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孪生女》

第06章

作者:e·s·加德纳

梅森进入吉尔曼联合投资公司的办公室时正好5点26分。

一位特别漂亮的红头发接待员从接线台后面微笑着望过来。

“我是梅森,”梅森说,“我和卡尔霍恩先生预约了。”

“啊!梅森先生。他正在等您。实际上,我们全都接到命令等您。”

她按了一个键,说道:“梅森先生来了,”然后说,“梅森先生,您可以进去了,顺着走廊,右边第二个门。”

梅森看了接待室一眼,注意到厚厚的地毯,舒服的沙发,桌子上摆着几份有名的财经期刊。他走过相邻的一间屋时,看见了几排文件柜和几张秘书的桌子,上面有打字机和信息转换机。

梅森走过了写着卡特·吉尔曼名字的门,来到了罗杰·c·卡尔霍恩的门前。

梅森打开门,进入另一间办公室,一位浅黑色皮肤的漂亮女人摆出一付挂历模特的姿式对他说:“梅森先生吗?”

他点点头。

“如果您想这就去卡尔霍恩先生的办公室,”她说,“他正等着您。”

梅森按她指引,穿过房间,进入一间办公室,在一张大桌子后面的一把大椅子上,坐着一个30岁刚出头的瘦小但很结实的人。

这个人站起来绕过桌子说道:“梅森先生,很高兴见到您。”

他用细长的骨节毕露的手指抓着梅森的手。

“请坐!”

卡尔霍恩指着一张沙发,然后绕过桌子另一侧,坐在扶手椅上,把胳膊肘支在扶手上,伸出尖尖的手指,双手指尖碰到一起,做出他最庄重的神态。

梅森道:“我是律师,卡尔霍恩先生……”

“是的,是的,梅森先生,您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梅森低了低头。“我来了,”他说,“为了一件奇怪的事。我被要求给您送几份合同,我想是吉尔曼先生写的吧。我想应该说明,在这件事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送信人。这些合同我既未曾读过,也毫不了解其内容,我只是受命把它们送到并通知您付诸实施。”

卡尔霍恩向前倾着身子,两手分开,急切地说:“是的,是的,梅森先生,我等这些合同已经等了一整天了。一笔很重要的生意正在等着……您能告诉我吉尔曼先生现在哪里么?”

“现在我也不知道,”梅森道,声音里露出有礼貌的惊讶,“他没和您联系吗?”

“没有。”卡尔霍恩道,恨恨地说出这几个字。“这很不正常。给我看看这些合同,好吧?”

梅森打开公文包,取出绿皮夹,看见上面写着遇到意外去找佩里·梅森和梅森的电话号码。

梅森仔细地取出那些蓝皮的合同。

“很好。”卡尔霍恩迫不及待地说,眼睛盯着吉尔曼写的那些字。“把夹子都给我吧,梅森先生。”

梅森平静地说:“我得到的指示只是送这些合同。”

他将4份合同递给卡尔霍恩。

卡尔霍恩把合同翻了一遍,看清全是同一份文件的副本,然后用细长的食指和拇指迅速地翻阅着。他的动作熟练,好象久已习惯于翻页或数钱了。

看完以后,他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说:“非常感谢,梅森先生。”

他那年轻干瘦的外表、装腔作势的神态和办公室那些庞大笨重的家具给人一种不协调的感觉。

梅森道:“因为我的身份特别,这里的形势也特别,我想应该有一张收据,证明我已把合同送到,并写明时间,请您原谅。”

卡尔霍恩稍微迟疑一刻,然后按下电钮。

他的秘书马上出现在门口。

“请您带记事本来,科尔法克斯小姐。”他说。

秘书笑了笑:“我已经带来了,卡尔霍恩先生。”

她轻盈地走进来,拉了一把小秘书椅,叠着双腿,以优雅的姿式显示出那双比例匀称的腿,将记事本放在交叉的膝上。

“记下日期,今天是13号,”卡尔霍恩以那种教师训诫学生的语调说道,“记下准确的时间,交付文件的时间是5点32分。给佩里·梅森律师写一张收据,记下梅森先生给我送到了关于本公司购买巴克莱矿业辛迪加全部权益合同的原本1份、副本3份。记下这些合同由梅森律师代卡特·吉尔曼签字,吉尔曼先生已批准以其现在的形式进行这笔交易。”

“等一等,”梅森插话道,“我想最好不要写批准交易这句话。我接到的指示只是送合同和要您执行合同。”

“可是执行合同已经包含了这个意思,”卡尔霍恩说,“如果吉尔曼不批准这笔交易,他不会说执行合同的话。”

“我对您的说法很感兴趣,”梅森道,“但事实是我并不知道吉尔曼先生是否批准了这笔交易。”

卡尔霍恩迟疑片刻,然后说道:“我想,为了保护我自己,科尔法克斯小姐,我要求你还是按照我刚才口述的去打这张收据。”

“很好,”梅森道,“为了保护我自己,我坚决要求,在这张收据给我的时候,必须去掉吉尔曼批准这笔生意那一句。”

“我看不出这句话有什么重要,梅森先生。”卡尔霍恩冷冷地说。

“这件事对我是很重要的,”梅森道,“我不知道对你有什么重要,但我知道对我有什么重要。”

卡尔霍恩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吧,科尔法克斯小姐,你可以把吉尔曼批准的那句话划掉。请去打字吧,打3份。”

“是,卡尔霍恩先生。”她说。

她站起来,走出去了。

卡尔霍恩看着表,说道:“我们等着的时候,可以谈谈您的当事人的事情。”

“我无权谈论任何事情,”梅森说,“授予我的全部权力是送交这些文件。”

“可是并没有禁止您听啊。”

梅森道:“我什么都可以听。”

卡尔霍恩再次把双手指尖合拢,这显然是他喜爱的姿式,说道:“这家公司是做投资生意的。为了做生意,需要有评价市场趋势的高度技巧,当然也需要客户对公司领导集体的高度信任。”

卡尔霍恩停下来,仿佛在等对方表示同意,但梅森甚至连头都不点一下。

卡尔霍恩道:“我不知道你对你那位当事人的历史了解多少,梅森先生,或者说对他的背景了解多少。我想你应该知道一些。”

梅森保持沉默,卡尔霍恩继续说,显然有些不快:“吉尔曼先生背景的一些问题直到最近我才发现。吉尔曼以前结过一次婚,那次婚姻留下一个孩子,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穆里尔,她现在大约20岁了吧。”

“他妻子去世了。大约5年前他又结婚了。他的第二个妻子叫南希。她曾与史蒂文·a·巴洛结婚。巴洛现在住在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市。两人是离婚的,他们这次婚姻据说有个孩子,叫格拉米斯,现在大约20岁。”

“我一直以为格拉米斯是南希和巴洛生的孩子。但最近才注意到,格拉米斯20岁,而南希和巴洛是19年前才结婚的。格拉米斯的背景还有些奇怪的地方。据我了解,有个侦探最近正在追查这些事。南希·吉尔曼是个反传统的、放荡不羁的人。如果她的女儿有什么问题,将会对本公司产生严重影响。”

卡尔霍恩说到这里停住,用责备的目光看着梅森,仿佛梅森应该对这种非婚生的恶名负责。

梅森道:“如果可以问的话,您是怎么得到有关格拉米斯和她的非婚生消息的呢?”

“消息来源我认为是可靠的。”卡尔霍恩道。

“好吧!”梅森说,“你说了,我也听了。”

卡尔霍恩走到对讲机前,按了一个键,说道,“科尔法克斯小姐,收据打好了吗?”

秘书那歌唱般的话声响起:“好了,卡尔霍恩先生。我等着你叫我呢。”

“拿进来吧!”卡尔霍恩道。

门打开了,科尔法克斯小姐走进来,把3份收据递给卡尔霍恩。

卡尔霍恩读了一遍,把3份都签了,递给梅森1份,说:“没事了,科尔法克斯小姐。”

她转身走出去。她走路的样子好象表示,她知道两个男人都在盯着她的背影,而她并不感觉不快。

梅森道:“好了,我想我在这里的事完了。”

“我急于要见吉尔曼先生。”卡尔霍恩说。

“你还要在这里呆多久?”梅森问。

“至少1小时。”

“吉尔曼的秘书呢?”梅森似不经意地问。“她还在办公室吗?我想和她说句话。”

卡尔霍恩按了一个键,说道:“科尔法克斯小姐,您能否看看马蒂尔达·诺曼小姐是不是在吉尔曼先生的办公室?”

他坐着等对讲机回话,一会儿秘书的声音传了过来:“诺曼小姐回家了,卡尔霍恩先生。”

卡尔霍恩说:“谢谢,科尔法克斯小姐,”关闭了对讲机。“早过了下班时间。我留了几个人加班。”

梅森道:“谢谢,晚安。”

“晚安,梅森先生。”卡尔霍恩道。

梅森离开他的办公室,穿过外间,站在门口回头看着那位漂亮的女秘书:“晚安,科尔法克斯小姐。”

她的目光柔和起来,化成妩媚的一笑。“晚安,梅森先生。”她说,右眼眨了一眨。

梅森沿街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楼,停在德雷克门前。

“有保罗的消息吗?”他问交换台前的姑娘。

她摇摇头,“他给您干活儿去了,梅森先生。你刚来过电话他就走了,一直没回来。他找不到侦探。”

“好吧,”梅森说,“他回来后告诉他我要见他。”

梅森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开门后对德拉说,“喂,这是卡特·吉尔曼的公文包。看看里面有什么。我把合同送去了,这是装合同的硬纸报夹子,有个夹子上有穆里尔说的那张字条。看看还有什么。”

他们一起检查了一遍,发现只有五、六张从洛杉矶起飞的各航空公司的时刻表,还有一张字条上写着:史蒂文·a·巴洛,内华达,拉斯维加斯,弗吉尼亚路5981号。

“怎么样?”德拉问。

“告诉你,”梅森说,“我今天和好几位非常非常漂亮的女士有了交往。”

“是不是要把这些艳遇给我讲讲啊?”德拉问。

梅森道:“首先,我受到穆里尔·吉尔曼小姐令人愉快的拜访,这位年轻女性很有表演才能,而且为能装作天真无邪而自豪,因为这可以掩盖她那并不单纯的思想。”

“然后遇见了一位曲线玲珑的精灵,芳名格拉米斯·巴洛,这是一位金发蓝眼、非常性感的小姐。她认为对于帮助她上汽车的男士,应该慷慨地让他看一眼她的美腿。”

“你在说我吧?”德拉道,“你是说我忘记了女性的特权,不等男人给开门就自己跳进车去了?”

梅森道:“我常常发现女人们喜欢了解最新时尚,好跟上潮流。”

“你的暗示很好,还有别人吗?”

“啊,还有很多,”梅森道,“吉尔曼公司的办公室有一位红头发的接待员,她引起的口哨声大概比得上全国的火车头的汽笛声了。还有一位名叫科尔法克斯的年轻女人,她做记录的姿式就像脱衣舞女脱长筒袜的姿式那样……或者说,她能够从一个完全传统的动作中制造出反传统的气氛来,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懂,”德拉说,“同时,我想更多地了解一些吉尔曼先生私人秘书的为人,因为毫无疑问她就是那个在电话里自称维拉·马特尔,给了那个指纹什么的神秘口信,又给了吉尔曼先生的电话号码的女人。告诉您,梅森先生,那是个公用电话的号码。那个电话亭距吉尔曼先生的办公楼约4个街区。”

梅森道:“马蒂尔达·诺曼小姐,这位有问题的秘书,已经回家了。据说她芳龄约50岁,身材苗条得像一根豇豆。”

“其他那些女人,我想,”德拉说,“大概没有豇豆那样的身材。”

“当然没有,”梅森道,“她们象墨西哥弯曲的山路,浑身都是曲线。”

“路面坚硬吗?”德拉问。

“她们的表现说明,所有的动作都接近于最高速度。”

“您没有超越极限,我想是的。”

“啊,没有,”梅森道,“我遇见一个非常傲慢的年轻人,他真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脑袋里装满了大学里的经济学、财经分析,他发布股票行情就象一个满场跑的裁判流汗那样容易。”

“吓,可真是多姿多彩。”德拉道。

梅森道:“这完全是因为我刚去过的那间办公室的气氛的关系。如果你有多余的钱想投资的话,我推荐这家吉尔曼公司。它深刻地认识到,它的稳定取决于保证经理人员的名誉没有丝毫污点。”

“再给你提供一点消息。卡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孪生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