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鸭案件》

第22章

作者:e·s·加德纳

德拉·斯特里特带着责备的口吻对佩里·梅森说:“你真是要把人吓死了,对吗?”

“我是吗?”

“你自己最清楚。2点钟的时候,法官没有出来继续审理案子,然后,副行政司法长官们开始到处转悠着抓人。我认定他们以控告你编造证据,或作为从犯,或者别的什么名义,已把你抓起来了。”

梅森咧着嘴笑了,“地方检察官是个很难说服的人,但是他一旦明白以后,他就真地开始行动,咱们去收拾行李,离开这里。”

“那威瑟斯庞怎么办?”她问。

梅森说:“我想我们已经基本掌握了目前我所想要的威瑟斯庞的全部情况。等到月初,我们给他寄份账单,那就结束了我们同约翰·威瑟斯庞先生的相识。”

“丹杰菲尔德夫人坦白了吗?”

“还没有,但他们已经得到了她的足够证据,可以立案了。他们发现了在太平洋大巴汽车站寄存的箱子和那瓶清洁剂,最重要的是发现了她埋藏伯尔给她的指示信的地方。信纸上的灰尖仍然是足够的证据,因此他们能够证实这个阴谋。同时,他们还从米尔特的公寓找到了几个指纹。”

“你曾认为她在楼上戴了手套。”德拉·斯特里特说。

梅森大声笑了起来,“你忘了她还演了一出脱衣舞以吓走来客。一个女人不会几乎不穿衣服,却戴着手套出现在楼梯顶端的。”

“不会,对的,”德拉·斯特里特承认道,“那么,洛伊斯和马文呢?”

“去度蜜月了。你带了那个遗嘱争夺案的文件了吗,德拉?”

“带了,在我箱子里,我原来想你可能会有时间研究它们的。”

梅森看了看他的表,“我知道一家沙漠旅馆,”他说,“由一个古怪的老头开的,以及一个会做最香的苹果饼的女人,它在一个约3000英尺的高地上,那里有许多要探测的花岗石岩墙,成群有趣的仙人掌,在那里我们完全不会受人打扰,我们可以检查整个档案的文件,研究战略计划和一份辩护状的预备稿……”

“是什么使你这么犹豫?”德拉·斯特里特插话说。

梅森咧嘴笑了,“我只是不喜欢离有趣的谋杀案件太远。”

德拉抓住他的手说:“走吧,别让那事使你踌躇不前了,你一点儿不用担心找不到案件,它们会来找你的,我的天哪,当洛伊斯·威瑟斯庞站起来要说出她所知道的事情时,当我意识到你是在为拖延时间而争辩时,我是多么害怕呀!”

梅森又咧嘴笑了,“当时,我自己也有点儿着急。我一直盯着时钟,想极力搅起人们的兴奋,好让地方检察官不去想他正做的事。如果我当时用平常的反对问题和证人的方法,我就会简单地把怀疑集中在我自己身上。事实上,我设法拖延到底了,但是再不要跟你自己开玩笑——这次是侥幸。”

她说:“你下一次就不会再侥幸了。有人问你为什么鸭子没有完全沉入水里吗?”

“没有。”梅森说。

“如果他们要问的话,你会告诉他们什么?”

梅森咧嘴笑着说:“从哈格蒂到那个房间起,他就负责那桩案件,这要他来解释那鸭子为什么没有完全淹进水里。”

德拉·斯特里特用精明评价的目光打量他,这种目光是一个女人对她非常、非常了解的男人才使用的。“你进了那个公寓,”她质问道,“你看见了那只淹在水里的鸭子;你以为马文·亚当斯去过那里;你同情他,因为他爸爸由于谋杀而被处决,因为他在恋爱;你蓄意地、存心地、故意地,以恶毒的企图,开始篡改证据。”

梅森说:“你应该再加上,与加利福尼亚州人民的和平和尊严作对。”

她抬头望着他,眼里充满了喜悦,“到这家沙漠旅馆有多远?”她问。

“需要两个小时的艰难行车。”

“我要给办公室打电话,告诉格蒂,”她说,“我该告诉她我们什么时候回去,要完成遗嘱争夺案的研究需要多长时间。”

梅森沉思地眯起了眼睛,抬头望着南加利福尼亚沙漠上万里无云、碧蓝色的天空,感受着明亮和温暖的大都市阳光那可人的抚摸。

“你告诉格蒂,”他说,“只要她为我们发掘出一桩好的谋杀案,我们就回去了——不是在这之前,我们想要……”

德拉·斯特里特朝旅馆走去,梅森大步走在她的旁边。街上的人们伸直了脖子,转过身来望着他们。

德拉·斯特里特抬头看着梅森,“好吧,”她说,“这也是我所期待的。”之后,轻轻地挽住了梅森的胳膊。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溺鸭案件》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e·s·加德纳的作品集,继续阅读e·s·加德纳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