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杀人案》

第10章

作者:e·s·加德纳

在天井的一个角落,梅森低声向艾德娜·哈默发出了指令。

“无论发生什么事,”他说,“不能让一个人知道圣巴巴拉那方面的事。”

他看看手表,继续说:“我们得在至少两个半小时内使你的彼得舅舅不受任何限制。”

“您的意思是他们要把他抓回来吗?”

“他们得盘问他。”

“真的会把他抓回来吗?”

“可能。”

“我将告诉他们什么呢?”

“告诉他们你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我要告诉他们,我是在圣巴巴拉过的夜,坐公共汽车回来的。”

梅森眯起了眼说:“我不会建议你那样做的。”

“但我打算那样做。”

“但他们会调查的。”

“他们不会有任何理由来调查我,但关于彼得舅舅您会告诉他们什么呢?”

“我,”梅森说,“什么也不会告诉他们。”

“他们不会找您的麻烦吗?”

“可能会。”

“他们什么时候会盘问我?”

他又看看手表:“现在随时可能。他们正在检查那个房间和那具尸体。邓肯好像有什么企图,想泄露某些事情。我弄不清那是什么,可能并不像他自认为的那么重要。他和麦多克斯都很恨你的彼得舅舅,很恨我。现在还说不出他们究竟会做什么,也许这仇恨会使他们昏了头脑。”

“他们不会犯伪证罪吧?”

“难说。麦多克斯是个骗子,而邓肯是个讼棍。他们两个人都在试图敲诈你舅舅。我挡住了他们的路,他们自然很忿恨。”

“但他们能做什么呢?”

“我不知道,要看发展了。现在,我需要打个电话,你守住堡垒。”

“好吧。但是记住,我是在圣巴巴拉过夜之后坐出租车来这儿的。”

“不要告诉他们你在哪儿过的夜,”他警告说,“别那样做。”

“那会造成麻烦吗?”她问。

“当然,”他告诉她,“你做的任何事只会惹出麻烦。告诉他们你在哪儿过夜和这个谋杀案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但确实与你舅舅的公事有关。不能撒谎,早晚他们会让你发誓的,那时你就得讲实话了。”

“为什么?”

“因为如果你不讲实话,他们就会以作伪证而起诉你。”

“噢,天哪……我什么都不打算告诉他们。”

“好吧,”他欢快地说,“那就什么都别说。”

“但您不会泄露我的秘密吧?”

“听着,”他说,“他们从我这儿得到的任何情报都是你能知道的,我要去打电话了。”

他走向那个隔音的小电话间,拨通德拉·斯特里特。

“德拉,”听到电话中她的声音后,他说,“在这儿发生了一件事。叫保罗·德雷克挑两个能干的人到这儿来。可能会不让他们进来,但他们可以呆在附近,尽可能地发现情况。你从圣巴巴拉听到消息了吗?”

“听到了,杰克逊刚才打来了电话。说他和哈里斯先生整夜轮班监视多里丝·肯特的宅子。她哪儿也没去,但是杰克逊有事想亲口告诉你。他说他不想在电话里讲。”

“为什么不行?”

“他说那是爆炸性的。”

“现在谁在监视那座宅子?”

“应该是哈里斯先生吧。杰克逊说,他一直值班到午夜前一会儿,直到哈里斯接替他。还有,哈里斯想要人替他的班。”

“听着,德拉。让保罗搞到肯特太太的一些照片,还有对她的特征的逼真描述。然后让他的人和哈里斯取得联系,接管监视的工作。我想知道肯特太太什么时候离开那座宅子,还有,如果可能的话,她去什么地方。告诉杰克逊尽快地搞到那个最终判决。让他随时用电话通知你,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她说,“那儿发生什么事了?”

“一把切肉刀被弄脏了。”他说。

一阵沉默,在这期间,传到他耳中的只有电话线的嗡嗡声。然后她说:“我明白了。”

“好姑娘。”梅森对她说着,把电话挂了回去。他离开那个小屋,在门厅里找到了艾德娜·哈默。

“一切都没事吧?”她问。

他点点头。

“你在安排一些事情,这样彼得舅舅就能结婚了?”她问。

“我想为我的委托人尽我所能。”他告诉她。

那双打量他的眼睛里充满了精明的估量神色。

“你是个聪明的律师,对吧?”

“什么意思?”他问。

“意思是,”她说,“我恰巧知道,本州的法律是,一个妻子不能做对她丈夫不利的证词。如果彼得舅舅和露茜尔·梅斯结婚的话,她就不能做任何对他不利的证词了,对吧?”

佩里·梅森扬起了眉毛:“我不知道她能做什么证……霍尔康布警佐来了。”

“告诉我,”她用冰冷的手抓住佩里·梅森的手腕说,“你会站在彼得舅舅一边吗?”

“我总是站在委托人一边的。”

“到什么程度?”

“如果,”他说,“你的彼得舅舅犯了一项残酷的蓄意谋杀罪的话,我就告诉他服罪,或是另找一个律师。如果他梦游时杀死了一个人的话,我就会为他竭尽全力,这么说你满意了吗?”

“但是假设他确实像你所称的那样,犯了一项残酷的蓄意谋杀罪呢?”

“那么他可以或者服罪,或者找另一个律师来做他的法律代理人。”

“谁来决定他是否犯了一项残酷的谋杀罪呢?”

“我。”

“但您不会匆忙地决定的,您不会匆忙做出结论吧?向我保证,您不会那样。”

“我从不那样。”他笑着说,“早上好,霍尔康布警佐。”

大步沿着走廊向他们走来的霍尔康布警佐,看看佩里·梅森,又看看艾德娜·哈默,他的目光中闪露着怀疑。

“看上去很像,”他说,“你正在教这位年轻女子说什么。”

“十分经常的情况是,表面的东西是骗人的,警佐,”佩里·梅森温和地说,“哈默小姐,请允许我来介绍霍尔康布警佐。”

那位警佐对这一介绍丝毫没有予以注意。“你怎么恰巧在这儿呢?”他问佩里·梅森。

“我正在为一个叫麦多克斯的家伙和彼得·肯特先生的一项协议而进行谈判。”

“彼得。肯特在哪儿呢?”

“我肯定我无法告诉你。”

“为什么不能?”

“那会背叛一个委托人的信任。”

“胡说八道!”

梅森弓了弓身说:“随你怎么讲,警佐。只是我这么觉得罢了,这不过是我们经常拥有的那些不同看法中的一种罢了。”

“废话少说,”霍尔康布警佐道,“我让你说正经的。”

“哦,没了,我都说完了。”

“肯特到底在哪儿?”

“无疑,”梅森说,“你可以找到其他消息来源。”

霍尔康布向艾德娜·哈默转过身去,“你是他的外甥女?”

“是的。”

“你舅舅现在在哪儿?”

“我肯定我无法告诉你。”

霍尔康布气得脸都阴沉下来。

“我已经派人叫地方副检察官萨姆·布莱恩去了。你们两个人到起居室里来。”。

霍尔康布警佐转身顺着长长的走廊大步向起居室走去。

“你,”佩里·梅森告诉艾德娜·哈默,“最好把实话告诉他们。”

“我办不到。”

他耸耸肩,把手放在她的胳膊时下面,和她一起向起居室走去。他们发现其他人也都聚在那儿,一个个沉默着面无表情。

霍尔康布警佐看看手表说:“地方副检察官萨姆·布莱恩随时会到这儿的。我想问几个问题,那个死者是谁?”

邓肯提高了声音说:“我是个律师,在这件事上我能帮助你,我有个非常宝贵的情报。”

“那个死者是谁?”霍尔康布再一次问道。

“他是菲尔·里斯,彼得·肯特的异父兄弟。”麦多克斯回答。

“你是谁?”

“我叫弗兰克·麦多克斯,我是肯特先生的生意合伙人,芝加哥的麦多克斯制造公司的总裁。”

“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和肯特先生清理一些生意上的事务,这是邓肯先生,我的律师。”

“你就是梅森在与之打交道的那个人吗?”霍尔康布问。

“梅森先生,”邓肯自负地说,“是肯特先生的代理人。他昨天晚上在这儿,而且在这座宅子里过的夜。有一个医生和他在一起,我想他叫凯尔顿医生。”

霍尔康布向梅森转过身去,问道:“凯尔顿在哪儿呢?”

“他有一些重要的患者,他等不了。自然了,你如果想找他的话,随时可以找到他。”

麦多克斯抢上前来说:“这个人,梅森,还有凯尔顿医生和哈默小姐本来就知道有人被谋杀了,只是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他们今天早晨到处偷偷摸摸地查看我们,他们以为那把刀子捅的是我呢。”

“你怎么知道有人被谋杀了,梅森?”霍尔康布问。

梅森睁大了眼睛:“我不知道。”

门开了,管家阿瑟·考尔特领进来一个衣冠楚楚的年轻男子,他的眼镜上垂着一根长长的黑缎带。

“这是萨姆·布莱恩,”霍尔康布警佐说,“他将负责这个案子。”

布莱恩新刮的脸,棕黄色的皮鞋闪闪发光,白色的亚麻衬衫隐约显露出来,他对众人微笑着说:“等一下,等我了解了情况之后。”

他把霍尔康布领到一个角落,两个人低声在那儿说了一会儿。说完之后,布莱恩走了回来,在桌子首位的一把椅了旁停下,打开公文包,掏出一个笔记本说:“你们中有谁夜里听到可疑的动静了吗?”

邓肯自高自大地清了清嗓子,“我想做一项供述,”他说,“我认为我可以告诉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什么人?”布莱恩问。

“约翰·邓肯,律师。”

“讲吧。”布莱恩说。

“昨晚午夜刚过的时候,一个正从那些法式窗户旁边经过的人把我惊醒了。那是个月明之夜,那个阴影从我身上掠过。我睡觉很轻。我认为那个人光着脚。”

“你做什么了?”

“我看到一眼这个正从我的房间旁经过的人。在那些法式窗户前面有一个水泥门廊。我跳了起来,向窗口跑去。月亮是满月,我看到一个人在梦游。”

“你怎么知道这个人在梦游呢?”布莱恩问。

“从那个人穿衣服的方式,还有那种特别的行走步态。那个人穿着一件睡袍。头部向后甩,我马上就知道,那是一个梦游者。”

“是个男人还是个女人?”

“呃-呃-嗯,你知道,那是月光,而且……”

“现在不用担心回答那个问题,”布莱恩急急忙忙地说,“这个人做了什么?”

“走过了天井,在一张咖啡桌旁摸索了一会儿,抬起了那个盖子。尔后那个人走到天井北侧的一扇门里不见了——一扇通走廊的门。”

“你看清楚了?”

“非常清楚。”

“你是怎么确定那个时间的?”

“根据我床旁的钟。”

“那是几点?”

“12点过一刻,我好长时间没能再睡着。”

布莱恩问艾德娜:“你是艾德娜·哈默小姐吗?”

“是的。”

“关于这件事你知道什么呢?”

“什么也不知道。”

“你昨晚看见有人进你的房间了吗?”

“没有。”

“你的房门是锁着还是不锁?”

“锁着,我在夜晚很紧张,差不多一个月以前,我让人在我卧室的门上装了一个新的弹簧锁,那把锁只有我有钥匙。”

“今天早晨你知道有人被谋杀了吗?”

“不知道。”

“你昨夜离开你的房间了吗?”

她犹豫了一下说:“我昨晚在什么地方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布莱恩问:“彼得·肯特在哪儿?”

“问佩里·梅森吧,”霍尔康布警佐说,“看上去他知道。”

梅森说:“我的委托人肯特先生去办一件生意上的事去了,现在不在,那件事和眼前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

“他什么时候走的?”

“为了不背弃我的委托人的信任,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认为我可以保证,他或者在今天夜里,或者在明天清晨回来。”

“他现在在哪儿?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梅森。不要试图拖延,我们想询问你的委托人。”

梅森耸耸肩,什么也没说。

“你听着,”布莱恩威胁说,“如果你现在不把你的委托人交出来,我们就要弄清他在哪儿,把他捉起来。”

“去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梦游杀人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