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合同》

第14章

作者:e·s·加德纳

清晨3点钟,梅森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

他睡意犹浓地抓过电话说了声“喂”,对面传来西德尼的声音。

“打开门锁,我这就上去,最好不让任何人看见我。”

没等梅森说话,电话就断了。

律师翻身下床,走到客厅,打开了门锁。

几分钟后西德尼溜进了房间。

“我给你带来了坏消息。”西德尼说。

“快说,什么事?”梅森问。

“几小时前穆斯·迪拉德被警察抓住了,警察逮捕了他。”

“你说‘抓住’是什么意思?”

“他想溜但没溜成,被警察抓住了。”

“怎么回事?”

“是这么回事,警察对住在旅馆的所有房客进行检查,看看他们当中有没有人发现什么不正常的事。他们挨门换户一个不漏地都查了。查到5号房间时,发现屋里空无一人,门没锁,钥匙放在梳妆台上,床没有人睡过,窗帘留了一条小缝,他坐的那把椅子正对着10号房间,地板上的烟缸堆满抽剩下的烟蒂和烟灰。”

“接着讲。”梅森看他有点儿犹豫便催促道。

“好。我们事先没有料到警察会搜查其他房客,结果还真就搜了。屋里的情景一目了然,就像是迪拉德留下了一幅描绘他刚才正在干什么的图画。让人一望而知他在那里观望了挺长时间。”

梅森点点头。

“警察查看了迪拉德的车牌号,发现是以保罗·德雷克的名字注册的,于是立刻通知加洲高速公路巡逻队,并把车牌号和迪拉德的外貌特征也告诉了他们。同时还以无线电通告的形式通知了市警察局。结果,一个警察在郊外的一个加油站碰见了迪拉德,当时他正在给车加油。”

“怎么样?”

“他们查看了迪拉德的驾驶证、职业,发现他是私人侦探,就问他为什么这么慌慌张张急着出城,并且吓唬他说,如果地下老实交待,就会吊销他的驾驶本。”

“迪拉德被吓住了。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以前在这方面吃过亏,就再也不敢惹麻烦了。”

“那么说他把所有知道的事都统统说出去了?”

“是的,所有的事。他甚至把警察领到我们曾经丢笔记本的地方。小本还在路边,被他们没收了。这下全暴露了,从小本上可以看出黛安娜是最后一个看见博雷活着、或可能还活着的人;还可以看出黛安娜如何从房间里冲出来,神色紧张、惊恐不安地上了车。”

“最糟糕的是迪拉德一口咬定说黛安娜在房间里呆了足足15分钟。警察也并不喜欢他这么说。”

“我更不喜欢他这么说,”梅森说,“黛安娜发誓说她绝对没呆那么久。”

“可是如果她在找东西,可能会感到时间过得非常快。”西德尼说。

“但也不会差那么多。”梅森说着微微皱起眉头,“有没有可能穆斯·迪拉德搞错了?”

“绝对不可能,尤其像这种事儿。穆斯有时的确有些反应迟钝,他脾气急,容易捅漏子,但是作为侦探他却是一流的。他知道该怎么做,认真做记录,细心观察事情,他提供的情报一般都还比较可靠。”

梅森沉思着不吭声。

“真他妈乱套了。”西德尼说。

“是有点儿棘手。”梅森同意地说,“但是越是这样我们越要顺其自然地面对现实,而不能靠主观臆想。事实就是事实,争也没用。”

“警察为什么还没有逮捕黛安娜呢,西德尼?”

“谁知道,也许他们还在等什么——”

电话铃响了。

梅森拿起电话。

德拉·斯特里特的声音:“我们屋里来了一位女警官,拿着一张黛安娜的逮捕令。”

“让黛安娜跟她走吧。”梅森说,“告诉黛安娜我不在场什么话都不要说,告诉她什么也别说。”

“我会告诉她的。”德拉说。

“尽量拖时间,德拉,我穿好衣服就下去。”

“好的。”德拉说。

梅森开始穿衣服,他一边急急忙忙穿衣服,一边对西德尼说:“趁现在情况还可以,你也赶快离开这个城市。你不是证人,因此找不着你也不算是隐藏证据。但是目前来说,我还不想让警方追寻我来里弗赛德以后的活动。”

“你不想让别人知道你拜访过温洛克是吗?”

梅森扣着衬衣扣子说:“是的,但是我不在乎让警方知道温洛克曾经拜访过博雷……你说迪拉德会告诉警察温洛克、温洛克夫人和儿子都拜访过博雷吗?”

“不会。他没记他们的车号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只知道其中两辆车的大致样子和这三个人的模样。他知道的唯一车号是黛安娜的。当然如果警察把他带到这三个人面前,他也许会认出他们来,但是光靠描绘三个人的模样,不会让人联想到是温洛克一家。事实上,温洛克一家三口人应是这件案子中警方最后怀疑的人。”

梅森系紧腰带说:“有一点要记住,如果一旦你被提审,你就说你不知道博雷的拜访者是谁。你只是推测的——我也是如此。”

梅森快步下楼来到德拉·斯特里特的房间,一个女警官听见敲门声前来开门。

“早晨好,”梅森说,“我是佩里·梅森,黛安娜·爱尔德的律师。您是要把她带走拘留吗?”

“是的。”

“我想和她讲几句话。”

“她还没穿好衣服。我现在要把她带走拘留,你有什么话到警察局再讲。”

梅森提高了嗓门说:“我可以在门口和她讲。黛安娜,听着,去了什么都不要说,不要告诉警察你的名字、你的过去、你的父母或——”

门在梅森面前“哐当”一声被关上了。

梅森在走廊里等到差不多有10分钟,那个女警官、德拉·斯特里特和黛安娜·爱尔德才从房间走出来。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黛安娜?”梅森问,“你能保持沉默、对什么都闭口不谈吗?”

黛安娜点点头。

女警官转向他说:“我不希望律师对我的犯人说话,如果你有话对你的当事人讲,可以到监狱来,以正当的方式讲。”

“我这样做又有什么错?”梅森问。

“这违反我的命令。你要是再这样,我就要以干涉逮捕罪名起诉你。”

“这难道犯什么罪吗?我不过是当着逮捕警官的面劝告当事人,如果她开始回答任何问题,那么她所说的一切都会被认为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如果她听从律师的劝告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并且要求立刻召开听证会,那么——”

“你又对她讲话。”女警官气恼地说。

“我是在对您讲话。”

“不错,你是对着我讲话,但话却是讲给她听的。我现在要求你和德拉小姐马上离开,这是命令。”

梅森笑了:“警官大人,您可真不通情达理。”

“我会的。”她愤愤地说。

黛安娜故意落后了一步,以便从警官的肩上看见梅森。她把手指放在嘴chún上做了一个保持缄默的手势。

梅森向女警官鞠了一躬说:“一定遵旨,女士。德拉,我们走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怪的合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