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女人》

第16章

作者:e·s·加德纳

离葛依娜公寓房门20尺处,走道有一处转弯。我没有放开方绿黛的手腕,带了她走下走道,转过这个弯。

“为什么?”她问:“告诉我为什么?”

“嘘!”我叫她不要开口:“在这里等。”

楼梯上有脚步声。

“假如来的是一个人,”我低声地说,“我们在这里等。假如是两个人,我们就溜。”

来的是两个人,他们走上走道,脚步重重落在地上,我们听到他们敲葛依娜公寓门的声音。

我偷偷往走道看,见到两个宽宽的背影。葛依娜的白脸只在门口一闪,两个男人推开她就往里闯。我等到门被关上,带了方绿黛走回走道。

她跟了我走过走道。

在楼梯口,她问:“为什么来的是一个人,我们就等?”

“警察出动都是两人一组,上来一个人的话,另一个一定在车上等着。两人既然一起上来了,应该溜得出去的。至少希望溜得出去。”

我们下了楼梯。我把大门打开让她先出门。门口停着一辆警车,车上没有人。

“走吧!”我说。

我们走上街道。

“不要太快。”我说。

“我觉得有人在追我,我都想跑了。”

“不要跑,看着我,脸带笑容,慢下来。我们来看看商店都在卖些什么。”

我们看看停停,我把她带到了街角。

“这里你有其他亲戚朋友吗?”我问。

“没有。”

我说:“好,我们找个地方吃饭,你还没有用晚餐吧?”

“没有,你来的时候我们原想出门吃饭,依娜才洗完澡。”

我们在街上随便走。她不时想问我问题,我都要她稍等。我们找到一个有车箱座,样子很好的餐厅。我们走进去选了一个离门较远的车箱座坐下。侍者送菜单来时我要了二杯鸡尾酒。

侍者离去。

我说:“说话声音要轻,告诉我,你对依娜的小诡计知道多少?”

“一点也不知道,”她说,“发生的一切就像你挖掘出来的,只是我并不知道她在等别人送达传票。”

“曲保尔为什么盯住你不放?”

她说:“他喜欢我。但对我说来没有胃口。”

“你当然不会因为一个不喜欢的男人追求你,就迁离公寓,改变整个生活习惯。”

“当然……不完全为这原因。”

“那是为了什么?”

“我不想提这些。”

“你不能不提。”

她说:“老实说,主要是这种生活我过厌了。我没有工作。别人付我钱,目的只是要我用一个名字住在公寓里。每天11点或12点起床。出去吃饭,散步,买杂志,回去也没事做,磨到7点又出来吃饭。洗了澡要花很多时间打扮自己,为的是消磨时间。晚上除了酒吧也没地方去,但新奥尔良和别的城市不同。单身女郎在酒吧男人多会来搭讪。别的城市男人先要研究她身份。新奥尔良就是新奥尔良。”

侍者送来鸡尾酒,我们碰杯,品酒。

侍者站在桌边,无声地等着点菜。

“来一大盘生蚝,用你们最好的酱汁,要很多苋菜根和柠檬。”我说:“再来二人份的椒盐虾可以配酒。然后我们要洋葱汤。牛排要3寸厚,4分熟,炸洋葱圈、洋芋条。大蒜面包要很多牛油,大蒜味不大,烤焦一点。选瓶香槟先在冰筒里冰起来。最后来冰淇淋、热咖啡。不要忘了账单。”

侍者眼也不眨地听着点菜。“不会错,先生,我会处理得很好。”

我问绿黛:“你如何?不合意可以自己改。”

“我完全同意。”

我对侍者点点头,侍者退出,放下一层薄薄竹帘。

我突然问绿黛:“星期二早上2点半,你在哪里?”

她说:“我告诉你那晚发生的事,你不会相信的。”

“事情那样糟?”

“是的。”

“你倒说说看。”

她说:“我尽量避开曲律师,他甚至以为我已离开新奥尔良。然后他找到了我。找到我时,你正好在我公寓。你听到他说什么。这是两年来第一次见他。我不愿意在你面前出丑,最后一次见他时,他对我入迷过度,非常妒忌。妒忌心太大也是我不喜欢他原因之一。每次我要对别人稍好一点,他就不愿意。他是很聪明能干的人,但情绪完全不稳定。谁要嫁了他谁倒楣。他连送牛奶的都不准进屋。”

“这是那一天我在你房里的时候,你把他拉出走道去谈判的原因,是吗?”

“是的,我知道他有把手枪。怕他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事。他见你在我公寓,差点就拿枪出来。我把他推出走道。他失去理智地妒忌你。我告诉他我第一次见你,是有事商量。他不相信,硬说你是特权男友才能进屋。他说要用枪杀了我,再自杀。完全是以前老毛病再搬出来。我只好告诉他,我之所以不告而别,不和他出游,主要是为他这个臭脾气。假如他把枪放回口袋,不再毛躁,我可以伴他吃饭,也可一起喝点酒。”

“他问起我的一切?”

“那当然。”

“你告诉他些什么?”

“我告诉他实情。”她说:“我说你是个侦探,你在找一个姓王的,为的是一笔财产。”

“他有没有问你姓王的是谁?”

“当然,只要我提起一个男人姓名,他会调查他十八代祖宗。我告诉他王先生是依娜的朋友。”

“走道上那一点时间,他怎么能问那么多?”

“并非都在走道上问,我告诉他我不愿在走道上和他多辩,假如要我和他吃饭,我要先把你打发走,所以他同意等候。”

“这是我感到有兴趣的问题。”我说:“他在哪里等?”

“他说他在外面附近等,等你走了就回来。”

“我走了他就回来了?”

“是的。”

“你一走他就回来了。”

“1分钟不到。”

她见到我脸上表情,她说:“怎么了?为什么皱眉头?”

“我是在回想,”我说,“那一公寓房子走道一通到底,没有转弯,走道二侧都是公寓房间。对吗?”

“对。”

“走道上是藏不住一个大男人的?”

“藏不住。”

“我走出去时没有见到他。”

“他可能走得相当远,在街角暗处偷窥你出去。他的为人就是如此,神秘兮兮好探人隐私。我住法人区时,你会以为我是敌人间谍而他是联邦调查局人员。他跟踪我,用望远镜看我窗户。我和别人出去,他会守在门口看我什么时候回来。我更不敢带男朋友回家。”

侍者把食物用盘子送过来。我们开始用餐。

过了一会,她说:“要听下面的故事吗?”

“晚饭之后。”我说:“目前只顾吃饭,我饿了。”

我们安静地用餐,我看得到她情绪轻松下来。酒与食物建立了我们的友谊。

“告诉你件事,唐诺。”

“什么事?”

“我认为我可以信任你。我会把实情都告诉你的。”

“原该如此。”

她把碟子向前一推,自我手上拿了支烟,把上身凑前让我给她点着,一面把两只手捧住了我拿火柴的手。她的手温暖、细软、皮肤很柔软。她说:“保尔和我后来出去吃饭,又去酒吧喝酒,他还是要杀你。”

“他喝醉了,又变成十分妒忌。问了很多你的问题。不相信你是侦探。最后我忍无可忍,实告他两年来他一点改变也没有,我上次对他好所以不告而别。这一次我要教训他,我永不再理他。他要再打扰我,我会报警。”

“他怎样反应?”

“他做了件令我又怕又好笑的事。”

“什么事?”

“他抢去了我的皮包。”

“为什么?为了使你没有钱?”

“当时我也这样想,后来才明白真正原因。”

“你指他是为了要你的钥匙?”

“是的。”

“他抢去你的皮包时,你们在哪里?”

“法人区的贾老爷酒吧,他的老地盘。”

“他怎么做法?”

她说:“我正在数说他的为人已使我讨厌。我将永不再理睬他。”

“酒吧很挤,我很放心,他要掏枪出来一定有很多人会阻止他。即使无人止他,我实在也认了,因为我已对他寒透了心。在他爱我之前,他一切都非常好的。”

“是依娜介绍你们认识的?”

“是的。”

“他对依娜什么态度呢?”

“我想他……也许逢场作戏。我想他是在贾老爷酒吧钓上依娜的。他们一起玩了一阵子,整个诡计,也是那段时间他想出来的。一定是这样的,我现在慢慢回想可以渐渐联起来。”

“依娜从没有告诉你这个计划?”

“没有。她从来没有信赖我。没告诉我为什么我要用她名字住在那公寓里。她只是像起先对付你那样,说了些似是而非的原因。她也不告诉我她去了哪里。曲保尔律师是惟一知她行踪的,但也假作不知。我生活费也是由曲保尔交给我的,房租、衣服、吃饭、首饰等等。”

“你收到了传票有没有给保尔呢?”

“没有,我曾试过交给他,但他碰也不愿碰它。他说他没有权利。他说他只是依娜授权他给我生活费。他强调不知她在何处,亦无法联络。他说她给了他一笔钱每月给我,这笔钱也已快用完了。”

“好,你给他摊牌,他抢去了你皮包,之后又如何?”

“一句话不说,走了出去。”

“付了账吗?”

“在贾老爷酒店没有账单,他们来酒的时候已先收了钱。”

“他走出去,留你一个人在里面?”

“嗯。”

“你怎么办?”

“我又坐了一会,两个欢乐无拘的水兵向我眉目传情,我想又有何不可?他们反正不久就起航了,也应该有点快乐时光。所以我让他们坐过来,大家很愉快。那两个年轻人是好孩子,对新奥尔良完全陌生,那天是第一次来到——从密尔瓦基来。我带他们走了一圈,看了些特殊地方,告诉他们法人区的故事,一直喝到他们快要开航才离开。”

“之后呢?”

“我走回公寓,用两只脚一步步走回去。”

“你没找辆车?”

“没有,我没有皮包,没有一毛钱。”

“你没有钥匙,你准备怎么进公寓法?”

“我有钥匙。”

“我以为你说他拿了你的钥匙。”

“那没有错,但是在我信箱底里我另有一把备用钥匙。我始终放在那老地方以防万一。公寓房门用的是弹簧锁,有时匆匆出来会不小心关上,每家都备一个钥匙放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

“你离开水兵是几点?”

“我想是2点钟,相差也不远。”

“你走回去的。”

“是的。”

“几点走到的?”

“2点20分,绝对准确。”

我说:“为什么那么有把握。你听到一声枪声吗?”

“没有。”

“你听到什么?”

“我没听到,我看到。”

“看到什么?”

“我的朋友王雅其。”

我仔细想了一下说:“等一下,那一晚你不可能看到他,他在纽约呀。”

她笑道:“我清清楚楚‘见’到他。”

“他对你说了什么?你们谈些什么?”

“我没和他说话,我见到他,他没见到我。”

“在哪里见到他?”

“就在我公寓楼前面。”

“什么时间?”

“就像我告诉你的,2点20分。”

“请说下去。”

她说:“我都快走到公寓了,他突然乘计程车来到。他让计程车在公寓前放他下来,跑上人行道上三级阶梯,按我公寓的门铃。”

“你能确定是你公寓的门铃吗?”

“大致可以确定。我见到他手指的位置。当然看不清哪一个按钮。但一定是我的铃。”

“当他发现你不在家,他怎么办?”

“我不知道。”

“为什么?是不是他转身发现你在他身后?”

“没有。”

“他做什么?”

“他进去了。”

“你说他进了公寓房子?”

“是的。”

“他怎能进去?”

“有人在我的公寓内按钮为他开了门。”

“你怎么办?”

“直到那时以前我一直以为,曲保尔拿我的皮包,使我无钱,无法早回家。他可以在我公寓中搜查,看看有没有日记、信件,使他知道我有没有昵友。”

我点点头,把眼睛仍看着她:“你听到开门蜂鸣声后,又怎么想呢?”

“我才真正知道他为什么抢走我的皮包,他要我钥匙,进我公寓,目的是等我回去。”

“为了体贴一点的道歉?”

“不见得,”她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失踪的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