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秘书的秘密》

第13章

作者:e·s·加德纳

善楼在警车里用无线电和总局通话。经过总机查出了丘家伟的地址。

他的住家在市区最高级的住宅区。他的房子也是设计好的现代生活享受的最高档次。有很多可以开启的大玻璃窗。每一寸地方都可以利用,而且十分方便。

房子里还亮着灯。

善楼说:“来吧,小不点。这次看你的。要是我灰头土脸出来,你不要想有好日子过。”

我们走上阶梯,按门铃。

来开门的女人30出头,非常非常漂亮。她有大眼睛,酒涡,厚chún,长睫毛和美丽的嘴巴外型。

她穿着家居的衣服,黑丝绒的斗牛土长裤衬托出她的曲线。金色闪闪的宽大上衣,系个腰带。金色高跟拖鞋。长而华丽的耳环,头一动就荡在她脸颊上。

“什么事?”她问。把门全部打开,自己站在门口,做好姿势,非常自信。

善楼说:“是警察,夫人。我们要和丘家伟谈谈,他住这里吗?”

“是的。”

“他在家吗?”

“是的。”

“你是丘太太?”

她笑了,酒涡更深。

“是的。”

“让我先告诉你一件事,”善楼把雪茄自口中用两只手指夹住,指向丘太太以加重他的语气,“这样晚了,要是有人按铃,下次不要把门开得这样大,自己又站得那样突出。应该有一个门链,先把门链锁上,把门开一条缝,问清楚,看清楚是什么人再开门。要是有人说车子在附近抛锚了,要借打电话,就问他是什么电话号码,你来替他代打。你打电话的时候,要把他关在门外。”

丘太太笑着说:“你说得对,我想我不应该那么……大胆,不妥当,不应该那么没有警觉,对吗。进来吧。你说你是警察?便衣警察?”

“这是我的证件,”善楼从口袋拿出他的皮夹,“宓善楼警官。这个伴是赖唐诺,一个私家侦探。”

“这里请。”她说。

她带我们经过一个玄关,来到一个专门设计令人舒服的客厅。有大的电视,音响,舒服的沙发。一张牌桌,上面有二付扑克牌。

丘家伟在看电视,显然他没听到我们进来。

“亲爱的,”丘太太说,“有两个人来看你。”

丘家伟出乎意外地把头转回来,看到我,有不祥预感地把眉头蹙起,一下站起来说:“赖,搞什么鬼?”

善楼一步向前,拿出他有警徽的皮夹。

“警察,”他说,“我是宓善楼警官,我要和你谈谈。”

“要谈就谈吧,”丘激动地说,“什么事等不到明天?”

“是等不到。”

“好吧,什么事?”

善楼有意地看看丘太太,咳嗽了一声。

“尽管讲,”丘说,“我对太太没有秘密。”

“这是一件私人的事,”善楼说,“我们认为也许……”

“不必这样想,”丘家伟说,“越早讲完越好。我正在看一个很好的电视节目。据我看,不论你在办什么案子,我都没有什么可以帮你忙的地方。”

“好,我告诉过你这是比较私人方面的谈话。你一定要嘴硬,在夫人前面说没有关系,我要真说了你别后悔。”

丘家伟说:“我叫你说,你但说无妨。”

“好,你请这位赖唐诺先生和柯白莎太太,去保护你办公室的一位稽玛莲小姐,是吗?”

“有什么不对?”

“你告诉他们,你要保护她,请他们做保镖。”

“是的。”

丘太太笑笑,给善楼一个大酒涡。“这些我全知道,警官。”她说。

善楼看起来相当意外。

“好,”善楼说,“我继续来说。这个女孩收到恐吓信和恐吓电话。”

“这些都是大家知道的,”丘说,“你知,我知,何必浪费时间。你到底为什么来这里?说明白了可以早点走。”

“你告诉柯太太和这位赖唐诺,你要自己付他们钱。”

“自然,没错,”丘说,“我早晚会叫公司付账的,但是我要选一个合宜的时间,用合宜的方法叫公司出这笔钱。免得有人误会我为了喜欢的秘书,花费公款。每次我走过会计部门都给雇员指指点点。”

“告诉你,警官,我是一个婚姻非常成功的男人。我的事业也非常成功。我应该帮助一点别的有困难的人,尤其是替我工作的人。”

善楼看看我,样子相当狼狈。

我说:“电话号换过好多次。每次稽小姐换上一个新号码但是不见得有用,电话还是照来。”

“没有错,”丘说,“老实告诉你,赖。我不喜欢你这种接受了一个私人委托,但是跑到警方去叽哩咕噜的人。”

“我当初请你是叫你去找出什么人在捣鬼,把这件事私下解决。你们的公司一点用处也没有。稽小姐认为你们什么用处也没有。你们二个强迫她过金鱼一样的生活。是她要我开除你们,所以我开除你们。”

“好,我也老实告诉你,我并没有跑去警方,是警方跑来找我。”

“你再怎样说,也没有用,”丘说,“他们怎么会知道这件小事,而跑来找你。明明是你去告诉他们的。”

善楼说:“他没骗你,说的实话,是我们跑去找他的。”

“为什么呢?为什么警察要去找他呢?”

“让他来告诉你,”善楼说,“继续吧,小不点,现在起交给你。由你发言。”

我说:“还是由我来从头开始。丘先生,昨天晚上你大概9点25分离开玛莲的公寓是吗?”

“大概如此。我没有注意时间。我和玛莲闲谈,也和在那里的柯白莎谈了谈。给柯太太一点指示,也给玛莲打点气。”

“然后,”我说,“你开车去一个鸡尾酒酒吧,和一个朋友聊天,喝点酒是吗?”

“只喝了一杯酒,”他说,“这样看来,原来是你。”

“什么是我?”

“想跟踪我的人。”

“没错。然后你去一个电话亭。你打一个电话在10点零7分挂断。你又去另外一个电话亭,又打一个电话,在10点10分挂断。这两通电话都是打给稽玛莲新换的电话号码。你每次听到她接听电话就什么也不说,重重呼吸。”

丘家伟把头向后大声笑起来。

“想否认?”我问。

“老天!”他说,“我为什么要否认?我是在试试我的新服务单位。你买一个录音机,你试它性能。你装了新电话,要请朋友打一个过来试一下。我请了一个新的侦探社,我觉得应该试一试你们应对的方法。”

“你现在说的是不是其他的电话,和限时专送都不是你的杰作?”

“我也送了最后两封限时专送,”他说,“我亲自把字从报纸上剪下,贴在纸上。目的当然也是拿来试试你们工作的能力。我照信封上那种铅字自己做的戳子。结果发现你们两位侦探毫无特点可言。当然,我承认连‘我’你也不放过,居然跟踪一下,确是很好的工作。我想你是要看看这件事是不是自己人干的,是吗?”

“是的。”

“所以啰。我也是测试你。我想我们两个人都太多疑了。大家不相信大家。”

“之后,”我说,“你直驶罗德大道,你本要转进762号去的。你见到了改变意见的东西。你一下开过去,转变,用了很多的战术要甩掉后面跟踪的车子。”

他看看我,满脸惊奇。

“罗德大道762号?你说什么呀?”

“那是你打完电话本来要去的地方。”

“好吧,告诉你,”他说,“打完第二个电话,我想到不少事。我一直感到有车子在跟踪我,我驶上大道,为的是确定后面有车子跟着。最后我看到了跟我的车子。我把车开进一大堆车里去,一辆辆车我都超过他们。直到看到一辆车和我的车一样的。我超过那辆车,立即突然右转,连信号灯也没有打,煞车也没有用。开溜。”

“之后,你又如何呢?”我问。

“之后,”他说,“我沿了那一地方转,看看有没有车开过来。我自己在想,是不是恐吓玛莲的人,向我发动了。那我就要给他好看。”

“就是你一个人,想对抗一群不知数目的人?”

“没错,”他说,“我身边是带着‘家伙’的。”

“有执照吗?”善楼说。

“当然,”丘家伟说,“在我这种职业里,我有时要带大量的现钞。警察局太喜欢给我一张执照了。他们发现我很会用枪。所以警官把枪照给我的时候,告诉我他希望有人来抢我,由我代替警察去除一个都市败类呢。”

善楼问:“你认识一个叫谈珍妮的吗?”

“谈珍妮……谈珍妮……”丘说,“我一定听到过,但是在哪里听到的呢?”

“我认识她。”丘太太说。

“你认识她!”善楼叫出来说。

“怎么啦,当然我认识她。家伟,看你,我想你也见过她。有一晚我在酒廊给你介绍过。”

“丘太太,你认识她多久啦?”善楼问丘太太。

“很久了。她是个老朋友,”丘太太说,“我结婚前,她和我在同一办公室工作。我们两个同时想到好莱坞碰碰运气。我们两个把钱凑在一起,乘巴士来这里。”

“之后呢?”善楼问。

“我们到了这里,两个住在一起一段时间。然后我发现光靠脸蛋和曲线打不开好莱坞的门。成功的人都有与人不同的人格,个性。所以我决定找一个工作做,这就使我遇到了家伟。我们认识了三、四个月就结婚了。”

“这一段时间,你和你现在的先生,没有和珍妮一起凑两对,四个人一起出去玩过?”

“老天,没有。珍妮她……她是个好女孩,但她和别人有点不同。她……老实说我不想说什么小气的话。但是不说小气话又无法表达我要说的意思。好在她不是家伟会喜欢的那一个类型。我想谈珍妮出现的地方,家伟一定会不太自然的。”

“你最后一次,什么时候见到她的?”善楼问。

“怎么啦?她和这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住在罗德大道。”善楼说。

“没错,她是住那里,”丘太太说,“我记起来了。这是她的新地址。她也住了不少时候了。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但是她真会打电话。我们二个时常在电话上聊天。她知道她和我丈夫不可能处得来,所以她用电话代替人来。”

“珍妮始终没有做事?”善楼问。

“没有,珍妮吃过好东西了,就不肯回头过苦日子。珍妮和我都是很天真的。以为凭我们的面貌和曲线在好莱坞一站,立即可以出人头地的。她试过去好莱坞的餐厅当女侍,但是发现这些星探,制片、导演,一面吃饭,一面在说漂亮小姐找不到。但是从来没有人看看就在他们身旁站着穿了制服的女人。除非他们咖啡杯空了,才会对着她们吼。”

“之后呢?”

“珍妮和我分手了。她做过各种不同的事。”

“应召女郎?”善楼问。

“不可能,珍妮不会。但是有过一段时间她想过把想找事做的女郎团结起来。也想过办旅游事业。也想到过做导游事业。之后我们就分手了。”

“最后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

“老天,记不起了。反正相当久了。”

“警官,”丘家伟说,“我认为你的问话已太多,而且离题太远了。我现在觉得你在问我太太的背景和私生活了。”

“老实告诉你,”善楼说,“你的朋友昨天被人谋杀了。”

丘太太张大了眼睛对善楼看着说:“不,喔,不。”

“正好这件事由我负责侦查,”善楼说,“这也是我来这里主要的原因。再问一下,你最后见到珍妮是什么时候?”

丘太太用劲握着拳头,把拳头压在自己嘴chún上。

假如她是在演戏,那真是演技太好了。

“最后一次见到她。”善楼又说。

她用很弱的小声说:“我偶然在二、三晚之前看到她。我们还一起喝过酒。”

“那是最后一次见到她?”

“是的。”

“昨天晚上你在哪里?”

“家里。”

“有办法证明吗?”

“这要看你说晚上什么时候。我丈夫昨天在外面回来相当迟。一个女人结婚之后,在家里惟一能做证人的,怕只有丈夫了。”她说。

善楼问丘家伟:“你什么时候回家的?”

“应该是12点以后。我没有仔细看表。”

“你太太在哪里?”

“在床上,睡着了。”

善楼问丘太太:“你有没有问他哪里去了。”

“没有。我从来不问我先生去哪里的。我对他的行为从不过问。”

“他经常外出或是晚归吗?”善楼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秘书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