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秘书的秘密》

第02章

作者:e·s·加德纳

来开门的年轻女人大概27岁,金发、碧眼,曲线很好,面孔清秀聪明。但是眼光像只被猎受惊的动物。

“稽小姐?”我问。

“是的。”她小心地说。

“我是柯、赖二氏侦探社的赖唐诺。我们受雇来做你的保镖。”

“喔,是吗?”她说。

“你知道这件事吗?”我问。

她站在门口说:“给我看看你的证明。”

我给她看我证件,她仔细地看过后微笑道:“赖先生,请进来。”

是个很好的公寓,虽然客厅里有个壁床,但是我可以确定这是个两室公寓带个小厨房。

“请你原谅我对你那么小心,”她说,“最近我受到太多的騒扰。”

“我知道。”我告诉她。

“我想像中你会是……会是一个……一个重一点的人。”

我说:“这些騒扰都是精神方面的,还是肉体的?”

“精神方面的。”

我暂时什么话都不说。过了一会儿,她神经地笑着说:“你表达意见的方法蛮有意思的。赖先生,你请坐。你就暂时把这里当作家里好了。因为我们会在一起生活好多天,我看你应该叫我玛莲,我也叫你唐诺。”

“最后一件这种东西,刚从限时专送送来。它使我相当不愉快。”

“你什么意思……‘这种东西’?”我问。

“它在桌子上,你可以自己看。”

“那封限时专送信?”我问。

“是的。”

我从手提箱中拿出一付手套,一把夹子,把信取起。

“手套,夹子,干什么?”她问。

“我不想弄乱上面的指纹。所以我都是抓住信纸的边边,越边越好,自己也不留下指纹。”

“你说话有专家的口气。你请教过警察吗?”

“没有,但是丘先生说在纸上是收集不到指纹的。只是有的时候,偶或用碘蒸气可以显出个把指纹来。他说从纸上取指纹是没什么意义的。”

我把信纸从信封里取出,又把它展开捏住纸边。

这是用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字拼贴而成的信。内容说:

离开,离开,趁不太晚之前快离开。我们是当真的。有不少事你不希望公开,就快离开。

我小心地把信折好,放回信封里,仔细看地址。

收信地址中的“本市耐德路耐德公寓617房”,和收信人“稽玛莲小姐”,都是用最普通的任何印刷所都买得到的铅字组合而成,再用印滚子推印出来的。不过可以看出右手侧比左手侧力道轻一点。

“这是第10封。”她说。

“都一样的。”

“都差不多。”

“其他的信你怎么处理了?”

“我都留着。丘先生认为应该烧了它。但是……反正事情一旦变得严重,我一定去找邮政局的人。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还是会去。”

“你说一旦变严重,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变坏吧。”

“在我看来,已经坏到不能再坏了。我精神已经崩溃了。他们说我可以两个礼拜不去办公,他们以为我病了,不知道我真的已经受不了了。”

“办公室在哪里?”

她突然怀疑地看着我。“你应该知道的呀。”

“我只是想查对一下。现在也该轮到我了。”

“你不必用这件事来查对呀。”

“用什么呢?”我说,“这样吧,还有其他什么恐吓吗?”

“都是些差不多的。”她说。

“信里说有不少事你不希望公开?”

她不吭气。

“是和你过去有关?”我问。

“我想每个人,在过去中都会有一点……有一点……”

当她声音自动停止之后,我说:“那些电话怎么样?”

“电话来的时候像神经病,”她说,“一小时之内来了四、五个。然后好久也没有一个。之后又一下来二、三个。”

“内容是什么呢?和信里的相同吗?”

“电话不同。电话响了,我拿起听筒,可以听到对方重重的呼吸。”

“男人或是女人?”

“老天!说不出来。那呼吸的声音,像是大肚皮男人。也可能是女人装出来的。”

“之后呢?”

“电话那边一直不挂断,我就挂断了。”

“没有说过话吗?”

“从来没有。”

“你和丘家伟到底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老板。”

“到底什么关系?”

“我是他秘书。我跟他工作快一年了。”

“到底什么关系?”

她平直地看着我眼:“你的问题和给你的任务不相称吧?”

“我的任务是找出来……这些事情幕后是什么人在搞鬼。把他停止。你也希望如此,是吗?”

“是的。”

“你和丘家伟到底什么关系?”

“关系很好。”

“他结婚了?”

“是的。”

“他到这个公寓来过?”

“有时。”

“他也听到过这种电话?”

她犹豫一下,摇摇她的头。“没有。”

“为什么没有?”

“他不是常在这里,电话又不是那么多。我告诉过你,电话是有神经病的,说来就来了。”

我说:“目前主要的工作是,下一次那个人来电话时,逼他说话,你想会不会是一个妒忌的太太?”

“我不知道会是谁。”

“每次你都是拿着电话什么都不说?”

“大部分时间我只是吓得呆在那里。以前我试着说话。最近我都不太开口。”

我说:“今后你要试着讲话。试着说些话逼他开口。”

“说什么可以有用呢?”

电话铃响。

她听到电话铃跳了一下,像什么人刺了她一下。自然地地倾前伸手想去接听,突然她的手停在半空。她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这可能是啰。”她说。

“看看是不是。”我说。

电话还在响。

她说:“喔,我希望不是,希望不是。我们刚换了电话号……新的没登记的电话。我希望不会再有这种电话。”

电话还在响。

我指指电话。

她拿起电话说:“哈啰。”随即她脸色现出恐惧。她向我看看,点点头。

我走到她身旁,从她手中拿过话机放到耳上。我可以听到沉重、诡异的呼吸声。

我说:“嗨!见不得人是吗?要知我是谁吗?我叫赖唐诺。你等一下查查看,我就是要把你揪出来送你进监牢里去的人。”

我停下,对面呼吸声照旧。

“你要知道我认为你一定见不得人,是吗?因为你装模做样多,真正做事少。不敢站出来见人,连话也不敢讲。一事无成,因为你胆子太小。只会狗一样呼吸两下,吓不倒人的。”

对面没开口。

我大笑。“从今以后,你要显点本事才行。光这样没有用,”我说,“你还有什么本事吗?”

除了重重的呼吸没有别的声音。

我说:“你以为这种电话不容易找到什么人打来的。但也不是不可能。只要我们捉到你,你有得好看了。用信件来恐吓人,罪可不轻呀。”

“另外,”我一个人说下去,“最后一封信你出了错。你的手在浆糊里弄脏了,留下了一个漂亮的指印,你看怎么样?”

我停止说话,对方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我把话筒放回电话。

“怎么样?”她问。

“他挂断了。”

“他挂断了?”

“是的,他挂断了。”

“为什么?”她说,“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第一次。通常都是我先挂断,他是绝对不先挂断的。”

“你有没有像我一样对他讲话?”

“没有,当然没有。我哪敢。我会问他是什么人,为什么不断打扰我。我会说我又没得罪他们……这一些话。但我从来没敢像你一样对他凶。”

“也没有得到过回答?”我问。

“除了重重呼吸没有回答。”

“从来没有听到声音?”

“从来没有。”

“这一次换这个没登记的号码,多久了。”

“这一次换号还不到24小时。而且是机密进行的。”

“你自己办的?”

“不是,是丘先生找到在电话局服务的人办的。全部过程十分机密。只有我妈妈和她护士知道电话改了……还有妈妈的医师。”

我说:“好了,该看的都看到了。目前电话也来过了,信也看到子……除此而外,你没有在半夜里或是洗澡的时候,有人来敲过门吧?”

我把电话拿起,接通常为我们办事的录音公司,我说:“我要一部微型电话录音机,要最好的,声音最真实的。马上送到耐德路耐德公寓617号来,越快越好,记在柯赖二氏账上。”

我看看表,相信30分钟内录音机可以送到。

把电话挂上,我坐到一张椅子里去。

“可能还会有电话来,”她说,“有时一小时、一小时半之内会来二、三次电话。”

“没关系,”我说,“就让我来和他谈谈。或者说由我来说给他听听。机会难得,以前我说话总有很多人插嘴。”

“录音机有什么用?”她问。

“我要把这呼吸的声音录下来。”

“什么意思?”

“每个人呼吸的方式不同,”我说,“像别人对你用测谎仪,他们查你出汗及血压。你去看病,他们查你体温,脉搏,一样的。我要查查看,这个人是故意假装大声呼吸,还是真的有病,需要如此呼吸。”

“呼吸也真是重,”她说,“我想是故意装的。”

“我也认为是装的,”我说,“假如不是装的,他一定有气喘病,或是心脏病。再不然……就是才爬完高楼就打电话。”

“我和美容院说好今天下午去,”她说,“我的保镖,怎么办呢?”

“我跟你进去,坐在里面陪你。”我说。

“你有必要这样盯着我?”

“一分钟也不给你离开我视线。”

“这实在是有一点……可怕的不方便。”

“虽会有一点可怕的不方便,”我问她,“结过婚吗?”

她犹豫了一下,说道:“是的。”

我说:“好,这样好一点,至少受得了。就当我是你丈夫好了。”

她神经地大笑:“真要这样吗?”

我老实告诉她:“那倒不必。”

电话录音机在40分钟内送到了。我们去美容院。我坐在椅子中看玛莲洗头,吹风,做头发,修指甲。很多人以为我是她拖车或是圣诞老人。店里的人都注目看我。

我们回到公寓,我把录音机装到电话上,大概20分钟之后,电话铃声又响起了。

玛莲点点头,我把电话拿起。

“哈啰,”我说,“我希望没有令你久等,刚才我们出去了一下。我们不在没有使你不便吗?”

对面没有说话。

我说:“你上次来过电话后,我发现把这件事交给联邦调查局,会比我们自己处理好得多。当然,他们叫我们保守机密,不要告诉任何人。但是我觉得该给你一个公平的警告。你是一个新手。事实上你一直在我们的控制中。”

我停了一下,听对方的呼吸声。

我又说:“把你电视机打开,你可以看到很多广告,对鼻塞鼻窦炎都有用,你可以买一点,免得呼吸如此困难。”

“事实上我想你是装出来的。你站在镜子前做鬼脸,心里想怎样吓这个女人。”

我大笑。呼吸声继续了一下。对方又先把电话挂了。

“他又挂了?”玛莲见我把电话挂起,主动地问。

我等了几秒钟,拿起电话拨报时台。

一个女声报告:“5点——17分——10秒。”又接着:“5点——17分——12秒。”

我把电话放回,自己也把表对好。

“这是干什么?”玛莲说。

“录音机?”

“不是,指时间?”

“我只是计时间。很多情况下,时间因素还是很重要的。”

“我不懂。”她说。

我说:“这是警察的标准作业。当他们有一连串小偷案件的时候,他们把大头针一个个插在地图上有案子的地点。用不同颜色的针尾表示不同的作案时间。最后,经研判可以知道罪犯的个性和习惯。”

“但是,我看不出时间和我们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只是做个记录,”我说,“我也要一个呼吸声音的记录。我们吃饭怎么办?”

“我带你出去吃饭,”她说,“我有开支钱。再不然,为你面子起见,我也可以把钱交给你,由你去付钱。”

“你付,”我说,“这样列你的开支账,免得你列支多少钱给我,我再列开支。夜班的9点接班。我们必须9点回到这里,再不就通知她到吃饭的地方来接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秘书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