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女人》

第20章

作者:e·s·加德纳

在海军新兵招募处办公室的人,并没有问太多的问题,他只是重点问两句,拿张问卷要我自己填,我填好了,他随便看一下说:“你什么时候能参加体检?”

“最快什么时候?”我问。

“要的话,现在就可以。”

“我现在参加。”

我被引到后面,除去衣服,他们检查我,我通过了。

“你要多久才能准备好一切杂务?”

“24小时,好吗?”我问。

“可以,请在星期二下午1点钟来这里,准时出发。”

我告诉他我会准时到达,开车回侦探社,白莎已等得不耐烦,在冒烟。

“你滚到哪个角落里去了?”她问。

“早上我在这里等你两个小时,你没来,我只好自己出去。”

她的小眼扇着:“你一直在做什么?把我们这只船在底里打个洞?”

“但愿没有。”

他交给我一封电报。

电文说:“恭喜你的猫头鹰,8点30到,请接机。”签名是海莫莱。

“我知道。”我说:“是我给他的电话。”

“你电话中告诉他什么?”

“我找到了方绿黛。”

“我以为你说不要告诉他。”

“这一件事告诉他无妨。”

白莎说:“下午报纸头条新闻看过了吗?‘新奥尔良凶杀案,寻觅本市旧案线索。’报纸说警方在找方绿黛,报纸又说吕士曼杀死郜豪得的案子,亦有方绿黛混在里面。”

“嗯哼。”

“你都没有惊奇呀?”

“没有。”

“想从你口中探听消息,”白莎生气地说,“是没有希望的,我也不试了,我只告诉你,她太烫手了,假如你藏着她,你手都会烫烂。”

“你的军事建筑生意还好吗?”

立刻白莎警觉了,她攻击性态度消失了,她温和有礼地说:“白莎正要和你好好谈谈。”

“谈什么?”

“假如有任何人要问你任何问题,记住回答你是大政方针的决策人,你对细节不太清楚,告诉他们白莎近日身体欠佳——是她的心脏,所以她渐渐越来越依靠你,白莎签的合约,做得好可以赚点钱,最重要的是你只好几乎全部接管了。”

“为了你的心脏?”我问。

“是的。”

“我不知道你有心脏不好呀!”

“我也不知道,直到所有烦心和忙碌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想不严重,但很担心。”

“怎么不舒服?”

“吃多了就心跳。”

“看了医生了?”

“我也有时呼吸困难。”

“看了医生了?”

“我躺下的时候,心跳得好像整个床在跳。”

“问题是,看过医生没有?”

“老天!当然没有,我为什么要去看一个抽了你的血,给一个连我也知道结果的诊断,血脂高了,胆固醇高了,再不然开了一大堆葯,把你的胃当成垃圾焚化炉,自己肥得要死还口口声声叫病人减肥的医生。”

“我只是想到,请教一下医生也许对你有帮忙。”

“我告诉过你,不见得。”

“有的时候,看医生为的是要诊断证明。”

“我要的话,我会去弄一张的,不要你操心。”

“对这个建筑工作,你要我做什么?”

“白莎还会再和你讨论的,亲爱的,我们一定要先把这件案子结束,记住一点就够,任何人问你问题,只说我受不了工作的压力,我精神崩溃,所以你只好照顾整个建筑工作。”

“但是,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白莎生气地说:“你混蛋,不要反对,这样说是因为……”她自动停住,过了一阵,用一般会话语气说:“因为你不会把白莎抛在一边不管她,尤其是白莎一心爱国,但拿得太多,放不下来了。”

“爱国主义?”我问道。

“每人有份呀。”白莎油腔滑调地自嘲。

我说:“海先生来,你要去接吗?”

“你认为我应该去吗?”

“是的。”

“好,你怎么说都行。”

我伸展一下手和腿,打了个呵欠,说道:“我还有点零星事情要做,我们7点45分在这里见面,大家准时。”

“我会在这里。”白莎应允着:“我还要等下午的邮件,我在等一个包裹,包裹来的话我要给你看样东西,你就知道白莎多会买东西,什么地方都买不到的东西,白莎可以便宜买到……真丝的丝袜,让你惊奇一下。”

我来到公共图书馆,把余下来的下午泡在里面看旧报档案,我研读全部有关那件抽恋爱税匪徒的报导,特别注重在郜豪得的案子。

我在5点30离开,走回旅社,但在第5街一个擦鞋摊停下,一面擦鞋,一面读一份下午的报纸。

我翻到分类广告,人事类:

“黛,我已来洛杉矶,须立即见你,不管别人怎么破坏,我最关心你。电海门6-9544找我。依娜。”

鞋已快擦妥,擦鞋的黑人见我跳下高椅吓了一跳,我给了他钱说:“谢谢,可以了。”

计程车带我回旅社,我拿了钥匙急急走进房间。

房间已整理过。方绿黛不在。她显然已购物回来,因为有件极薄的桃色睡衣放置在床上。有两双肉色袜子。床脚上有些纸包未打开,一只小旅行袋在椅子上。旅行袋是空的,标签仍在上面。一份报纸抛在地上。

我走回自己房间,拿起电话对接线员说:“我妹妹打电话给一个朋友,现在已出去见她。她给过我电话号码,但我遗失了。请你看一下登记的,我妹妹最后从她房中打出的号码。”

“请等一下。”

我等了10秒钟,她告诉我那是海门6-9544。

我说:“对了,就是这个号码,请给我接通,好吗?”

我拿电话等着,铃声一响立即有人接应,一位女郎说:“松景大饭店。”

“请问有没有一位新奥尔良来的葛依那。”我问。

“请等一下。”

等不多久,我就有了我要的消息。葛小姐20分钟前离去,没有留下前往地址。

我挂上电话,乘电梯来到大厅,走进一个店买了一只箱子,上楼,把我所有东西向箱中一掷。我把绿黛床脚的纸包,也不打开一律抛入箱内。我也收拾了睡衣和袜子。她的面箱、牙刷和牙膏等就放在她买的小旅行袋里。

我弄湿了一块毛巾,消除所有指印。门把、镜子、桌面、抽屉——每件她可能碰过的东西。做完这些,我打电话请旅社派人上来取行李。我下楼办迁出。我告诉职员我母亲突然病故,我妹妹和我立即要去和另一姐姐同住。那姐姐精神过度激动有点不正常了。我们不愿让她独居。

我乘计程车到车站,把行李放在暂寄处,拿了张收条,把收条放进一个信封,写上办公室地址,封上信封,把信封投进邮筒。我看看表,时间只剩赶去办公室接白莎,好去机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失踪的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