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女人》

第02章

作者:e·s·加德纳

和柯白莎在一起的,一定是那个纽约律师。他是个长手臂,50多岁,四肢宽大的高个子。做得不好的全口假牙,使他脸变长了一点。

柯白莎,保持她自定的体重标准——165磅。太多的海钓使她皮肤变为麦色。棕色的皮肤反映她头发更是灰白。她一路排开众人,直向我走过来,使比她高很多,纽约来的律师,必须加大步伐才能跟上。

我走上前去握手。

白莎用她发亮的灰色小眼看了我一下,说道:“老天,唐诺,你像醉了一个礼拜了。”

“闹钟的关系。”

她轻蔑地说:“你总不见得比我早起吧。这位是海莫莱,我们的当事人,海莫莱律师。”

我说:“海先生,您好。”

他向下看着我,握手的时候脸上有嘲笑的表情。白莎对这种表情很熟悉,她不只一次在别人脸上见过。

“不要让唐诺的外表骗了你。他连皮带毛140磅,但是他有特大号的脑子和胆量。”

他微笑了,连微笑都和我想像象中一样。他小心地把上下牙齿咬在一起,而后把两侧嘴角拉后——许是礼貌式微笑,但仔细一想,他实在是怕他的假牙会掉下来。

白莎说:“我们去哪里聊一聊。”

“旅馆,我已定好房间,观光季节到了,市内很挤。”

“我没问题,”白莎说,“有什么进展没有,唐诺?”

我说:“你从佛罗里达给我的航空信,说海先生要当面详告,以便进行的呀。”

“他是要,”白莎说,“在信里我大致已告诉你一点,你来这里已3天了吧。”

“一天二夜。”我说。

海莫莱笑着。

白莎可没有笑,她说:“是你的看法。”

一辆计程车把大家带到市中心区一家现代化旅社——一般大都市中见到的现代化旅社,不是6条街外,法人区那种浪漫气氛很重的旅社。

“方小姐在这里住过吗?”海先生问。

我说:“没有,她曾住在梦地利大旅社。”

“多久?”

“大概一个星期。”

“之后呢?”

“她离开了,再也没有回去过,也就是失踪了。”

“没有带她的行李?”海先生问。

“没有带。”

“只有一个星期,”他说,“我实在不相信。”

白莎说:“我急着去洗个澡。你还没吃早餐吧?”

我说:“还没有。”

“你看起来像个大病夫。”

“抱歉。”

“你没有生病吧?”

“没有。”

海先生说:“我也要回房清洗一下。而且我还想刮刮胡子,早上火车上只将就地刮了一下。我们……多久后见面?”

“半个小时之后。”白莎说。

海先生点下头,自顾回房。

白莎转向我:“你保留了一点?”

“是的。”

“为什么?”她问。

“在我告诉他所有事之前,我希望他多告诉我们一些。”

“为什么?”

“不知道……算它疑心病吧。”

“你保留了些什么?”

我说:“方绿黛曾经住在梦地利旅社,曾经用货到收款方式请人送来一个包裹。包裹里是一件她试穿过,而且付了20元,尚欠10元的洋装。洋装在她离开后才送到,曾留在旅社一个星期,最后只好退回了原店,在旅社登记簿上有详细记载。”

白莎不耐地说:“这对我们有什么帮助呢?”

我说:“包裹退回去三、四天后,方小姐打电话给商店,希望他们再把包裹送交圣彼德街的葛依娜小姐,方小姐说她会把钱留给葛小姐,货到付款。”

“葛依娜是什么人?”白莎问。

“方绿黛。”

“真的?”

“是的。”

“你怎么知道?”

“租公寓给她的房东太太,看过她的照片。”

“方绿黛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白莎问。

我说:“我也不明白,另外还有件事。”

我打开皮夹,拿出一份我剪自早报的分类广告,交给白莎。

“这是什么?”她问。

“一份每天刊登,连登两年的人事分类广告,报纸方面打听不出什么。”

“念给我听,”白莎说,“我眼镜在皮包里。”

我念给她听:“方:请即联络,久念不衰,请回。律师!”

“连登两年!”白莎叫着说。

“是的。”

“你认为这个‘方’,是方绿黛?”

“有这可能。”

“这些我们要不要告诉海先生?”

“还不到时间,先让他告诉我们他知道的。”

“连分类广告的事,也不告诉他?”她问。

“暂时不告诉他。你收他支票了吗?”

白莎不服地说:“你想我干什么吃的?当然,我已经收了他支票。”

我说:“好!我们先来看他知道些什么。之后再告诉他,我们发现些什么。”

“那个公寓怎么样?能否让我们进去看一下?”

“可以呀。”

“当真。”

“是的。”

“不致引起怀疑?”

“不会,昨晚我就住在里面。”

“住在以前她住过的同一公寓?”

“是的。”

“你怎么办到的?”

“我把它租了一个星期。”

白莎的脸变了色:“老天,你以为我们公司多的是金山银库,我才一转身子,你又浪费到这种程度,你可以告诉房东太太你想租这个公寓,进去看看……”

“我知道,”我打断她说下去,“但是我要把那地方仔细搜查一下,看看她会不会留下一些线索,让我们找到她。”

“找到什么吗?”

“没有。”

白莎喷着鼻息说:“嘿,看,你还不如乖乖在这里睡个晚上,要好多了。走,走,让白莎洗个澡。我们哪里去吃早餐?”

“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你吃过胡桃鸡蛋饼吗?”

“吃什么?”

“鸡蛋饼,里面加上弄碎的大胡桃。”

“老天!没有吃过。我吃鸡蛋饼,就是鸡蛋饼。我吃胡桃,就是胡桃。告诉你,你给我把这房间退掉,我要住到那公寓去,双重开支没什么理由。说到钞票,你……”

我溜进走廊,用房门把她的话切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失踪的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