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矿之谜》

第22章

作者:e·s·加德纳

梅森发现德拉把车停在了法庭前面的空地上。

“你怎么出来的?”她焦虑地问。

“我是从前门杀出来的。”梅森说,“真是好险哪!”

“把他制服了?”她问道。

“不仅制服了,可以说他是服服贴贴。因为格列高里以为抓住我拿遗嘱的事儿就十拿九稳一定会打败我,他抓我也是为这个,可我让他气得够呛,他压根忘掉了股票的事儿。但是,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要采取新对策的,该死,那会儿在股票上签字以防莫夫盖特陷害我的客户似乎是别无选择非那样做不可,可现在看来这么做几乎要铸成大错了。”

“头儿,我们还有多长的宽限期呀?”

“大概半个小时吧。”

“那我们去盐丁儿的露营地吧。”

“不急,”梅森说,“你看,德拉,在这半个小时里我得找到杀了班宁·克拉克的人,弄清楚毒葯的事,以及威尔玛听见懒惰的蚊子叫的晚上是谁摸进了院子。等格列高里找我们的时候,我们就会在一个他不大可能想到的地方。”

“是班宁·克拉克的小楼里吗?”她问。

梅森点点头。

“上车,”她说,“坚持到底。”

是西姆斯太太听见门铃开了门,“哦,你们好,”她说,“你回来得刚好,从卡斯台克来的长途正找你呢,我想他们也不会留你太久。”

梅森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德拉·斯特里特,进了小楼来到电话机旁拿起话筒。不久,他就听见了保罗·德雷克的声音:“喂,佩里,你还清醒吧?”

“是的。”梅森简洁地说。

“好吧,”德雷克说,“记着,是我先问你的。听着,佩里,我有点儿迷糊,不过我还是觉得有条鱼在咬钩了。”

“接着说。”

“一个叫海沃德·斯莫尔的人,身材瘦长,善长闲聊,总想要一眼把人看穿。认识他吗?”

“认识。”

“他就是你要钓的鱼吧?”

“如果他上钩了,他就是。”

“有人打了他。”德雷克说。

“你说什么?”

“打在左眼上,看起来很漂亮。”

“眼眶青肿吗?”

“肿了。”

“他要干什么?”

“他说他知道我发现的矿是属于东山再起采矿公司的财物,他跟这家公司关系不错,如果我们能合伙五五分成,他保证为我们俩弄到33%的利,然后我们俩再分。”

“如果你接受了这些条件,他会做什么?”

“我不知道,不过如果成交了,他会带我到圣·罗伯托,我在和哈维·布拉迪一块儿去洛杉矶的路上。我怎么办呢?”

“他知道你在打电话吗?”

“他以为我在给一个洛杉矶的姑娘打电话,我在一家餐馆的电话间里,我得躲他远点儿。”

“好吧,”梅森说,“接受他的条件然后回来。”

“要是他问我要具体的找矿线路怎么办?”

梅森说:“告诉他你们一到圣·罗伯托就给他画一张地图标出确切位置。”

“这之前不能对他讲?”德雷克问。

“除非你也想被毒死。”梅森说完挂上了电话。

西姆斯太太说:“莫夫盖特先生打电话来,好像公司要解决那个案子。他说他不能直接向我提出建议因为那样不道德,他还说我们能解决这件事。”

“是的,”梅森微笑着说,“我肯定他想要解决这个案子,你的丈夫在哪儿?”

“他在厨房里。”

梅森进了厨房,皮特·西姆斯垂头丧气地瘫坐在厨房的椅子上。

“哦,是你。”皮特说。

梅森点点头说:“皮特,我想跟你说句话。”

“说什么?”

“鲍勃的事儿。”

皮特局促不安地说:“鲍勃净给我找麻烦。”

梅森说:“跟我来,你还不知道我说什么,德拉,带上打字机和公文包。”

梅森领着忧心忡忡、满脸胆怯的皮特走上楼梯,来到了班宁·克拉克生前曾用过的房间。

“坐下,皮特。”

皮特坐了下来说:“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了解一些伪装富矿的事。”

“这事儿呀!我从来没干过,可我知道怎么做。”

“是在猎枪枪膛里装点儿金块吗?”梅森问,“然后再开枪把金块打进石英岩层里,再……”

皮特·西姆斯身体摇了摇。

“你怎么啦?”梅森问道。

“办法太幼稚了。梅森先生,根本不是这样干。”

“你怎么做,皮特?”

“哦,海沃德·斯莫尔会把这叫做心理建议。那就是你要千方百计使一个傻瓜上你的钩。”

“恐怕我还不太明白。”梅森说,用眼角的余光示意德拉·斯特里特记下所提的问题和回答。

“哦,是这样,梅森先生。现在的人都受了良好的教育,他们变聪明了,如果你还要卖给他们金块,或者要把金子射进石英岩层里,他们很可能在书里读到过这些事或者在电影里看到过,你只会被嘲笑,实际上,不管你想把矿产卖给谁,他都会马上起疑心,如果他了解金矿,你跟他说什么并不重要,可如果他不懂金矿,他会对任何事情都怀疑。”

显然皮特·西姆斯紧张的神经已经完全放松下来,梅森只是问了一些情况,而没有直接提出指控或者要求他解释问题,这种放松使他的话多了起来。

“恐怕我还是不太懂。”梅森说。

“哦,梅森先生,你得这么办,你先找个傻瓜,并安排好一切,这家伙就会来找你了。”

梅森说:“皮特,你这着儿用在吉姆·布雷迪森身上可没奏效。”

皮特在椅子上挪动了下身子说:“梅森先生,你还不了解事情的全部。”

“皮特,到底是怎么回事?”

皮特顽固地摇了摇头。

“你不打算告诉我了?”

“我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了。”皮特说,刚才他还在夸夸其谈,这会儿却又变得沉默寡言。

“好吧,皮特,别见怪。那咱们再谈谈,你怎么能让这个笨蛋上钩呢?”

“办法很多。”

“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个。”

“我教你点儿最基本的吧,”皮特说,“你假装什么都不懂,让这个傻瓜自以为特聪明而你只是个无知的、幼稚的沙漠里来的家伙,城里的骗子就会认定你够笨的,他就不屑于在钱的问题上跟你计较。”

“皮特,我还是不知道你怎么做的?”

西姆斯又有了兴致,继续说:“你得善于动脑,梅森先生,你要花很多时间思考,并且还要有想像力,所以人们都以为我懒,实际上我坐有那儿什么也不做,是因为我在思考……梅森先生,我想我讲得太多了吧。”

“皮特,你是在朋友中间,”梅森说,“我对你怎么让城市骗子来上当的事很感兴趣啊。”

“这些家伙每次都会上当的,你要热情地带他们看你要他们买的矿产。你要给他们看这处矿产所有的优点,他们会犹犹豫豫不想买。这样到了午餐时间你就带他们转一转看一看属于你的或者你的朋友的矿产,然后坐下来吃午饭。这时你就找个借口出去转一圈,并且你已经放好了让这个傻瓜自己可以找到的东西,他们觉得这块地遍地都是金子。你明白了吗?梅森先生,你走的时候,他会找到这些东西,但你回来的时候,他绝不会对你说:‘看,皮特,我们在你的地里找到金子了’——梅森先生,我跟你讲的是真话。这种把劣矿伪装成富矿的事儿我干了已经有20年了,我还没遇上一个不上当的呢。”

“你怎样让顾客到处转转看呢?”梅森问。

“呸,他自己就去看了,根本用不着我。告诉他们某个矿是富矿应该买下来,他们会对这事不冷不热兴趣不大。但是带他们去一个地上尽是五彩石头看起来不像富矿的地方,然后告诉他们这个地方没什么了不起的,之后再走开留下他们单独在那儿,他们就会开始左顾右盼四处逛了。每一次他们都会这样做。这是这类人的一个特点,他总以为比老采矿人懂得多。”

梅森点点头。

“哦,”皮特接着说,“这样就大功告成了,他开始去溜达。你得准备点儿含金量大的天然金块,从金块外面就看得见金子,你先炸掉矿脉岩石的一部分,把这些小片石头再一一叠放在一起,如果你对炸葯的使用得心应手,还会调制点儿岩石粘合剂,就妥了,你把石头和金块粘在一起,看起来就像天然形成的一样。这个傻瓜会把岩石标本藏在口袋里,等你一回来,他就会问你一大堆有关矿产所有权之类的无关痛痒的问题,以及什么时候你的购买权到期等等。然后,下一步,你知道,他就会在你背后盘算着怎么骗你,怎么一次把这个矿买下来,或者如果你已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这个矿就是你自己的,他就会对你讲这块地多么适合盖沙漠棚屋呀,他还从没到过这样闲适的地方,以及诸如此类的话。既然这块地也不像矿产那么有价值,他干脆买下它建棚屋吧,或者他会说他有朋友得了鼻窦炎,他想为他的朋友把这块地买下来。如果你就是发现矿石的那个人,他就会疑心重重,会叫来几个采矿工程师,让你出示银行证明。但如果是他自己发现了矿石,而且认为他可以骗你,他就成了销售商,你则成了顾客。就这样,矿石变成了他的发现,他成功了。”

“这是个十分有趣的实用心理学的典型范例,”梅森说,“西姆斯,我想,我可以把它用到我的工作中去。”

“哦,梅森先生,如果你就想知道这些,我都说了,我也该回家了。不过,这是全部的秘密了,你得找个傻瓜来说服你卖矿。”

“等一等,”梅森说,“皮特,在你走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

皮特坐在椅子边上说:“梅森先生,说吧。”

梅森说:“你把左轮手枪栽赃给了班宁·克拉克,是不是,皮特?”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梅森说:“你把你妻子的矿区伪装成良矿,再卖给吉姆·克雷迪森,然后,当公司起诉你的诈骗行为后,你发现有麻烦了,就想到了你的绝招,设计让班宁·克拉克以为著名的‘失踪的歌勒矿’就在‘射星矿区’的矿产范围内,是不是这样?”

“嗨,梅森先生!”西姆斯大声叫道,满脸斥责的神情。

“而且为了做到这一点,”梅森接着说,“你找来这把左轮手枪,在枪把上刻上了goler这个名字,但是,皮特,你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你刻大写字母g的手法是非常特殊的。装砒霜的袋子上你写的‘小心’这两个字中的g和枪把上的g是一样的。”

皮特目不转睛盯着梅森好一会儿,然后把目光移开,咕哝道:“我不知道你在讲些什么。”

梅森转身对德拉·斯特里特说:“好吧,德拉,去把行政司法长官找来,告诉他把装砒霜的袋子带过来。我们会把枪找到对比一下字体……”

“不,不,不!”西姆斯大叫,“不要这样,梅森先生,可别就这么仓促地走了,不要再让行政司法长官掺和进来了。”

梅森笑道:“皮特,下决心吧。”

西姆斯长叹了口气,“给我支烟。”

梅森给他一支,西姆斯点着了烟,他现在一点儿也没有了抵抗的劲头儿,“好吧,”他说,“是我做的,就是这么回事儿。”

“那么给我们讲讲砒霜的事。”梅森说。

“跟我告诉行政司法长官的一样,我买砒霜是为了……”西姆斯犹犹豫豫地说。

“做什么用?”梅森问。

“只是为了做实验。”西姆斯在椅子上扭动着身体。

“德拉,大概你还是得把行政司法长官找来。”

皮特好像根本没听见梅森的话,就好像刚才没有害怕过一样继续说着:“梅森先生,失踪矿产的生意可能是一桩大买卖,我看到班宁·克拉克为左轮枪的事儿送了命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我一直都是个骗子——到处干伪造富矿、造假样品等等这类的事儿。我要做的就是让人了解那些失踪矿藏的事儿,然后只留下一点儿线索,让他们觉得这个失踪的矿唾手可得。我则装做根本不知道这个矿有多重要或干脆不知道它有什么用。你明白吗?”

梅森点点头。

“现在再说‘射星矿区’的事儿。”皮特接着说,“我把它卖给吉姆·布雷迪森时真是很卖力,说真话,那会儿我醉得够呛,吉姆胡吹海侃说他是个大采矿公司官员,我一点儿都没费劲儿,他根本没发现我的秘密。可是我发觉我得想办法让他觉得没有上当受骗,这时就想到把左轮枪放个地方让班宁·克拉克找到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矿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