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秘书的秘密》

第14章

作者:e·s·加德纳

我等警车转过街角,才发动引擎,开车来到圣塔安纳。

季贝可的家才可以算是真正的大房子。好几辆车停在门外。

我按铃。

一个女佣来开门。

“我很抱歉这时候要来打扰你们女主人,”我说,“但是,我有十分重要的事,一定要见季贝可夫人。”

“你是什么人?”

我说:“说出名字来她也不认识。不过你可以告诉她,我见她是为了她和她丈夫准备一起去度假的事。她会知道的。”

女佣说:“请你等一下。”她关上门,自己走进去,让我在门外等。

一会儿之后,大门又打开,这次换来的是一个粗眉大眼的男士。

“有什么事?”他冷冷地说。

“请问你是谁?”我问。

“我是季家的朋友,我在问你是什么人?”

我说:“我有件事要对季太太说。”

“你应该知道,她目前不可能见客。”男人说。

“我觉得她最好能见见我。你告诉她,我要见她为的是她和她先生准备去度的假期。见了我,她可以省去不少钱,不少宣传和不必要的麻烦。”

“把姓名告诉我。”他说。

我说:“你们能保密我就告诉。”

“我不作任何保险。”

我说:“你是季家的朋友?”

“是的。”

我给他一张我的名片。“我的名字叫赖唐诺。我是个私家侦探。我来这里并没有代表别人。我的确想帮助季太太,绝对不会对她有不利。但是除非能立即见我,否则一切都会太迟了。”

“什么东西会太迟了?”

“再来解毒就太迟了。”

“解什么毒?”

“她被逼吞服的毒。”

“我不懂。你在兜圈子。”

“圈子都是因为有个圆心才兜得起来。越兜越大,越兜大越危险。”

“你进来,我们聊聊。”他邀请道。

他引我进入宁静的大屋子,到了一个起居室。“这里坐。”他说。

他自己离开房间,去了两分钟。

“跟我来。”

他带路,来到楼上。进了一间休息室,有大的沙发,一张办公桌,电话,和一扇显然是通向卧室的门。

“赖先生,请坐。”他说。

过不多久,通卧室的门一开。出来一个漂亮严肃的女人。

她穿了家居服和拖鞋。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像是石膏一样。

男人说:“我是利南门,季家的朋友。这位是季太太。刚才你兜了太多圈子,希望你能直话直说而且要简短。”

“我希望能单独见季太太。”

“这是不可能的,”他说,“任何你要对她说的,都可以在我面前说。也许你不知道,我是季贝可的遗嘱执行人。”

我看向季太太。

“你已经开始付勒索钱了没有?”我问。

她的脸仍旧一副严肃,没有表情。

利南门说:“等一下,我就是怕你会来这一手。你是在替你的侦探社拉生意。我现在一劳永逸的告诉你,你运气不好。我也真抱歉,把你话当真,反而惊动了季太太。”

我说:“假如她还没有开始付,我看她马上就要开始付了。除非她能先做些事预防。”

“像什么事?”他问。

“把实话说出来,”我说,“再不然把真相隐藏起来,永远不被别人发现。”

“你所说的实话和真相是什么?”

我说:“度假这种说法是真正、完全、绝对没有人会相信的。人要去度假,汽车中会装很多箱子,高尔夫杆、钓鱼杆,或任何他们喜欢的东西。他们会一早出发,开……”

“这一次假期不同,”他说,“季贝可是一个忙人。他留在这里直到股票收市。他又要交待很多事情,所以天黑前无法成行。”

我说:“好,假如你要坚持这种说法。那也没有办法。但是,早点晚点你们要付勒索钱给别人。”

“季贝可自己放自己一个黄昏的假。他是和一个女人在一个汽车旅馆中,他心脏病发作死了。女的逃出去,但是还来得及用电话通知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几个紧急开了一个会。你认为季家不作兴发生这种丑闻。尤其你们在圣塔安纳根深蒂固,有社会地位,有合作的事业。”

“所以你们几个自称是季家朋友的,尤其是你利先生,紧急地把季太太弄进汽车旅馆去,第二天一早报告先生死亡的消息。”

利南门自椅子站起来说道:“你这小子造出这种肮脏的谣言来,我可以打烂你的脸,摔你出去。”

季太太第一次开口道:“南门,等一下。”

她转向我。“你怎么会想出这种事来的。”她说。

“因为,”我告诉她,“我相信你丈夫认识一个被称为谈珍妮夫人的女人。谈夫人在洛杉矶开一个导游社,专门提供外地商人要的漂亮小姐,陪他们观光。”

“告诉你比较好,谈珍妮在晚上10时到今晨3时之间,被人谋杀了。”

“假如你已经开始付勒索钱,那就永无止境了。有人想敲诈你,你只有一条路走。”

利先生说:“什么路?”

“把搞敲诈的人钉在十字架上。”我说。

“怎么钉法呢?”

“有好几种方法。”

利南门说:“除了找警察之外,我几乎想不到别的。”

我说:“也许你想不到。我有办法。”

“我怎么能分辨,你不是那个想敲诈或是已开始敲诈的人呢?”

“敲诈的人会自动公开出面,给你名片,用自己名誉和私家侦探执照来冒险吗?”

“你来这里干什么?”

“因为我主持正义,我想帮助别人,而且我知道惟一能使一个无辜的人不受谋杀罪诬陷的,是你们的合作。”

“你要我们给你合作,我们得什么?你用什么回报我们。”

“我的帮助。”

“多笼统呀。”他说。

“的确,我没有可以保证的好处给你们。”

我站起来,好像要离开。

利南门和季太太交换了一下眼神。“你坐下。”利南门说。用的是他一向发号施令的口气,好像我一定要服从的。

我坐下来。

利南门说:“你在这里等。”

他对季太太点点头,两个人起身经过那扇门进入卧室。他们离开了10分钟。回来的时候,利先生说:“我花了不少时间盘你的底,警方说你很诚实,不过做起事来很大胆,不按牌理出牌。警察说,你过一段时间就会骨头痒自己跳进沸水里去一次。”

我说:“你的关系很硬嘛。”

“我也这样想。”利说。

他看看季太太。

她说:“赖先生,我准备什么都告诉你,相信你。我这样做是根据你刚才给我的印象,自己做的决定……也可以叫女人的直觉感。”

我只是点点头。

“老实说,利先生是不赞成我这样做的。他说应该再等等看有什么变化。我的直觉,你是诚实公平的。你的动机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相信你不会这样闯进来看我,最后证明是来害我的。”

我说:“我希望知道一点事实。”

“好,”她说,“我就把事实说给你听。”

“我先生和我有两个孩子。男的19,女的17。由于我丈夫在这里的权势,他们也有点社交地位。万一有什么丑闻影响两个孩子,就不太好了。”

“尤其是女儿,她才跨入对她十分重要的人生道路。是我最不愿伤害的。”

“我老早就知道我先生有的时候在外面花一花。这可以说是大部分男人的通病。他有的时候出差,我知道他另有安排。”

“这并不表示他不爱我,或不爱这个家庭,只是表示他身强力壮。和别的男人一样逢场作戏。”

“这样说法也许过直一点。尤其在人才死之后的批评他。不过这是事实,他爱我,他爱我们这个家。但是一旦有女人为了某种理由送上来,为了满足他的自大慾,他也不会拒绝。他是个正常男人。”

我又点点头。

她说:“4号晚上。11点15分,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女人。声音很好听,也不急,也不哑,现在说来,可以说是十分有训练的。”

“她先问我是不是季太太,我说是的。她说:‘请你仔细听,因为我不会说第二遍。我现在在圣大芒尼加的天堂汽车旅馆。我和你先生一起来的。我们半小时之前才进来。奇怪的是你先生用的是他的真实名字。我想可能是管理员一定要看驾照,和汽车牌号相对的关系。我们喝了点酒,上床。你先生心脏病发作,已经死了。我听过心跳,摸过脉搏,的确是死了。为了保护我自己,我要溜了。我告诉你使你可以为了你家庭,随便你怎么办。我知道他的背后一定有不少有社会地位的人物。你怎么保护都可以,反正我不说话就是。汽车旅馆是14号房子。我会把门锁起,钥匙在门口门垫下。你想做什么要快一点,万一惊动警方对你我都只有不便。”

“就这样那女人把电话挂了。”

“你怎么办?”我说。

她说:“我用电话找到利南门,我把消息都告诉他。他说第一要调查这消息的真实性。万一确有其事,人反正是死了,要以他的声誉和家属的声誉为第一优先。”

“所以我们整理了几个箱子,好像出去度假。南门把我带到那汽车旅馆,我在门口地毯下找到钥匙,我们进去。我先生躶体在床上,死了。”

“请说下去。”我说。

“我了解我自己的身份,我不但是一个妻子,而且也是妈妈。我坐到天蒙蒙亮,穿上睡衣,惊慌地换上睡衣和展袍,请汽车旅馆给我找医生。”

“经理过来查看是什么事。还好他相信了我的话。”

“显然我丈夫是惟一进办公室去登记的人。既然用的是真姓名,登记的人就没有仔细看车上是谁。”

“我告诉他我们准备去度假,我们晚上走免得明天一早有人打扰,琐事是永远处理不完的。我又告诉他们,我有点神经紧张,临睡前吃了安眠葯,到天亮才醒。”

“我们还是找了一个医生来。他必须找验尸官来,他们一起听了我的陈述,又看了病人,决定不必再问问题,病人确是死于心脏病发作的。”

“我回家扮我自己的角色。”

“昨天我接到一个女人神秘的电话。我不知道她是谁,但绝不是通知我丈夫消息的同一个人。前一个女人声音好听,有低的喉音。昨天早上的女人说话快,谈生意的味道,声音尖,有点毛。

“她说:‘我抱歉这样做,但是我也是没有办法。我急需500元现钞。我知道你先生死亡的真相,我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如果你不能在下午2点钟前把钱给我,我会把消息卖给报馆,我相信至少可以多拿一倍钱。记者对这一类丑闻消息特别有兴趣,我相信这个新闻可以炒好几天。’”

“那女人要我听仔细,她说不要再重复。她要我拿个信封放500元在里面,开到一个指定的十字路口,左转弯,向前开300米,会见到一个柑橘园,路旁有个邮箱。她要我把信封放在邮箱上面,一直开车下去,不准回头。”

“她说她只要500元急用,500元是她的目标,今后再也不会打扰我,她绝对代我保密。然后她挂断了。”

“你拿了500元照她的方法办了。”

“是的。”

“你没有试着去找这个女人是谁?或是她什么时候去取的款?”

“没有,她警告我了,试着做这种事只会使事情弄到大家知道,两败俱伤。她指出一件正确的事,她一旦被捉,这件事就大家都知道了。”

季太太目光自我这里看向利南门,好像希望利南门赞许她已把所有情况解释清楚了。利南门眼光集中在地毯上,他在深思。”

“好,那是他们的第一次收款。”我说。

“你认为还会来?”

“当然,第一次是诱你就范而已。可能会维持500元一段时间,然后突然加多。他们会说要凑点本钱做生意,今后再也不做敲诈的生意。他们会要笔相当大的款子。之后当然生意失败。一来再来。付敲诈钱等于是自杀,他们不会自动停止的。”

“我也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季太太说,“但是我相信时间久了,变化大了,也许这个女人不干这一套了。或是时间太久了,证明起来有困难了。”

“另外一件事,你先生有很多商业投资?”

“很多。”

“是个资本家?”

“是的。”

“有没有钼钢研究开发公司的股票?”

利南门回答这个问题:“他有这个公司控制数目的股票。据我知道这个公司正在闹委托投票权的问题。你知道些什么?”

“不多。”我说:“他对房地产有没有兴趣?投资新社区?”

“很多。”南门说。

“你认识一位叫狄乔狮的吗?”

利南门想了很久,摇摇头。

“一位丘家伟?”

“从来没听过。”

我站起来说:“谢谢你们对我的信心。你们给了我那么多消息,我要尽量使你们不会后悔。”

“但是,我怎么办?”她问:“假如再来要钱怎么办?”

我说:“和我联络,这里有我名片,找我一个人,不要和办公室其他人讲这件事。”

“你有没有和汽车旅馆的经理讲话?”我问。

她摇摇头。“我尽可能离他远远的。他相信我是和季贝可一起去的女人。我尽量少见他为妙,不能和他讲话。”

我说:“好。我保证尽我一切能力帮助你。”

“你要多少钱?”利南门说:“像目前这局势,通常你们如何计价。”

“目前不要。”我告诉他:“目前我是单独行动。我对这案子的兴趣,纯粹是为了另一位客户的利益。”

“我们和你那位客户会不会有利害冲突?”利南门说:“我们也请你代表我们做你的客户,有顾虑吗?”

“没有利害冲突,”我告诉他,“那个客户已经开除我了。但是我不想这样闯来看你们,最后还是变成了兜生意了。我办这件案子算是自己的兴趣。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希望你们也能不介意我的立场。”

“假如你需要花点钱,”他说:“可以……”

“万一需要钞票,我会告诉你们的。”我告诉他们:“目前我自己掏腰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秘书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