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女招待》

第03章

作者:e·s·加德纳

晚上9点45分,佩里·梅森来到保罗·德雷克的办公室中,他向交换机旁的接线生点点头说:“保罗在吗?”

“在,梅森先生,他一直在和你联系呢。”

“我告诉过他我要来的。”梅森说。

“知道,不过他想在见到你之前先告诉你一些新情况。”

梅森终于打开通向走廊的那扇门后虚设的锁,“好吧,我见他一下。”

接线生点点头,接通了德雷克的电话,说:“梅森先生这就去见你。”

梅森走过两侧像养兔场一样的小型办公室,来到走廊尽头标有“德雷克先生”的房间门口,推门进去,正巧德雷克先生刚放下电话。

“嘿,佩里,我一直在找你!”

“什么事?”

“我们找到了伊内兹·凯勒。”

“太好了!发生了什么事?她为什么出走?”

“佩里,坐下。看起来情况不妙。”

“怎么会呢?”

“恐怕是她变卦了。”

梅森静默地思考了片刻,然后说:“如果她真的变了卦,保罗,我们也毫无办法。”

“我们可以让她再考虑一下。”

“如果她是那类出尔反尔者,那么她的证词也不会对我们有利。她现在在哪儿,保罗?”

“就在拉维娜别墅。”

“一号?”

“不是,在三号。”

“在那儿干什么?”

“当女招待。”

“怎么找到她的?”

“没费多大工夫,我们知道她是干那一行的,并且还有那么清楚的一帧照片和那么详细的形象描述。我派了一批人投入寻找,对酒吧女郎和一些演艺员们进行调查。放心吧,他们相互配合得很好。”

“探知她在拉维娜别墅三号,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好消息,是吗?”

“不全是,这只是其中的有意思的一部分。”德雷克说,“我派了一名侦探进入拉维娜别墅三号去接触那里的一些姑娘们,以便了解伊内兹的情况,弄清楚伊内兹是否在那里打工。”

“搞清楚了吗?”

“他见到了她,”德雷克接着说,“名字叫凯勒的那个姑娘,照片和描述都非常符合。我派去的侦探说他敢肯定这一点。当然,为了交际的需要,那些女招待们常常使用假名字。那位姑娘所用的名字叫佩蒂,不在意她姓什么,只要她是凯勒姑娘就行了。他半小时前才打来电话,我一接到电话就赶忙找你。”

德雷克非常严肃地瞥了一眼手表。

梅森笑了笑:“好吧,保罗,晚餐很好吃,这一天也挺累,我看我还是亲自去和那位姑娘谈谈吧。拉维娜夫人现在在哪儿?”

“可能在另一个俱乐部中。她没到三号去。我是说,那个侦探打来电话时她不在那儿。”

“有那姑娘的多余照片吗?”梅森问,“看看照片我才能认出她来。”

“有。那个侦探还在那儿。”

“那么,让他坚守岗位,”梅森说,“不过,在我出现时最好不要让他与我接触。那个侦探是谁,我认识吗?”

“你可能不认识,他是一名新手,不过我规定每一名办案侦探必须佩戴一朵红色石竹花,万一在紧急情况下需要联合盯梢时,可以相互关照。”

“这个主意很好,”梅森赞许地说,“需要多长时间你才能联系上那名侦探?”

“他半个小时来一次电话。”

“告诉他我马上就到,让他届时不要与我接触。如果凯勒姑娘要走,盯住她。”

“那儿应该有两名盯梢的。”德雷克说。

“对,再派一名到那儿去。到时候我将需要两名助手协助我。那个凯勒姑娘认识我吗?”

“当然知道你的大名,可能也见过照片。”

“她在法庭上没见过我吧?”

“没有,我从拉斯韦加斯带她来到之后,马上安排她进了图书室。我把她安置好后就到法庭去等候你的暗示。她说从来没有见过你。”

梅森说:“当我看到你的凯勒姑娘已到,一切顺利的暗示后,我信心十足,以为一切都可以按部就班的进行了。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被人愚弄是多么容易的事。好啦,保罗,给我一张她的照片。我去和她谈谈。”

“她一离开别墅就盯上她吗?”

“对,去两个盯梢。如果需要也可以去3个人。千万盯紧,听候我的吩咐。”

“假如她发现自已被盯梢,会出现什么问题吗?”

“当然会的,这一切必须秘密进行。”

“我只想知道这一点,因为秘密进行花费更大。”

“但效果更佳。”梅森告诉他说,“回头见,保罗!”

“你准备如何接近她?”保罗问,“单刀直入吗?”

“不必那样,”梅森说,“我要装扮成一个挥金如土的纨绔子弟,准备再吃一顿晚餐,我觉得我会装得很像样的。在法庭上待了一天,我的确有些饿了。”

“你见到她之后,就不用再盯梢了吧?”

“现在还难确定。让他们坚守岗位等候命令。如果她随我一道出来,就盯住我们两个人。”

梅森离开保罗办公室,乘电梯下楼来到街上,坐进汽车,迅速驶过闹市,上了通往北部的主干道。他开足马力,超过限速,直到里程表的指针颤抖起来。

闹市被抛在身后,行驶了一程便转向霓虹灯闪亮的拉维娜别墅三号。

迎宾员引导梅森把汽车停放好,递给他一个有标号的牌子。梅森整理一下衣帽走进别墅,并付给领班5美元的领座小费。

看一眼手表,时间已是10点21分。

按照通常判断客人身份的标准,梅森的慷慨举动使得领班对他特别恭敬。

“一位吗?”他问。

梅森点点头。

领班稍稍做个鬼脸:“太遗憾了。”

“是吗?”

“不过,可以弥补一下。”

“需要时我会叫你的。”梅森说。

“随时恭候。”领班热情地招呼着,把梅森请到一张靠近舞池的席位上,几英尺远的地方有一个当作乐台的平台。

这个夜总会的一切无不显示出拉维娜营造氛围的能力。

有些夜总会花几千美元进行房屋装修、设施改造、广告宣传,但却创造不出吸引顾客的特殊的氛围,所以人们一般都不愿到那儿去。

而另一些夜总会虽然花钱不多,却能够营造出一些与众不同的特色来。各类名家云集,四方宾客荟萃,聊天对盏,其乐融融,经营者因此而赚取一笔可观的利润。生意兴隆,名声远扬。到此做客反而成了一种荣耀。

创造这种别具一格的氛围井没有多么奇妙的秘诀。有些官方人士坚持认为,这种氛围是逐渐发展起来的,如同人的性格一样没法设计规划。也有人坚持认为,这种氛围是合理规划,精心设计的结果。

马莎·拉维娜在拉维娜别墅的三个夜总会里均营造出了十分诱人的氛围。别墅一号专门迎合迷于赛马的顾客;别墅二号专门招待爱好文学的电影观众。而拉维娜别墅三号则专门吸引像波希米亚人那样的放荡不羁的艺术家和新闻记者一类的人。有人传说,作为这里的老主顾,那些艺术家和文学家们在这里能享受到相当的优惠,所以他们便长时间地消磨在为他们安排的专席上。作为回报,这些具有相当社会地位以及享有声誉的艺术家们便在这个夜总会的墙上留下婬秽的书画作品,为营造气氛做些贡献。猥亵的卡通、漫画和黄色性感的题词与一些妖艳女人的照片组成了一道有伤风化的风景。

三家夜总会认真地经营着自己的正常业务。那些旅游者、观光客们则小心翼翼地步入这波希米亚环境,傻乎乎地、好奇地注视着那些名人。他们会受到礼貌热情的招待,但又总是被严格地区分开来。

在这里,人们很容易见到那些著名人物。事实上,服务生们已经习惯于悄悄地报出这些名人的尊姓大名以及他们的身份。这一点虽然能使偶尔来用餐者觉得有趣,但无疑却使那些名人们非常讨厌,他们发现自己总是被敬重而好奇的眼光监视着。

许多艺术家的声望全部出自拉维娜别墅三号服务生们认真和直率的吹捧。每当一位艺术家选出一幅艺术作品挂在夜总会的墙上,或是一幅幽默作品挂在卫生间里的时候,服务生们便会一本正经地向那些怀着好奇心来享受“氛围”的用餐者们介绍这位艺术家。

总之,马莎·拉维娜的成功全靠这种经营方式,她所创造出的表现色情内容的贴切方式,从来没有惹出过任何麻烦。

三流夜总会里那些舞女、歌手们似乎全靠脱衣表演来取悦看客,并寻找机会贴近那些婬鬼色狼去劝酒作乐,赚取小费。

马莎·拉维娜却不经营那些勾当。她的舞女歌手只是舞女歌手,她的女招待全都仪表端庄,身材婀娜,打扮入时。

曾经有人引用马莎曾经说过的话:“我们选聘优秀招待员共有3个条件:表情天真无邪,身段成熟诱人,线条优美动人。”

经过慎重的考虑,马莎在市郊有限的区域内精心选择了这块宝地。

在拉维娜别墅三号里的雅座上,梅森观察着餐厅的情况。

围坐在一张长条桌边的20多位老主顾正在进行着酒后热烈的交谈。很显然,这些人们早已用餐完毕,现在正喝着咖啡和利口酒,安顿下来准备度过晚间的聚会。服务生已经离开这张台面,在时刻注意着顾客们的手势,准备随时提供服务。

招待这批顾客的方式,不同于招待一般的顾客。他们与一般顾客相比所占席位的价值也不同。这之间的差别就表明这样的主顾就是马莎·拉维娜费尽心机所营造的那种氛围的组成部分,这是对她的经营方式的回报。

虽有几张空席,但餐厅里已基本客满,梅森知道,在这里,午夜之后才会安静下来。

很难见到专业的女招待,他们很谨慎,当然也不会贸然向顾客举荐。

舞曲奏响了,梅森看着舞场上的一对对舞伴,发现刚才在一起用餐的两位男士,各自拥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舞曲一结束,梅森便看到两位姑娘坐到了两位男士的席位上。两位姑娘看起来端庄、漂亮、诚实、可爱,与其他漂亮姑娘相比无大差异。

梅森示意一下,领班急忙走过来。

“佩蒂今晚上班吗?”律师问。

领班眉头微微一挑:“你认识佩蒂?”

“我的熟人认识她。”

“她暂时不在,不过我可以找到她。”领班说着,眼睛认真地盯着台布。

“假如她不介意的话,我想请她喝一杯。”梅森说着,又塞给领班5美元,“上次是选座费,这次是找人费。”

“我去打听一下,看看情况怎么样,”领班肯定地说,“不过,需要等一会儿。”

梅森认真地点着菜,表示出要点最好的,根本不在乎价格如何。

菜端了上来,律师悠闲自得地吃着,若有所思而又心不在焉地看着翩翩起舞的人们。席间表演开始了,这里的表演的确比一般夜总会的表演精彩得多。

梅森几乎没有注意到,一位身材苗条,眼珠黑得几近分不清瞳孔与虹膜的年轻姑娘正悄无声息地带着微笑向他走来。当姑娘意识到梅森在注视她时,便故意放慢了步伐,袅袅婷婷来到桌旁,紧身衣着所包裹的线条使人一览无余。

梅森把坐椅向后一推:“佩蒂?”

她微微一笑,伸出手来:“你好!很高兴见到你。以前见过面吗?”

梅森动动身子让她坐下。几乎同时,一个热情的服务生迅速走过来。佩蒂点了一杯加苏打水的苏格兰威士忌,并强调要那种12年的老牌威士忌。

梅森坐下来,摆弄着手中的咖啡杯子,他知道这个姑娘正在仔细地打量他。

“非常高兴你能赏给我这个面子。”梅森致意说,“今天晚上尤其寂寞,独自一人用餐不太好受。”

她向他笑笑:“那么,现在你已经不再寂寞了。”

“感激之至,”梅森说,“桃花运补偿了我前几个小时的孤独。”

“你点名要找我吗?”

“是的。”

“怎么可能呢?”

“我听说过你。”梅森说,“很忙吗?”

她快速地摇摇头,过了一会儿说:“不,我不在这儿,我在……我回家了。”

梅森什么也没说。

“我孤身一人。”她补充道。

梅森强迫自己不作出任何表情。

她镇定一下情绪继续说:“我很惊奇,你怎么知道我呢?”

“我有个朋友,他了解你。”

“我到这儿的时间并不长。”

“这一点我非常明白。”

她笑了:“你一定很健谈,对吗?”

服务生端上饮料,梅森向她欠欠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漂亮的女招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