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骗的模特儿》

第05章

作者:e·s·加德纳

8点正梅森把车停在安布罗斯公寓对面的街道旁,走到公寓的大门口。

大门的右侧有一排按钮。每个按钮右边是写有姓名和公寓号的卡片,卡片的右边是一个老式的通话筒。

211号对着的名字是卡塞尔曼。

梅森按了一下呼叫按钮。

几乎立刻就有人应答:“是谁呀?”

“梅森先生。”

“你想干吗?”

“我想见你。”

“什么事儿?”

“有关一些股票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蜂鸣器响了,大门上的电子锁打开了。

梅森推开大门,爬了一段楼梯上到二楼。走廊中有一套公寓的门开着,灯光从房里照射出来,一个人正站在门口。梅森径直朝他走了过去。

“你是梅森?”那人问道。

“是的。卡塞尔曼吗?”

“对。”

“我想和你谈谈有关一些股票的事情。我是霍默·加文的代理人。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吧?”

那人原本站在门口,梅森只能看清他的轮廓。此刻突然向后退了一步,房间里射出的光线照亮了他线条分明,瘦骨嶙峋的面容。那人身材瘦长,神情警觉,年纪在35岁左右。他毫无顾忌地大笑起来。

“对,对,梅森先生。我早就听说过了。请进来吧?”

卡塞尔曼瞥了一眼手表:“我可以问一下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吗?”

梅森简短地说:“我是律师。”好像这就可以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了。

“是的,我知道。但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天哪!你该不会是佩里·梅森吧?”

“一点没错。”

“哎呀!真是幸会。”

卡塞尔曼伸过手去,梅森握了握。卡塞尔曼的手指精瘦结实。

“请坐,梅森先生,请坐。我给你拿点喝的吧?”

“谢谢,不用了,”梅森说,“我时间不多。”

卡塞尔曼又看了一下手表:“我自己时间也很紧张,律师先生。我还有另外一个约会。我们谈正事吧?”

梅森点点头,坐了下来,从烟盒里拿出一支香烟。

“我想你很清楚那家公司已发行的股票?”

“不错。”

“我掌握了45%的股票。你的委托人拥有15%,斯蒂芬妮·福克纳拥有40%。”

“嗯,嗯,”梅森说道,吐出一股烟雾,翘起两条长腿,舒服地靠在椅子里。

“内华达州的公司与其它地方的不太一样,”卡塞尔曼说道,“赌博在内华达州是合法的,当然这就不一样了。”

“那当然。”梅森说。

“赌博吸引赌徒。”卡塞尔曼说。

“千真万确。”梅森说。

“赌博在其它州仍是非法的,所以赌徒们的活动通常和非法行为牵连起来。”

“当然。”

“在处理类似情况时,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我意识到了。”

“我们讨论实质性问题吧,加文打算要多少?”

“你打算出多少?”

“我准备好出最后的底价。”

“多少?”

“我打算出3万美元买下这15%的股票。”

“可不只值这么多钱。”

“有关这个问题的看法因人而异。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观点。对我来讲,这部分股票值3万美元,只不过是因为它可以使我获得控股权而已。”

“我会把你的报价转达给我的委托人,不过我想他不会满意的。”

“噢,我只能出这么多。另外,我想提醒你注意一件事情,梅森先生。”

“什么?”

“如果我们掌握了公司的控股权,这个报价当然也就会收回。一旦我们控股,我们将按我们自己的价格收买加文的全部股份。”

“我不这样认为。”梅森说。

“为什么不?”

“因为我认为你没有意识到,在这种性质的公司里持有少数股票的人可能造成多大麻烦。”

“也许你还没有意识到你是在和什么样的人打交道。”卡塞尔曼说。

“这倒完全可能,”梅森说道,“也许另外一些人也没有意识到他们在和什么样的人打交道。”

卡塞尔曼说:“听着,梅森,我们还是公事公办,不要夹杂私人感情,否则你会受到伤害的。”

梅森说道:“我一点儿不怕受到伤害,我可没那么容易被吓倒。格伦·福克纳给人谋杀了。你四处活动收购三大宗股票,因为持有股票的人给吓坏了。加文没有被吓倒,我也没有被吓倒。”

“我可不希望找麻烦,梅森。”卡塞尔曼最后说道。

“那就别自讨苦吃,”梅森对他说道,“告诉你,加文不会把股票卖给你们,让你们掌握那家公司的控股权,然后用你们自己的价钱买下斯蒂芬妮·福克纳手中的股票。他们将把加文的股票和斯蒂芬妮·福克纳的股票合在一起卖给你。”

卡塞尔曼突然说道:“好吧。她的股票我出同样的价钱,如果你能……”

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卡塞尔曼神经质似跳了起来,说道:“失陪一会儿。”他走迸另外一间屋子,拿起电话,梅森听到他说“喂……你不能……现在不行!”沉默了片刻,卡塞尔曼压低声音说了些什么,梅森就听不见了。最后他说道:“好吧,给我两分钟。”没说再见就挂断了电话。

卡塞尔曼回到原来的房间,显得心神不宁,焦躁不安,说道:“梅森先生,我得请你原谅。我8点半有一个约会,发生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得马上去处理一下。”

“那好吧,”梅森边说边起身朝门口走去,“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好吗?”

“对不起。我的电话号码没有上电话簿。”

梅森站在门口,手放在门把手上,等待着。

卡塞尔曼急急忙忙说:“好吧,号码是贝尔丁6一9754。”

“谢谢。”梅森说道,走出房间来到走廊里。卡塞尔曼根本没有握手的意思,就急忙把门带上了。梅森注意到门上没有装弹簧锁。

梅森离开公寓楼,坐进自己的车里等着,几分钟后,他看见老霍默·加文开着车过来了,然后从车里跳出来急匆匆朝公寓楼大门奔去。

梅森正准备按喇叭,但加文的样子让他改变了主意。他坐在那里注视着加文的一举一动,颇像一位兴致勃勃的观众。

加文用钥匙打开公寓楼的大门,走了进去。

三四分钟后,加文又出来了,钻进他的汽车里。由于有辆车挡在前面,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车从停车的地方弄出来。

梅森按了两下喇叭,但加文正全神贯注地打着方向盘,根本就没听见。

梅森正要把车从停车的地方开出来,斯蒂芬妮开着车过来了。她看见了加文开车从她的车前经过,但并未做什么去吸引他的注意力。她没有看见梅森,停好车后就朝公寓楼的大门走去。

她刚要按卡塞尔曼的门铃,大门开了,走出一位将近50岁的胖女人。胖女人很有礼貌地停下来为斯蒂芬妮拉着门。

梅森在车中等着的这段时段里,只有霍默·加文和斯蒡芬妮·福克纳通过公寓楼的大门;除了加文,那位胖女人是唯一一个从大门走出来的人。

梅森又等了一两分钟,随后发动着汽车,慢慢在这个街区四周兜圈子。

天已经很黑了。街上唯一的照明来自街角上的路灯。梅森又回到公寓楼前时,他看见斯蒂芬妮·福克纳的车还停在原来的地方。

第四次时,梅森刚兜了半圈,就注意到一个女人身影正顺着公寓楼背后的服务员专用楼梯往下跑。

律师放慢了车速。

那个女人跑进楼旁的小巷,随后出现在亮着路灯的街道上,很不情愿地放慢速度变成步行。

梅森停下车来:“想搭车吗,福克纳小姐?”

她往后跳了一步,尖叫起来,但马上又止住了。

“噢,你吓了我一跳!”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一切都好吧?”

“是的,当然。”

“上车。我送你到你的车子那儿,你得到报价了吗?”

“是的。”

“多少?”

“3万。他说他只出这么多。”

“现金?”

“是的,你在这儿多长时间了?”

“噢,有一会儿了。”

“你在做什么?”

“我见过卡塞尔曼了。”

“你见过了?”

“嗯嗯。”

“他可没提起。他给你开价了吗?”

“是的。”

“多少?”

“我想还是让霍默·加文告诉你比较合适。做为一个律师,我可以获取情况,而不能公布。”

“我明白了。”她说道。

“你接受了他的报价吗?”梅森问道,把车速放慢,让车缓缓移动。

“当然没有,我告诉过你我不会接受的。我告诉他我会给他打电话通知他。”

“谈得还顺利吧?”

“当然。”

“受到威胁了吗?”

“当然没有。”

“有什么麻烦吗?”

“当然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从前门出来?”

她紧张得喘不过气来:“你刚才在哪儿?”

“在楼后面。”

她说道:“我——他去接电话,然后……喔,我想听听他说些什么。我偷偷溜进厨房。本来听上去似乎他的电话要讲很长时间,但突然间他挂断了电话。我给困住了。他回到客厅,当然是发现我不在了。于是我只好从后门溜出来,跑下楼梯。那样他就不会知道我在偷听他的谈话。以后我再告诉他,我等得不耐烦了,就从前门走了。”

“他在和谁讲话?”梅森问道。

“我不知道。我还没来得及听出来,他们就挂了电话。”

梅森注视着她:“什么理由促使你去偷听他的谈话?”

她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说道:“是的,我听到他说到加文这个名字,起先我想是……喔,打电话的可能是霍默·加文。”

“早吗?”

“不。显然是个女人。”

“你不知道那人是谁?”

“对。”

“猜猜看?”

“可能是小加文的新夫人。他是在芝加哥结的婚。”

“从他说话的口气上,你能推断出他是在谈生意还是在谈情说爱吗?”

“不能。”

“但你听到了他们的一些谈话?”

“太少了,没什么用。”

“你能听出他说话的口气吗?”

“能。”

“从他说话的口气,不能判断出谈话的内容吗?”

“不能。”

梅森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噢,我的车就停在这儿,”她说,“我住在罗得斯达公寓。你和加文先生联系后,可以往那儿打电话找我。”

她说话的口气显然是要把梅森打发走。她跳出梅森的车子,钻进自己的车里,转动点火开关的钥匙,汽车的引擎哒哒哒地响了起来。

“可能我并没有表达出来,”她说,“但我的确是很感激你的。”说罢,她驾车缓缓离开。

梅森开车返回自己的办公室。

“你见到卡塞尔曼了吗?”德拉·斯特里特问道。

梅森点点头。

“他怎么样?危险吗?”

“如果你拒绝他的话。”

她说:“霍默·加文打电话来说,他大约半个小时后到这儿来。他说他刚从拉斯维加斯回来。”

“他什么时候来的电话,德拉?”

“5分钟前。”

梅森说:“提醒我祝贺他娶了新儿媳妇,德拉。”

德拉·斯特里特哈哈大笑。“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急迫,”德拉·斯特里特说道,“我想可能他心里想着别的事情。”

他们正忙着处理信件,有人轻轻地敲了敲梅森办公室的门。德拉打开门,霍默·加文正站在门口。梅森的档案上写着他是51岁,但看上去绝对不超过40岁。加文审视了一下德拉那双炯炯有神的灰眼睛并拍了拍她的肩,说道:“你好,德拉。”然后走上前去和梅森握了握手,看了一下手表,说道:“我们得快些谈,佩里。你见过卡塞尔曼了吗?”

“是的。”

“他出多少钱?”

“你拥有的那15%股权他出3万美元。”

“斯蒂芬妮的股票他出多少钱?”

“那40%的股权他出3万美元。”

“这就不对了,梅森!15%和40%的股权他肯定不会出同样的价钱。”

“两部份股权都代表着控股权。”

“呃……那也不对呀。他……我们去见斯蒂芬妮。我有些事情要告诉她。你认为卡塞尔曼如何,梅森?”

“他是个冷血坏蛋,但我认为如果面对面的搏斗,他会畏缩不前的。”

加文说道:“从我现在已经得到的情况看,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就是谋杀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受骗的模特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