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女人》

第14章

作者:e·s·加德纳

我7点钟起床,淋浴,刮胡子,吃早餐,从行李中拿出我自备的0.38左轮,这是一支蓝钢,0.38口径,把枪放在口袋,来到皇家大街,走进公寓,我不知道海莫莱醉醒了没有。

爬楼梯时我没有故意掩饰响声,相反的尽量扩大应有的杂音,敲门的声音也不能称高雅。

海莫莱没有应门。

我用拳打门,脚尖踢门,仍不见回音。

我身上有公寓的另一把钥匙,我用它开了门。

海莫来不在公寓里。

床上被单没有弄乱,但是不像有人睡过1小时的样子。

我又回到客厅,走上阳台,确定他不在阳台上。

看清楚没有危险,我把写字桌所有抽屉取下,勉力把桌子翻转,把放回隔层中的东西都倒出来:信件,剪报,还有那支枪。

我把那支枪放进口袋,又把我带来自己的枪和它交换放回隔层,再把一切回原。

是一个大好的晴天,阳台下的街道多的是徘徊享受阳光的人,我把整个地方仔细看一遍,轻轻开门,又轻轻在身后关上,下楼。

在后园遇上了黑女仆,她微笑着问:“那先生起来了吗?”

我告诉她,那“先生”不知是出去了还是睡死了,我怎么叫门也没有人应。

她谢了我,迳自上楼。

我回到旅社,有一个留话要我打电话洛克9746。

我走进电话亭,拨那个号码,心中想着可能是医院?可能是牢狱?都不是,一个很好听的女声来接电话。

“有人在找赖先生?”我问。

她笑了:“喔,是的,这里是丝品进口公司在找董事长。”

“真的呀。”

“你有一封信和一封电报。”

“有生意啦。”我说。

“就是啰,你看,我们送出两份商业信,其中一封是航空,我们收到两件回信,其中一件是电报。”

“商业信都应该这样写呀。”

“那是因为优良的秘书工作。”她说。

“你说得对,我马上来。”

我乘计程车到她办公室,她在等我,“一切都好吗?”她问。

“不算太理想。”

“有什么困难?”

“我昨天晚上带一个朋友观光。”

“但是今天你还像花一样新鲜哪。”

“花是花,有人一瓣瓣把我剥下来算命。”

“不要悲观,算来算去都会是好命。”

我没有回答,先把电报拿过来看看。“丝品进口公司:请寄10号半5打快递,色号四。”发电者是柯白莎,地址是我们侦探社地址。

那封信是装在一个方型有色信封中的,信纸和信封是一套,有淡淡香味,地址是路易斯安那州,雪港城,邮戳也是雪港城,内容很简单:“请寄丝袜6双,8号半,贵公司色卡第5号颜色。”签名是葛依娜,也有详细地址。

我把信放进口袋,向小姐问道:“什么时候有火车去雪港城?”

“一定要火车吗?”她问:“公路车可以吗?”

“可以。”

她拿出一张公路车时间表,交给我。

“我看我损失机会了。”她说。

“怎么说?”

“我应该邮购一些丝袜,给一个住家地址。”

“你为什么不试一下呢?”我问。

她右手拿着铅笔,在速记本上乱划着,端娴地说:“我想我会的。”

我把巴士时间表还给他。“小姐,我今天要离城。”我一本正经地说:“有人找我,说我开会去了。”

“是的,先生,再有信来怎么办?”

“不会有信来了。”

“打不打赌?”

“什么条件?”

“一双丝袜。”

“你输了呢?”

“随便你要怎么样,我赌灵感。”

我说:“赌了,我要看信,而且一定要有住家地址,没有地址我怎么送丝袜去呢?”

她笑道:“当然,你自己去雪港城要小心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失踪的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