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合同》

第12章

作者:e·s·加德纳

德拉·斯特里特走了不到5分钟,梅森就听见轻轻的暗号敲门声,一下,停顿,四下快,停顿,两下。

律师确信北边的卧室门关好了,就穿过门厅,打开走廊门,只见西德尼站在门口。

“嗨,”西德尼说,“我刚才想我得来告诉你一声,警方刚刚接到一个对黛安娜的举报电话。”

“这事我已经知道了,”梅森说,“是谁向他们举报的?”

“可能是蒙特罗斯·福斯特,”西德尼说,“是个匿名举报。我还想告诉你不用对那个计划担心了。”

“你是指迪拉德?他现在怎么样?”

“穆斯·迪拉德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决定不去向警方做任何报告。当然,如果警方要是找到他,那是另外一回事。”

“他离开那里时顺利吗?”梅森问。

“可以说神不知,鬼不晓。”西德尼说。

“没有什么意外吧?”

“实际上再容易不过了。我把我的车停在离旅馆有一个街区的地方,步行到停车场,假装去旅馆的办公室向办公室方向走,然后绕到一边,一头钻进5号房间。”

“没人看见你吗?”

“我敢肯定没有。”

“然后呢?”

“我把旅馆周围侦察了一下,然后走出来,进了迪拉德的车。他把车钥匙事先交给我。我把车发动着了以后,就给穆斯发了一个信号。他走出屋钻迸车里,我们开着就跑了。”

“房间钥匙怎么办了?”梅森问。

“穆斯说他留在屋里了。”

“然后呢?”

“我和穆斯开车转了一会儿,说了会儿话。完了之后我就让他开车,我开我自己的车去了。穆斯走他的,我回这儿来了。”

“你说你和他说了会儿话?”

“是的。”

“你和他说什么来着?”

“你猜猜看。”

“你没建议他该找个地方藏起来?”

“没有。天哪,这种事哪是我建议的呀?——压根我没朝那儿想!不过,我倒是告诉他,如果警方想审问他,他们会做到的,但是他除了向保罗·德雷克报告外,的确没有任何义务干其他事——对了,他的记事本丢了。”

“什么?记事本丢了?”梅森问。

“是的。肯定是从口袋里不知掉到什么地方了。我对他说,如果小记事本真的丢了,可就太可惜了,后悔都来不及。”

“这样吧,西德尼,我看我们不必兜圈子了。那个记事本是不是被你偷走藏起来了?”

“你想到哪去了?我根本没动那个小本。迪拉德觉得肯定是在他上车时从口袋里掉出去了。他当时把大衣搭在胳膊上,随手扔到车里。”

“警察会发现那个小本吗?”

“我想不会的。我好像看见它掉在车里了。我还模模糊糊记着我开开车门让迪拉德下车时,有个东西掉下去了。当时,我也没太理会。不行的话我回去到路沟里找找。”

梅森皱了皱眉:“你可不能在凶杀案中和警察叫这个真,西德尼。”

“是的,我知道。另外,我也不是迪拉德的保镖。那家伙万一哪根神经不正常了,说不定以后会去找警察。”

“可真是,对黛安娜的匿名举报是怎么回事?警方审问她了吗?”西德尼问。

“没有。”

“为什么?”

“我没让。”

“这一带的警察可是够软的。”

“是我太强硬。”梅森说,“如果他们要是证据确凿,可以把她带去,但是如果他们只凭一个匿名举报,就把一个年轻姑娘强行拖到警察局,公众舆论就会哗然。”

“你知道迪拉德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我实在想不出他能到什么地方去。”西德尼抬头看看天花板说。

“假如我们需要他怎么办?假如我们急于要和他联系怎么办?”

西德尼说:“不管他在哪儿,我敢肯定他都会读里弗赛德的报纸,任何一条刊登在分类栏中的广告都会引起他的注意。”

“有道理。”梅森道。

“好了,我得走了,”西德尼说,“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另外,你这里很快也会受到警察的监视。我只好通过电话和您联系了。”

“电话都要通过总机转。”梅森提醒他。

“哦,可不是,”西德尼说,“那我就尽量用暗语说。比如,如果我要是想告诉你关于穆斯下落的事,只有咱俩明白我说的意思。”

“我会明白的。”梅森说。

“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在什么地方最有可能找到穆斯。”

梅森说:“当然我对这些信息很感兴趣,但是只是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才会去寻找穆斯,现在我想到的只有这些。”

西德尼咧咧嘴笑笑说:“如果需要我,你是知道在什么地方能找到我的。”说完就走了。

西德尼走后,梅森独自一人在屋里来回踱来踱去地走着。他嘴里叼着一支烟,身子微微向前倾,聚精会神地思考着。

10分钟过去了。

突然响起门铃声。

梅森走过去开开门。

乔治·温洛克站在门口。“可以进来吗?”他问。

“当然,”梅森说,“快请进,请坐。”

温洛克走进屋,坐下,一双眼睛从有色镜片后打量着梅森。

梅森说:“我说,您没必要戴那副眼镜,可以把它摘了嘛。”

“习惯了,我戴了有14年了,”温洛克说,“我的确需要它。”

“有什么要紧事吗?”梅森问。

“有一个问题始终在困扰我。”温洛克说。

“什么问题?”

“黛安娜的问题。”

“她怎么了?”

“一想到她,我就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

“你想让我再就这个问题与你争吵吗?”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以某种方式,比如说某种赔偿的方式予以解决。”

“怎么赔偿?”

“以财产赔偿。”

“一个一直依赖自己父亲的女孩儿,突然被告知她父亲死了,但是后来却发现她父亲一直活着但却不管她,不愿意沾她的边,这样的女孩儿已经基本上失去女儿对父亲的那种手足情了。”

“这些我都能理解。我以为也许您和我能以财产赔偿方式了结这种情况。有朝一日,也许黛安娜也能理解我、宽恕我,在当时的情况下我的确出于无奈,别无选择。”

“我担心她很难理解您和宽恕您。”

“虽然如此,”温洛克说,“我仍以为没有理由非把这事公布于众不可。”

“这事瞒不住。”

“我不认为这样。”

“我认为是,”梅森说,“那个失踪继承音和遗失财产公司的总经理蒙特罗斯·福斯特一直在追踪着你。”

“我知道。”

“您知道?”梅森问。

“我刚刚知道。”

“福斯特这种人伸着鼻子四处打听,专门窥视您的生活背景,有这种人在,您休想瞒得过去。”

“您说得不全对,”温洛克说,“福斯特四处进行调查不假,但是他只把重点放在调查黛安娜是否有某些已故的、可以分享其遗产的亲属身上。而实际上,是有这样的亲属,我的远房亲戚,但是他们留下的财产都很少。我觉得福斯特最终可能会追错了道。”

“我明白您的意思。”梅森说。

“这样一来就剩下您了。”温洛克说。

“还有黛安娜。”梅森提醒他。

“黛安娜是个富于同情心、事事替别人着想的姑娘。她不会去做有碍于其他人生活的事。”

“您是指被称作您夫人的女人?”

“是的。我再重复一遍,梅森先生,这样就剩下您了。”

“就剩下了我。”

“我可以关照使您得到一笔相当可观的代理费,作为代表黛安娜的律师费,大概有1万元吧。”

“既然代表黛安娜,”梅森说,“我就要为她尽力而为。”

“暴露我的过去和她与我之间的关系这对她来说有害无益。”

“怎么有害无益?”

“这只会使事情复杂化并把她卷进来。”

梅森说:“警方现已收到一个匿名举报,因此他们要审问黛安娜。您在这一地区颇有影响。您应该有足够的影响力使警方不那么看重这个匿名举报。您不是也不愿意让黛安娜受到审问吗?”

温洛克想了想说:“让黛安娜离开这个城市。”

“然后呢?”梅森问。

“离开以后其他问题就好办了。”

“您能制止警方的调查吗?”

“在一定范围内并且是间接的,我还能起到一定的制止作用。”

“既然如此,剩下的问题就是黛安娜的财产权了。”梅森说。

“对黛安娜来说基本上不存在合法产权问题。”

“我不这么认为,”梅森说,“在美国,结婚以后获得的财产属于夫妻共同的财产。”

“但是我与我的前妻已经分开了14年之久。”

“您不能用‘前妻’这样的字眼,”梅森说,“您只有一个妻子。”

“这难道对我们讨论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

“有很大关系。”

“您的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梅森先生。尤妮斯·爱尔德现已死亡。在婚姻期间所获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但是当妻子死亡时,这些财产就将自动转归丈夫所有,当然还要通过某些手续。如果您在尤妮斯死之前找到我这样说,情况会完全不同,可是从现在来说,骑在马背上的是我,我完全有权掌握这笔财产。”

“您以为您是骑在马背上,”梅森说,“可您骑的是一匹难以驾驭的烈马,搞不好您就会从马背上摔下来,摔个鼻青脸肿。按照法律规定,夫妻共同财产中妻子的利益在其死亡时可以转归丈夫所有,除非妻子另立遗嘱处理她在共同财产中的那一部分。而您的妻子就曾经立有这样的遗嘱。黛安娜则是她的财产受益人。”

温洛克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您想为黛安娜争得多少?”

“您有多少?”

“这要看怎么估价。”

“您怎么估价?”

“所有的都算上大概有300万吧。”

“好,您打算怎么办?”

“我想给黛安娜价值50万的资产。其中5万为现金,在90天内我再给她10万,其余的35万一年内给清。”

“您要求什么回报?”

“我要求的回报是对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对我的过去要完全、绝对地保密。”

“您已经是年过半百的人了,”梅森说,“您知道该如何去做。现在我要和您谈谈关于黛安娜的问题。我不打算给您任何答案,也不打算给您提任何建议。我只希望您好好想一想,怎么做才能对黛安娜更有利。”

“如果一旦警方发现了黛安娜与博雷的关系,并问到她与博雷之间的交易,那时黛安娜只能说出和你的关系以及整个背景情况,否则将对她不利。”

“您能否简单说说黛安娜与博雷的交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好了解得更清楚些。”

梅森说:“博雷首先发现了这层关系。于是他找到黛安娜,花言巧语地哄骗她签了合法的合同。他假惺惺地装作对她当模特儿感兴趣,要给她拍电影、上电视,引入一种新潮女装。”

“但是在这个花言巧语的合法合同和什么上电视咱电影之类的诱饵背后,他想引她上钩的真正目的是想把她从任何来源,无论是遗产还是其它来源所得到全部收入的一半窃为己有。作为回报他付给她每周100美元。”

“上周六他给她来了个突然袭击,拒绝继续支付每周100美元了,这说明,他认为直接引您上钩进行敲诈比等着让黛安娜得到财产再与之对半分成对他来说来得更快,更有利可图。此外也可避免公众对他和黛安娜的合同的合理性的怀疑,弄不好会以合同为手段行骗起诉他。”

“而黛安娜由于合同终止和失去每周100元的收入感到恼火,她来找我商量,但她对合同后面的原因一无所知。”

“我之所以对这件事产生怀疑是因为我曾派人跟踪了博雷,所以今晚我才找到了您。黛安娜对我做的事情是不知道的。当蒙特罗斯·福斯特找到她并说服她为保护她的名声她必须从博雷手中要回另一份签有她名字的合同时,她居然不和我商量就自作主张处理这件事,她这样做很愚蠢。”

“她干了些什么?她找博雷去了?”

“我不想把自己的说法做进一步发挥,”梅森说,“但是,警方现正在按一个莫虚有的匿名电话的举报想审问黛安娜,追查博雷的案子。他们到这里来过要把她带到警察局去。我拦着没让她去。如果警方审问她,那么很有可能这件事就会暴露出来。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尽全力保护黛安娜的利益。”

“要是警方没有审问黛安娜呢?”

“那我会认真考虑您的建议,井要和黛安娜本人商量。”

温洛克说:“我能用一下电话吗?”

他走到电话机旁,让总机接警察局,过了一会儿对着电话说:“喂,我是乔治·温洛克。我要找普雷斯顿局长讲话。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找他,我——哦,他在?那好,请把电话转给他。”

稍微停了一会儿温洛克说:“喂,是局长先生吗?我是乔治·温洛克。是这么回事,局长,您手下的人要审问迷神饭店的黛安娜·爱尔德小姐,您想从她那儿了解什么情况?”

从电话里传来生硬、刺耳的声音,大约响一分钟温洛克一直在听对方讲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温洛克才说:“就是为了这个?不过是一个匿名举报电话嘛!……我说局长,您看是这么回事。我对黛安娜有所了解。据我所知,有些人正为一个她签的电视模特儿合同的事变着法儿的欺负她。同行是冤家嘛!总之,那个匿名举报电话完全是出于个人恩怨,审问黛安娜不会有丝毫作用,只会使她个人感到尴尬难堪,而且——什么,太谢谢您了,局长。我想我会告诉您……好的,您去和他们说?那太好了。非常感谢您,晚安。”

温洛克挂上电话。“这样行了吧?梅森先生。”

“这就好了。”梅森说。

“快让她出城。”温洛克说。

“她现在刚刚服了镇静剂。”梅森说。

“那就明天一早。”

“您想见她吗?”

“我的事她都知道了?”

“知道了。”

温洛克说:“是的,我是想见见她,但现在不合适,这里太乱。我想等她回波来罗海滩后再说。关于会面的时间地点我会和您联系,到时我再和您以及黛安娜商量关于财产处理问题。另外,在财产处理上我还要依靠您。”

梅森说:“您能依靠我的惟一的事是我会为黛安娜的利益尽力而为。”

温洛克说:“请告诉她说我来过了,由于她刚服了镇静剂,因此从时间和地点上来说见她都不太方便。告诉她我正在利用我的影响保持她免受不公正的舆论攻击。还有,在她有机会听我解释之前,她可以怎么认为我都行。”

“您也可以对她解释一下,”温洛克接着说,“就说我已经以个人名义请求警方不要再为难她了。”

“没问题,我一定把话转到。”梅森说。

温洛克伸出手:“谢谢你了,梅森先生,晚安。”

“晚安。”梅森说着把他送到门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怪的合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