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钱来了》

第02章

作者:e·s·加德纳

飞机在沙漠上慢慢下降,掠过眩目强光,黄沙中点缀着一丛丛窄叶灌木和山艾树。飞机的阴影自机上向下望清清楚楚。而后飞机着地,自跑道滑行到人口众多的建筑物大厦。

“终于到了。”我对白莎说。

坐我外侧的人惊奇地问:“你们也在这里下机?”

“是的”

“我也是。”他说。

白莎向他笑笑:“那很好,说不定我们还会见面。”

我们一起下机,在带我们进城的车子里,那人问:“你们在这里留久吗?”

“尚未决定。”

“公事?”

“是的。”

白莎坐在司机右侧,那人凑向前把嘴chún接近他耳朵说:“拉斯维加斯你熟悉吗?”

“不熟悉。”

我们沉默了一下,那人说:“萨儿萨加夫旅社是一个暂住的好地方。名字有点怪。你知道了它是把拉斯及维加斯分别倒过来拼就十分好记。这儿真是一个奇怪的城市,雷诺城名声很大,但它有的这里都有,我觉得这里还更好。”

“两地我都去过。”

“那我就不必介绍了。”

柯白莎在座中转动着:“沙漠气候真令人舒服。”

那人做个稍稍鞠躬状:“沙漠气候使你好看得很,你是健康的象征。”

“那是我的化妆。”白莎说。

“你闪耀的眼光,杂货店里是买不到的呀!你假如有化妆,那不过是锦上添花。像你这样平滑细嫩的皮肤也不一定需要化妆。”

白莎不知有多少年没有听过这种赞美了,我看着她真怕她会漏出“去你的”来。但她恰微笑着,把脸转向车前,微笑竟溶成了痴笑。

萨儿萨加夫旅社,柯白莎登记着柯太太。那人说:“巧得很,我到这里的目的是接见一位柯先生的代表。”

柯白莎看着他,突然说:“你是花先生?”

“华先生。”我礼貌地修正着,

他惊奇地愣着。“但是——一我——”他转问我:“你是赖?”

我点点头。

“那么所谓柯氏是柯太太,不是柯先生?”

白沙说:“我的侦探社用柯氏名义省得不必要解释。”

华先生说:“我们上楼谈。去你的房,柯太太?”

“好,”她说:“10分钟之后。”

他的房在我们下面一层。当他先离开电梯时,白莎说:“他挺不错的。”

“嗯哼。”

“蛮文雅,挺突出的。”

“嗯哼。你怎么没吃巧克力条?”

“现在不吃,我有点头痛,暂时留着。你快去你房,10分钟内到我房间来,我不要让华先生等候。”

“我会到。”

我盥洗一下。9 分半钟的时候到达白莎房门口。举手敲门的时候华先生也到了。

白莎让我们进门,我嗅到面霜的香味。“请进,华先生,”她说:“请进随便坐。唐诺,你坐那边椅子。”

我们坐下,华先生疑问地看看我说:“你不像我想像中要见的那种人。”

柯白莎自樟脑丸中找出羞答答的笑容,挂到脸上,搔首弄姿地说:“我也使你出乎意料吧?”

“当然,我简直不能想像,你这样娇秀,优雅的女人会做这种职业。有时须要卑鄙污秽,就太委屈你了。”

“倒也不见得。”白莎用矜持的语气委婉而言:“有时也非常有兴趣。当然卑鄙污秽的工作都由唐诺去做,你找我有什么事要办呢?”

“我要你们寻找一位年轻女郎。”

“唐诺对这种事最在行,他才完成一件类似的案子。”

“这件事比较不一样。”

白莎小心地问:“你是她父亲吗?”

“不是,是我的儿子非常关心—一过份关心的人。”

我们等他继续,他把脚架在膝盖上,把雪茄的尾部剪掉,问道:“允许我抽烟吗?”

“尽管请,”白莎说:“我喜欢男人抽雪茄,像个男子汉。”

他点着雪茄,小心地把火柴放进烟灰缸。开始说:“我的独子叫华费律。我负责一个广告事业,我要费律跟我组织股份公司,我在他结婚时要给他一半股权。”

“那很好。”

“费律不太喜欢受办公室束缚,也许我太溺爱了,但他闹起恋爱来倒十分认真,他就是对那女郎太痴了。她是一家飞机工厂经理的秘书,她是非常能干可信的。费律受她影响很大,他突然决定抛弃一切享受,要努力工作,真是一个太大的改变。”

“你一定非常高兴他这种变化。”

“你希望他们结婚吗?”

“最初我希望费律在事业有成后再结婚。他已28岁,除了玩乐旅行什么也没做过,我没办法使他做正常工作。”

“原来如此,那女孩又怎样了。”

“婚礼举行前两天,正确日子是10号,她失踪了。”

“有没有留言或线索。”

“什么也没有,她就是失踪了,而且怎么也找不到。”

“假如你觉得结婚早了一点,这不正好吗?”白莎问道:“她既是失踪,一定有她原因——也许是自愿的,或者是不想当媳妇了。”

华先生双手一摊,肩一耸:“这些我都想过。”

“还有什么困难?”

“我才告诉过你,费律受她影响很大。老实说我还有点反对这件婚事,但是她失踪的情况。使我非设法找到她不可——为的是费律。费律为此不能入睡,也不吃东西。整天呆呆愣愣,体重下降,失魂落魄。”

白莎说:“好,唐诺会找到她。”

他转向我。

“把你知道的全告诉我。”我说。

“我说过,可娜替仑道夫飞机公司一位经理做秘书,她和另一位女郎合租公寓居住。她失踪那天早上,她有点情绪不定,心神分散,和她同室的女友希望知道原因,可娜说没什么。”

“18日上午8 点10分她出发上班,她准时到班,经理说她一切正常除了比平时文静一点。她早已通知经理一旦公司找到接替人,她立即离职。她和费律决定结婚后把蜜月稍为延后,可娜是十分优秀的秘书,那经理曾一再希望她给了婚仍能留任。我一再地重复,目的使你们了解她对工作的责任感,即使她逃跑是因为费律的原因,她也绝不会弃公司于不顾。”

“她速记经理的口述到10点,而后她开始将速记的改变为打字。她所做速记中有一封信十分重要而且是密件,和某种新式飞机有关,还有一些公司间备忘录,也是机密。”

“那经理在口述信件后离开办公室参加简报。简报为时20分钟。回办公室时发现可娜不在办公桌后面,信纸卷在打字机之上,她已开始打了几个字,而且在一句的中间停住。那经理以为她去洗手间。回到自己办公室,继续工作。15分钟后他想到另一必须办理的信件。按铃请可娜。由于没有回音,他来到外间,发现一切都和15分钟前相同。

“又再过15分钟,他请另一位秘书到洗手间找寻可娜但没找到。从此可娜失踪再也没人见到过她。可娜随身皮包放在桌上,里面有她全部财产大概50元零钞。她没有银行存款。她的chún膏、粉盒、胞胎、钥匙和一切用品都在皮包里。”

“有没有通知警方?”我问。

“有,但警方没有尽力找寻。”

“还有什么其他线索?”我问。

“有一件。”

“什么线索?”

“依据她同室好友,可娜全身散发愉快之情直到失踪前24小时。所以我试图追究到底最后24小时发生了什么变故。唯一能发现的是出事前一天她曾收到一封信。这封信来自拉斯维加斯一位姓荀的。”

“怎么会知道的?”

“房间太太每天分信到各公寓,她未出嫁时姓苟。二姓只差一笔。房东太太强调她除了确定信是寄给她的房客,和她自己不至分错外,不喜欢多管别人信件来自何方何人这些闲事。”

华先生笑笑说:“她说姓苟的不多,当她见到拉斯维加斯荀寄时,以为是她亲戚寄的,然后知道是‘荀’不是‘苟’。”

“拉斯维加斯什么地址她记得吗?”

“她记不得。”

“发信人是男是女她知道吗?”

“不知道,信上只有拉斯维加斯荀寄,这当然不算是个有用的线索。但也是目前唯一的线索。”

“那本速记本怎么样?”我问:“就是有重要机密信件速记的那本速记本。”

“就放在她办公桌上。”他说:“这些若有遗失,也许可请联邦调分局介入。但她的失踪任何方面看来,和她工作并无关联,而完全是私人原因。”

“你认为拉斯维加斯有位姓荀的,可能知道她失踪的原因。”白莎问。

华先生说:“是的,柯太太,荀也是很少的姓,在本地有一位荀海伦,在这里已好几个礼拜了。”

“你有去找过她?”我问。

“你怎么会想到我去找过她?”他小心地问着。

我说:“你既知道她在这里,你当然希望自己去找线索,何需聘私家侦探来调查。只有一个可能,你试过但失败了。”

他没有立即回答,他把雪茄自口中取出,对它看了几秒钟,移动了一下坐的位置说:“老实说是事实。我在这里有些朋友,姓彭。彭太太是多年好友,她女儿若思非常可爱——我一直希望费律能了解她有多可爱。”

“他不了解?”

“他们也是好友。我曾希望朋友变亲戚,假如没有傅小姐的出现,一切都会成事实。”

“彭氏家庭还有什么人?”

“彭家腾,是波德水坝发电厂的一位年轻职员,业余飞行员,他有一架飞机四分之一的主权。”

“喜欢家只有三个人?”

“对,只有三个人。”

“你请他们其中的一个人,找过海伦。”

“是的,家腾做了些调查的工作。我给他长途电话,请他在此找一个姓荀的人。万一找到,去问她与可娜有什么关系。不久他找到一个荀海伦。”

“他见到她了?”

“是的,见到了荀海伦,但对全案毫无益处。”

“详情如何?”白莎问。

“荀小姐告诉他,她没有写什么信,她也不认识任何叫可娜的女孩;当然更不知她在哪里。并希望不要因此再打扰她,她说从未听说过傅可娜这个名字。”

“她说的是实情吗?”白莎问。

华先生说:“无从得知,家腾相信她。那女孩本身神秘兮兮不可捉摸,所以我要请专家来试试。”

“警方如何?”白莎问:“你说他们不太有兴趣?”

他动动肩部:“在他们看来,不过另一件人口失踪而已。他们依常规调查了一阵子,如此而已。他们有成见,认为大多数这种年龄女郎的失踪,不是怀孕就是私奔。他们认为可娜原有情人,决定嫁给费律因为他是金龟婿,但最后还是爱情重于面包。”

“费律真是金龟婿吗?”白莎问。

“有些妈妈们会这样想。”

“你希望唐诺自姓荀的女孩着手?”

“我要他查明可娜出了什么事,为何失踪,现在何处?”

“你希望他查出什么结果呢?”

“我希望唐诺能证明可娜的失踪是出于自由意志。我希望可娜失踪的原因会使我儿子对她死心。更能转变加强对彭若思的兴趣。老实说,可娜失踪造成了太多宣传,使我觉得即使她回来也不可能是个好媳妇。她是个好女孩没错,但华家容不得这类事的发生。”

白莎说:“唐诺会使荀海伦什么都说出来,女孩都喜欢唐诺,她们真心喜欢他。”

华先生很赞许地望着柯白莎,他说:“我真的非常高兴能找到你们的帮助。虽然我绝不会想到一个侦探社是由一位女士来主持的。更别说是由一位诱人的女士主持的。”

我说:“你有傅可娜的照片吗?”

他点点头。

“我要她照片,要她外表的资料,要你介绍我可以认识彭家腾。你可以用电话告诉他我会去找他,请他合作。”

华先生想了一下说:“是的,我想这办法很好。”

“我还要荀海伦的地址。”我说。

“我会写给你。”

“照片在身边吗?”

他自口袋取出两张照片递给我。一张是照相馆照的,照片中女孩浅色头发,鼻尖稍稍上翘,眼睛透出聪明能干。另一张是快照,焦距不太准,女郎穿了游泳衣在玩球。她笑得开心,牙齿洁白整齐,背景稍黑,眼部在阴影中无法见到表情。但照片也捕捉到她热情,真挚的一面。这类女孩比较不肯安定下来,她喜欢变化,喜欢改变环境,一生中容易发生错误,但她总是乐观向前的。

我把照片放入口袋:“不要忘了给彭家电话,告诉他们我会去看家腾的。”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

“不必,我自己去好一点。”

“随你。”

白莎说:“唐诺工作十分迅速。”

华先生说:“我想我是找对人了。”他两眼平静地注视白莎。

白莎把眼皮下垂,我从未在她脸上见过这种表情,是娇羞的表情。

“这一切服务我要付多少钱呢?”

谈到钱白莎的脸立即改变,好像突然把面具一下拿掉。

“25元一天,开支另加。”

“是不是稍贵了一点。”

“以我们的服务素质言来不贵。”

“我知道个私家侦探——”

“你不是请一个私家侦探,你请的是一个侦探社。唐诺管外勤在第一线作战,而我在办公室则万分关心。”

“照这个花费数字,”华先生说:“你应该保证有结果。”

白莎眼瞪着他说:“你以为我开的是保险公司?”

“总也要有个限制。”华先生说。

白莎说:“我答应尽量把开支节省。”

“接待开支怎么算?”

“没有接待问题,吃饭自理,预付定金200元。”

华先生一面签支票,一面说:“两周之内,无论你们找到她,或找到证据足证她是自愿离开的,我另给奖金500元。如果找到她我甚至肯发1000元。”

白莎看着我:“唐诺,你听见了?”

我点点头。

“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快出去办事。我虽被禁闭在疗养院6 个月,但我还不需要你来帮忙签一张收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拉斯维加斯,钱来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