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孪生女》

第04章

作者:e·s·加德纳

大约下午差10分3点,德拉桌子上的电话响了,德拉拿起听筒说,“我是德拉·斯特里特,梅森先生的机要秘书……谁?……您能说是什么事?……等等,我看看。”

德拉把手遮住受话器,激动地说,“维拉·m·马特尔来电话,要和你谈一件私事。”

梅森道:“你也听着,德拉。”

他拿起自己桌上的电话:“喂,我是梅森。”

一个嗓门很高的女声。说得非常快,一个字紧接着一个字,使人难以听懂她说什么。

“梅森先生,我只想警告你,多管闲事的人总会发现自己犯了大错误。”

“像是暗示我在多管闲事?”梅森问。

“别装傻”,她说,“你收下了一个叫爱德华·卡特的人的聘金。告诉你,这个人就是e.卡特·吉尔曼,南希·吉尔曼的丈夫。不要让他蒙住你的眼,不要以为只要你来挥舞魔杖,吉尔曼家的麻烦就会解决。我正巧知道这件事。我只想警告你,这件事太复杂,不是能够简单地解决的,梅森先生。卡特·吉尔曼是个笨蛋。如果他知道他在把事情越搞越糟,他会第一个告诉你把750美元收下,把这件事忘掉。可怜的吉尔曼先生不过是个小混蛋。他正在惹火烧身。”

梅森给德拉递了个眼色,她正在一手拿着电话,一手作着速记。

梅森直等到德拉的笔停下,明白她记下了那个女人的高速度的讲话。

“马特尔小姐,您以为就凭您的一个电话,就能把一个律师吓跑,不敢为您指名的那位当事人工作了么?”

“当然不是,”她咬牙切齿地说,“我还没有笨到随便浪费你我的时间。现在,你只要打个电话给格雷斯通9-3535,不论谁接电话,让他找爱德华·卡特。告诉他你是谁,告诉他维拉·马特尔给你来过电话,告诉他,‘你的指纹已经盖在你要保护的人的指纹上面。’明白吗,梅森先生?只给他传个口信。不需要多说什么。我再把电话号码重复一遍,格雷斯通9-3535。我可以肯定,您那位漂亮的女秘书正在做速记,或将这次谈话录了音。根本不需要解释,梅森先生,您的当事人是个笨蛋。再见了。”

电话“砰”地一下挂上了。

梅森放下电话,德拉一直在做速记,也放下了电话。

“怎么样?”梅森问。

“我的天哪!讲得真快。”德拉说,“我想我全记下来了,可真不容易。她说话真象家里着了火。可能每分钟有500个字。”

“还有什么?”梅森问。

“马特尔小姐好象对她要敲诈的对象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

“难道不是!”梅森说。

“知道她怎么搞的吗?”德拉问。

“还猜不到。”

“爱德华·卡特就是卡特·吉尔曼这件事呢?”

“这不是新闻,至少对我们来说不是新闻。”梅森说。

“可是,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他显然以为那个名字是她查不出来的,可是他离开这里还不到4个小时,她就来电话要你放手。”

“算了,”梅森说,“我们至少要检验一下她的信息。我们总要对得起当事人和自己。德拉。接通格雷斯通9-3535,要卡特先生。”

“这会不会正好落入她的圈套?”德拉问。

梅森笑道:“我们正在从假象中走出来。”

德拉接通电话,要了卡特先生,向梅森点头示意。

梅森拿起电话。过了一会儿,一个有点迷惑的声音说:“喂,您找谁?”

“卡特先生吗?”梅森说,“我是佩里·梅森,律师。”

“什么?”

“还要我重复么?我是佩里·梅森,律师。”

“天哪!……我对你说过不要给我打电话。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找我干什么?”

“马特尔刚给我打了电话,”梅森说,“她告诉我这个电话号码,让我告诉你,‘你的指纹已经盖在你要保护的人的指纹上面了’。这个口信对你有什么意义吗?”

长时间的沉默。

“喂!”梅森喊道。

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发抖,几不可闻。“是我……我正要想……我……您已经做了什么,梅森先生?”

“我已经让侦探事务所进行调查。他们在本地和旧金山正在搜集材料。”

电话另一端的人突然下了决心:“很好,梅森先生,看来这件事比我去拜访您时设想的要严重。我要修改一些对您的要求。”

“等一等,”梅森道,“我听到的只是您在电话里的声音。我不能以这种方式接受要求。您能先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吗?”

“我就是今天上午去见你的那个人。我给了你1张500美元、2张100美元和1张50美元的钞票。我有您的秘书德拉·斯特里特签字的收据。”

“这不够,”梅森道,“你还有别的办法介绍自己的身份吗?”

“老天,梅森,这是件严肃的事。我给了您一份不算少的预付金,而您收下了,难道这还不够?”

“既然您提出了这个问题,”梅森道,“我就答复您。答复是:不,不够。我需要确定的身份。”

“好吧,”对方说,“我不得不坦白了。我的真实姓名是卡特·吉尔曼。我和您预约谈话时用的名字是爱德华·卡特。我到你的办公室时迟到了一点,你对我说交通状况一直不好,你总是提前几分钟赴约,即使碰到堵车,也不致让对方等。您的秘书坐在您右侧一张小桌子后面,桌子上有电话,她给谈话做记录。我走时和你握手后她立即递给我一张收据。”

“您穿什么衣服?”梅森问。

“我穿棕色西装、带红色斜条的灰领带、棕白两色的运动鞋和玳瑁眼镜,或者叫牛角框眼镜。梅森先生,您刚才传给我的口信实在使我震惊,因为它意味着我以为能够信任的人已经背叛了我。我现在承认我的身份。我是卡特·吉尔曼。”

“我要给您一些详细的指示,这些指示非常重要,随后就以信件形式给您寄去。我女儿穆里尔,我可以信任。由于我今天早上离开家的方式,使她感到惊慌。她曾到我在皮德蒙特大厦的办公室去并向我的秘书马蒂尔达·诺曼谨慎地提了一些问题。我要给她打电话,叫她放心,再给她一些具体指示。她立即去你的办公室,把这些指示带去,并告诉你做什么。

“我要求您接受穆里尔的指示,当作直接从我得到指示一样。她会告诉您一些高度秘密的事,我在电话里不敢说的事。

“梅森先生,请不要低估维拉·马特尔。她居然能够知道我在这个时候能用这个电话号码找到,非常使人震惊。她给你的口信是让我出面并罢手。既然事情已经公开了,她知道我找过您,也知道我们要和她摊牌,我只有公开出面和她一搏了。

“我不会再假扮爱德华·卡特,这个家庭的朋友了。如果您能在办公室等一会儿,我女儿就会给您来电话,大约10分钟吧。她去您的办公室也不会超过10分钟。请一切按她说的做。”

“等一等,”梅森道,“你这次出牌非常快,吉尔曼。你要我调查吉尔曼太太。现在突然又改变了全部指示,把一个完全不同的案子推给我。”

“这又有什么区别,我要求您做什么都照样付给您钱,梅森先生。”

“可能有很大的区别”,梅森道,“你现在要我去做的可能比你今天上午要我去做的花钱多了许多。”

吉尔曼道:“很好,梅森先生,钱一定会照付。请记住,我不仅给了您750美元预付款,而且还有我工作间里全部机器和私人财物的权利。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想到这一点的,但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梅森先生,如果您现在和穆里尔去那间房子,您会看见地上有许多钱。这些钱就算补充费用吧,直到我下次和您联系前足够用了。请您等一等,穆里尔会给您打电话。”

对方挂上了电话。

梅森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德拉。

“怎么样?”她问,挂上了电话。

梅森道:“这可能是个设计巧妙的陷阱。来了一个人,告诉我他是这家的朋友,他要求做一项普通的调查。在这以前她女儿先和我联系了,让我去了他家,在他家我捡起了1万美元的钞票。把我骗入这种形势难以脱身之后,忽然又改变了指示,要我去做别的事情。”

“你怎么办呢?”德拉问。

“不知道,”梅森说,“取决于穆里尔脑子里在想什么。不过我想穆里尔不会搞太大的欺骗。如果这是他们父女二人搞的阴谋,我会把穆里尔击败。我当然并不想对付她。我更希望让卡特·吉尔曼来给我个机会试试他的头脑。”

“那无疑是卡特·吉尔曼不想来的原因。”德拉说。

“我想那个毫无疑问是吉尔曼。”梅森道。

“毫无疑问,”德拉肯定地说,“我仔细地听了他的声音。肯定是今天上午来的那个人。”

梅森深思地看着她:“可是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卡特·吉尔曼呢?”他问。

“你有他的照片,”德拉说,“在他来之前你说得到了他的照片。”

“不错,”梅森说,“我有他的照片,可这照片是从哪里得到的呢?”

“从他女儿那里。”

“对了,”梅森道,“从他家里。穆里尔打开暗室里的一个抽屉,那里就有她父亲的一张照片。她告诉我这是她父亲的照片,她父亲神秘地失踪了。她请我进了屋,屋里有1万美元散落在地上。我拾起了这1万美元,回到办公室。照片上那个人就来了,对我说他是这家人的朋友。我就这样落入陷阱,并和他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而他大概就要大获全胜了。全部情况都是从他和他女儿那里听来的。”

“在接到一位自称维拉·马特尔的女人来的电话以后,他又让我按她给的电话号码找到了他……我怎么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维拉·马特尔。我怎么知道我是不是正在被卷入一系列事件中去。至今我掌握的只有电话里的声音和穆里尔给我的一张照片。”

“我想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穆里尔了。”德拉沉思着说。

梅森说:“不错,德拉。维拉·马特尔是个私人侦探,她在本地和拉斯维加斯都有事务所。给她挂个电话。”

“找到她说什么,老板?”

“我要问她给我来电话并说什么指纹的事是什么意思。”

“假如她否认打过电话呢?”

“那就有一次机会听听她的声音,”梅森道,“你分辨声音的能力很好。你可以很准确地鉴定电话里的声音。”

“我有信心辨别维拉·马特尔的声音,”德拉说,“至少那个自称马特尔的女人的声音。”

“好吧,”梅森道,“马上行动,接通维拉·马特尔。如果她不在办公室,问问在哪里能找到她。只要国内电话能达到的地方,就找到她。”

梅森开始踱来踱去,德拉到外间办公室的总机去接电话。

15分钟后,德拉回来了:“维拉·马特尔的办公室不知道她在哪里。显然他们也急着找她。他们给了我她在拉斯维加斯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我打到那里。没人接电话。”

“没有秘书?”梅森问。

“显然没有。马特尔办公室的人告诉我,拉斯维加斯的办公室只是为了她和客户的方便而设的。只有她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才去那里。本地的那位秘书似乎很迷惑。维拉·马特尔正在办一件重要的案子,而她好象失踪了。”

“真是一个失踪的日子,是吧?”梅森道。

“真是的。”

德拉桌上的电话响了,德拉拿起话筒说:“喂,格蒂,什么事?”

德拉转向梅森道:“穆里尔·吉尔曼来了。”

“请她进来。”梅森冷冷地说。

穆里尔走进来,急急忙忙地说:“啊!梅森先生,我才松了一口气。我刚听到爸爸告诉我他今天早上因为一件麻烦难办的事而走了。他好象遇到了麻烦,需要我帮助,他要我和您配合。”

“你今天早些时候告诉过他你找过我吗?”梅森问道。

“没有,”她说,“您告诉过我不要说,所以我就没说,虽然我差点儿说出来,如果他的电话再长些我可能就说了,但是爸爸说他只有一点时间,只能给我一些很短的指示。”

“好吧,”梅森道,“先看看是些什么指示。”

“我当时在爸爸的办公室,正在找他,我和他的秘书蒂利·诺曼谈了一会儿。”

“说说她看,”梅森道,“年轻、漂亮、曲线玲珑……?”

“老天爷!不是!从她那个年纪来说,显得还很年轻,很能干,可是她已经50多岁了,而且根本没有曲线,倒象一根豇豆。”

“好吧,”梅森道,“请原谅,我要时时提出一些问题,您是在和律师谈话,而我要把情况弄清。接着谈吧。”

“几乎蒂利刚进来,爸爸就打来电话……蒂利是出去采购去了。他知道我在那里,所以告诉蒂利,不要让办公室里的其他人知道他打来电话。有件事让爸爸非常烦恼,他告诉我说和一个电话口信有关,说您知道。他说他的处境很危险。他让我尽可能快地来这儿,请您去我家,还要把他留在家里的公文包给您,公文包里有些文件,请您直接到他的办公室交给罗杰·c·卡尔霍恩,他的生意合伙人,并请卡尔霍恩先生开一个收据。”

“他说过是些什么文件吗?”

“只是一些协议,用绿色纸板夹子的那种。他还要您告诉卡尔霍恩先生,您是爸爸的律师,请卡尔霍恩先生继续完成协议谈判工作并予以执行。”

“是否让我读这些协议?”梅森问。

“爸爸没有说。”

梅森道:“穆里尔,你看,我不喜欢暗中摸索。如果你父亲要我代表他去谈一笔生意,那很好。如果他要我去对付讹诈,很好。如果他要我保护您的利益,很好。但是我要知道我做的是什么事,而且我要制定自己的行动计划。我不想作一个法律信差,只做你父亲想要我做的事。如果他来见我,我愿和他一起研究出一个解决办法。但是我不想按照他的计划让他差来差去。明白吗?”

“我可以理解您,”她说,眼睛里升起云雾,好象要落泪了,“可是我爸爸从来没让您去做一点不对的事,而且他的处境很严重。”

“请您找到他,告诉他我要求他把事情全说明白,才能到处去替他跑……”

“梅森先生,求您了,”她说,“没有时间了。爸爸已经让蒂利和卡尔霍恩先生约定了时间。他在等着您。我们的时间只够去取那些文件。送交卡尔霍恩先生并取来收据的,我还要告诉您卡尔霍恩先生的许多情况。爸爸让我告诉您所有的事。我要在回家的路上告诉您。”

梅森看了德拉一眼,皱眉想了片刻。

穆里尔心急火燎地看着表。

“你父亲的办公室在哪里?”梅森问。

“在皮德蒙特大厦。”

“离这里只有两个街区。”梅森道。

她点头。

“你的车呢?”

“停在这座楼旁边的一个停车场上。”

“好吧,”梅森断然说,“我和你去。我开我的车,送你回家,然后再送你回来取你的车。你可以在路上对我说。我会问你许多问题的,穆里尔。明白吗?”

“是的,爸爸让我告诉你一切。”

梅森看了德拉,说道:“你在这里等我回来。我直接去皮德蒙特大厦见卡尔霍恩先生,然后回来。”

梅森打开门对穆里尔说:“走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孪生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