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杀人案》

第02章

作者:e·s·加德纳

彼得·肯特用紧张急促的语调说:“对不起,我冲了进来。我无法不这样做,我很紧张不安,我等不及了。我愿意为我造成的任何损失做出补偿,我感到我该来见你。那个基于直觉的想法是我和我的外甥女一起吃午饭时产生的。她是个星相学家,她熟知我的运命天宫图。她可以把有关我的行星的一切都告诉我——而我一个字也不信。”

“你不信?”

“对,当然不信了。但是我无法把那该死的东西从我头脑中赶出去。就好像你正沿着一条便道步行,看见了一个梯子。如果你不从下面走过去的话,你就恨自己是个胆小鬼。可当你从下面走过去后,你又会开始纳闷,不知道它是否真的会给你带来坏运气。它使你不安。于是,你就不断地想这件事。”

梅森咧开嘴笑了,说道:“在梯子下面走并不使我不安,我总是处于困境之中。”

“嗯,”肯特急急匆匆地继续说,“当我的外甥女说,我的运命天宫图显示,我应该去向一位其父姓由5个字母组成的律师进行咨询时,我告诉她,那都是胡说八道。可说归说,然后,我还真的仔细地去想哪些律师的名字是由5个字母组成的。于是,我外甥女又查了一些行星,说那个名字应该代表某件和岩石有关的东西,问我认识不认识一个叫s-t-o-n-e的律师。我说不认识。随后你的名字突然涌进我的脑海。我告诉了艾德娜,她十分激动,说你就是那个人。明知道这都是胡说八道,可我还是到这儿来了。”

梅森瞥了一眼自己的秘书。

“你的麻烦事是什么?”他问。

“我妻子正在圣巴巴拉等待离婚判决。现在她又打算后退,撤销那个离婚案,声称我精神不正常。”

“她那个离婚案办到什么程度了?”

“她已经得到一项中间裁决了。”

“根据本州法律,”梅森说,“一旦那个案子已经提出中间裁决,它就不能撤销了。”

“你不了解多里丝。”肯特说,同时紧张不安地扭动着长长的手指,“立法者们会满足女投票人们的需求,由于一项法律,多里丝侥幸混过去了。对于她来说婚姻是一场骗局,她了解所有那些花招儿。有一条新的法律,就是在双方和解的情况下,法庭不得做出最后的判决。多里丝打算呈送一份正式的书面陈述,说我们已经和解了。”

“你们和解了吗?”

“没有,但是她声称我们和解了。她给我写了一封多愁善感的信。我回信时努力做到有礼貌。她在利用那封回信作为证据。还有,我不知道她还会想些什么花招。你看,她提出离婚主要是以在芝加哥发生的一些事做理由,但又加了几件我们到加州以后发生的事,来加重份量。”

“她是在加州起诉的吗?”

“是的,在圣巴巴拉。”

“她住在那儿多久了?”

“在我从芝加哥来时,”肯特说,“我有两块加州的房地产——一个是在好莱坞,我现在就住在那儿,另一个在圣巴巴拉。她和我一起在好莱坞住了几天,然后去了圣巴巴拉,在那儿提出了离婚起诉。”

“居住地呢?”梅森问,“你的合法居住地在哪儿?”

“在圣巴巴拉。我在芝加哥有许多企业股权,我部分时间呆在那儿,但我在加州保留我的合法居住地,在那儿投票选举。多里丝起诉离婚,尽管事实上她从前两次婚姻中收获甚丰,她仍声称她根本没有钱。她使法庭让她得到了相当的赡养费和律师费。等到离婚得逞,她还可以再得到永久性的赡养费。她每月从我这儿拿着1500元的赡养费,到处乱搞。现在她听说我想再婚,于是就算计我,为了得到自由,我会付多少钱。”

“还有什么?”梅森挺随便地问。

“我恋爱了。”

梅森说:“每30天就付1500块,应该是治这个病的葯方了。”

肯特什么也没说。

“还有别的麻烦事吗?”梅森就好像一个医生对病人询问病情那样问道。

“好多呢。例如,我的合伙人。”

“他是谁?”

“弗兰克·麦多克斯。”

“他怎么了?”

“我们合伙芝加哥的一个公司。我不得不突然离开了。”

“为什么?”

“私人原因。举个例吧,我的健康。我需要一个变化。”

“你的合伙人呢?”

肯特突然被一阵抽搐的发作攫住了,他的面部肌肉抽搐着,手和腿不断地颤抖。他抬起一只颤抖的手抚住抽动的面孔,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使自己稳定下来,说道:“我没事,不过是我在激动的时候产生的一阵神经性抽搐。”

梅森用严厉的目光审视着他,说道:“你刚才正在把你的合伙人的事告诉我。”

肯特努力控制住了自己,说道:“是的。”

“他怎么了?”

“我认识麦多克斯时,他是个一文不名的古怪的发明商,住在芝加哥最贫困的角落,一座摇摇晃晃房子后面的小木料店里。他只有一件磨阀门的工具,惟一的模型是手工做的。他声称可以把这些东西卖给汽车修理厂,可出的价高得叫人不敢买。”

“我支持了他,组织了麦多克斯制造公司,我是公司的隐名合伙人。在我的医生要我休息的时候,公司正显示出不错的利润。我把一切都留给麦多克斯掌管,来到了这儿。麦多克斯不时地把公司经营的报告给我寄来。他的信总是很真诚,前些时他写信说,有件事想和我好好谈谈,问我他是否能来和我会晤一下。我同意了。”

“他来了,还带来一个名叫邓肯的家伙。一开始他说邓肯是个朋友,但后来我发现这人是个律师,是个大腹便便、浓眉毛的老滑头。他声称,麦多克斯有权从合伙收入中拿走属于他的那部分,并且收回他的专利和其他人合作。其实,他就是看公司赚钱了,要把我一脚踢开。还有,我曾经给另一个阀门磨床的专利人写过信,说我们的权利不会干涉他们的权利,但实际上,由于有相同的专利,使我的这个专利的价值降低了,它原本值100万呀!”

“换句话说,”梅森说,“你的合伙人现在想独吞你们的公司,对吧?”

“不仅如此,”肯特叫道,“而且想榨我的血。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可恶的事了!更令人生气的是,这个姦诈的卑劣小人竟然打着友好拜访的幌子到这儿来,而且还是在我为他做了那么多之后!”

肯特从椅子上跳起来,狂怒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走着。

“钱不是个好东西,”他说,“它毁掉你对人类自身的信念,使你无法根据一般价值接受任何人。你不信任所有的人,于是不信任又培养出更不信任。”

“明确地说,”梅森打断了他,“你想要我做什么?”

肯特大步走向写字台。

“你得帮我解除这些麻烦,到我家里来,帮我摆脱掉麦多克斯和他那个大腹便便的律师,然后去圣巴巴拉,买通我的妻子。”

“你想什么时候结婚?”梅森问。

“尽快。”

“我能和你妻子谈到什么程度?”

“付给他7万5千元现金。”

“加上一个月1500元的赡养费吗?”

“不,那全包括在内了。”

“假设她不接受呢?”

“那就打架……不过她会声称我精神不正常。”

“为什么?”

“以前我梦游过。”

“可这并不意味着你精神不正常。”

“梦游中我拿着一把切肉刀,试图进她的卧室。”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

“一年多。”

“你现在治好了?”梅森问。

“对,除了这该死的抽搐和神经性的发作以外,都好了。”

“你想要我什么时候到你家?”

“今晚8点。带一名好医生一起来,这样他就能说我不是精神不正常了。我外甥女说,那些星星表明,这会是一着好棋。”

梅森慢慢地点点头:“你的外甥女,”他说,“看上去很有影响力——用她的星星。”

“这不过是她所擅长的方式,她非常聪明。”

“你还有别的亲属吗?”梅森间。

“有,我的异父兄弟菲利普·里斯和我住在一起。顺便说一下,我想要他继承我的差不多所有财产呢。”

“你外甥女呢?”梅森问。

“我外甥女不会需要它的。她要嫁的那个小伙子有好多钱,够他们俩花的。事实上,我该立个新的遗嘱是他的主意。你看,艾德娜就是有点儿被惯坏了。哈里斯,就是她要嫁的那个小伙子,他的看法是,如果由他来支撑家庭收入的话,婚姻会更幸福。”

“假设她和哈里斯过不来呢?”梅森问。

“那时我可以再变更我的遗嘱。”

“那或许太晚了呢。”梅森暗示说。

肯特皱起眉,然后说:“噢,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也想过这问题。我能不能立一个遗嘱,将我的财产托管呢?”

“当然可以。”梅森说。

“那么,我想让我的秘书海伦·沃灵顿,得到2万5千元。她一直对我很忠实,我希望她在我去世后能得到一份生活保障。然后我们可以设立一笔托管财产,如果艾德娜嫁给杰拉尔德·哈里斯,这财产的收入就都付给我的异父兄弟。倘若她离婚的话,她就可以分享那笔收入。”

“你的异父兄弟知道你要把你的财产留给他吗?”

“知道。”

“我想知道,如果你把它变为一笔托管财产,他会失望吗?”梅森问。

“噢,不,除了收入以外我不会留给他任何东西。”肯特急忙说,“他不是很善于投资的人。”

“为什么?他喝酒吗?”

“噢,不,不是那个。他有点儿特别。”

“你是指在精神上?”

“是的,他是神经质的人,总是为他的健康忧心忡忡。一个医生告诉我说,他们称他这种人为疑病症患者。”

“他自己有过钱吗?”梅森问。

肯特点点头说:“有过,但他赚钱总是失败,于是他变得经常抱怨,成了一个极端分子。他自己的投资很不幸,于是他总是对别人获得任何成功抱以愤怒。”

“他对你的成功也愤怒吗?”梅森微笑着问。

“非常愤怒。”肯特告诉他。

“尽管他会从你的遗嘱中受益,他还是要抱怨你吗?”

“你不了解他。”肯特微笑着说,“他的脾性非常特别。”

梅森摆弄着一支铅笔,若有所思地盯着肯特,说道:“你未来的妻子呢?”

“她一个子儿也不会得到。”肯特说,“我想要你拟定一份大意是这样的协定,一份供她嫁给我以前签,一份在结婚后签。这样我就能搞清楚她是不是为了我的钱而嫁给我。顺便说一下,其实这是她的主意。她要我把事情都安排好,将来无论是赡养费,还是继承权,她都无法从中得到一个子儿。在这些事情未做好前,她不会嫁给我的。”

梅森扬起眉毛,肯特哈哈大笑,说道:“只在你我之间悄悄说,律师,当她在这样的协定上签字以后,我要给她一笔很大的现金财产授予。”

“我明白了。”梅森说,“可是按这项托管财产安排规定,如果艾德娜和哈里斯离婚,她将拥有一笔应得的收入。那会不会是她的将来要离婚的原因呢?”

“我懂你的意思。”肯特说,“所以我得再和哈里斯好好谈谈这件事。坦率地说,艾德娜的婚姻也是个伤脑筋的事儿。一大堆猎取财产的人追着她,都被我一个个地赶走了。随后,哈里斯来了。他一开始就坦率表明了他的立场……你今晚会看到他的。”

“你过几天再办遗嘱的事,律师,先把为我未婚妻订的那些财产协定写出来,今天晚上带给我。换句话说,那是一种考验。如果她愿意放弃继承我的财产的所有权利的话,我就知道她是为了爱而要嫁给我了。”

“我明白。”梅森说。

“你今晚能把那些协定带来吗?”

“当然。”

肯特突然从兜里掏出一个支票簿来,带着那种标志着他的性格特征的迅速与紧张劲儿,潦草地写了一张支票,然后撕下来说:“最好把它吸干,这是律师费。”

他什么也没再说,转过身,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佩里·梅森做了个怪相,对德拉·斯特里特说:“这就是我因为努力想遵守职业道德和防止一起谋杀案而得到的东西——一个离婚案,我不喜欢;和一个诡计多端的律师会面,我讨厌;还有一份有关财产授予的协定,更是无聊!”

德拉伸出一只极为麻利的手,拿起那张支票说:“我可是看到了一笔5000元的律师费,这可不是凭空而来的。”

梅森咧开嘴笑了,说道:“嗯,有关肯特的一件事是,他是位很有辨别力的绅士,在我改变主意、让他另找一位律师之前,到银行去兑现那张支票吧。打电话找到凯尔顿医生,叫杰克逊进来,并且往德雷克侦探事务所给德雷克打电话,告诉他,我有个工作给他。”

“你打算用一个侦探吗?”她问道。

“在多里丝·萨里·肯特太太身上,”他说,“而且是大规模地用。在和婚姻骗子谈判赡养费的协定时,一点点情报和长时间的谈话价值相同呢。”

德拉·斯特里特拉过一个电话号码单来,她一举一动都带着把事情出色完成的那种有条不紊的效率。

佩里·梅森大步向窗口走去,站在那儿盯着下面的街道,沉思着。

突然,他转过身来,猛地拉开办公桌的一个抽屉,掏出了望远镜。他用左手抬起窗户,把望远镜放在眼前,从窗台上探出身去。

德拉·斯特里特正在电话里谈话,她镇定地挂上电话,摊开笔记本,握好铅笔准备着。

梅森眼睛紧贴望远镜,大声说:“9-r-8-3-9-7。”德拉·斯特里特的铅笔把那个号码写在了笔记本上。

梅森放下望远镜,关上窗户。

“记下来了,德拉?”

“是的。那是什么?”

“一辆敞着篷的绿色帕卡德汽车的车牌号码,由一个穿蓝色连衣裙的女人驾驶着,正在跟踪我们的委托人彼得·肯特。我看不见她的面孔,但如果她的大腿没有给人错觉的话,她的体型棒极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梦游杀人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