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骗的模特儿》

第09章

作者:e·s·加德纳

2点15分,梅森私人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德拉·斯特里特说道:“玛丽·巴洛来电话说有件急事找你。”

梅森点点头,接过电话,说道:“你好,玛丽。我是佩里·梅森。”

“噢,梅森先生,真高兴能找到你。重案组的两位警察特里格中尉和赫洛克姆警长在这里。他们有搜查证,要搜查加文先生的办公室寻找血迹,沾有血迹的衣服和其它与乔治·卡塞尔曼被害一案有关的证据。我怎么办?”

“擦干净椅子,”梅森说道,“请他们不要客气。告诉他们愿意搜什么就搜什么。如果他们从办公室取走什么东西,让他们给你开个清单。代我向赫洛克姆警长致意,请他别把点燃的香烟放在办公室的桌子上以免留下烧烫的痕迹。”

“要是我和他说过后,他应该不会那样做的。”

“也许吧,”梅森对她说道,“他们走后打电话给我。”

梅森挂上电话,对德拉·斯特里特说道:“噢,麻烦又来了。我去见保罗·德雷克,有事往那儿打电话。”

梅森走到走廊的另一端,推开一间办公室的门,门上的牌子写着“德雷克侦探事务所”。他对接待员说道:“保罗在吗?”

她点点头。

“忙吗?”

“不忙,梅森先生。进去吧。要我告诉他一声吗?”

“如果没人和他在一起,就不必了。”

“他一个人。”

梅森推开一扇门,门里边是一条过道。过道两边是几间窄小的办公室,刚好够单独和证人谈话之用或供一名侦探起草报告。

德雷克的办公室在过道的最里头,面积稍稍大一些,可以放得下一张办公桌和几把椅子。桌子上并排摆着4部电话机。

梅森推门进来时,德雷克正在翻阅一份报告。

“嗨,保罗。”

“嗨,佩里。”

“要活儿吗?”

“当然。”

“乔治·卡塞尔曼。”

“他昨晚给人谋杀了。”德雷克说道。

“你对谋杀案消息还是这么灵通?”

“你也一样啊。”

梅森咧开嘴笑了起来:“我特别感兴趣的是死亡时间,警察的怀疑对象和他们发现的情况,还有就是你能搞到手的所有卡塞尔曼的底细。我建议你从拉斯维加斯下手,我想他有拉斯维加斯的背景。我不知道他在遇害的那套公寓里住了多久。我希望掌握全部情况。所有的一切。”

“我现在就可以给你提供一些情况,”德雷克说道,“卡塞尔曼是个靠纸牌游戏骗人钱的家伙。”

“是赌徒吗?”梅森问道。

“只是个小骗子,还算不上赌徒。”

“好的,”梅森说,“你继续调查下去,看看能发现些什么。我可以透露给你一个消息。”

“什么?”

“几个月以前,本地有一名男子被杀,那人名叫福克纳——格伦·福克纳,你还记得吗?”

“噢,记得,是被黑帮所杀,对吧?”

“不对,”梅森说道,“我不这样认为,尽管警察把此案列为黑帮凶杀事件,侦破工作也因此而毫无进展。因为卡塞尔曼和赌博行业有关系,格伦·福克纳也是一样,警察对斯蒂芬妮·福克纳进行了调查,她是几个月前被谋杀的那个人的女儿。”

“你是她的代理人吗?”德雷克问道。

“我替她照管股权,保罗。”

“好的,我这就干起来。这活儿是大还是小?”

“虽考虑其它,只要能搞到情况就行,开始时慢点来,结束时要抓紧。”

德雷克伸手抓起电话:“好吧,佩里,我这就派几个人开始调查。我在警察总部的新闻办公室有人,一有消息他会立刻通知我。”

“让他竖起耳朵,”梅森说道,“你得到情况后马上打电话到我的办公室。”

“好的,”德雷克说道,“我这就开始工作。”

梅森沿着走廊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他转过身,看见斯蒂芬妮·福克纳正急急忙忙向他走来。

“哎呀,”梅森说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噢,梅森先生,能找到你我真是太高兴了。我能和你谈一会儿吗?”

“请跟我来吧。”梅森边说边用钥匙开自己私人办公室的门。

他推开门,说道:“我们有客人,德拉。”然后把斯蒂芬妮。福克纳领进办公室。

“出什么事了?”他问道。

“你们走后不到5分钟,警察就到我的公寓来了。那支枪还放在桌子上,我当时把它给忘了。他们进来的时候,我只好急忙往枪上扔了块头巾想把它盖起来。我想可能我有些笨手笨脚。”

“怎么了?”梅森问道。

“他们抓起那把手枪,闻了闻又把枪拆开,还想知道我是从哪儿弄到的。”

“你怎么对他们说的?”

“我告诉他们枪是霍默·加文给我防身用的,加文先生认为我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你没有告诉他们是老加文还是小加文吗?”梅森问道。

“我应该告诉他们吗?”

“我不知道。”梅森说道。

“喔,从目前事态的发展来看,我……噢,我刚开始时告诉他们的事情太多了,后来我就什么也不说了。他们问我最后一次见到加文先生是什么时候。”

“你怎么告诉他们的?”

“我告诉他们当天早晨我见过加文先生。我的话似乎让他们激动不已,他们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就急急忙忙地走了。”

“没有再盘问你?”

“没有。”

“好吧,”梅森说道,“他们会再来盘问你的,他们来的时候,我要你做件事情。”

“什么?”

“告诉他们除非我在场否则你不会回答任何问题。”

“可是梅森先生,那不就等于……噢,那不是……我的意思是,那实际上不就是承认自己有罪吗?”

“他们也许会这样认为,”梅森说道,“但我们是在玩没有赌注限额的游戏,关心的只是大的输赢。不要回答任何问题,甚至都不要理睬他们。不要告诉他们天气如何,或者你是在什么地方出生的。你能做到这一点吗?”

“我能,如果你要我这样做。”

“我要你这样做。加文要求我保护你的利益。”

“梅森先生,我——有一件事我想应该告诉你。霍默·加文昨晚去后又回来过……”

“你是说老加文还是小加文?”

“父亲。”

“好吧,”梅森说道,“他走后又回来过。怎么了?”

“他说他睡不着,想和我谈谈,我们聊了很久,都挺开心。”

“他什么时候走的?”

“喔,大约午夜12点左右走的。”

“好吧,”梅森说道,“不要回答任何问题,别太主动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梅森朝德拉·斯特里特点点头,说道:“你喜欢斯蒂芬妮身上这套衣服吗,德拉?”

“非常喜欢。”德拉·斯特里特说道。

“我不喜欢,”梅森说道,“我认为这套衣服不适合照照片。我认为她穿这套衣物照不出好照片来……去商店挑选一件黑白线条相间适合照像穿的衣服,要花多长时间?那种前面有v字型开口和能突出体型的白色线条的衣服。”

“不会花多长时间,”德拉·斯特里特说道,但看到梅森脸上的表情马上改口道,“要想挑选一套完完全全符合你的想法的衣服,还是要花不少时间的。”

“你去商店买衣服。”梅森对斯蒂芬妮·福克纳说道。

“什么时候?”

“现在,有钱吗?”

“有。”

“那就去买衣服吧。记住买衣服时你要使自己很显眼。试一大堆衣服,显得非常挑剔。这样的话,售货员肯定会记住你。”

“然后呢?”

“然后,”梅森说道,“通过电话和我保持联系。如果你想找到我而办公室又关门了,给德雷克侦探事务所打电话,告诉他们你是谁,并留下口信。我想知道你在哪儿我可以一直和你保持联系。”

“德雷克侦探事务所?”

“一点没错,在走廊对面的那一家。给她一张保罗·德雷克的名片,德拉。”

“我不要回答警察的问题吗?”

“不要回答警察的问题,也不要回答新闻记者的问题。除非我在场,否则不要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不要一句话也不说,但如果我不在场别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你能做到这一点吗?”

“能。”

“另外的那支枪在哪儿?”

“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你肯定吗?”

“完全肯定。”

“好的,”梅森对她说道,“去买衣服吧。你可能要一直忙到商店全部关门。”

斯蒂芬妮·福克纳走了出去。德拉·斯特里特疑惑不解地望着佩里·梅森。“隐瞒证据不是犯罪吗?”她问道。

“噢,当然是,”梅森回答,“但建议委托人不回答问题可不是犯罪。一位律师不能最好地保护委托人的利益倒是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

德拉·斯特里特端详了一会儿梅森脸上的表情,接着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德拉·斯特里特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大作。

梅森拿起话筒,说道:“格蒂,什么事?德拉出去了,噢,玛丽·巴洛?把电话接过来。”

电话里响起了玛丽·巴洛的声音:“喂。”

“事情进展得如何?”梅森问道。

“一切顺利。”

“警察搜查完了?”

“是的。”

“他们拿走了什么东西吗?”

“什么也没拿。他们在这儿搜查了半天,显得非常失望,就走了。”

“那或许是个陷阱,”梅森提醒道,“办公室怎么样了?”

“简直就是一团糟,我这辈子也没见过!”

“一团糟,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一团糟。我认为那姑娘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处理办公室事务,也不知道文件如何存档。我发现了好几份完全一样的存档文件。我还发现有些来往信函存档存错了地方。我不知道她是采用什么方法处理应付票据的。”

“比如说……”梅森问道。

“就拿西佛斯大街的那幢公寓大楼来说吧。那幢楼是加文先生在我离开办公室前几天买下的。电器修理费用的票据加起来有3000多美元,也太过份了。”

“也许每个公寓都装了电视。”梅森说道。

“喔,我正在核查这事,不过按照我办事的方式来看,现在的情况简直就是爱丽斯漫游奇境。”

“好的,”梅森对她说道,“尽可能把帐目清理出来。和我保持联系。如果加文打电话来,告诉他我想见他。”

“如果他是从公用电话打来的,我应该告诉他警察搜查办公室的事情吗?”

“当然,”梅森说道,“把你知道的情况全都告诉他。”

“我刚才在想他可能会用同线电话,或者公用电话可能也不安全。”

“任何电话都不安全,”梅森对她说道,“你只有碰运气了。”

“好吧,”她说道,“我这就开始收拾这里的乱摊子。”

梅森刚挂上电话,就听见保罗·德雷克敲门的暗号。他飞快地打开门,说道:“进来吧,保罗。”

德雷克说道:“谢谢,佩里。”走到委托人的椅子前坐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笔记本,然后猛地转动身体横坐在椅子里,腰靠在一端的皮扶手上,两条长脚搭在另一端的扶手上。

“真是糟透了,佩里!”他说道。

“什么?”

德雷克说道:“我恐怕你要上报纸了,佩里。”

“怎么回事?”梅森竖起眉毛问道。

“你知道那个在报上主持‘乌鸦的叫声’栏目的专栏作家杰克·克劳吗?”

梅森点点头。

“唔,”德雷克说道,“小加文旧车市场里的人给报社提供了一条消息,说你摆弄一支手枪走了火,在小加文的办公桌上划了一条深沟。”

梅森显得很窘迫:“我的天,保罗!你不是要告诉我这件事情会登报吧?”

“像这种新闻不登报才怪呢!”德雷克说道,“见鬼!对新闻媒体而言,你开枪的地点再惹人注目不过了,如果你是想要……”

德雷克突然停住话头儿。

“怎么了?”梅森问道。

德雷克若有所思地盯着梅森:“我刚才说的话,让我想到了别的事情。”

“你刚才说了什么?”

“如果你是想引起新闻媒体的注意,那可是个再好不过的场所了。你的目的实现了……我刚听到这个消息时都无法相信。我现在开始相信了。”

“我当时太粗心了,”梅森说道。

“喔,”德雷克说道,“告诉你,克劳得知了这个消息,他正在赶写一篇讽刺文章,是有关一位对枪支情况了如指掌的律师,他能问得站在证人席上的专家哑口无言,然而一摸到真枪,就因为不知道枪里有子弹而走了火。”

“那会让人非常非常尴尬的。”梅森不得不承认。

“我刚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这样想的。”德雷克若有所思地评论道。

“你现在不这样想了吗?”梅森问道。

德雷克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朝窗口方向望去,神情有些恍惚,突然他屈身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自己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我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这样做呢?”

“可以让专栏作家们有东西可写呀。克劳既然已经动笔写了,他就会一直跟踪报道下去。”

“哎呀,”德雷克说,“我的脸有些发烧,佩里,我想刚刚获知内情而且——佩里,你确定自己没有违反法律吗?”

梅森咧开嘴笑了起来:“我想也许已经违反了,保罗,但是等到真相大白的时候,他们唯一能抓到的把柄就是在市区内开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受骗的模特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