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孪生女》

第12章

作者:e·s·加德纳

在1点20分,警察准时把卡特·吉尔曼带进了法庭。

梅森回头看了看旁听席,旁听席上几乎已经坐满了。他将手臂放在吉尔曼的椅背上,尽量装得自然,低声说道:“告诉我真实的情况。”

梅森转身好象去拿报纸,然后俯身对吉尔曼说:“告诉我真相。”

吉尔曼道:“我不会出卖我保护的人。”

梅森道:“除非我知道全部事实,我不能保护任何人。”

“那你就会出卖我。”

“不是你。你是我的当事人。”

“那你就出卖我想要保护的人来挽救我的生命。”

梅森注视着他:“我可能做的正是这个。”

“这正是我最怕的。我永远也不会对任何人说出我看见的事。”

“好吧,”梅森道,“再过几分钟你就会大吃一惊。”

“你是什么意思?”

“警方拘留了哈特利·埃利奥特。他当时正在餐厅上那间卧室里,他看见了格拉米斯跑出工作间。”

即使梅森在吉尔曼小腹上猛击一拳,他也不会表现出这样的吃惊和沮丧。“他……他看见了她。”

“不错。”

“你怎么知道的?”

“他告诉我的。”

吉尔曼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他一定是从窗口看见的。”

“是格拉米斯吗?”梅森问。

“是。先是维拉·马特尔顺着车道走迸暗室。我看见了她。我找了个借口把穆里尔支到厨房,自己去看看。过了几分钟……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向窗外望去,看见格拉米斯从工作间跑出来。

“好象穆里尔总是不停地出入厨房,我只好等到她在厨房做饭时才……”

法警敲响了槌子:“全体起立!”

奥尔沃德法官走进法庭坐上法官席时,法庭中所有的人都站起来。

一个旁门打开了,汉米尔顿·伯格走进来坐在爱德华多·迪林旁边。

奥尔沃德法官稍感意外,问道:“地方检察官是不是亲自出庭?”

“是的,阁下。”汉米尔顿·伯格说,“转过脸去向梅森冷冷地点了点头。

“很好,”奥尔沃德法官说,“传你的下一个证人。”

迪林说:“传哈特利·格罗夫·埃利奥特。”

伯格站起来对法庭说:“请法庭原谅。哈特利·埃利奥特不仅是个不愿合作的证人,我还要说明,我们是被迫将他拘留并带他出庭作证的。埃利奥特先生不仅逃避传票,而且用假姓名住在汽车旅馆,想不让当局找到他。”

“如果证据表现出明显的敌意,”奥尔沃德法官裁决道,“法庭将允许诱导性提问。但是开始时只可用正常方式提问。要到他明显地表现出敌对情绪时才能诱导提问。”

证人室的门打开,一个穿制服的警官陪同哈特利·埃利奥特走进来。

奥尔沃德法官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埃利奥特,说道:“举起你的右手宣誓。”

埃利奥特举起右手,宣了誓,走上证人席。

“请你将思想集中在本月13日星期二早晨。”汉米尔顿·伯格说,亲自提问。

“是,先生。”埃利奥特道。

“那天早上你在哪里?”

“我在被告卡特·吉尔曼家里,沃克斯曼道6231号。”

“你是这家的客人吗?”

“是。”

“你什么时候到他家的?”

“你是否问我第一次到他家的时间?”

“就是这个问题。”

“大约凌晨两点到两点半,我想是这样。”

“你去做什么?”

“我送格拉米斯·巴洛回家。我们在门廊下坐了一会儿。后来她请我喝了一杯。”

“后来呢?”伯格问。

“后来我告辞出去起动汽车,她站在门口送。我忘了关掉点火装置,蓄电池用光了,所以汽车起动不起来。”

“后来呢?”

“巴洛小姐请我在她家过夜,等到早晨换个蓄电池,同时把我的蓄电池送到附近的维修站去充电。”

“早上维修站开门了吗?”

“我起动汽车时还没开门,是8点钟时开的门。”

伯格问:“以后你又干什么了?”

“睡觉。”

伯格道:“现在我要你向法庭准确地说明,你是在哪里睡觉的。你能描述那间卧室吗?”

“那间卧室在楼的西北角。”

“是否向着楼后面?”

“是。”

“从你的房间能不能看见楼后面的车库?”

“能。”

“你是否知道吉尔曼太太的暗室在哪里?”

“知道。”

“你是否知道本案被告卡特·吉尔曼的木工间?”

“知道。”

“请你看看物证b,这是那栋楼的平面图,上面有汽车道、车库、工作间和暗室的位置。你能指出你那间卧室在图上的位置吗?”

“能。”

“请你向法庭准确地指出你那间卧室的位置。”

“那间卧室在二层。”

“是不是在餐厅上面?”

“是,我想是。”

“那么,请问在你13号凌晨向格拉米斯送别后,什么时候又见到她的?在这以后你再见到她是什么时候?”

“我……我拒绝回答。”

“有什么理由?”

“我就是拒绝回答。”

汉米尔顿·伯格看着奥尔沃德法官。

奥尔沃德法官道:“证人应当回答问题,除非问题可能陷他人罪或侮辱他的人格,在那种情况下他可以提出拒绝回答的理由,法庭可以同意他拒绝回答。”

“我拒绝回答。”

“如果你就是拒绝回答,”奥尔沃德法官说,“你将因蔑视法庭而受到拘留。”

“我就是拒绝回答。我不允许利用我所看见的任何事情去迫害一个无辜的人。”

汉米尔顿·伯格眉头紧蹙。

“很好,”奥尔沃德法官道,“如果你拒绝回答,法庭将因蔑视法庭罪而拘留你,埃利奥特先生,蔑视法庭罪可不会轻判。这件事还要继续下去。这是一件谋杀案。你的证词可能非常重要。”

“我拒绝回答。”

汉米尔顿·伯格道:“请法庭原谅。我感到法庭应施加足够的压力让这个证人回答问题。这个证人的证词对本案的判决可能有重大影响,但他有对抗情绪。他的证词将不仅涉及动机,而且可能证明需要对两名被告一起提出起诉。这个证人的回答是非常重要的。我可以向法庭保证,鉴于这个证人的态度,鉴于证人企图隐藏这一事实,很有可能在高级法院审判时会找不到他,除非对他作为重要证人实行拘留。即使那样,在他有时间仔细思考并经有关人员开导以后,仍不能预料他将会做出什么样的证词。所以,迫使这个证人当场回答问题对本案是非常必要的。”

奥尔沃德法官道:“埃利奥特先生,我警告你,除非你回答问题,你将因蔑视法庭而被判坐牢,一直坐到你肯回答问题或你能提出不能回答问题的合法理由。”

“我拒绝回答。”

“好吧,”奥尔沃德法官道,“本法庭判决,将你交由本县司法行政官收押,因蔑视法庭罪在县监狱监禁,直至你愿意回答问题或拿出不回答问题的合法理由。”

哈利特·埃利奥特站起来,双臂抱拢,用固执倔强的目光看着法官说道:“我拒绝回答。”

奥尔沃德法官向警察点点头。

警察走向前去,拉起埃利奥特的臂膀,带他离开法庭。

汉米尔顿·伯格戏剧性地转过身来。“传保罗·德雷克出庭,”他说。“保罗·德雷克现在庭内。请走过来宣誓,德雷克先生。”

德雷克惊愕地看了梅森一眼。

“过来宣誓,德雷克先生。”奥尔沃德法官命令道。

德雷克走过去宣了誓,到证人席上。

“你是私人侦探?”

“是,先生。”

“有执照?”

“有,先生。”

“本月14日仍有执照?”

“有,先生。”

“你认识刚才在这里的证人哈特利·埃利奥特吗?”

“认识,先生。”

“请问本月14日那天在埃利奥特的寓所,在本城布伦敦街罗西特公寓6-b号房间,你和佩里·梅森是否与哈特利·埃利奥特进行过谈话。你可以回答是或不是。”

德雷克迟疑着,最后勉强答道:“是。”

“我再问你,”伯格道,“在佩里·梅森以被告律师身份在场的情况下,你是否问了埃利奥特13号早上发生的情况,埃利奥特当时当地是否对你说他看见格拉米斯·巴洛在13号早上8点30分左右从工作间内冲出,就是刚才那个物证b平面图上标出的工作间,并跑着绕过楼房。”

梅森站起来。“等一等,请法庭原谅,”他说,“我反对以传闻证词为根据的提问。”

“这是怀疑。”伯格说。

“没什么可怀疑的,”梅森道,“即使埃利奥特曾经说过他不曾在13号早晨见过格拉米斯·巴洛,这仍然是个不适当的问题。律师不应怀疑自己的证人。”

“如果律师对证人的回答感到意外,他可以怀疑。”伯格道。

“你是不是想说你感到意外?”梅森问道。“在把埃利奥特带到证人席上之前他曾告诉你他将拒绝回答任何有关13号早上发生的事情的问题?”

汉米尔顿·伯格的脸色表示这一下击中了要害。

“我在等着你能否向法庭保证这是事实。”梅森道。

“那并不重要。”伯格愤愤地说。

“不,这并非不重要,”梅森道。“你不能怀疑你自己的证人,除非你能证明意外。你不能怀疑任何证人,除非你能证明他在某一时刻曾说过与他所做证词相反的话,甚至以后受到怀疑的证词不能作为有关事实的证据,而只能作为该证人在某时曾做过相互矛盾的陈述和他的诚实因此受到怀疑的证据。”

“我认为法律是这样规定的。”奥尔沃德法官说。

伯格面红耳赤。“阁下,”他说,“起诉方不愿受过多技术细节的限制。起诉方有理由相信佩里·梅森和他的侦探保罗·德雷克在14号那天曾与哈特利·埃利奥特谈过话,谈话的结果使埃利奥特在警察到来之前匆忙离开公寓,用假名登记住进一家汽车旅馆,躲藏起来,避免被警方找到,受到讯问或出庭作本案的证人。

“请法庭原谅,我们相信哈特利·埃利奥特确实见过格拉米斯·巴洛从工作间跑出来并且把这件事告诉了德雷克和梅森,而且我认为,合理的推论结果是,他的失踪与他和这两位先生的谈话有关。”

奥尔沃德法官看了看梅森。

梅森道:“这是检察官的理论,阁下,但我仍要提出,他不能用传闻证词证明任何在本案中不利于被告的事实。如果他想要证明谋杀马特尔的动机,他必须制造某种直接证词,显然他是想证明的。他必须用直接证据证明,而不是用某个证人可能对某人说过的话去证明。如果他要怀疑一个证人,他必须受怀疑规则的约束。”

“你反对这种提问?”奥尔沃德法官问。

“我们反对是因为这种提问是法律上无效的,无关的,无意义的,会产生传闻证据,这是起诉人怀疑他自己证人的企图。”

“反对有效。”奥尔沃德法官说。

汉术尔顿·伯格满脸通红,忿仇忿地说:“没事了,德雷克先生。你可以下去了。你也要记住,你是个经过许可的侦探,你的营业执照就快要换新的了。”

“请法庭原谅,”梅森说,“我们反对检察官威胁证人,对于那种法庭已经认定可能产生不可接受的证词的问题不予回答并不违反职业道德。实际上,如果在法庭支持反对后,证人再自动回答问题,他将被认为是蔑视法庭。”

奥尔沃德法官勉强忍住了笑。“很好,”他说,“地方检察官应受到告诫,不得威胁证人。法庭认为你提的问题可能产生不可接受的答复,支持对这个问题的反对意见。证人不得主动提供情况。地方检察官不得对他非难。

“传你的下一个证人。”

汉米尔顿·伯格被怒火烧红了脸,说道:“请法庭原谅,我要采取另一种方式。传格拉米斯·巴洛出庭作证。”

奥尔沃德法官敲了一下下巴。“巴洛小姐在法庭吗?”他问道。

“我已给她发了传票,因为她是一个重要的证人,而我怕她离开本法院管辖范围,在几小时前安排了对她的监护。”

“我不知道你打算做什么,地方检察官先生,”奥尔沃德法官道。“本法庭正在进行预审。预审唯一的目的是证实:第一,已发生了犯罪;第二,有合理的根据相信被告与罪行有关。本法庭的职能不是代替大陪审团。”

“我明白。阁下。”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孪生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