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骗的模特儿》

第11章

作者:e·s·加德纳

老霍默·加文接近中午12点钟时打来电话。

“干得不错呀,佩里!”他说道。

“你在说什么呢?”梅森问道。

“我应该知道。”加文说道。

“你在哪里?”

“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

“我恐怕,”梅森说道,“有些事态的进展情况你还不知道吧,霍默,情况变得很复杂……”

“我全都知道了,”加文说道,“我给你打电话正为这事。我虽然身在内华达州,但案件的进展情况却一清二楚。我有我自己的消息来源。”

梅森说道:“你知道警察拘捕了你的儿子和他的妻子去审问吗?你知道我弄走火的那支枪原来是……”

“我都知道了,”加文说道,“你干得不错,梅森,不过要记住这点:你的责任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斯蒂芬妮·福克纳。”

“你的儿子和他妻子怎么办?”

“尽你所能,”加文说道,“不过别为他们担心,警察不但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而且调查工作一结束就会像手里捧着刚烤好的土豆巴不得赶紧把他们扔掉。”

“你希望我做他们的代理人吗?”梅森问道。

“可以。你做谁的代理人都行,”加文说道,“但首先你是斯蒂芬妮·福克纳的代理人。”

“那你呢?”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不过我想知道一些有关我的权利方面的事情。”

“什么权利?”

加文说道:“我现在住在双环汽车旅馆,我是用真名登记的。我并不是想逃跑,我可以证明我在这儿有生意。我等着警察随时找到我。我想这么做,梅森。我准备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我会告诉警察我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情况可以提供给他们,并且如果我的律师不在场,什么也不打算讲。”

梅森说道:“这样做会令你的处境很尴尬的。警察不单不会喜欢你,而且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证明你有罪的机会。”

“让他们证明吧。”加文说道。

“你知道,”梅森告诉他说,“这个案件里有些证据是指证你的。”

“在我完蛋前还会有更多的证据,”加文对梅森说,“你是斯蒂芬妮的代理人,只有她才需要代理人。你明白吗?”

“我想是的。”

加文说道:“尽你的最大力量,不要让警察搜集到她的犯罪证据。我会照顾自己的。我想这样做,拒绝回答警察提出的任何问题。我没有必要非得讲话,是吗?”

“如果你告诉他们,除非你的律师在场,否则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你是我的律师,”加文说道,“我想要你来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虽说不是不可能,但也是很不方便的。”

“此刻我办公室里有些紧要的事情。”梅森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加文说道,“我愿意回答警察的问题,但必须有你在场。听着,我想知道如果警察对我采取强硬态度会出现什么情况。”

“你离开了本州,”梅森说道,“警察可以指控你犯有谋杀罪。”

“我想,”加文说道,“既然我不在本州,他们也不会那么急于要以一个明确的罪名逮捕我。”

“警察要有充分的证据才会采取行动。”梅森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也许他们可能认为证据很充分了。”梅森提醒道。

“不管怎样,我们坐观事态的发展,让他们去证明我确实有罪。”

“别忘了引渡。”梅森提醒道。

“当然忘不了。”

“我想此刻警察正在审问斯蒂芬妮·福克纳。”

“那肯定,还有我的儿子和他的新娘。你知道,梅森,警察们跟踪的线索越多,就越摸不着头脑。我不清楚你是怎么干的,但你干得很出色。如果你想和我联系的话,打电话到双环汽车旅店找露西尔就行了。”

“好的,”梅森说道,“如果你来电话时我不在,或者晚上想打电话给我,和德雷克侦探事务所取得联系。这项服务你要付费的,霍默。”

“我可没想不花一分钱就把事情办成。”加文说道。

“我请了几位私人侦探协助调查工作。我只是想确定一下……”

“你想要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加文打断梅森的话,“你想花多少钱就可以花多少。我还没有拒付过你的帐单,现在也不准备开始这么做。不过无论你做什么,一定要保护斯蒂芬妮·福克纳。再见。”

梅森刚把电话听筒挂好,就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

梅森猛地转过身去。门开了,德拉·斯特里特站在门口。

“怎么了?”梅森说道,“我说过让你回家休息,德拉,吃一片安眠葯然后……”

“我不需要,头儿,”她说道,“刚才我到楼下弄了点头痛葯吃了,然后回到家休息了一会儿,就感觉好多了……我想起加文先生对我们说过的有关买车的事情。”

“往下讲。”梅森说道,突然从椅子里直起身来。

“喔,”德拉·斯特里特说道,“买新车贬值太快,如果你认识买卖旧车的人,而他又能让你买到便宜货……”

“德拉,”梅森打断她的话,“你的意思是说你没有回家睡觉而去了小加文的旧车市场……”

“可是我没生病啊,头儿。我只是有点头痛,昨天晚上没睡好觉,我吃了头痛葯后感觉好多了。”

“往下讲,”梅森说道,“你干什么了?”

“噢,我只是一直在想加文对我们说过的话。你知道,我的车近来总是出毛病。所以我就顺路在旧车市场停了一下,它正好在来办公室的路上。喔,只有几个街区远。”

“好的,”梅森说道,“你干什么了?”

“小加文不在,”她说道,“不过我却遇上了一位最好的推销员,他知道小加文是你的朋友。我告诉他小加文主动提出要卖给我们便宜货。他手上正好有一辆梦一般美妙的汽车。”

“你买下了吗?”梅森问道。

“唔,”她说道,“我倒是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我想给你打电话,问一下你的看法,但电话线出了毛病,我怎么也打不通。”

梅森还没来得及说话,办公室门上响起了保罗·德雷克的敲门暗号。

“让保罗进来,德拉。”梅森说道。

德拉·斯特里特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嘿,德拉,”德雷克说道,“噢,佩里,你最好做好准备接待官方客人的来访。”

“为什么?”梅森问道。

“警察们正在咬指甲,扯头发,吵吵嚷嚷,”德雷克说道,“但我有一个内部消息也许能帮上你的忙。这就是我匆忙赶到这儿来的原因,给你提供一点有用的消息。”

“什么消息?”

“警察忽略了一条重要线索。他们几分钟前才想到去小加文的旧车市场寻找那颗子弹。赫洛克姆警长与弹道专家们一道去了那儿,你知道他们找到了什么?”

“什么?”梅森问道。

“某个热衷于搜集纪念品的家伙顺手牵羊把子弹拿走了,子弹打到桌子时有一个角度,反弹到墙里,击中了一根钢梁。有人在水泥墙面上开了个小洞,尽可能干净利索地取出了子弹。”

梅森皱了一会儿眉头,突然转过身来面向德拉·斯特里特。

“你能想象得到吗?”德拉大声说道,“到底是谁干的呢,保罗?”

“某个热衷于搜集纪念品的家伙,”德雷克说道,接着又补充说,“这可能会把整个案件搞得一团糟。”

“我是没看出来。”德拉·斯特里特说道,样子一本正经,眼神天真无邪。

“这件事使一连串的证据中少了一环,”德雷克解释说,“警察可不会喜欢,而且他们很恼火,因为现在看来他们犯了错误。”

“你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保罗?”梅森问道。

“通过别人间接得来的。”德雷克模棱两可地回答。

“好的,”梅森说道,“快讲吧。”

“喔,专栏作家克劳在他的栏目里发表了那篇文章后,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兴趣。如果可能的话,他当然想继续跟踪报道。”

梅森点点头。

“唔,”德雷克接着说,“克劳和小加文旧车市场里的推销员领班关系很密切。警察去寻找那颗子弹,结果发现有人抢在他们前头先下了手。这位领班得知消息后,立刻转告给了克劳。明天早上的报纸上会刊登克劳为此事所写的一大篇文章。我在克劳的办公室有个内线,我告诉他我对任何有关此事的消息都感兴趣,几分钟前他打电话来告知了我这一情况。”

“好吧,”梅森说道,“多谢了,保罗,继续调查并随时向我通报。你需要投入多少人力就投入多少,别放过任何一条线索。”

“人数应该限制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吧。”德雷克问道。

“没有任何限制,”梅森说道,“我想了解事情的真相。”

“好的,”德雷克说道,“我会继续调查。”

“谢谢你提供的情况,保罗。这个情况也许会非常、非常重要。”

“别客气,”德雷克说道,脸上显出得意的神情,“我会随时把情况告诉你,佩里。”

他走出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刚一关上,梅森转向德拉·斯特里特。

“好了,德拉,”他说道,“跟我说实话吧,你……”

通向外间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赫洛克姆警长没有通报一声就闯了进来。

“噢,”他说道,“你们在谈事情?”

“我们在谈一点私事。”梅森说道。

“没关系,”赫洛克姆警长咧开嘴笑了起来,“继续谈吧。是我不让格蒂通报的,我告诉她我要直接进来。”

“你倒是不拘礼节呀。”梅森说道。

“一点没错,”赫洛克姆表示同意,站在门边背靠在墙上。“我代表着神圣的法律,法律可不会坐在某人的外间办公室等着。我们想见谁就见谁。”

“难道也不事先通报吗?”梅森问道。

“有些警官那么做,”赫洛克姆说道。“而我却不,我不相信事先通知要见的人有什么好处。我喜欢来个突然袭击,然后注意地观察他见到我走进来后一两秒内脸上的表情。”

“你从我的脸上了解到什么情况了吗?”梅森问道。

“我想是的。我非常清楚你并不想见到我,这是其一。”

“喔,既然来了,就请坐下吧。摘掉帽子,然后看看我们能为你做些什么。”

“我现在的样子挺舒服的。”赫洛克姆说道。

“好吧,你想要什么?”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我可不是一个能猜透别人心思的人,警长,所以我也不打算浪费时间推测你想要的东西。以前和你打交道的经历告诉我,你很善于表述你的观点,需要的东西、善恶爱憎。开始讲吧。”

“应该开始讲的是你,”赫洛克姆警长说道,“你去到了霍默·加文的旧车市场,朝加文的办公桌开了一枪。”

“枪是偶然走火,我亲爱的警长,”梅森说道,“我打算赔偿加文先生损坏了的办公桌。没有人受伤,我不明白这件事怎么会引起警方的兴趣。”

“警方的兴趣,”赫洛克姆警长用讽刺的口吻说道,“来自于这件被你当作无足轻重的小事!那支手枪正是前一天夜里杀害乔治·卡塞尔曼的凶器。”

“你肯定吗?”

“我当然肯定!我想知道你从哪儿得到的那支枪?”

“那支枪,”梅森说道,“是小霍默·加文给我的。我问他是否有枪,他说有。他说他有一支枪,是用来防身对付抢劫犯的。从事旧车买卖行业,有时会收取大笔现金。我想加文有持枪执照。他说他有的,不过你能比我更容易地查看一下。”

“是加文把枪交给你的?”赫洛克姆问道。

“他把枪递给我,说得确切一点,放在我面前,我伸出手去拿起枪来掂量了一下,无意当中扣动了扳机。不管怎么说,加文可没告诉我枪里装了子弹。”

“你认为他会用一支空枪来防身吗?”赫洛克姆警长问道。

“我想当时我根本就没考虑这一点。我既不想告诉你我是有意扣动扳机,也不想说我是无意中扣动扳机。当时我只是在试验枪的平衡,枪就走火了。”

“那以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赫洛克姆问道。

“斯蒂芬妮·福克纳是我的一位委托人。我感觉她处在危险之中。她的父亲给人谋杀了,凶手至今还逍遥法外。我建议小加文把枪借给斯蒂芬妮。你知道,小加文结婚前和斯蒂芬妮·福克纳曾是好朋友。”

“我明白,”赫洛克姆冷冰冰地说,“听着,梅森,你很清楚你从加文那儿拿到的那支枪并不是杀害乔治·卡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受骗的模特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