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孪生女》

第14章

作者:e·s·加德纳

梅森打开门,看到南希·吉尔曼极不耐烦地要走,德拉正极力说服她留下。

梅森开门时南希已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德拉站在她与门口之间劝说,“肯定他就回来,这件事很重要,吉尔曼太太……”

梅森道:“诸位好,请坐,吉尔曼太太。我有几个问题。”

南希用她那具有超级磁性的微笑表示给他面子,然后突然严肃地说:“我自己也有几个问题,梅森先生。”

“哪些问题?”梅森问,然后把手表悄悄向德拉晃了晃,暗示他在拖延时间。

“我不想让格拉米斯象罪犯那样被关在牢房,仅仅因为他们要她作证人,”她说,“有没有办法保释?”

“一定可以。”梅森和蔼地说。

“那为什么不去做?”

“因为现在我不想同时代表她和你丈夫。”

“那我们再请一位律师代表她。”南希坚决地说。

“对,”梅森道,“这是我要和你谈的一件事。请你为她聘一位律师。”

“我认为这个案件对公理来说简直是一出闹剧,”南希说,“那个哈特利·埃利奥特具有高度道德,他唯一的错误是忠于友谊,却为了蔑视法庭被投入监狱。再看格拉米斯,一个柔弱高雅的年轻女孩,只因为地方检察官要她作证人,就被关进牢房,与那些娼妓在一起,并受到各种侮辱。”

“听着,”梅森说,“我对你说一说生活的现实,吉尔曼太太。你可以请一位律师把格拉米斯毫无困难地保释出来。甚至可以不叫作保释。你交上一份保证书,保证她出庭作证,法院就会放她出来。”

“那为什么不去做?”南希问道。“你为什么不安排一下?即使你不能同时代表他们两个人,至少可以再找一个律师。”

“因为,”梅森道,“只要她交上保证书获释出来,她就会作为同案犯被捕,然后被控为谋杀案的同谋或同案犯。那时汉米尔顿·伯格将递上一份共同起诉书,指控格拉米斯和你丈夫合谋杀害了维拉·马特尔。

“而一旦她因谋杀罪被捕,她就不能保释了。一旦她因谋杀罪被捕,汉米尔顿·伯格就会完成这个案子,即使没有其它原因,也可挽回自己的面子。一旦她因谋杀罪被捕,她就再也得不到法庭和公众的同情。但是,只要象格拉米斯这样一个漂亮的姑娘不过因地方检察官心血来潮就被作为重要证人受到拘留,她就会得到法庭和公众两方面的同情。告诉你,这种处理案件的方式正在激起法官对检察官的怒气。好了,这是否解开了你的疑惑?”

南希考虑了几分钟,再说话时态度已有很大转变。

“我仍认为这是我一生中所见过的最荒唐的事,”南希道。“卡特连只苍蝇也不会伤害,格拉米斯什么也不知道……她是完全无辜的。”

“那么,那些人说看见她从工作间跑出来是怎么回事呢?”

“胡说八道!”

“你是否知道格拉米斯那天早上在哪里?”

“不,不知道。我那时正睡觉。但是我知道穆里尔对我说的话,穆里尔说格拉米斯绝对不可能到楼后面去,然后在穆里尔从阁楼上下来前脱掉衣服站在楼道里。真是荒唐!”

“问题好象要决定于,”梅森道,“你是否认识马特尔。”

“我从未听说过她。”

“你会不会让她敲诈你的钱?”

“我不会因讹诈向任何人付钱,梅森先生。如果有人想讹诈我,我会把他从台阶上踢下去。请看着我,梅森先生,请相信我,相信我的诚实。我一直过自己的生活。我不遵守传统。我曾经有一个私生女。你知道的。我嫁给格拉米斯·巴洛的父亲是为了让她有个姓。当他知道我有了麻烦而只顾逃避责任时,我失去了对他的一切尊敬。我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带大自己的孩子。我出走并失踪了,不理会他后来寻找我的努力。

“任何人都可以从我的过去找出许多反传统的事情,但我蔑视任何敢于说我不忠于自己或自己信念的人。我的感情是这样,所以我会把任何讹诈者从家里扔出去。”

梅森道,“如果我们能确定那些事实,那会有很大帮助。”

“你是什么意思,如果我们能确定事实是什么意思?”

梅森道:“吉尔曼太太,我要求你正视着我的眼睛。你是不是在说谎?”

她看着他的眼睛说:“不,我没说谎。我不屑于做伪。我能承担自己的责任,我不喜欢欺骗,我不喜欢虚伪,我不喜欢伪善。”

“好吧,”梅森道,“我的想法是,今天请你做一次测谎试验,现在就做。试验结果透露给新闻界。我想确定你是否真不认识维拉·马特尔和她是否真不曾讹诈你。”

在一瞬间南希的目光有些犹豫。

梅森说:“如果你说的是实话,如果你蔑视虚伪和欺骗,你绝对没有什么可畏惧的。你能完全胜利地通过测谎试验。”

“可是,”她道,“假如我紧张了?假如那个主持测谎试验的人难以分辨紧张和说谎反应的区别呢?”

“我知道这个人,”梅森道,“他完全称职。他不会受任何这类事情的愚弄。他将和你谈话,直至了解你的正常水平、你的正常反应,才开始问你问题。如果你说了谎,就不要试验。悄悄地从这里走出去,我仍会尽我所能救你丈夫。但是,如果你说了谎,恐怕我能做的就不多了。”

“我没说谎。”

“那么,如果你能证明你没说谎,”梅森道,“可能会对你的丈夫……还有你的女儿有帮助。”

“在哪里进行试验?”她问。

梅森向德拉点头示意:“带她去德雷克的办公室,德拉。卡特曼·贾斯珀在那里,吉尔曼太太。你将在一间不受打扰的房间里接受试验,在那里不会分心,你的反应将由一台非常精密的机器测量,它还将记录下你的血压、呼吸和皮肤电阻。”

“这些事情与测谎有什么关系?”

梅森道:“如果你反应良好,在说谎时不可能血压没有变化,可能呼吸的频率和类型也会有明显变化,皮肤电阻也会有变化。如果像你说的,你蔑视虚伪,如果你从未说过谎,你将成为一个完美的试验对象,贾斯珀将给你一张有力的证明。

“如果我能对新闻记者们说,你通过了测谎试验,如果他们能够采访卡特曼·贾斯珀并发现你从来不认识维拉·马特尔,没有理由害怕她并不打算付给她讹诈的钱,那将使我们占据很大的精神优势。当然,我们不能在法庭上利用测谎结果,但这一测验对公众情绪自然产生的影响会大大增加地方检察官的困难。

南希·吉尔曼转向德拉,用一种贵族的神态说:“斯特里特小姐,请带我去,我准备好了。”

德拉道:“请这边来。”走出了办公室。

5分钟后,德拉回来了。

“全部就绪,”她道,“德雷克接待了她,卡特曼·贾斯珀在讯问室装了一个魔镜,我们可以看到镜子那面的情形,而那面却看不见我们。室内装有窃听器,我们可以听见屋内的说话声,还可看到回答问题时测谎器指针显示的结果。”

梅森笑笑道:“走吧!”

“你知道你希望得到什么结果吗?”德拉问。

梅森摇头。“我在争取时间,正在和那看起来不可克服的困难和无可置疑的证据斗争。当一个律师陷入这种处境时,唯一的办法是采取主动和坚持行动。走吧。”

他们沿走廊走到德雷克的办公室。接待员点头致意,用手指按住嘴chún示意肃静,踮脚走过去打开门。

德雷克站在一间光线很暗的屋子内隔着单面镜看着讯问室,在讯问室内南希坐在测谎器前,臂上套着血压套,手上装着电板,胸部围着线圈,用以记录呼吸节奏。

德雷克压低声音说:“他已给她根深的印象。他让她从1至10选1个数,然后不仅告诉她这个数是几,而且给她看她的图,让她看她的血压怎样显示出那个数。我想他现在对她已经心中有数,知道如何进行这次试验。”

卡特曼·贾斯珀调整了测谎器的指针。他们可以通过从另一同屋接过来的扬声器听到他的声音。

“现在,吉尔曼太太,我要求你回答我问的全部问题,用‘是’或‘不是’来回答。如果需要解释或阐述你的回答,请等到试验完毕以后。但是在我提问时只回答是或不是。明白吗?”

南希点头。

“在进行试验的短时间内请不要动。完全放松地坐着,避免任何肌肉运动。尽量只想问题和答案,准备好了吗?”

“是。”

“坐得舒服吗?”

“是。”

贾斯珀以一种平板的声调说:“你的教名是南希?”

“是。”

过了约10秒钟,贾斯珀问第二个问题。“你是一个名叫格拉米斯的女孩的母亲吗?”

“是。”

“你吸烟吗?”

“是。”

“你是和卡特·吉尔曼结婚的吗?”

“是。”

“你知道一个叫维拉·马特尔的人吗?”

“不。”

“你今天早上吃早餐了吗?”

“是。”

“过去3个月内是不是有人想敲诈你?”

“不是。”

“你知不知道谁杀了维拉·马特尔?”

“不。”

“你是否喜欢摄影?”

“是。”

“你是否认识史蒂文·a·巴洛这个人?”

“是。”

“在测谎器试验你回答真实性的时候,如果我问你一个令人尴尬的个人问题,你是否反对?”

在片刻沉默后她答道:“是。”

卡特曼·贾斯珀道:“很好,吉尔曼太太,我们休息一会儿,然后我按完全相同的次序重复同样的问题。”

梅森看着镜子那面3个针画出的图,用迷惑的声调说:“她说的是实话。”

“除非她没有反应。”德拉说。

“当然她有反应,”梅森说,“看看在贾斯珀问她最后一个问题时发生的反应。她的反应很好,但是……”

“怎么了?”德拉问。

“当问到她女儿格拉米斯时,”梅森道,“有一个特殊的反应。当然,有可能只是调整或其它原因引起独特的反应。但是,她的脉搏、血压、呼吸和皮肤电阻应该能显示。她反应良好,而那里发生了情况……看看下次的情况吧。”

贾斯珀重复了这些问题。在问到格拉米斯时再次出现了那个特殊反应。

梅森转向德拉道:“他将再试验一次。我们先回去吧。她试验完毕后可能去看我们,让她知道我们在这里看她不太好。”

德雷克跟着他们走到门口:“你是否要压垮她,佩里?我想你是在浪费时间,我认为她说的是实话。”

“关于格拉米斯有点事让她心烦。”梅森沉思着说。

“怎么会没有?格拉米斯是个私生女,我想在南希·吉尔曼那好象不在乎的态度下面隐藏着因为她的轻率而给格拉米斯造成的处境深深感到的内疚。”

梅森点头:“这有可能,”他说,“但是那肯定是个特殊的反应。看贾斯珀怎么说吧。等他完事后请他去我那里一趟。如果南希不主动要求见我的话,就让她回家吧。我相信,她要忙着去办什么事。”

梅森和德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过了20分钟,卡特曼·贾斯珀拿着试验的图走进来。

“你认为怎样?”梅森道。

贾斯珀道:“关于这个案件,她说的全是实话。她从来不认识维拉·马特尔,她不曾受到讹诈,但是对格拉米斯·巴洛的事她说了谎。”

“你认为格拉米斯不是她的女儿?”梅森问。

“不知道,”贾斯珀说,“我必须再提出一组关于格拉米斯的问题来问她才能弄清真实情况。这里是有什么有关格拉米斯的事使她产生感情上的反应。”

“你知道格拉米斯是私生女吗?”梅森问。

“德雷克告诉了我,但我认为不是这个原因,梅森。我想是别的事。在说到她有个名叫格拉米斯·巴洛的女儿时产生了情绪波动。”

梅森蹙眉思索:“假如格拉米斯不是她的女儿呢。”他说。

“这有可能。”贾斯珀同意。

“哎呀!这对讹诈者是个什么样的机会!”梅森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孪生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