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鸭案件》

第08章

作者:e·s·加德纳

梅森按响了大铁门上的门铃,大狗低沉的叫声淹没了门铃的声音,一瞬间,狗就来到了门口,它们呲牙咧嘴,眼睛中反射出汽车大灯的黄色光芒。

走廊上的灯“啪”地亮了,一个墨西哥仆人急匆匆地沿石道而来,问道:“请问,是哪位?”然后便认出了梅森和德拉·斯特里特。

“呃,是你们呀,请等一下。”

他转过身,急忙回到房子去。

狗向后退了几步,黄色的眼睛警惕地盯着他们俩。

威瑟斯庞匆匆从房子里出来,“好,好,见到你们很高兴。真得很高兴!回去,国王。回去,王子。把它们拴起来,曼纽尔。”

“我们没时间等,”梅森说,“就把大门打开吧。它们认识我们,没事儿。”

威瑟斯庞怀疑地看着那两条狗。

“它们不会咬我们的,”梅森坚持说,“快把门打开。”

威瑟斯庞朝墨西哥仆人点了点头。他把一把大钥匙插进门上的大铁锁里,拉开门栓,然后把大门拉开。

那两条狗冲了上来。

梅森看也不看它们,镇静地挤进门来同威瑟斯庞握手。

此时两条狗又退了回去呆呆地朝德拉·斯特里特闻着,她漫不经心地把手伸了出去。

威瑟斯庞非常担心,“来,”他说,“快进来。咱们别呆在这里,这些狗很野蛮。”

他们朝房子走去,狗被落在了后面。

威瑟斯庞为他们打开门,“这真是我所见到的最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他说。

“什么?”

“那些狗,它们该把你们咬个粉碎的,它们不会那么快交朋友的。”

“它们有意识。”梅森说,“咱们找个能谈话的地方——私下谈谈。”

威瑟斯庞领着他们迸了房子。

“我们的箱子还在汽车里。”梅森说。

“曼纽尔会把它们拿进来的。你还住在你昨天住的那个房间。”

威瑟斯庞领着他们到东北厢房,打开了梅森的起居室,然后站在了一边。

梅森跟着德拉·斯特里特进去,然后威瑟斯庞跟了进来,梅森用脚把门踢上了。

威瑟斯庞说:“你们的出现当然令我十分高兴。有件很重要的……”

梅森说:“忘了它吧,坐在那把椅子上,把那个侦探的真相告诉我,说快点儿。”

“什么侦探?”

“莱斯利·米尔特,一直在敲诈你的那个。”

“米尔特敲诈我?”威瑟斯庞不相信地惊叹道,“梅森,您疯了!”

“你认识他,对吗?”

“呃,对的。他就是对谋杀案进行调查的侦探,他替奥尔古德工作。”

“你已见过他了?”

“是的。有一次,他当面向我汇报,但那是在他完成了东部的调查之后。”

“你是不是在他进行那次调查时跟他通过长途电话保持联系?”

“是的,他每天晚上给我打电话。”

梅森盯着威瑟斯庞说:“不是你对我撒谎,就是一切都是荒唐的。”

“我没撒谎,”威瑟斯庞带着冷酷的威严说,“而且我也不习惯被人指责为撒谎。”

梅森说:“米尔特在埃尔坦普罗。”

“是那样吗?自从他那次向我汇报以后,我再没见过他。”

“也没收到他什么消息?”梅森问。

“在过去的10天里没有,自从他完成调查后也没有。”

梅森从口袋里拿出他那天下午收到的专递函件的信封,“这对你有什么意义吗?”他问。

威瑟斯庞带着一副超然的样子注视着信封,“没有。”

梅森说:“打开看看里边的东西。”

威瑟斯庞挤住信封的两边向里看了看,“除了一张剪报以外,好像没什么东西。”他说。

“看一看内容。”梅森用命令的口吻说。

威瑟斯庞伸进右手的两个手指把剪报拿了出来,把它拿到光下。但在他开始看之前,他说:“我想我们没必要弄许多这样的东西,今天晚上发生的事……”

“看一看。”梅森打断他的话。

威瑟斯庞的脸红了,有一会儿他好像是要把信封和剪报都扔到地板上去,但在梅森坚定目光的压力之下,他开始看了起来。

梅森观察着他的脸。

显然仅前边几行就足以激起威瑟斯庞的兴趣了,以致他明白了他在看的是什么,接下去的话以及这些话的完整含义给他带来极大的冲击,他一下子变得愁眉苦脸,他的眼睛迅速地来回移动,看完了所印出的话,他那张阴森冷酷的脸抬起来看着梅森。“下流!下流坯子!想想谁会这么卑鄙,出版这样的东西。您怎么得到的?”

“在信封里,”梅森说,“以专递函件邮寄的。你知道这件事吗?”

“您这是什么意思?”

“知不知道是谁寄的?”

“当然不知道。”

“知不知道什么地方出版的?”

“不知道。什么地方?”

“在一份好莱坞丑闻小报上。”

威瑟斯庞说:“我曾尽量公正,这也正是我所犯的最大的错误;我本该立即阻止这件事情的,在我一发现那桩谋杀案的时候。”

“你是说,”梅森问,“你应该早把这事告诉你女儿?你是说你宁愿破坏她的幸福,搅起这个好多年前的丑闻,而根本不要做任何调查来看看对亚当斯的判决是否公正?”

“这正是我的意思,”威瑟斯庞说,“我早该意识到陪审团的判决是毋庸置疑的。”

“你对陪审团的信心要比我的多,”梅森反驳道,“而我对陪审团的信心只比对法官的多,人总是容易上当受骗。但是,让我们暂且把这事放下,来谈谈敲诈的事。”

威瑟斯庞一本正经地说:“这个世上没人能敲诈我。”

“即使他掌握一些你的证据也不能?”

威瑟斯庞摇了摇头,“我决不会让我自己陷入这样的处境。你不明白吗?这就是这桩婚姻是绝对不可能的一个原因。”

梅森看上去是在极力地控制越来越强烈的不耐烦情绪,“咱们还是直截了当地说吧,”他说,“你雇用了奥尔古德侦探事务所来调查这起谋杀案,莱斯利·米尔特是他们的代表。显然,现在他就在埃尔坦普罗,住在辛德比尤特大街1162号。从逻辑上讲,他就是那个将消息捅给丑闻小报的人。因为泄露消息,奥尔古德侦探事务所把他给踢出去了,这也就是说他肯定向谁透露了此事。那个小报专栏作者听起来像最合乎逻辑的赌注。”

“发现他不值得信任令我非常沮丧、恼火。”威瑟斯庞带着尊严说,“他看上去好像效率很高。”

“沮丧!”梅森差一点儿喊出来,“恼火!见鬼,那人是个勒索者!他到这儿来是为了敲诈!他要敲诈谁?如果不是你,谁会被他敲诈?”

“我不知道。”

梅森说:“威瑟斯庞,如果你要向我隐瞒,我就马上撇下这桩案件……”

“但是我没有向您隐瞒。我告诉您的绝对都是真的。”

梅森对德拉·斯特里特说:“赶快给保罗·德霄克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们已经到了,他可能会有新的发现,这事真是荒唐。”

梅森开始在地板上踱起步来。

威瑟斯庞说:“自从你们刚才一到这里,我就想告诉你们一个最重要的进展。我们当场捉住了年轻的马文·亚当斯。”

“他做了什么?”梅森问,继续踱着步子,他扭过头来问问题时就好像这事并不重要。

“对动物残忍——至少,这是个合理的推断……它可以说明那份剪报的一些问题。”

“他做了什么?”梅森问。

“他今晚要去洛杉矶。”

“这我知道,我明白他要返回学校去。”

“晚上他带了洛伊斯出去吃饭,他不想在家吃。”

“那又怎样呢?”

威瑟斯庞气愤地说:“让我来讲。”

“那你就讲吧。”

威瑟斯庞接着说下去,带着一副尊严受到伤害的样子:“今天下午马文在外边的院子里,那是我们饲养家畜、兔子和鸡鸭的地方。那里有一只母鸡和一群小鸭。墨西哥仆人告诉我,马文说他想要一只小鸭子做实验,他说他要让它淹到水里。”

梅森停止了踱步问:“洛伊斯同他在一起吗?”

“我想是的。”

“洛伊斯怎么说?”

“这是整个事情中绝对令人不可思议的。洛伊斯非但没有表示反感,而且还帮助他抓了一只小鸭,并告诉他可以带走。”

“你跟洛伊斯谈过这件事了吗?”

“没,还没有。我打定了主意,她该知道了,是告诉她整个事情的时候了。”

“那么你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威瑟斯庞说:“我一直在拖延。”

“为什么?”

“我想您能明白为什么。”

梅森说:“可能是因为你的判断胜过你的情感。你按你现在所知道的把这事告诉你的女儿,她要么会非常同情马文,要么就会对他极端偏袒,并且跟你作对。那姑娘已坠入爱河,你无法同她说马文的坏话,除非你有确凿的证据。”

“他的父亲被判犯有杀人罪。”

“我想她对此根本不会在意,”梅森说,“她只会觉得他父亲是无辜的。但是如果马文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我不管他怎么样。”威瑟斯庞说。

“如果他自杀了,你就不会这么看了。”

威瑟斯庞在反复考虑这个问题时,他的面部表情变了。突然,他说:“我想现在椎一可做的就是让我女儿看到他的真实面目。”

“你最后见到他是什么时候?”梅森问。

“在你们来之前不到半个小时,他驾车离去时。”

“当时小鸭子在哪儿?”

“显然在车里,同他在一起。”

“那车是小亚当斯自己的吗?”梅森看着他的表问。

“不是。那是他一个朋友的——一个在这里上大学的男孩。他们不应该允许像那样的破烂货上路的,那车实在是破烂不堪。”

“洛伊斯跟他一起走的吗?”

“是的,那是另一件我不能理解的事。她好像是觉得这很好玩,挡风玻璃是裂的,座垫的弹簧是断的……见鬼,他简直让她着了迷!”

“不是着迷,”梅森说,“她是在恋爱。这就更糟——要么就更好。”

德拉·斯特里特说:“保罗·德雷克来的电话。”

梅森把话筒贴近耳朵,“喂……喂,保罗,我是佩里。我们在威瑟斯庞家,有什么新消息吗?”

德雷克说:“事情有进展。你可能过几分钟就可以从我派到埃尔坦普罗的侦探那儿听到消息。一个小时前他从一个汽车站给我打电话,说那个金发女郎给米尔特打了一个电话,他在等着她,我们仍然在东部对案件进行调查。我想我们已经发现了x小姐是谁,就是说我们已经有了她的名字和身份,但还没有找到她的地址。发生谋杀时,她在一家糖果店当收银员,午夜后还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梅森说:“一得到信儿就给我打电话,我不在乎什么时间。”

“好的,别走远,你很快就会听到在埃尔坦普罗的那个侦探的消息。”

“你确信米尔特在埃尔坦普罗这儿?”

“的确,我们已查过了。”

“咱们再确认一下他的地址,他住在辛德比尤特大街1162号,对吗?”

“对的,是一座被改成四套公寓的大木房子。米尔特的房间在楼上右侧。”

“好了,有什么情况就给我打电话。”

梅森挂了电话,然后转向威瑟斯庞说:“米尔特就住在这里,已经有些日子了——现在还在这儿。”

“他从来就没同我联系过,当然没有敲诈过我。”

梅森眯起眼睛,“洛伊斯呢?那孩子有没有自己名下的钱?”

“没有,她要到……等等。是的,她也有。她现在21岁了一周前是她的生日。是的,她有,是她母亲留给她的。”

“有多少?”

“5万美元。”

“好的,”梅森严厉地说,“这就是你的答案。”

“你是说他要敲诈洛伊斯?”

“是的。”

“但是洛伊斯一点儿也不知道谋杀案的事。”

“那孩子还真是一个不赖的小演员,”梅森说,“别欺骗自己了,像有莱斯利·米尔特这样才干的人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好好想想吧,总之,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来纠缠你的。你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不管同谋杀案有关的丑闻是否传出来,你都不会给一分钱的——除非到马文·亚当斯成为你的女婿之后,而只有到那时,你才会花钱来掩盖它。等一下,马文和你女儿有没有计划做什么突然的事情。嗯?”

“什么意思?”

“私奔结婚?”

“她想宣布定婚,然后在下个月结婚。我相信我原来告诉过您他6月毕业后要入伍的。呃……”

“我知道,”梅森说,“但是到下个月还有3个星期。如果米尔特计划下个月进行敲诈的话,他现在不会在这里等着的,因为你可能会在街上碰到他的。不,那家伙现在已经把他的黑爪伸向了某人,在榨干他的血——或者准备这么做。”

威瑟斯庞气急败坏地说:“要是洛伊斯拿她母亲留给她的钱去给某个勒索者,以致能使有关这个小无赖的情况不让……”

“等等,”梅森打断他说,“你已经指出了某事。使情况不让怎么样?”

“公开。”威瑟斯庞说。

梅森摇了摇头说:“我不这么想。她会付钱给他以致不让你发现这些情况,但……等一下。那肯定是他的诡计,米尔特肯定已经把真相告诉她了,而不告诉她你知道这件事。他威胁要把这些情况告诉你,除非她用钱封他的嘴。”

“你是不是说她已经给了他钱来……”

“还没有,”梅森说,“他仍然在这儿。一旦他拿到钱,他就会走掉的。他可能正在达成这笔交易,但他还没能完全达成——还没有。我猜是因为在洛伊斯得到那笔遗产之前,还有某些法律程序未进行,她在哪儿?”

“我不知道,她出去了。”

“我想等她一回来就跟她谈谈。”

威瑟斯庞说:“如果那个人想敲诈洛伊斯,我就……”

梅森打断了他的话说:“听从律师的忠告,威瑟斯庞,放弃那种习惯,说那些事情你要……看上去米尔特好像是整个事情的关键,我要同米尔特先生见见面。当我跟他谈完之后,他就会夹着尾巴溜走的。”

“我跟你一起去,”威瑟斯庞说,“当我一想到洛伊斯陷入一个勒索者的魔掌时……我要见见他。”

“不能跟我去,你不能。这次会面不要任何人在场。跟勒索者打交道不能温文尔雅。德拉,留在这里盯着。如果保罗·德雷克打电话告诉任何消息,记录下来。”

“那个侦探事务所的姑娘怎么办?”德拉·斯特里特问,“她正坐着汽车往这儿来……”

梅森看了看表说:“她应该已经到了——除非汽车晚点。很好,我将有机会和他们两人一起谈谈。”

威瑟斯庞冲出门去,“那些狗,”他说,“慢着,等我让人把这些该死的狗拴好。”

梅森又看了看表说:“那趟汽车现在应该到了——那金发女郎会不高兴看到我突然出现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溺鸭案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