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女人》

第11章

作者:e·s·加德纳

橙笼酒吧及夜总会是群集在法人区无数典型酒吧夜总会之一。有小舞台可做“秀”,八、九个女侍。场地看得出本来是3个门面打通的。门前有十几张照片做目前“秀”的广告。

现在时间尚早,客人离“客满”尚远,街头女郎三三两两地分散在各处。一些军人,一些海员,四、五对较年长的观光客以“不能不看一下”的心态,混在一起。

我为自己找了一个桌子,坐定,要了一杯甜酒加可乐。饮料送来后,注视深稠的杯中液体,我做出突然寂寞的表情。

没几秒钟,一个女郎走过来:“哈啰,凯子。”

我做出一个笑容:“哈啰,大眼睛。”

“这才像话,你看起来要一个人陪你高兴高兴。”

“你说对了。”

她停在我对面,把手托着脸,把肘靠在椅背上,等候我邀请。她根本没想到我会为她站起来,所以我为邀请她而站起来时,反倒有点意外的表情。

“来杯酒吧。”我说。

她说:“好呀。”一面眼光四周望着,希望别的女郎能看到,有男士在邀她入座。调酒的男侍总是无所不在,随时可出现的。

“威士忌加水。”她叫她的酒。

“你要什么?”男侍问我。

“我已经有了。”

男侍说:“有女郎陪酒时,1元钱可以叫2杯酒。没有女郎时1元钱1杯酒。”

我拿出1元钱及2毛5分硬币:“把我的酒也给这位女郎,2毛5分给你,暂时少来打扰。”

他笑笑,取了钱,给女郎带来一个中杯的有色液体。

她也懒得做作,拿起酒杯一口吞下,把酒杯推到桌子前面。空杯子在一位小姐的面前,小姐满有被忽视的感觉。我伸手把杯子拿过来,嗅着里面的残液。

她有点生气地说:“你们都认为自己是聪明人,其实闻都不必闻。当然是茶。”

“茶。”我说。

“当然是茶,你付得起钱,就不该埋怨。”

“我没有埋怨呀!”

“大部分人会埋怨。”

“我不会。”

我从口袋拿出一张5元钞票,让她看见,叠小了藏在手中,把手推到桌子当中,问道:“温玛丽现在在吗?”

“在,那个就是温玛丽,站在钢琴边上那位。她是大班,小姐都归她管,也由她分配坐台。”

“是她分配你到这一桌的?”

“是的。”

“假如我们吵起来,会有什么结果。”

“我们吵不起来,一只碗不会响。你给我买酒,我不会和你吵架。你不给我买酒,我就不会在这里。”

“假如我们两个处不来?”

“那你当然不会给我买酒。”

“当然。”

她笑着说:“当然我就不会呆在这里。”

“温玛丽会不会把你送回来。”

“不会,如果你还在这里,她会另外送一个小姐过来。假如你还不喜欢,在客人太多之前,她会让你一个人坐在这里不理你。客人太多,需要这张桌子时,他们会想法子叫你走路。你就是要知道这些,是吗?”

她的手自桌子上接近我的手。

“大致如此。”我说:“你叫什么名?”

她的手停了一下:“露莎。你还要什么?”

“有什么办法,可以把温玛丽弄过来坐台子?”

她把眼睛窄成一条沟,四周看看环境:“我可以给你安排。”

“怎样安排法?”

“告诉她你喜欢她的典型。你也可以不断向她看,不要太理我。在这个地方不太忙的时候,有时她也会坐台找点外快。”

“还是你安排好一点。”

“好,我来试一下。”

她的手伸过来,5元现钞换了手。

“还有什么吩咐?”

“温玛丽做人怎么样?”我问:“对客人还有良心吗?”

“她是好人,不过最近四、五个星期来创伤不轻,我们这一行就是不能动真感情。”

“她喜欢什么?用什么方法对付她最好?”

“对付温玛丽?”

“是呀!”

女郎笑道:“容易,为她买酒,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塞块把钱给她就好了。”

“你说的动真感情,那个人可没有给她买酒吧?”

“没有,买酒给她的人在她看来是凯子。你对我很好,我告诉你一点忠告好吗?”

“好呀!请说。”

“我给你一点忠告。你看来是好人,最好少和温玛丽鬼混。”

“我想从她那里要点东西。”

“最好免了。”

“我想要一件特别消息。”

“噢!”

暂时寂静了一下,我看到男侍就在左近,指示他过来,又给他1元2毛5分说:“再给小姐来一杯。”

她等男侍走开后说:“你不必再叫酒的。”

“为什么?”

“因为你替我叫了酒,我再去说项,温玛丽不一定肯相信,自己过来。只有你不为我叫酒,那个计划才能管用。事实上你一直为我叫酒,尽管你眼睛在看那一位。”

“真的认钱不认人?”我笑着问。

她说:“这里当然认钱不认人,你以为次次‘一见钟情’?”

我们都笑了。

她说:“有的时候,我们会碰到好的客人,他们当我们是淑女一样对待……温玛丽转过来了,在看我们。你好好看看她,我来装做不高兴的样子。”

我瞪视着温玛丽,她高瘦身材,发色很美,深而黑的大眼睛,化妆很浓,所以嘴chún抹成大红色。

我看到她开始转身,又突然转回来。我了解与我同桌的女郎已向她传了某种暗号。

她注视了我一阵子,我也直视她深黑令人销魂的眼睛,她转了一下身体,使我可全览她紧贴如湿丝在身,红色晚礼服下的长瘦曲线。

露莎说:“她今天情绪低落,她是那件谋杀案的证人。”

“你是指律师被杀那件案子?”

“是呀!”

“真的呀,她能知道什么呢?”

“她听到枪声——她正在开公寓大门的时候。”

“就为了听到杀人的枪声,她就情绪低落?”我问。

“温玛丽不是那种人。不高兴是因为警察吵醒她,问她问题。不够睡眠就减少她的美丽。”

“她喝不喝酒?”我问。

女郎突然警觉地看着我:“你是侦探,是吗?”

我做了个惊奇的表情,把眉毛抬得高高的:“侦探?你说我?”

“是的,你是个侦探。你找她为的是那件谋杀案,是不是?”

我说:“我的一生被人误解过好多回。但是看到我的样子,再说我是个侦探,倒是第一次。”

“那没关系,反正你是个侦探。你对我很好,我也给了你消息。温玛丽做事非常冷静,而且很准确。假如她说枪声是在2点半,那就是2点30分。这一点你不必怀疑。”

“你还是会把她弄过来,我可以直接和她谈谈?”

“嗯哼,这可以使我好过一点。”

“为什么会使你好过一点。”

“你是个侦探,而不是真觉得她比我漂亮。”

“告诉我她的恋爱史,那个男人怎会使她动真感情的?”

“信不信由你,开始时是因为对方的‘漠不关心’。他引起温玛丽兴趣后,假装不在乎她是否关心他。这使她很困扰。大部分的男人要死要活希望女人关心他,肯嫁给他。他正好相反。”

“你跟她谈过枪声这回事?”我问。

“是的。”

“相信她不会骗人?”

“是的,她听到枪声。一回家就看当时的时间。”

“她是清醒的,没有喝醉?”

“清醒的,没有喝醉。”

我笑着跟她说:“露莎,我要知道的,你都告诉我了。我不必再找温玛丽了。”

她说:“我已经给她暗号,你对她有兴趣。她可能很想过来。有没有见到她转身给你欣赏她的曲线?再过一下她会从肩后看你,给你半个笑脸。她从月历上练就的姿态。”

我说:“那就可惜要浪费了,对她说因为我算出她有口臭或香港脚,改变意见了。再见。”

“我以后见得到你吗?”

“这是你的标准再见词吗?”

她看看我坦白地说:“当然,你在想什么?想我嫁给你?你是侦探,又不是小孩。”

“谢谢,”我说,“为了这件事,你可能还会见到我,目前我真的要走了。”

“哪里去?”

“跑腿,许多的跑腿工作,我不喜欢,但是总要有人做。”

她说:“可能这就是生活,虽不喜欢,总要去做。”

“你也有这种感觉?”

“是的。”

“为什么?”

她做着没奈何的姿态说:“因为我自找的,我要活下去,我有个小孩。”

我说:“我突然想起你供给我的情报对公司来说,已经值到10元钱了,这里是另外的5元。”

“真的是公款开支吗?”

“公款开支……而且我的老板良心非常好。”

她把手握住我的手说:“你真好运……有个好老板!”5元钞票转到她手掌中。她一直送我到门口,又说:“我喜欢你,倒真希望你能再来了。”

我点点头。

她说:“我虽然对每个客人这样说,但这次是真心的。”

我拍拍她的肩头走出门去,她站在门口,看我走向街口。我叫到一辆计程车,来到机场。

这又是一件为了完整记录的跑腿工作。但是要做一个好的侦探,跑腿是绝对必须的工作。

搭机名单显示海莫莱乘10时半飞机去纽约市,他又立即乘飞机回来,那天上午8点半到达,我甚至查问过他的确在机上,一切记录都指示他这次行踪。

我乘计程车回旅馆,急着回去补充睡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失踪的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