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女人》

第19章

作者:e·s·加德纳

星期一早上,人们纷纷回到办公室工作,电梯显得特别挤。男士们有的前额有日晒,那是因为去了海滩或玩高尔夫没戴帽子。女士们有的化妆比平时浓,那是为了遮掩缺乏睡眠引起的眼角皱纹。大家有点愁苦的脸上,证明经过周末的欢乐回来上班是相当乏味的。

卜爱茜比我先到办公室。办公室的门上印着:“柯赖二氏私家侦探社。”

我还未进门,就听到机关枪似的打字声。

我进门时,她抬头看我:“哈啰,欢迎回家,旅途愉快吗?”

她自打字机前旋转向我,匆匆地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时钟,好像要决定,有多少分钟的合伙老板时间,她能用在一个合伙人身上。

“马马虎虎。”我说。

“佛罗里达的案子办得很成功,是吗?”

“还不错。”

“新奥尔良的事情怎么样?”

“吊在火上。白莎呢?”

“还没有来。”

“她有没有调查一下洛克斯地产公司的事?”

“嗯哼,有个卷宗……相当多资料。”

她自椅中站起,走向档案柜,看看索引,打开一个钢屉,灵巧地找到要的厚纸口袋,麻利地交到我手上。

“所有找得到的资料都在里面。”

“谢谢,我会仔细看一下的。建筑事业搞得怎么样了?”

她匆匆向外门看一下,降低了声音说:“那事业有很多的信件来往。档案齐全,不过一部分在白莎办公室里……锁着。她没有送出来归档,我也不知在哪里。”

“那些是什么信件?”

“把你归在一种不同的类别里。”

“成功了吗?”

爱茜再度往外门看说:“我不能说,她知道了我就惨了。”

“我自己的事,自己有权知道吗?”

“这件事不行,她一再交待的。”

“说呀!她做成功了吗?”

“是的。”

“什么时候?”

“上星期。”

“定案了?”

“是的。”

我说:“谢谢你。”

她好奇地看我,两条弯眉蹙在一起:“你就让她替你这样办?”

“当然。”

“噢!”

“你想我能做什么?”

“不做什么。”她说,没有抬头看。

我把洛克斯地产公司档案带回自己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后,仔细观看。

档案没有告诉我什么特别的。

洛克斯有多种投资,很多事业。有的是他全权控制的,有的只是投资的。洛克斯死于1937年,遗有一子一女。儿子名洛乐一,15岁。女儿名洛依娜,19岁。洛氏的事业十分复杂,产业一旦分割可能引起整个事业颓废萎缩,所以整个遗产组成了一个洛克斯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二个遗孤各占他们名下该占的股份。

郜豪得一直是洛克斯的私人簿记员,受雇于他近7年。洛克斯地产公司雇用郜豪得为秘书及财务,郜变得意外死亡后一位姓席的接任他的位置。一位姓斐的律师在管理整个事业后成了洛克斯地产公司的总经理。他用的方法大致与洛克斯本人在世时差不多,因为这完全是一个私人家属的事业,所以经营结果的盈亏不容易查知。白莎经过不少和公司有来往的客户知道洛克斯地产信誉良好,对应付款项从不拖欠,不过谣言显示最近有好几笔错误的投资。

当然,有可能洛依娜就是葛依娜。我拿起电话接通洛克斯地产公司,自称是洛家的朋友离开本地好多年了,才回来,问问看洛依娜结婚了没有。他们说洛依娜尚未结婚,我可以在电话簿找到她名字,对方想知道我姓什么,我把电话挂了。

10点钟,白莎仍还未来上班。

我告诉卜爱茜我有事出去,我来到洛克斯地产公司的办公室。

从办公室门上印着的字,几乎可以知道这个公司整个经历。斐律师斐汉门在这里有一连串的办公室,洛克斯是他主要客户之一。洛克斯死后,斐律师必须渐渐多分点时间管理洛氏的财产,渐渐深入。把整个遗产不分而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主意可能也是他的主意,当然他就变了总经理了。在大门口牌子上写着:“斐汉门,律师,办公室,916”。而在916门上印着:“洛克斯地产公司,办事处”。下面左角“斐汉门,律师”。再进去到斐律师私人办公室则字体已退色,他始终没有改漆。这一直是斐律师老办公室,由于管理地产公司较为有利,他已渐渐放弃律师的执业工作,专心于此,但办公室没有迁动。甚至不需要一个好的侦探,任何人都能猜得到,斐律师这一改行对他自己很肥。

我推开916门进入办公室。

斐律师有收集办公室机械用具的狂,大办公室里到处是打字机,加数字机,听写机,录音机,复印机,开支票机。一个较年长的女士在用加减机,一位女郎在用打字机,耳上挂著录音机的耳机。

有个内线的总机,有一个小窗口是询问处,但是没有人在座。我进去的时候,总机上亮起一个小灯,响起一阵蜂鸣声。一位女士停下手中的事,走到总机前,插入一条线说:“洛克斯地产……没有,他不在……我不知道他什么……不,我不知道他今天是不是一定……要不要转告什么信息?……好,我会转告他……谢谢。”

她已经50出头了,一位明显工作了一辈子的女性。她的眼睛有疲乏感,但是十分和善。有一种使人信赖,她也自己知道很称职的味道。

我试着运气:“我打赌开门第一天你就在这个公司。”

“是的。”

“你是开门前由洛克斯先生亲自聘请的?”

“是的,你要什么,先生?”

我说:“我来找有关一位海先生的资料。”

“你要知道他什么?”

“他的信用。”

“你先生尊姓大名。”

“赖,赖唐诺。”

“你是什么公司的?赖先生。”

“是个合伙公司。”我说:“柯赖二氏。我是其中之一,我们目前和海先生有一笔交易。”

“你等一下,我看能找到些什么。”

她走到办公室后侧,打开一个资料柜,用手指一个个探索,抽出一张资料卡,看了一下,带了卡回来。

“什么名字?”

“海先生的名字?”

“是呀。”

“海莫莱。他在这里时,可能是个律师。”

她又看了一下卡片,说道:“我们没有海莫莱,没有资料曾经和他有过来往。”

我说:“也许你会记得他。他也许代表别人来过,也许你没有他名字。他是6尺高,57岁,宽肩,上肢较长,笑的时候先咬紧牙,把嘴角向两侧拉。”

她想了一下,摇摇头,说道:“对不起,帮不上忙,我们的作业性质繁多,洛先生在世的时候私人和商业投资都做。”

“是的,这个我知道,你不记得有海先生?”

“不记得。”

“他甚至可能不姓海。”

“我还是不记得。”

我转向出口,突然转回头说:“你们和葛马科有交易吗?”

她摇摇头。

“对不起,”我装作才想起似的:“葛依娜呢?”

“小鸟依人的依?”

“完全正确。”

“是的,我们以前和她有很大生意来往。”

“现在还继续吗?”

“没有,已经结账了。洛先生和葛小姐曾有不少来往。”

“小姐还是太太?”

她仔细想了一下说:“我不知道,我只记得记录上是葛依娜。”

“她每次来,你怎么称呼她?”我问:“葛小姐?还是葛太太?”

“我一辈子也没有见过她。”

“她的账户已经结束了?”

“她的账户和洛先生的是一个共同账户。你等一下,嗨!兰丝。”她叫那位正在操作复印机的小姐:“葛依娜所有的生意都结束了吗?”

那小姐回头点点头,又做她的工作。

那位女士站在柜台里,给我一个无力的笑容,表示谈话结束。

我走出去,站在走道上,想着。

葛依娜,和洛克斯有很多交易……却从来没有来过办公室……郜豪得,一个簿记员……和方绿黛一起驾车夜游……郜豪得,洛克斯的一切账册都在他手上,被谋杀。

我打电话到办公室,白莎还没有上班。我告诉爱茜,我在办事,中午会回去,如果白莎来上班,要她等我。

我来到警察总局。

凶杀组的郎彼得警官对我一向有一点好感,因为以前他和白莎为了办案发生二、三次冲突,他恨死了白莎,当我开始为白莎工作时,他想我不过是白莎利用来跑腿的小脚色,顶多两三个月滚蛋的货,事实上后来我变成白莎的合伙人,很多次我都驾驭了白莎,这件事郎警官好像自己也得到了满足,所以对我有好感。

“哈啰,福尔摩斯,”我进门时他说,“有什么事?”

“是有点事。”

“狗鼻子事业做得还好吗?”

“可以而已。”

“你和白莎处得如何?”

“相当好。”

“没有看到你屁股上有白莎脚印呀。”

“还没有。”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也许可以多拖几天,但她会整你的,她会在你耳朵上做记号,制伏你,把你送进屠宰场,连皮都做成皮鞋,再找另外一个傻瓜给她跑腿。”

“我也有我的办法。”我说:“我始终不吃胖。”

他笑着说:“你要想什么?”

“1937年,悬案,郜豪得凶杀案。”我说。

他的眉毛像刷子,当他蹙眉时它们盖在眼上,有如山上盖着乌云,现在是乌云密布。

“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

“对这案你知道什么?”

“什么也不知道。”

“你什么时候在新奥尔良?”

我踌躇了。

“你要骗我,我把你们侦探社踩平了,你一辈子不要再找我帮忙。”

“我才从那边回来。”

“我就这样想。”

“为什么?有什么不对?”

他把右手前臂放平在桌上,稍稍抬起腕关节,用指尖敲打着桌面,他说:“新奥尔良警察在查问这件事。”

“这件事在新奥尔良有了新线索。”

“什么?”

我向他直视,张大眼睛坦白地说:“郜豪得被杀的时候,一名叫方绿黛的小姐和他一起在车里,方小姐在新奥尔良混进了另一件谋杀案,警察还未能确定,到底她是无辜的或是凶手,最可能是她怕了,所以逃跑。”

“5年之内,遇到两件谋杀案,对年轻女郎说来过分一点吧!”

“看起来的确过分。”

“你和本案又有什么关联?”

“只是侦查中而已。”

“为什么人?”

“一位律师。”我说:“只是解决件财产而已。”

“嘿!”

“是真的,至少他是这样告诉我们的。”

“律师叫什么名?”

我笑笑。

“要你们做什么?”

“要我们找一个失踪的人。”

“噢?”

郎警官自口袋找出一支雪茄,把嘴噘起好似要吹口哨,但没出声,只是把雪茄尾部切去后往嘴里一塞,他一面自口袋中拿出火柴一面说:“说给你听没关系,1936年下半年我们被一个专抽恋爱税的忙昏了头,他会把男的每件东西拿走,要是女的漂亮,他也要拿,因为连干了好多次,所以我们被迫得没有办法,动员大批人马,即派人守候各个情人常去的地方,也派男女警员伪装情侣想引他出来,但是没有结果。”

“天气转冷,情人们开始不用汽车出游时,匪徒也不再出现,我们以为把他吓退了,但是1937年春,天气才转暖,我们的抽税匪徒又回来了。

“有的男人在了解匪徒对女友的企图后,反对挣扎,郜豪得就是其中之一,事实上共有3位,2人被杀死,1人受枪伤后来复原。整个事件闹得很严重,我们捉不住这个人已无法交待。”

“我们布置很多陷阱,他不走进去,有人有了个好想法,一个干这种事的人,不可能突然销声匿迹而突然又出来干,对他说来是一个固定的习惯,如此,天冷的时候他为什么停下了呢,当然乘车出游的人少了,但是天气再冷,还是有情侣停下车到偏僻处偷偷亲热一下。”

“所以我们想,也许在冬天的季节里,他到了别的地方去了。我们问了圣地亚哥,他们那里没有事,我们又问佛罗里达,得知在迈阿富于1936及1937年的冬天有个匪徒做相同的案件,而且他们握有指纹及其他线索可助我们进行调查。”

“有了这个机会,我们假设这个匪徒开的车是加州牌照,我们又假设他是走单的狼,尤其他不会有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失踪的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