举枪,一面就在扣板机了。这是一种扣一半撞针举起,继续扣下去撞针撞下的枪,我突然把枪举向他,同时扣扳机。

桥田就站在我前面,是个大靶子,我几乎可以确定枪里如果有子弹,他一定会应声倒地的。

突然,我发现桥田已不在前面,他已开始行动了,我试着用枪指向他行动的方向,但是他动似脱兔。

黄色强硬的手指一下扣住我的手腕。桥田既不在我正前,也不在我后面,他在我腋下,背部向着我。我的上臂在他肩上。他把我的右腕下压,他的肩头用大腿的力量上升压住我腋窝,我的腿离开地面,上面的强光,地下的榻榻米互换位置。我感到自己在空中停留了几秒钟,一下被摔落到榻榻米上。

着地瞬间,我的胃不舒服得厉害。

我试着想站起来,但是肌肉不听使唤,反倒使我想吐了。桥田低下身来,抓住我手腕和手臂把我一提,我像自榻榻米上被弹起一样站了起来。他的牙齿一下全露了出来。枪在他身后地上。

“简单就这样。”他的日语式会话又出笼了。

柯白莎的戒指随着她的手在动,钻石闪光在乱射。

桥田抓住我肩头,推我的背,把我右臂抬起。“就这样,请。我来教你。”他把请加在最后,我知道一定是日语中的“苦得煞伊”了。

他大笑——神经质,无希望地笑。我也知道,强光下,广大的场地中央,我站在那里,身子弯曲,右臂前伸,右腕下垂,身子在前后摇晃。

桥田说;“现在你注意看,请。”

他慢慢分解动作地把身体移动,示范给我看,我一如在电视上看慢动作重播。他左膝微屈,重心移向左前到左臂,再升起来的时候,他身体移转。他右手前移。他的手指渐渐扣住我右腕,左踝在榻榻米上旋转。他的左肩顶上我右腋窝,手腕的力量加强。我右肘被扭到无法弯曲的位置,他加强压力,把我整个上肢当一个杠杆。他加强压力等我感到疼痛,不自觉双腿又离了地。他把压力放松,慢慢把我放下,站着对我笑。

“现在,你试试。”他说:“开始,慢一点,请。”

他站在我前面,右手向前伸出。

我用手抓向他手腕,他不耐地把我推开。“不要忘了左膝在先,学生,请。左膝先弯曲向前,同时出右手。第二步,旋转手腕,足踝要同时,如此对方肘部就弯不起来。”

我又试。这一次比较好了一点。他点点头,但是有显得不太热心。

“现在,试着对付枪,请。”

他拿枪在手,把手抬起用枪指向我,我记得出左脚,用右手快速抓向他手腕。我差两寸没有抓住,自己也失去了平衡。

他太讲究礼貌,不好意思笑。如此对我来言更糟。

我听到我自己冲出榻榻米铺的地方,光脚在健身房拍嗒拍嗒保持平衡的声音。

桥田说。“抱歉,请。”他转身。他眼睛斜着,眯成一条线,看向已冲出强光,进入黑暗中的我。

这样我看到了正在向前走,但仍在暗处的男人。那男人叨着一枝雪茄,带了一副眼镜,看得出眼珠是褐色的,年龄在40岁左右。他的衣服裁制得很好,强调胸部的凸出和腹部的收缩。但是,即使如此,仍掩不住着得出他双肩是徒削的,肚子大得像西瓜。

“你是柔道教练吗?”他问。

桥田露出牙齿,走向前。

“我姓薄,薄好利。海富郎叫我来看你。我等你空了再聊好了。”

桥田把有力的手伸出来和他握手。“初见面。”他说:“高贵的朋友可以坐,请。”

桥田的动作是快如捷豹的。他抓起一张可以把叠的帐市木椅,一下挥开,木椅发出声音并有爆裂感。他把张开的木椅放在白莎的椅子边上。“15分钟好吗?”他问:“学生在上课。”

“没问题。”薄好利说:“我等。”

桥田向白莎深深一鞠躬。他又向我鞠躬致歉。他再向薄好利鞠躬。他说:“再来试,请。”

我向已在白莎身旁坐下的薄好利看去。他也用好奇的眼光在看我。当了白莎的面受这种训练已经不好受了,再加一个外人参观,实在是无可忍受了。

“你先去办事,”我对桥田说:“我来等好了。”

“你会受凉的、唐诺。”白莎警告道。

“不要, 不要, 你们教你们的。”薄好利把含在手里的帽子放在椅旁地上。“我一点也不急,我——也想看看。”

桥田面向我,牙齿轧砾磨出声音来。“我们再试。”他拿起枪来。

我看到他不在意地抬手,我咬紧牙关,向前冲出,伸手抓住他手腕,我惊奇地发现这并不困难,我肩部顶向他腋窝,我把他上臂向下压。

意想不到的奇迹出现了。我知道桥田故意跳起来一点,但效果是非常令人注目的。他自我头上翻过。我看到他双脚自空中飞过,两条腿在强光下形成阴影。他像只猫在空中翻身,挣脱我的手,双脚轻巧地落地,手枪落在地上。我几乎可以肯定,他是有意脱手的。但是观众不知道。观众的兴趣一点也没有因为他故意的行动减弱。

白莎说:“嘿!小不点还真能学!”

薄好利快速地看向柯白莎,又看向我,闪着钦佩的眼光。

“很好。”桥田说:“非常,非常好。”

我听到白莎不在意地在告诉薄好利。“他是替我工作的。我开一个私家侦探社。这小不点有事无事常挨别人的揍。以拳击言,他太轻了,我认为由日本人教他柔道,正好。”

薄好利转头以便好好看她一下。他只能见到白莎的侧面。她正用冷而硬的眼光全神地在看我。

白莎全身都可以说是硬朗的。她个子大,都是肉,不过都是瘦肉。她粗脖阔肩,大胸,大臂,胃口也大。她不在乎自己体形,她爱吃。

“侦探,你说你是侦探?”薄好利问白莎。

桥田对我说:“我们现在来看我示范分解动作。”

柯白莎眼光仍看着我们。“是的——柯氏私家侦探社。在学柔道的是我部下,赖唐诺。”

“他替你做事?”薄好利问。

“是的。”

桥田自身上掏出一把橡皮制的假匕首。把刀柄向我递来,叫我拿着。

“这家伙是个小不点,但是他脑筋好得很,”白莎继续对薄好利说:“你不会相信的、但是他还是个律师,领过执业热照。他们把他踢出来,因为他告诉一个人,去做件谋杀案,可以保证无事。他有办法一步一步去……”

桥田说:“用刀刺我,请。”

我抓紧刀子用力向前戳。桥田出击,抓住我手腕和手背,不知如何我又飞上了天。

当我站起身来时,我听到白莎在说:“——保证会满意。很多侦探社不接离婚和政治案件。我只要有钱赚,什么都接。我不在乎谁或办什么,钞票第一。”

薄好利现在真的在仔细看她了。

“我想,我应该能相信你们工作能守密的罗?”薄问。

柯白莎对我在做什么现在已经没兴趣了。“老天!当然。百分之百!你对我说任何事都不会传出去。”

“建议精神要集中,请。”桥田说:“刚才这一跤摔得不好看,既已被摔出去,落地要用脚,马上警备敌人第二次攻击。”

柯白莎不知什么时候已站起在走向门口。她连头也不回,她说:“唐诺,快穿起衣服来,我们有案要办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