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钱来了》

第01章

作者:e·s·加德纳

护士小姐说:“杨大夫希望你见病人之前先能见他一下。请你跟我来。”

她在前走,有韵律的脚步声,和浆烫过的白制服沙沙声,透散着专门职业的气息。

“赖先生,”她通告说。

我走进办公室,她把门自我后面关上。

杨大夫有薄得透明的鼻梁,细而透视力强的眼睛,看他脸我好像在看一条直线,两边各有一个黑点。

“赖唐诺先生?”他问。

“不敢当。”

长而冷的手指握住我手。他说:“请坐。”

我坐下同时说:“我的飞机47分钟后起飞。”

“我会尽量简短,你是来接柯白莎太太出院的?”

“是的。”

“她的情况你都清楚吗?”

“不多。她感冒后转成肺炎,洛杉矶的大夫建议她来这里作长期休养。”

“他们告诉你原因吗?”

“没有。”

“你是她合伙人?”

“我是她雇员。”

“她主持一家私家侦探社?”

“是的。”

“你现在全权在代理她的业务?”

“是的。”

“她对你有非常好的评介,赖先生。”他说:“十分信任。”

“从薪水上,不太看得出来。”

他笑笑:“我倒希望你能知道她的情况。我不想使她紧张所以没有告诉她。最好你能请她洛杉矶的大夫告诉她。”

“她到底什么情况?”

“你当然清楚她有多重?”

“不真正知道,她有一次告诉我,任何她吃下去的东西都会变成脂肪。她什么不吃只喝水也会胖。”

杨大夫逐字严格地说。“不可能,她只是因消化机能良好,她——”

“把每一点食物都变为营养。”

“可以这么说。”

“那就是白莎。”我说:“她就是这样。”

他观看我数秒钟说:“我给她订了一份严格的饮食单。”

“她不可能遵守的。”

“所以要请你来监督她。”

“我不可能监督她,再说我也忙不过来。”

“以体重来说,她已把自己弄到十分危险的情况了。”

“她不关心这件事。”我说:“她本来很重视体型。直到有一天发现她先生对她不诚实。于是她让他有女朋友,而自己猛吃,至少这是她自己告诉我的故事。先生死后她照吃。”

“给她减肥已很成功。目前体重必须保持。绝对不能再肥,否则心脏会不胜负担。要知每磅脂肪须多少微血管来供应血液。她以前就是循环不良才小病变大病的。”

“你有没有和柯太太谈过?”

“有。”

“她反应如何?”

我可以从他眼中见到愤慨的表情:“她叫我滚我的蛋!”

“正是她的口气。”我说。

他按了一下铃,护士立即开门。

“赖先生来见柯太太,她可以出院了。”杨大夫指示。

“是的,大夫。”

“费用都付了吗?”我礼貌上应该问一下。想像中他们会回答收费单会寄去办公室,再寄支票来结帐不迟。

大夫避开我视线说:“已妥协了。柯太太提了强力的抗议,所以费用我们已—一妥协了。”

我跟随护土经过一条长走廊,上了一层楼,她停在一扇门前。我把门推开。柯白莎说:“滚出去!费用已付清,再也不量体温——喔!是唐诺,你来得正是时候。进来,进来,不要尽站在外面。把我行李拿着,早离开这鬼地方早好。全世界最—一你怎么啦?唐诺。”

我说:“我几乎不认得你啦。”

“我自己也不认得啦。我病重的时候轻了不少。大夫不准我吃东西以免体重上升。昏他的头,唐诺你知道我现在多重,只有160 磅啦。以前的衣服一件也不能穿了。”

“你看起来很棒。”

“少来!少来这鬼大夫那一套。一定是鬼大夫要你来拍我马屁,又告诉你我心脏不胜负担,是吗?”

“你怎么知道的?”我问。

“杨大夫那种刚出道的把戏,我要是看不透还能称为侦探呀。我说等你来接我,他就问飞机什么时候到,又对护士说你一到先要见你,都是一派胡言。你把我的业务弄得怎么样了?有赚钱吗?最近我开支太大,公司一定要紧缩每一分开支。你知道所得税征得多凶?我同意爱国,但是全国军备都要靠我来。”

我抓起行李说:“班机10点起飞,我有部计程车在等。”

“计程车!在等?”

“是的。”

“你为什么不早讲。你看你在这里嚼舌头,计程表在那里滴滴滴嘀吃我们钱,我的收支永远不能平衡。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你老以为钞票是树上长出来的,照你乱花的样子看来,你——”

白莎大步跑出房间时,护士伸出她的手说:“再见,柯太太,祝你好运。”

“再见。”白莎没回头,一面回答一面加速在走廊上跑。

我说:“讲好等候不要钱的。”

“喔,”她说,缓下脚步。

我们步下梯,计程车司机代我们装行李。

“机场?”他问。

“机场。”我说。

白莎向后靠在车座上:“区先生的案子怎么样了?”

“结案了。”

“结案了?你把目前我们唯一在手上的案子结案,我还赚什么钱?”

“我们找到她,他付了奖金。”

“喔。”她说。

“我们有了另一件案子。”我说。

“什么案子?”

“还不知道,一位华先生来信,希望今晚我们派人到拉斯维加斯和他见面。”

“有先汇钱来吗?”

“没有。”我答。

“你怎么回他?”

“电告他我会去见他。”

“没要他付定金?”

“没有。我们反正要经过那里,我可以留一晚,并不多花费什么?”

“我知道,但是你本可先向这位花先生要点钱花花——”

“华先生。”

“好,不管他姓什么。他想要什么?”

“他没说。”我从口袋里拿出他的信:“这是他来信。看这信纸的材料,几乎可以代替金属做飞机外壳了。”

她看看那信纸信封说:“我跟你一起耽搁一天见见他。”

“不,你应该休息一、二个星期。”

“胡说,让我自己来接头。”

我什么也没说。

我们在起飞时间15分钟前到达机场。在候机室等候。过不多久,自东来的班机到达。扩音器宣布西行旅客开始登机,白莎和我进入机舱。约有半打过境旅客早在机上未下机。白莎找座位坐下,长叹一声说:“我已经开始饿了。唐诺,跑回去给我买两块巧克力条。”

“不行,没时间了。”

“不要那样,还有两分钟时间。”

“你的表慢了。”

她又叹口气重重靠向符背。靠窗坐的男人转头偷看她一眼。

“你还好吗?”我问。

“还好,两个膝盖不听话,肚子空空,全身像块抹布,鬼大夫把我整惨了。”

我外侧那位男士看看表。指着表面,离起飞尚有3 分半钟,他说:“我这个表最准时。”

白莎转过头来。我说:“是的,我知道她表慢了,你看我也是准时的。我才在大厅对过时。”我把表给他看。时间和他的表是相同的。

他想说什么,但立即改变意见,把头转看窗外。

飞机引擎发动,渐渐加快转速。一位迟到的旅客匆匆登机找座位坐下,紧张地以为立即起飞。过了一下见尚无动静,显现出奇怪的样子。

柯白莎看看她自己的表,又看看我,又2分15秒后飞机慢慢驶离机坪。

我们飞离地面,引擎声变为较轻及单调之震动,白莎进入瞌睡。我外侧的男人侧身向我,对我耳语道:“你是故意弄错时间的,对不对?”

“没有。”

他笑笑说:“你别骗我,我对心理学最有兴趣。”

“很有兴趣的学问。”

“你们来自春泉疗养院?”

“她。”

“我听她说大夫和两膝不稳,所以知道。”

“嗯。”

他看了我一下,靠回椅子,看向窗外。过了半小时他再转向我说:“她在减肥?”

我摇摇头。

他转向窗外,我休息着,过不多久,我听到他侧身,感觉他在注视我。我睁开眼见他正集中注意力在观察我。我转向他对他耳语道:“大夫要她减肥,她患了感冒及肺炎,她不得不减了一百磅。大夫叫她维持现况。她不在乎。她爱吃。现在请勿打扰,我要睡一下。”

他开始有点惊奇,而后懂了,笑笑说:“你说对了。”

我也瞌睡了一下。醒来时飞机已落地。我外侧的男人倒过身在我膝上轻轻打了两下。他匆匆问我:“她如此超重有多久了?”

“我也不清楚。”

“我看恢复起来一定很快,你想控制她更困难。”

“不管我事,那是她自己的健康。”

“你们不是亲戚?”

“不是。”

他有点失望地说:“我也许可以帮她点忙,同时做一点心理学的实验。我打赌已经有很久,男人没有把她当女人来对待了。我在这方面给她一点启发,你看会有多大反应。”

“不必为我而牺牲。”

“我自愿的,我非常有兴趣。”

“说好,与我无涉。”

飞机已停妥在出口,空中小姐宣告本站停留时间10分钟,引擎关闭,多数旅客离机散散心,伸伸腿。

“觉得怎么样?”我问白莎。

“软得不像话。”

“大病初愈,自然现象。”

“饿出来的。”

“要离机走走吗?”

“我要出去买点巧克力条。”

她离机,走进大厅,在供应站买了两块巧克力条。

曾坐我外侧的男人漫步到她面前,说些什么话。白莎用硬绷绷的脸色看着他。他再接近点看看她,要离开,又转回,说了些话。白莎笑了。

我买份报纸,看看标题。一会儿那男人轻敲我肩说:“打个赌如何?”

“免。”

“我打赌她不会去吃这两块巧克力条。”

我折起报纸:“她付5分钱买的吧?”

“没错。”

“她会吃掉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拉斯维加斯,钱来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