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矿之谜》

第20章

作者:e·s·加德纳

距离弯弯的月亮从地平线上升起还有一段时间。这会儿,天空一片漆黑,就像迷雾笼罩的海洋,繁星斑斑点点,遥远而冷漠。

德拉·斯特里特拿着手电。梅森抱着长长的像盒子一样的装置用来发射紫外光,院子北端的小楼在月光下映衬出黑色长方形的剪影,小楼周围不见人迹。

梅森站在离墙大约10英尺的地方。

“好吧,德拉,”他说,“关上手电。”

她关上了手电。

梅森打开开关,从机器的内部传来低低的、清晰的嗡嗡声,不一会儿,黑夜似乎变得有点儿亮了,而且略带深紫色。

梅森把紫外光的光线对准那堵墙。霎那间,多彩的光线反射回来。梅森和德拉·斯特里特默默地仔细研究着。

“头儿,你发现什么了吗?”她焦急地问。

梅森没有马上回答。可当他说话的时候话音里明显有些失望:“什么也没有,可能是某种记号——只是一系列分隔开的点,好像没有任何特别的格式。”

梅森向墙的下部看着说:“看来没指望了。”德拉听出了他的失望,可他曾对自己的想法多么的自信。

“也许这个标记是其他的跟紫外光有关的东西。”她说。她明白紫外光对他们有多么重要,梅森只有通过迅速清晰的思考从困境中解脱出来,而解开的蚊子之谜只是个开头。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其他的就更谈不上了。

“我想不出来这标记会是什么样,到底它会是什么呢?德拉,时间紧迫呀……嗬,看,这是什么!”

梅森把光线沿着墙向下移动,停在离地面4英尺的地方。

“一条直线,”德拉大声地说,“那些发光的石头被摆放成了一条直线,在这儿!哦,看!”

梅森手提着黑光灯向左移了一点,一块全新的墙面映入他们的眼帘。

德拉说:“像是一朵花,花尖尖的,只是花瓣是向下方开放着。”

梅森蹙眉凝视着,显然这是一朵有五个花瓣的花,从稍稍有点儿弯曲的花茎上向下开放着。他突然叫道:“真的是呀。”

“什么?”德拉问。

“‘射星矿区’,”梅森悄声说,“这并不是一朵倒过来开放的花,这是‘射星矿区’,那些线一定是矿区的边界,这个十字记号就是班宁·克拉克发现的歌勒矿所在地。”

“的确是这样,”德拉激动地说,“天啊,头儿,我感觉就好像刚刚找到了一个满是金子的峡谷,我的膝盖都在发抖。”

梅森一副茅塞顿开的神情,他说:“所以他才打这场诈骗案的官司。德拉,如果他想从采矿公司弄回他的财产,后果就是:他提供的线索会让布雷迪森找到失踪的歌勒矿。但是,他假装打一场必输的官司,同时尽力不让西姆斯太太收回她的财产,这样克拉克就蒙蔽了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

“那么西姆斯太太会收回矿产吗?”德拉问道。

“慢慢来,”梅森有些恼怒地嘟哝着,“这事儿我已办妥了,她不会收回的。我骗布雷迪森作了证词,他的证词使我们肯定能打赢这场原本毫无指望的官司。但这样一来,我的客户却失去了一大笔财富,现在我得赶在他们了解情况之前,来它个合理合法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把以前的观点推翻……而且有可能还有别人知道这事儿。”

“有关‘射星矿区’和懒惰的蚊子的事儿吗?”

“是的。”

“你是说那个小偷知道这些事吗?”

“是的。”

“但你不觉得小偷只是窥视班宁·克拉克打着光来摆放墙上的石头而已吗?而且在弄清楚怎么回事儿之前他可能已被吓跑了呀!”

“是的,”梅森说,“可是要记住这个小偷随时都可能回来。他是在威尔玛看见之后开的枪,所以,他开枪,不是不让人发现他,而是不让人认出他来,并且……”

“有人来了!”德拉叫道。

“快点儿,德拉。我们不能让人在这儿把我们抓住。幸好我没把车留在小楼旁边。”梅森说完绕到仙人掌丛后面找个地方藏起来,就在这时,两道刺眼的车头灯的光束从大门方向直射过来,车一转弯上了院子里的车道。

德拉·斯特里特站在梅森的身边,梅森清晰地感觉到她的手指几乎嵌进了他的手臂,他们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小车“嘎”地一声停了下来。

发动机有节奏的轰鸣声消失了,接着,车头灯也关了。不一会儿,他们听见车门打开又关上。

“大概是盐丁儿回来了,”德拉悄声说,“听起来像是他的车。”

“等等。”梅森低声地提醒她。

他们听见内尔·西姆斯的声音:“好吧,皮特·西姆斯,你进房到配餐室去,如果是你让我的女儿毒死了班宁·克拉克,我会揭掉你的天灵盖。”

皮特用一种在他作解释时常用的哀求及表示歉意的腔调说:“亲爱的,我跟你说,你一点儿不了解生意的事儿,现在这个矿产生意……”

“我就知道一个男人给他妻子砒霜,让她放在配餐室的糖罐旁边,他真是病了。”

“可你听我说,亲爱的,我……”

小楼的边门打开又关上了,下面的对话听不见了。

梅森弯下腰,把手中的长盒子一样的机器推进厚密的无刺仙人掌丛中,“我们得去看看他,德拉。”

“我们怎么办呢?”德拉问。

“直接进边门,不用躲躲藏藏的,我们得玩个看看就跑的游戏。我想见见西姆斯,然后在地方检察官到来前离开。”

他们沿着小路走到小楼后面,来到边门门口。梅森推了推,门没锁,他们走了进去,然后,用德拉·斯特里特的手电照着路,径自去了厨房。

厨房里亮着灯,他们能听见说话声。内尔·西姆斯恼怒地说:“现在你看看那个袋子,皮特·西姆斯,它已经被打开了,里面的东西被拿出去好多。”

西姆斯说:“这不是我的错,内尔。我告诉你……”

梅森打开房门说:“大概你们不介意我问几个问题吧?”

他们转身望着他,吃了一惊,内尔·西姆斯手里还拿着袋子。

“里面是砒霜吗?”梅森问。

她点点头。

“袋子就放在装糖的容器旁边吗?”

“哦,不是旁边,不过离得很近。”

“袋子上面写的是什么?”

西姆斯忙说:“这是我写在上面以防有人弄错了袋子的,你能看见,我就写在这儿:‘小心,皮特·西姆斯,私人用’。”

梅森伸出手,“皮特,”他说,“我想问你几个问题,我……”他突然眉头一蹙凝视着袋子上的字。

“我要你做我的律师,”皮特说,“我这会儿可是糟透了,梅森先生和……”

门突然被推开了。

德拉·斯特里特倒抽了口凉气,梅森转过身去。

行政司法长官格列高里站在门口,他满脸怒气地站了一会儿才洋洋得意地笑起来。

“那么,梅森先生,”他说,“我现在在我自己的辖区里,拥有法律准许的全部权力。地方检察官正等在他的办公室里,要么你去谈一谈,要么我把你送进监狱,至少你会领到一份拘押证。”

梅森犹豫了一下,细细玩味着行政司法长官格列高里脸上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表情,然后他转身对德拉·斯特里特平静地说:“德拉,你把车开到法庭去,行政司法长官想要我和他坐一辆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矿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