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的秘密》

第12章

作者:e·s·加德纳

我们走去柯白莎的侦探社。柯白莎把律师遗走。我们进入柯白莎私人办公室,坐定。柯白莎自她办公桌最低下的抽屉,拿出一瓶威士忌。“老天,”她说:“这一招真险,唐诺。”

我点头同意。

“那短命的律师,根本不值那么多钱。递两份公文,然后手足无措,不知要做什么才好——像是低级牌手,a都在手上,不知怎么叫牌。”

“你怎么会找上他的?”我问。

“我没有找上他。老天,你至少要对我有点信心!我会找上这种笨伯?”

“姓薄的找的?”我问。

她倒出两杯威士忌,把瓶子的软木塞塞回,开始要把它放开,然后她说:“天!我有你两倍重,我需要你两倍的力量来维持。”她又在自己杯子里加了两指宽的酒。“这才说得过去。”她说。

我点点头,我们喝酒。

“那好薄的家伙不是个坏人。”她说:“那些警官一把你装进汽车,他立即打电话给我。他估计他们会有一架飞机在等着。他告诉我,叫我和这律师联络,告诉他发生什么事了,叫我们去机场时要把一切必要的公事先办好带到。可以应付各种场合。”

“你又怎么知道去哪个机场等呢?”我问,

“老天,你以为我是吃什么长大的?我先找到他们包的是哪家公司的包机,这架飞机是从哪个机场起飞的,我打电话到北方的机场,打听那包机什么时候飞回的,于是我找到那律师,我们一起来到——看来你已经把那金头发的小妞弄到在手心里了,是吗?老天!唐诺,这些个女人怎么一个个对你——真是——”

“别傻了,白莎。”我说:“她没有对我发生什么感情。”

“你还在那里傻傻的。我是个女人。我看进她的眼睛里面,我看得出她在想些什么。”

我用大拇指翘一下翘向电话。我说:“你想,我到这里来是准备干什么的?”

“喝酒,压压惊。轻松一下。”她说。

“我在等这只电话铃响起来。’哦告诉她:“那个金头发的小妞先要弄清楚没有人在注意她,她就打电话了。”

“你说你们有什么生意上的联络?”

“当然。”

“她会要多少钱?”

“多半不是金钱,是别的东西。”

“我不管她向你要什么,”白莎坐在那里看着她的酒杯,一面冥思,一面说道。“这个女人爱上你了,唐诺。”

我点上一支烟,靠向椅子的背上。

正当白莎又要发表什么意见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白莎一把把话机拿起来,放到耳朵上,她说:“哈罗。”之后她又说:“访问是哪一位?——好的,他正在等你打电话来,”

她把电话交给我。我说。“哈罗。”对方是柳依丝的声音,她说:“你知道我是什么人,是吗?”

“嗯哼。”

“我一定得见你。”

“我想像得到。”

“有空离开吗?”

“是的。”

“我能去你的公寓吗?”

“最好不要。”

“你也最好别来我这里,我们找个地方见面好吗?”

“你指定。”

“15分钟后,在中央街和第10街交叉口见面。可以吗?”

“可以——有一点要先告诉你,假如我离开这里时发现有人在跟踪我,我当然要想办法甩掉尾巴,如此我可能迟到大约半小时,假如15分钟后你在中央和第10街口见不到我,你就在30分钟正时打电话到这里来,懂了吗?”

“懂了。”她说,把电话挂断。

我对柯白莎点点头。

白莎说;“你要小心了,好人。目前你没事了。照她刚才说,她已经不可能再改变证词了,而且那夜班职员再怎么样来指认你,也没多大用处了。那在楼上的女人没有戴眼镜是看不清的。我敢说她在20尺外连我也看不到。”

“你这样说什么意思?”

“告诉那个金发的自己去跳河算了。目前我们已经没有什么要依靠她的了。”

“白莎,我不能过河拆桥。这种事我做不来。”

“这我知道。你心太软,又太重感情。我也没叫你做太绝,叫薄先生送她一点小钱。但是,千万别把自己的头伸出去太多。”

我站起来,拿了帽子和大衣。“我只能用你的车子了,你可以自己搭计程车回去。我们明天早上再见。”

“今晚不见了?”

“不见了。”

“唐诺,我对这件事很担心。你办完这些事,今晚来我公寓,让我知道一下行吗?”

“假如有什么特别事,我一定去找你。”

她把手伸向办公室抽屉,自她手臂的斜度,和她肩膀的下倾,我知道,只要我一走出她的办公室,她就会自抽屉中拿出她的威士忌酒瓶来。

“再见了,好人。”她说。

我走出办公室。

我沿了街道“8 ”字型兜了几个圈子,发现并没有人在跟踪我。我就前往中央街和第10街交叉口。我发现柳依丝在中央路上走。位置是8街和9街之中。我没有急着招呼她,我沿街转了两个圈子,确定她没有被人所跟踪。当她到达第10街街口时,我请她上车。

“一路平安吧?”她问。

“是的。”

“你是不是开车经过了我好几次?”

“是的。”

“我也认为我看得没有错。我也故意装着不知道,没有人在跟踪我吧?”

“没有。”

“今天晚上,我为你做的工作怎么样?”

“好极了。”

“感激吗?”

“嗯哼。”

“有多少感激?”

“你要什么?”

“我认为,你也许能帮我做一件事。”

“也许可以。”

她说。“我要离开这里。”

“离开哪里呀?”

“离开城市。离开这个国家。反正离开就是。”

“想要离开什么?”

“离开每一件事。”

“为什么?”

“我惹了麻烦了。”

“怎么回事?”

“你知道,警察。他们不会放过我的—一老实说,今天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多半是因为你对我那样正经的关系——我不能对那些条子胡说八道。”

“那好,你回家去,把这件事忘了。”

“不行,我知道他们会不断盯着我查的。”

“怎么查?”

“去找马华窦。”

“那夜班职员?”

“是的。”

“他怎么啦?”

“他会指认你。”

“你叫他不要指认,他就不指认了。”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一直在无目的地驾驶着,现在我把车移向路旁,停在一个我说话时能看到她脸的地方。我说:“他对你不错。”

“他吃醋得厉害。”

“你也不必把实况告诉他,只要简单地说我不是那个人。”

“不行,行不通的。他疑心病最重——会以为我对你有意思了。我不要使他更对你不利了。”

“你要多少?”我问。

“不是钱的问题。我要离开这里。我要乘飞机去南美洲。到了那里,我自己可以想办法,但我需要钱才能到那里,我需要有个能干的人替我安排一切,看来你可以胜任。”

我说:“依丝,这个借口不好呀。”

她抬起眉毛看我。一度眼光里充满了憎恨。“你的意思是;我为你做了那么许多事,而你不愿意帮我一点忙?”

“不是,不是这样。你再试试告诉我,为什么你要离开。”

“真的是因为我告诉你的理由呀。”

“不是,不是的。”

她静默了一下,然后说:“我在这里开始不安全了。”

“为什么?”

“他们会——我会——发生在金见田身上的事,可能会发生到我身上来。”

“你说他们会杀了你?”

“是的。”

“什么人?”

“我不会说出人名来的。”

我说:“叫我蒙了眼睛做事,我不干的。”

“我不是蒙了眼睛替你做事的吗?”

“是韦来东,韦律师,是吗?”我问。

我提到这名字时,她突然地吃了一惊,然后避开我眼光,转头看别处有5、6秒钟之久。她盯住了驾驶盘前发亮的仪表,她说:“好吧,我们就说是韦来东吧。”

“他怎么样?”

她说:“那件薄雅泰的事,是完全设计好的。他们设计好只卖回给她2/3的信件。那主要有损害力量的1/3信件,会到韦来东手里去。”

“拿到这些东西,他有什么用呢?”

“他要利用它使薄雅泰提供一切他需要的东西,来使廖汉通宣判无罪。”

“你认识他?”

“当然。”

“也知道薄雅泰?”

她点点头。

“说下去。”

“韦来东本人会主持那最后一笔大交易。先前两次得来的钱都归别人所有。”

“但是金见田却把第3批信卖给她,而欺骗了所有的人,是吗?”我问。

“不是,这一点很奇怪。他并没有把信给她,他给她的是一张空信封,里面只有几张旅社里的信纸。”

“你事先知不知道他要这样做?”

“不,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是见田自己给自己设计的一招败笔,他以为可以把钱带着溜掉,但是——事与愿违。”

“那剩下的1/3信件,现在哪里呢?”

“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见田一直听话地在玩,突然他起了私心。我对他说过这是玩火,非常危险的。”

“你是见田的相好?”

“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为什么想起对我说这种话?”

“你是他相好,是吗?”

她看向我眼睛,然后把眼光移开,什么也不说。等了相当久,她用很小的声音说:“是的。”

“好吧,我们从这里开始说起。今天晚上。当警官们到你公寓,他们敲你门,叫你开门,你几乎吓僵了,是吗?”

“当然,不吓死才怪。任何人在我这种情况、都会如此的。”

“你已经睡了?”

她犹豫一下,然后说:“是的,才快睡着。”

“你把门打开,走出房来,走上走道,把门自身后锁上,是吗?”

“是的。”

“你是带了钥匙出来的。”

“是的,本来就在我罩袍口袋里。”

我说:“你听到警察来吓得半死,你不让警察进你公寓去谈、要在走廊上谈,那是因为你公寓里另外有人在。是什么人?”

“不是,不是,我赌咒不是的!老实说好了,我不是为了怕警方,我怕……别的东西……”

“你想什么时候离开?”

“现在就走。”

我点上一支香烟,一声也不吭,很久的时间。她焦虑地注视我。“怎么样?”她问——

我说:“好吧,妹子。我一定要先去弄点钱,我身上没有带。”

“你有地方拿吗?”

“当然。”

“向薄家拿?”

“是的。”

“什么时候能拿到呢?”

“要等薄先生回来这里。他现在在本州北部看一个矿。”

“是的。”

“什么时候能回来?”

“差不多随时该到了。我不知道他开车回来,还是租飞机回来。”

“唐诺,拜托,他一回来你就去弄点钱,帮我离开。这个忙你能帮到吗?”

“我会照顾你的。”

“但是,目前我怎么办呢?”

我说:“我们来找一个旅社,用假名来登记。”

“我的衣服呢?”

“留在公寓里,只是把人失踪就可以了。”

她想了一下。她说:“我身上一毛也没有。”

“我有一点钱在这里,足够付旅社资一般开支;另外,还可以买些衣服。”

“唐诺,真能帮我这个忙?”

“是的。”

“我们去哪里?”

我说:“我知道有个小旅社,很安静的。”

“你会带我去?你带我过去?”

“是的。”

“你知道的,唐诺。一个单身女人,在这种时候,没有行李,想去住旅社——我希望你能去,替我登记。”

“用夫妇名义?”

“你要这样吗?”

我说:“我会告诉他们,你是我秘书。今晚我们要工作到很晚,明天一早又要开始工作,我要替你弄间房间。没有问题的。”

“他们不会让你在那里和我过夜吧?”

“当然不行。我会把你送进房间,然后自己回来。我先给你100 元,暂时够作花的了。”

她拿进那100 元,想前想了很久,她说:“我看你说的方法,可能是最好的了。谢谢你,你是好人,我喜欢你。”

我开动车子,把车开去一个我知道的旅社——在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