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骗的模特儿》

第12章

作者:e·s·加德纳

2点半刚过,德拉·斯特里特走进梅森的办公室,有些紧张地说:“小加文在外面。”

“小加文?”梅森问道。

“是的。”

“他想见我吗?”

“他非常想见你。”德拉·斯特里特说道。

“他的情绪如何?”

“看样子他的情绪非常、非常糟糕。他像是来寻衅打架的。”

“那你最好请他马上进来。”梅森对她说道。

“头儿,我去把保罗·德雷克叫来,或者让他派一名保镖过来,或者……”

梅森摇摇头。

“小加文身材高大、体格健壮,”她说道,“如果在你的办公室大打出手,你知道会对案件调查有什么影响。”

“请他进来,”梅森说道,“我想他会服从理智。”

“他可不会按照常规行事。”

“不管怎样,请他进来吧。”梅森说道,“我们会处理好的。如果他看见保罗·德雷克在这儿,他会知道是我请保罗来当保镖的,那他就会觉得我害怕他。那样可是不太好。让我们一对一直截了当地把问题解决了。我想看看能否澄清小加文心中的一些事情。”

“好吧,就这么干,”德拉·斯特里特说道,“但我并不乐意。”

过了片刻,办公室的门猛地开了,小加文大步走进办公室。

“你到底想干什么,梅森?”他大声说道。

梅森说道:“坐下,小加文,先歇一会儿冷静冷静。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冲动。”

“我想知道你玷污我妻子的好名声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我玷污了你妻子的好名声。”

“噢,别人都知道,就你不知道。”

“我究竟干了什么?”梅森问。

“你使她成为谋杀乔治·卡塞尔曼的头号嫌疑犯。”

“怎么会?”

“是你让我把枪交给斯蒂芬妮·福克纳的,该死的,梅森,我不想再忍受下去了。作为律师和男人,你要对你的行为负完全责任。你必须向我解释清楚,如果我不能得到满意的答复,离开这里之前我会把你揍扁的。”

梅森用冷冰冰的目光轻蔑地瞧着这位比自己年轻的人:“你觉得把我揍扁了会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会让我感到心满意足的。”加文说。

“你的下巴也可能会被打断,”梅森说,“问题是这样做会对你妻子有什么好处?对这件案子有什么好处?你要是让记者们得知你在这件事上同我有麻烦,你可给他们提供了制造新闻的好素材。”

“他们已经制造了新闻。”

“不,还没有,”梅森说道,“如果你不给他们含沙射影的依据,他们还不敢大肆渲染地进行攻击。现在要么你坐下来平心静气地告诉事情的前因后果,要么你滚出办公室让我自己把这件事情弄明白。”

加文朝梅森的办公桌挪了几步,看到梅森眼中的神色后不由自主的停下来,往边上靠了靠,臀部顶在办公桌的一角上。

“道恩在拉斯维加斯工作过,”他怒气冲冲地说,“卡塞尔曼认识她……”

“我想道恩是你妻子吧?”梅森说道。

“是的,道恩·乔依斯。卡塞尔曼认识她,卡塞尔曼那时四处追求女孩子。干那种工作的女孩子渴望得到真正的友情。游客们来了又走了,过往的游客们只是调情而已。卡塞尔曼是当地人,他为人善良和蔼,并且……喔,道恩喜欢上了他。”

“他们约会吗?”梅森问道。

“显然是的。”

“她知道卡塞尔曼在这儿吗?”梅森问道。

“她知道他在这儿。报上的报道发表后——喔,卡塞尔曼打电话给她,完全是出于礼貌,只是一些祝她生活幸福的话。”

“这没有什么问题呀。”梅森说道。

“问题是,”加文说道,“警察在卡塞尔曼的公寓里发现了一个笔记本,上面有一些电话号码。他记下了道恩的电话号码,道恩也在电话机旁的记事本上记下了他的号码。”

“还有吗?”梅森声调平板地问。

“星期二晚上,卡塞尔曼被杀的那天,”加文说道,“我外出去和一个汽车商洽谈收购他手上的20辆旧车。汽车都压在了他手上,他清楚这一点。他希望把车赶紧卖掉,好有钱购进新商品。看起来对我是个好机会。”

“你和他有个约会吗?”

“是的。”

“什么时间?”

“别管这个了,”加文怒气冲冲说道,“我能证明每分钟我在的地方。”

“当时你带枪了吗?”梅森问道。

“没有。我把枪留在办公桌的抽屉里了。”

“我知道了,当时你妻子在哪儿?”

“在她这个时间通常在的地方。她在家里等我,她有点生气因为我蜜月期间还外出谈生意。”

“你回到家时她在吗?”

“当然在。”

“你什么时间到家的?”

“大约9点半或者10点,我记不太清了,在晚上9点到12点之间。”

“这段时间内你的枪一直放在你办公室桌子的抽屉里吗?”

“我谈生意时是的。谈完生意我把枪带回家了。”

“你妻子没有办公室的钥匙吗?”梅森问道。

加文犹豫了一下。

“喔,”梅森问,“有还是没有?”

“不幸的是,她确实有一把办公室的钥匙。但她从来没有用过。我——该死的,梅森,我告诉过你她呆在家里。”

“好吧,她呆在家里,”梅森说道。

“但是问题是她无法证明。她独自一个人呆在家里,因为我外出谈那笔该死的旧车生意。她没办法证明自己当时是在家里。”

“她没必要证明,”梅森说道,“如果谁想要证明她做了什么,那就让他们先证明她当时没有在家。”

“噢,还有一件不走运的事情。”加文说。

“什么事情?”

“我给她打过电话,显然我是拨错了号码,她没有接电话而且……”

“你没必要告诉别人这件事情。”梅森说道。

“这件事和那桩生意有关系。我和那人谈生意时想查一些应收帐款的收据。数据记在一个小笔记本里,我想是随身带着了,但其实让我给留在家里的梳妆台上了。”

“你给妻子打电话了吗?”

“是的。”

“没人接电话吗?”

加文点点头,接着补充说:“我肯定是拨错了号码。”

“你只打了一次吗?”梅森问道。

“不,我打了两次。”

“两次都没人接吗?”

“没人接。”

“两次间隔多长时间?”

“5或10分钟,但我告诉你,梅森,我两周前才搬进这套新公寓,并且当时我脑子里正在计算一大堆数字。我拨错了号码。我肯定拨错了,因为她当时在家。我是说她真在家。她不是那种会撒谎的姑娘。这是道恩的一个特点,她从来就是坦诚相见。”

“和你谈生意的那个人知道你往家里打电话了吗?”梅森问道。

“是的,事情就糟糕在这里。他不会知道我拨错了号码。甚至当时我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但你的确打了电话,但却没有人接?”

“是的。”

“对坐在办公桌对面的那个人来讲,你是拨对了号码却没有人接?”

“是的。”

“并且因为你认为你妻子在家,你也许对他说了些没有接电话真奇怪之类的话吗?”

“我想是的。”

“你什么时间打的电话?”

“大约9点钟,我想。”

“你什么时间离开家的?”

“那天晚上我没得空儿回家,梅森。我一直在演试一辆车,然后开了一个销售会议,接着就是那桩旧车买卖。我急急忙忙赶去和这位旧车商碰面,担心别人抢在我前面。我在路上顺便买了个汉堡包,我就吃了这么点东西。”

“我那天晚餐就没吃,只有那个汉堡包。我本来打算早点回家,带道恩出去美美吃上一顿。”

“你回到家的时间在9点到12点之间?”

“对。”

“只吃了那个汉堡包?”

“是的。”

“你和妻子说一起出去吃饭了吗?”

“是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很生气,因为我没有回家吃饭,刚结婚这么短时间就外出谈生意。我们争吵了一会儿。”

“你要跟我说的就这些吗?”梅森问道。

“就这些,再有就是你呆头呆脑地把我的办公桌打了个洞,并且——现在警察认定那支枪就是杀人凶器。这根本就不可能!简直荒唐透顶!但如果他们一直不放过这件事情,他们早晚要把道恩的名字弄到报上去。”

“如果你不做那样的事情就不会的,”梅森说道,“警察认为杀人凶器一直在我手上,我去见你,让你把枪拿出来并朝桌子开了一枪。他们认为我趁乱调换了两支枪,我给你的那支是杀人凶器,把原来在你办公桌里的那支揣进了口袋。”

加文的脸上显出吃惊的样子:“你是说警察这样认为?”

梅森点点头。

“可是为什么呢?”加文说,“他们竭力让我相信我妻子去了办公室,拿到那支枪……他们旁敲侧击地指出卡塞尔曼想要敲诈她,然后——你怎么知道警察的想法?”

“因为,”梅森说道,“他们刚刚来过,威胁说要因隐瞒证据和其它一些事情逮捕我。”

加文慢慢地从桌边挺起身子。“我的天!”他说,“我从来没想到这一点,但你有可能干得出来。我早就感到有可疑之处,你还不会愚蠢到让枪走火。”

“因此,”梅森说道,“如果那个杀人凶器曾在我手上,如果我去你的办公室拿到你的手枪,然后如果我朝你的办公桌开了一枪,我肯定把办公室搞得一片大乱,并且可能趁乱把凶器和你的枪调换了一下。”

“你当然可能那么做。”加文说道。

“听着,”梅森说道,“我弄走火的是哪一支枪:你从办公桌里取出来的那支,还是我带在身上的杀人凶器?”

“你开的是我的枪,我从办公桌里拿出来的那支。”加文毫不犹豫地说。

“你肯定吗?”

“完全肯定。我能记住你的每一个动作。我记得拿出手枪递给你。你用右手接过枪,上下掂量了两三次,然后朝我办公桌开了枪。”

“你交给我的那支枪吗?”

“我交给你的那支枪,”加文说道,“但你随后肯定调换了,因为当时大家正往办公室冲来。我记得你手中握着那把枪,然后你——我的老天,梅森!这些都是你干的啊!”

“警察似乎是这样认为的。”

加文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现在看来事情就完全不同了。如果你有机会调换手枪,警察怎么会再找道恩的麻烦呢?好吧,梅森,人们说在爱情和战争中一切都是公平的。就我自己而言,我暂同意警察的看法。”

“噢,”梅森说道,“你认为我究竟为什么一开始就把消息透露给你?”

加文考虑了片刻,突然他朝律师走过去,伸出手来。“握手,梅森,”他说,“你是……你是位绅士!我得赶紧回家把这一切告诉道恩!”

加文走到门边,手握在门把上,突然转过身面向梅森。

“无论什么时候你想买辆赛车,梅森,我会给你感兴趣的那辆x—60赛车出个非常特别的价钱。”

“谢谢,”梅森说道,“但我不感兴趣。”

“噢,不管怎么说我都会给你出个好价钱的。”

“等一会儿,”梅森说道,“你能告诉我都有哪些人有你办公室的钥匙吗?”

加文似乎有些吃惊:“看门人,当然有,还有就是我妻子和秘书。”

“你爸爸呢?”

“噢,当然。我有他办公室的钥匙。他有我办公室的钥匙。我们都从来没用过,但我们有。”

“我只是问问而已。”梅森说道。

“难道你不想签一份赛车的订单吗?”

梅森笑了笑,摇摇头。

“你改主意的时候通知我一声。”

加文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梅森走到办公桌前。

德拉·斯特里特声音中带着钦佩地说道:“这一切显露了你的推销才能,佩里·梅森先生!”

梅森好像没有听见她说的话:“你去保罗·德雷克的办公室,德拉。让他派人去拉斯维加斯开始调查工作,弄清道恩·乔依斯的所有情况。”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受骗的模特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