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鸭案件》

第11章

作者:e·s·加德纳

在往城里的路上,德拉·斯特里特说:“我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你就这么急把我弄出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米尔特被谋杀了。”

“被谁?”

“警察会在约12小时内指定马文·亚当斯是嫌疑犯,除非我们抓紧时间采取行动。”

“这就是洛伊斯匆忙跑出去的原因吗?”

梅森咧嘴笑着说:“那我不知道。”

“你怎么不让我去做,头儿?”

“做什么?”

“做必须要做的。”

“我不想让这事超出这家之外。”

“就那男孩而言,你不能信任洛伊斯,她对他简直都疯了,倘若必须伤害你,才会对他有帮助,她就会背叛你。”

“我知道,但我必须要依靠她,因为,首先,那些狗熟悉她;其次,她熟悉牧场周围的路。要是你,会遇到麻烦的,我知道利用她的危险,一个很大的危险。”

“我们现在去哪里?”

梅森说:“我们到城里有点儿事做,然后我们要超过那趟午夜的火车,那趟车把卧铺车厢拉到主干线,再把它留在那里等直达洛杉矶的火车。我知道那车要到早上3点才能挂上,所以我们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侦探事务所的那个金发女郎是坐的那趟车吗?”

“嗯。”

“还有别的人吗?”

“马文·亚当斯。”

“他们同时在那趟车上?”

“呃,他们俩都在车上。”

“这只是巧合吗?”

“我不知道。”

“到城里是什么事?”

“我想见见艾伯塔·克伦威尔,她的公寓跟米尔特的紧挨着。”

“他的法律上的妻子?”

“他的遗孀。”

“你觉得她知道谋杀的事吗?”

“如果她在家,她肯定知道。”

“要是她不在家呢?”

“这就是我想要查清楚的。”

“警察会不会还在米尔特的公寓?”

“可能还在。”

“你要冒撞见他们的危险吗?”

“不。”

“但是,要查明她是否在家,你就得冒这个险,不是吗?”

梅森咧嘴笑着说:“有两种办法可以查明一位年轻的女士是不是在家,一是到她家看看。”

“另一种是什么?”

“在外边找到她。”

“快说,”德拉催着,“别卖关子了,在哪儿?”

梅森说:“同样,对于一个没有汽车的年轻女人来说,也有两种离开城里的办法,一是坐火车,二是坐汽车。最后一趟火车已经开走了,我们就先去汽车站看看。”

“见到她你能认出来吗?”

“我想能。无论如何,我见过一个年轻的女人,她声称住在米尔特旁边的公寓,并且说她叫克伦威尔。”

德拉·斯特里特靠回到座背上,然后说:“从你嘴里掏你不愿意吐口的东西,就像从枯井里打水一样难。”

梅森咧嘴笑了,“我无法说清楚我自己还不清楚的事。”

“不,就是你已经清楚了,你也不愿意。我要打个盹儿,我猜你是不想让我跟你一起进那个汽车站的。”

“肯定不让。”

“好吧,等你出来时把我叫醒就行了。”

她扭动了一下肩膀,把头靠在舒适的位置上,然后闭上了双眼。梅森继续高速地开着车,一直到埃尔坦普罗的大街上。然后他减慢车速,把车开到离汽车站还有半个街区的地方。显然,德拉·斯特里特仍然还在睡着,他悄悄地下了车,轻轻把车门关上,然后快步地顺着人行道走去。

在宽宽的凳子上坐着4个人,在等3点钟到洛杉矶的汽车。艾伯塔·克伦威尔占据着一个空旷的角落,她的胳膊肘放在椅子的扶手上,手掌支撑着下巴,她用僵直发呆的目光盯着她前面的杂志架。

当梅森几乎靠着她坐下时,她只是稍稍转了一下头,仅看了看他的脚和腿,然后又把目光转回到杂志架去。

带有俗艳封面、刊登所谓真实侦探案件的杂志,成排地堆叠在架子上。这些封面大都是显示具有优美线条的年轻女人,从她们衣服的样子就可以看出,她们在为生存和名誉而拼死挣扎。

在艾伯塔·克伦威尔保持一动不动有几秒钟之后,梅森平静地说:“在这种情况下去想一桩谋杀案令人感到异常郁闷,是不是?”

听到他的声音,她猛地把头扭了过来,当她认出他时,一种无意识的紧张暴露出她内心的情绪;但只是片刻之后,当她说话时,她的声音又恢复了平静。“您也去洛杉矶吗?”她问。

梅森死死地盯住她的侧面说:“不。”

她又转过头来看了看他,目光显得有些犹豫,然后又迅速转了过去。

梅森说:“你不觉得最好还是把那件事告诉我吗?”

“没什么可说的,哪件事?”

“你突然要去洛杉矶的理由?”

“我并不觉得突然,我早已计划要去了。”

“想想看,”梅森说,“你好像没有带箱子,就连短途旅行包也没带。”

“这关您的事吗?”她问道,“终究,我想您完全是对本来只是一种——种——的事情假想太多。”

“是的,”梅森赶忙问,“只是一种什么?”

“一种和睦的表示。”

“你告诉过我你跟莱斯利·米尔特并不很熟。”

“嗯?”

“我想任何妻子都能说出她丈夫的很多情况。”梅森边说边观察着她。

她向上翘了一下下巴,合上了眼睛,显然是不想再继续这次谈话了。

梅森站了起来,走到报摊那里买了四五份杂志。然后他又回到凳子这里坐在她旁边,随意地翻着杂志。突然,他说:“这真有意思,罪犯为自己的被捕所做的比警察还多,试图掩盖罪行却几乎总是给警察提供他们所要寻找的某些确凿的证据——就不考虑什么线索可能会把一个人同原来的罪行联系起来。”

她什么也没说。

“好,就拿你的情况作为例子,”梅森用非常平静的语气说,就好像是从一个完全公平的角度来讨论某个问题,“今晚你的离去对警察来说并没有多大意义,但到早上他们就会开始调查;至少,到中午,他们就会找你;到下午,他们就会搜寻你;到午夜,你就会成为主要的嫌疑犯。”

“什么嫌疑犯?”

“谋杀嫌疑犯。”

她一下子扭过头来,瞪大眼睛,表情中流露出恐惧,“您是说……有人……被杀了?”

梅森说:“就好像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

“我按门铃的时候,你好像是要匆忙地离开那房子。”

“我是吗?”

“是的。”

“那又怎样?”

“没什么,只是一个巧合,就这。但是,当警察开始调查米尔特时,他们……”

“米尔特究竟做了些什么?”她问。

梅森说:“他没做什么,是对他做的,他死了,有人杀了他。”

梅森可以感觉到凳子在她的突然震惊之下而颤动了一下。

“不那么好。”律师说。

“什么?”

“骤然震惊。你刚才在这儿刚见到我的时候也自然地震惊了一下,这次是第二次,这两次之间截然不同。要不是我看到过你第一次的震惊,我可能会上了你的当。”

“喂,”她查问道,“你是谁?”

“名字叫梅森,我是律师,从洛杉矶来。”

“佩里·梅森?”

“是的。”

“噢。”她用无力而又沮丧的声音说。

“谈一会儿怎么样?”

“我——我想我没什么可说的。”

“噢,不,你有。人们有时低估他们的谈话能力,考虑一下吧。”

梅森又把注意力转移到杂志上。几分钟后,他说:“这里面有一个逃走的年轻女人,如果不是因为这,警察就决不会掌握她的任何证据。想逃脱某事的慾望真有些怪,一个人想跑掉,而不去想想这是他所做的最糟糕的事,我们看看他们对这个女人怎么处理的。”

梅森翻了翻杂志说:“她被终生监禁在蒂哈查皮。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被投进大牢,这肯定是件非常可怕的事。年复一年,她看着自己变老,当她最终出狱的时候,皮肤变得粗糙了,头发变白了,优美的身材也没了,步子不再轻盈,眼睛也不再闪光。她只是一个沮丧的中年……”

“别说啦!”艾伯塔·克伦威尔几乎是朝他尖声叫道。

“请原谅,”梅森说,“我是在说这本杂志。”他看了一下手表说,“离汽车发车还有半个小时。我想你公寓的后门是开在门廊上的——放垃圾或者窗式冷却器的地方。那儿和相邻公寓的门廊之间是有隔墙呢,还是只有一个栅栏?”

“一个木头栅栏。”

梅森点了点头,“他当时可能正在给你准备热黄油甜酒,然后您——好吧,还是你来告诉我都发生了些什么,好吗?”

她双chún紧闭,只留下一条细细的线。

梅森说,“当洛杉矶的汽车到来时,他在期待着一位侦探事务所的金发女郎。她有公寓的钥匙,可能他不想让你知道这件事。”

“但我的确知道,”她冲口说出,“这只是公事,我知道她要来。”

“噢,那么,他使您相信这只是公事,对吗?”

她没有回答。

梅森说:“你是说他试图让你相信,而你假装允许他那么做。”

她转来身来,他可以从她的眼睛中看出她的苦恼,“我告诉你这是公事。我知道她要来这里。她的名字叫萨利·埃尔伯顿,为莱斯利受雇的侦探事务所工作。他们的关系纯属工作关系。”

“你知道她有钥匙吗?”

“知道。”

“她来的肯定比他期望的要早些。”梅森说。

她什么也没说。

“埃尔伯顿小姐知道你吗?”

她话到嘴边却又止住了。

“很明显,”梅森说,“她不知道,所以,她来了,你悄悄地溜出后门,翻过栅栏,然后进了你自己的公寓。我想知道你回去用了多长时间。”

她说:“那不是萨利·埃尔伯顿。”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我有些好奇。过了一会儿,我走到窗户那儿去看。”

“你看见了什么?”

“他离开公寓时我看见了他。”

“哦,是个男的?”

“是的。”

“谁?”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以前从没见过他。”

“他看上去是什么样子?”

她说:“我抄下了他汽车牌照的号码。”

“什么号码?”

“我不想把它公开。”

“一个年轻的男人?”

她又一次拒绝回答。

梅森几乎是沉思地说:“在他走了之后,你又过去问莱斯利是怎么回事。你从后门的小玻璃窗看过去,或者是你打开了,吸进一口那气体,你在想是让门开着呢,还是关着,等等。后门当时肯定是锁着的,钥匙在锁里扭过了,他会那么做的,以致你不会打扰他的私人谈话。假如他绝对地信任你,假如他留着后门没上锁,你就可能及时打开门救了他的性命。所以你就跑回你的公寓,下楼来试试前门,你发现我正在按门铃,便知道门是锁着的,我猜情况大致就是如此。”

她仍然闭口不言。

梅森又开始翻阅那本杂志,“好吧,”他说,“如果你不能谈论犯罪,我们至少可以看看这个。这里有一段说……”

她手臂迅速地一挥,把杂志从他手里打到了地上,然后跳起来向汽车站外面走去,当她到门口时已几乎是跑起来了。

梅森一直等到车站的门“砰”地一下子关上了才站了起来。他从地板上拣起那些杂志,把它们整齐地叠放在候车室里的木凳上,然后走了出去。

他打开车门时,德拉·斯特里特醒了过来,“见到她了吗?”她问。

“是的。”

“她在哪儿?”

“走了。”

“去哪儿了?”

“回家了。”

德拉笑了,一种迷迷糊糊的、充满渴望的微笑,“你真善于同女人打交道,不是吗,头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溺鸭案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