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杀人案》

第21章

作者:e·s·加德纳

马克汉姆法官在法官席后那把大转椅上坐好,看了一眼陪审团席,说道:“可以这样认定吗,先生们,陪审团成员都已在场,被告已到庭?”

“可以。”梅森说。

“检方也这样认定。”汉米尔顿·伯格宣布。

“我想,昨天体庭时邓肯先生正在证人席上接受提问。”马克汉姆法官说,“上前来吧,邓肯先生。”

邓肯大摇大摆地走向证人席,他的神色仿佛自己很重要似的。

“我认为我只还有一个问题了,”邓肯就位后梅森说,“我记得你说过,邓肯先生,你和你的委托人麦多克斯谈到大约11点钟,然后上床睡觉了?”

“对,大约11点。”

“这么说你在你的委托人的卧室呆到大约11点了?”

“对。”

“在昨天你为之作证的那个会议终止以后你马上就去了那里吗?”

“对。”

“而且在那段时间内始终呆在那儿?”

“对。”

“你肯定你没有离开那座宅子吗?”

“没有,我……”他的声音渐渐变成了沉默。

“接着说。”梅森说。

“我看不出那有任何关系。”邓肯厉声说,同时迅速地瞥了一眼地方检察官。

布莱恩跳了起来,“法官大人,”他说,“我反对,这要求与本案无关。”

“驳回。”马克汉姆法官厉声说。

“细想那件事,”邓肯说,“我确实出去了几分钟。”

“麦多克斯先生陪伴着你吗?”

“是的。”

“你们去了哪儿?”

“我们去了距那个宅子两个街区远的一家葯铺。”

“你们在那儿呆了多久?”

“大约10分钟。”

“在那段10分钟的时间里,你们做什么了?”

“抗议,这与本案无关。对这位证人的直接诸问涉及了时间的确定和他上床的时间。这位证人通过对他在那个夜晚所做的事作证确实了那一点。在辩方证明这位证人曾经出去时,他去了什么地方和做了什么事情没有任何意义。这不过是一个断定他走了多长时间的问题。”

布莱恩一口气讲完这一堆话,悻悻地瞪了一眼梅森。

“我想我要同意这一反对。”马克汉姆法官宣布。

“你们打电话了吗?”梅森问。

“同样的抗议。”

“同样的裁决。”马克汉姆法官厉声说。

“在那天晚上11点整的时候,你在往圣巴巴拉给多里丝·萨里·肯特太太打电话,因此不可能在彼得·肯特的住宅里,那不是真实情况吗?”

“同样的抗议。”伯格厉声说。

“如果律师修改那个问题,问那位证人,在他早些时候说过他回到那个宅子的时候,他是不是没在某个地方打一个长途电话,我就准许提出那个问题。”马克汉姆法官裁决,“但我并不认为,将那个电话的受话人的姓名包括在内,就一定合适。”

“很好,”梅森说,“你没有在11点整的时候从那个葯房打一个电话吗,邓肯先生?”

“那是在11点以前。差5分11点。我们11点就回到那个宅子了。”

梅森微笑着说:“没有别的了。”

伯格与布莱恩耳语了几句,然后伯格宣布说:“没有问题了,法官大人。我们的下一个证人是艾德娜·哈默,我认为法庭会意识到,这个年轻女子是被告的外甥女,是一个怀有偏见的证人。可能需要我盘问她时用诱导性的提问……”

“我们碰到问题时再解决也不迟。”马克汉姆法官打断了他,“哈默小姐,上证人席吧。”

艾德娜·哈默走上前来,宣了誓,在证人席上就了位。她的脸苍白,拉得长长的。

“你叫艾德娜·哈默,你是被告的外甥女,你和他一起住在好莱坞的湖景平台3824号他的宅子里,对吗?”

“是的,先生。”

“而且在本月13日的夜晚与14日的早晨也同样住在那儿吧?”

“是的,先生。”

“你对于通常总被放在被告住宅内餐具柜顶层抽屉里的一把特定的切肉刀的外观很熟悉吧?”

“是的,先生。”

“你在13日早晨看见那把刀了吗?”

她垂下眼睛,咬住嘴chún,什么都没说。

“回答这个问题。”马克汉姆法官命令道。

“我看见一把与之相像的刀。”

“那把刀在什么地方?”

“反对,与本案不相关。”梅森说。

“我们打算证明,法官大人,它是在被告的手中。”伯格宣称。

“根据这一设想,驳回反对。”

“回答我的问题。”伯格说。

“一把与习惯性地被放在餐具柜抽屉中的那把刀外观相似的切肉刀,在我舅舅的卧室里,在他床上的枕头下面。”

“那是在13日早晨吗?”

“是的。”

“你把那把切肉刀怎么办了?”

“我把它放回到餐具柜的抽屉里。”

“你向你舅舅提起发现它的事了吗?”

“没有。”

“在你把它放回到餐具柜的抽屉里以后,你是否采取了某种预防措施,来确保这把刀不落到你舅舅手中呢?”

“我在当天,也就是13日晚上把那个餐具柜抽屉锁上了。”

“你再次看见那把切肉刀是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我是看见一把切肉刀,但我没有把握它是同一把刀。”

“我请你注意作为公诉方第二号物证引进的那把刀。你在14日早晨看见那把刀了吗?”

“是……我想我看见了。”

“在什么地方?”

“在舅舅房间床上的枕头下面。”

“它当时的状况与现在的状况差不多相同吧?就是说,关于刀刃上那些污迹?”

“是的。”

“那么,好吧,当你13日晚上把那个餐具柜抽屉锁上的时候,那把刀在抽屉里吗?”

“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不知道?”

“因为我没打开抽屉看。”

“当时谁和你在一起?”

“反对,与本案无关。”梅森说。

“驳回。”

“是梅森先生。”

“你的意思是正坐在这个审判室里的那个律师佩里·梅森吗?”

“是的,先生。”

“这把刀,公诉方的第二号物证,与你13日早晨放在餐具柜中的那把刀有任何不同的地方吗?”

“我认为没有。它与我当时放在抽屉里的那把刀很相似。”

“当你14日早晨向警官们做供述的时候,你说它是同一把刀,对吧?”

马克汉姆法官扭头瞥了佩里·梅森一眼,仿佛等着听到一声抗议似的,但是梅森仍然一动不动,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

“对,我想是的。”

“现在,你只肯承认,它与你在13日早晨在你舅舅枕头下面发现并且放在抽屉里的那把刀相似。你能解释一下这两种回答中显而易见的差异吗?”

“不过是在我仔细考虑了这件事之后,我意识到了,许多刀都可能看上去很相似。”

“而据你所知,这把刀,即公诉方的第二号物证,与你13日早晨在你舅舅枕头底下发现并放在餐具柜抽屉里的那把刀是同一把,对吗,哈默小姐?”

“它与那把刀外观相似。”她说。

“现在辩方可以提问了。”汉米尔顿·伯格得意地宣布。

梅森平和地开始了他的提问:“你是怎么恰巧在13日早晨在你舅舅枕头下面发现那把切肉刀的,哈默小姐?”

“我……我……当时挺为他担忧。”

“换句话说,你有理由相信,他头天夜里可能一直在梦游,对吧?”

“对。”

“而你对他梦游的焦虑是由于当时正在接近满月期间吧?”

“是的。”她低声说。

“你怎么知道,哈默小姐,梦游者在满月期间更容易变得活跃呢?”

“我读到的。”

“在一本书上吗?”

“是的。”

“一本医学书吗?”

“是的。”

“那本书你是在哪儿搞到的?”

“我邮购来的。”

“在你把那个餐具柜抽屉锁上之前你仔细研究了那本书吗?”

“是的,先生。”

“在多长的一段时间里?”

“也许6周到两个月吧。”

“现在,将你的注意力转到这把刀上,即辩方的a物证,我要问你,你以前见过这把刀吗?”

“见过,先生。”

“你是不是在谋杀发生后的一天,根据我的指示,将这把刀放在餐具柜的抽屉里了?”

汉米尔顿·伯格跳了起来,张口要表示反对,随后又慢慢地坐回到椅子上。

“是的,先生。”

“我相信,我告诉了你。”梅森说,同时向地方检察官微笑着,“我想把这把刀放在餐具柜的抽屉里,使它第二天被霍尔康布警佐发现;我想把争端搞乱,使地方检察官越发地难以使证人们辨明,那把杀人用的刀就是曾在餐具柜抽屉里的那把刀,对吧?”

地方检察官仿佛对自己的听力产生怀疑似地眨眨眼睛。马克汉姆法官向前倾身张口要说什么,又停顿下来,凝视着梅森,惊异得睁大了眼睛。

布莱恩跳了起来,“法官大人,我认为应该向律师提出警告,如果这个问题得到肯定的回答,地方检察机关将无法对那冷酷的记录置之不顾,而是会采取措施,确保对这样的渎职行为……”地方检察官抓住了助手的外衣,把他拽回到椅子上。

“回答这个问题,艾德娜。”梅森说,他根本没有注意布莱恩的话。

“是的,先生。”

“我当时给你的那把刀就是现在作为辩方a物证做了辨认标记的这一把吧?”

“是的,先生,我认为是。”

艾德挪·哈默的声音挺低,挺窘迫。她的目光反映出她的头脑很混乱。

“而你确实把这把刀,即辩方a物证,锁在那个抽屉里了吧?”

“是的。”

“但是第二天早晨你把抽屉打开时它却不在那儿?”

“是的,先生。”

梅森友善地、几乎是闲聊般地说:“这么说你知道你梦游已经有大约6周或两个月了,是吧,艾德娜?”

地方检察官席上的两个人正聚精会神地小声商量着。那个从他们耳旁溜过的问题没被注意到。而梅森这种突如其来的结论和根本不留余地的态度使艾德娜·哈默头脑有些迷乱,她很是猝不及防。

“是的,先生。”她机械地说。

是马克汉姆法官突然领会到了这一回答的重要性。他向前倾身,盯着被告说:“再说一遍。”

“是的,先生。”她说,然后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说出的话,“噢,我的意思并不是……我不是……”

“你的意思是什么,艾德娜?”梅森问。

“这是怎么回事?”汉米尔顿·伯格嚷叫着,站起身来,“我反对。这是不适当的提问。”

“这个与她的梦游有关的问题已经被回答了,”梅森说,“我现在正在给她一个机会,来解释她的回答是什么意思。”

“而我反对。”

“很好,法官大人,我收回这个问题。第一个回答本身就很说明一切了。”梅森说。

伯格一副非常烦恼的样子,慢慢地坐了下来。

梅森用一种友善的声调说:“你是不是不时地习惯性地把那张咖啡桌下面那个容器用作藏东西的地方,艾德娜?”

“是的,先生。”

“这样,当你13日晚上把那个餐具柜的抽屉锁上去睡觉时,你头脑中最首要的想法就是,你舅舅在他梦游时可能会拿到那把切肉刀,不相信把那个餐具柜抽屉锁上就能守住那把刀,于是你梦游了,在整整12点一刻的时候,把那把刀从那个抽屉里拿出来,放在了那张咖啡桌下面那个椭圆形的容器中,对吧?”

“反对!”伯格叫道,“这样说没有丝毫根据。”

“当然有根据。”梅森向法庭保证说,“这个证人已经对锁上餐具柜抽屉做了证;已经对13日早晨看见那把刀做了证,也已经对14日早晨再次看见那把刀做了证。我有权对她进行提问,来证明,她在14日早晨的早些时候一定看见过它,即,在她把它从餐具柜中拿出来的时候。”

“但是,”伯格提出了异议,“如果她是在梦游时做了这件事,她自己根本不会知道的。”

“不错,”梅森回答说,“她可以用‘我不知道’来回答这个问题。”

马克汉姆法官点点头:“驳回抗议。”

艾德娜·哈默用一种几乎是呜咽的声音说:“我不知道。”

梅森挥手做了个结束的手势:“没别的了。”

汉米尔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梦游杀人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