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钱来了》

第07章

作者:e·s·加德纳

火车准时进站,我爬上去时离开车尚有15分钟,我定好的是下层卧铺,经过火车站及沙漠的热气,进入有冷气的车厢使人觉得清凉舒服。反正也无事可做,我脱衣进卧铺把一条毛毯盖上,冷暖正好合适,我就开始睡着,连火车什么时候起动出站也没有觉醒。

半途我梦到火车遇到地震,前面的铁轨扭曲,火车似蛇行前进,终于全节出轨,翻滚,滚了又滚。

一个带沙嗓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下铺9号,下铺9号——下铺9 号。”我终于了解梦到地震是因为有人在拉扯裹在我身上的毛毯。

我用手指搓搓眼说;“怎么啦。”

“警察现在要见你。”

“搞什么鬼?”我一面看是不是在做梦,一面还真生气他打断我好睡。

“把里面灯打开。”另外一个声音说。

我自卧铺坐起,把布慢拉开。

施警官站在走道上,身旁站的是穿了制服的车厢服务员。

火车以不太快的速度前进,左右摇摆相当明显,卧车厢内所有布幔都是绿色,灯光反射到施警官的脸上也成绿色,好几个乘客自布幔中钻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我疑问地问施威廉:“怎么回事?”

“你马上回去,赖。”

“回哪里?”

“回拉斯维加斯。”

“什么时候?”

“现在回去。”

“火车8点30分到达洛杉矶。”

他看看自己的表说:“我是2 点半汉麻站上的车,火车3 点10分会在巴斯妥稍停,你穿好衣服我们下车。”

“这是我帮你忙,你给我的回报吗?”

他想说什么,但改变主意说:“穿好衣服,现在是公务,我也身不由己,只能告诉你这些,真的。”

“你怎么来的?”我问,一面接受事实把睡衣换下。

他用手肘撑着上层卧铺边缘,向下望着我说:“飞机,另外有汽车追这辆火车,我们先回去,随即—一”

上层卧铺上位男人不耐地说:“能不能静一点。”

“对不起,”施警官说。

服务员赶过来:“对不起,请你们帮忙,不要吵别人。”

“不要紧,”我告诉他:“我们不讲话就是了。”

我不讲话穿衣服,当我整理好,施警官的大毛手伸入帮我把手提包拿了。他把我带到盥洗间,他问:“你要拿些什么东西进去?”

“牙刷,梳子——”

他看看表说、“好,我来伺候你上。”

我刷牙,梳头,洗脸,伸手去拿手提包,施警官只把手提包打开向着我,他没放手,我把东西放入,他把提包闭起,提在他的毛手里。

“我自己提。”我说。

“没关系,我来。”

服务员过来,“嘘,”他说:“再几分钟就到巴斯妥,只停半分钟,你们请准备。”

施警官点点头。

“下车在那一头。”服务员说。

我点了支烟问施警官:“到底怎么回事?”

“对不起,赖,我现在不便告诉你。”

“那就不必告诉我,你神秘兮兮办谋杀案吗?”

话已出口,我恨不能自己把舌头咬下,施警官的脸色已告诉我要知道的~切。

“你怎知道有人被谋杀了?”

“有吗?”

“你刚才在说。”

“别乱讲,我说你神秘兮兮,好像你是在办一件谋杀的案子。”

“你不这样说的。”

“当然是这样意思。”

“你知道知道不是。”

“我知道是的,我只是用个比喻,有什么你不能告诉我的?”

“到拉斯维加斯之前,我们不提这些。”

火车慢下来,我们照服务员指的方向走,服务员已站在门外一手握着门把,当火车停下,他跳上月台打开车门,站在月台上车门旁,我看得到他的眼白。

沙漠夜晚就是如此特殊,车厢中需要空调,但是空气非常不新鲜,一跨出车厢空气干燥新鲜,但冷得像把刀一样冲进我的肺里。

我拿点硬币给他做小帐,他伸手要拿,想想又把手缩了回去,“不需要了,我不收小费,早安,先生们。”

施警官轻轻地笑着。

提了我的手提包,他走在前面,一如识途老马,一出车站我看看天上,星星一颗颗清楚地在闪烁,好像离我们很近,而且布满了穹苍,标准沙漠气候,热气已全消,干燥而冷得令人发抖。

“有没有风衣?”施警官问。

“没有。”

“没关系,汽车里是暖的。”

过了马路,我们走向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一位男士跳出车来把车后门打开,施警官让我先进车,把手提包抛入,然后自己爬进来,坐我身旁。

“走吧,”他告诉司机。

车子离开车站地区,转弯走上公路,经过一个桥。车子里是暖和的,但四周的景色,因为只见到星星,黑暗,没有建筑物,使你体会到是冷的。

我对施警官说:“这里气候真不错。”

“是吗?”

“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不是我犯了什么罪?”

“我只负责带你回去,其他一切都回去再说。”

“我要是没有犯法,你没有权可以把我从火车上拉下来,送我回拉斯维加斯。”

“警长说要我带你回去,我就带你回去。”

“这是什么车子?”

“我租的车子,我可以租飞机飞我们回去。”

我说:“还好我们是朋友,假如我们不是朋友,可能你什么也不肯告诉我。”

他对我笑着,司机把头转了一点,眼睛在看路况,耳朵耸出来听着。车速恰越来越快,我把自己缩在车座角上不再开口。施警官把一支雪茄尾端咬掉开始抽烟。一时除了引擎声音外,只有沙漠劲风刮过车窗的声音。偶而换车道的时候车子跳过白色反光圆点,发出一点跳动声,半小时后车速降低。

不远处多种颜色的灯光显示一条小的跑道,司机把车速减低以便找到转入的道路,而后转入,我立即听到飞机引擎的声音,也看到飞机开亮它的前灯。

施警官对司机说:“我要张收据,可以报公帐。”

司机拿了施警官给他的钱,开了张收据。施警官打开车门,抓起了我的手提包,我们离开汽车进人刺骨的冷风。汽车转头回向公路,我们步向稳速转动着推进器的飞机。施警官用嘴角对我说话:“他们要是知道我漏什么消息给你会撤了我的职,他们希望你回到警长办公室之前,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到底为什么?”

施警官估计脚下距离飞机的远近,稍稍减慢步伐使我们不会太快接近飞机,他问:“你几点钟在旅馆离开柯白莎的?”

“为什么?我不能确定,喔!也许可以,8点过不久。”

“离开后到哪里?”

“回自己房。”

“做什么?”

“整理行装。”

“你没有迁出?”

“没有,我让白莎来办,反正房间费要多收一天,白莎管帐,她知道我走了。”

“你没有告诉旅馆任何人你走了。”

“没有,只是拿起提包走人,我在桌上留张字条给白莎。”

“这只手提包是你唯一行李?”

“是的,怎么啦?”

他轻声地说。“有人被杀死了,警长认为你有问题,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有人给他点消息,他认为可靠性很大,你要小心了,上了飞机不要开口。”

我说。“谢了,警官。”

“算了。”他含糊地说:“多动点脑筋,看看有没有不在场证明。”

“什么时间之内的不在场证明。”

“从8点50分到火车开动为止。”

“那么行,我9点左右来到车站,火车9点5分进站,我自己一个人上的车。”

“车厢服务员没见到你。”

“没有,他在照顾别人,我没有行李,我自己上车,我有点累,脱了衣服我——”

“不要讲了。”他阻止我说下去,因为飞机前面隐约出现了飞行员的影子。

“准备好了?”他向飞行员。

“好了,上机吧。”对方回答。

我们爬上机舱高度很低的单引擎飞机。飞行员好奇地看着我,又问:“以前坐过飞机吗?”

“有。”

“懂得安全带这一套吗?”

“懂。”

飞行员拉上一道他背后的布幔,给飞机加马力,我们慢慢滑向跑道,经过一阵抖动就升空起飞,留下跑道在飞机后面看起来似一道短短的彩虹,施警官轻扣我膝盖,把右手食指竖置chún前示意我保持肃静,把我的手提包放到他小腿与机舱壁之间,离开我拿得到的位置,又把小腿靠紧立,闭上眼,不久进入睡乡。

我觉得他不是真睡,看起来他希望我去拿手提包,再当场捉住我。我回想到他一上火车就自动拿我的包,之后我的手提包没有离过他的手。我又注意到他特别注意我的衣裤,尤其是在车上盥洗的时候。警长对我的怀疑一定不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拉斯维加斯,钱来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