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女人》

第24章

作者:e·s·加德纳

卞警官在星期二的12点45分大步跨进我们的办公室。卜爱茜告诉我他在外间等我,我迎出去和他谈话。

“我希望你不再对我有任何不愉快,赖先生。”

“假如你没有,我也不会。”

“你应该告诉我,你是在保护方绿黛,因为你怕她生命有危险。”

“那样你会带她去警局监护,把她送回新奥尔良。”

“不错,”终于他承认,“有点道理。”

“不要说还有葛依娜的问题。”我继续对他说。

他说:“赖先生,你真是真人不露相。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在新奥尔良发生的事,你可知道真相?”

“你是指曲律师?”

“是的。”

我看着我的表,一面说:“我在下面街上12分钟之后有一个约会。走到那边大概要10分钟。我一定要准时。我们能不能一面走一面谈,你陪我走一程。”

“可以。你给我任何秘密消息我都会感激不尽。我出差来此的任务是失败了。路易斯安那州也许要引渡方绿黛,依目前仅有的证据,我想不会。假如我回去有办法解决这件谋杀案,就非常光彩了。”

我说:“好,我们走吗。”

我拿起帽子,走向卜爱茜的前面和她握手。

她满脸惊奇。“要离开?”她问。

“是的。也许离开一阵子。你多保重。”

她显得十分奇怪地说:“你好像真有其事?”

“喔,我会回来的。”

我们离开。她的眼光一直送我到门关上为止。

正当我们走出电梯,我们遇到了白莎。柯白莎给卞警官一个美妙的微笑。“听到新闻报道了吗?唐诺?”她问。

“什么?”

“郎警官在公寓窗外找到了葛马科用过,被甩出去的手枪。弹道专家试发了两颗子弹,证明这支枪就是当年杀死郜豪得的凶枪。葛马科声称是警方栽赃。但警方认为是证据确凿。”

“那很好。”

“你们两个哪里去?”白莎问。

“只是上街走走,卞警官说想走走,你跟我们来吧。”

她看看电梯,不能决定要不要跟我们去,然后说:“我……本来要回办公室。我邮购了一批真丝丝袜,我要看货到了没有。不过跟你们走走也好。是的,也好。”

我们3人并肩在人行道走。白莎在内侧,卞警官走在当中,我走在外侧。

卞警官问我:“你真相信海莫莱清晨2点20分曾去过那公寓?”

“那是绝对正确的。你们对他找到些什么?”

他笑道:“他根本不是什么律师。”

“我也不以为他是律师。是个私家侦探?”

“是的,是纽约侦探社的头。葛马科聘他希望自方绿黛处得到自白,或是有一点消息。老实对你说,我想是他把所有证据故意放在方绿黛的公寓里,用这件事威胁她,如果她不合作就要重新再开始调查郜豪得凶杀案,而把这件凶案硬推在她身上。要使他保持静默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方绿黛自认与葛依娜串通,两人合作这个诡计。”

“很合理。”我说。

“他们失算的地方,”他继续说,“是不了解,随便找一支枪故意放在那里是不行的,因为最后一定会和杀死人的枪弹一起鉴定的。”

我说:“当然,假如方绿黛屈服了,愿意照他们喜欢的方式讲话,这些东西他们会交给她了。”

“没错,是的,我从未想到这一点。”

我说:“也许他们真正要的是给她施压力。”

卞警官说:“有一点道理,但是这件案子有许多地方不太合理……小地方。有些观点我希望你能澄清。”

“像哪些地方?”

“给我一点暗示,使我能着手曲保尔谋杀案。那海莫莱有没有动手?”

我看看表,1点差5分。“我告诉一件事,”我说:“柯白莎和我最先发现尸体。”

“真的呀!”他惊奇地叫出来。

我说:“是的,他们对我们没办法。我们报了警,是我打的电话。”

卞警官说:“告诉,告诉我其他的。”

“我们按方绿黛的公寓铃。有人为我们按开门铃。我们上楼到看得见公寓里面的地方。我们就看到曲律师的尸体。我拉了白莎就退出来,因为我以为凶手还在里面。”

卞警官点点头。

“其实他不在里面。”我说。

“你怎么知道他不在里面?”

“因为我们一直在注意这幢房子,他没有离开。除了一个老太太外,什么人也没有离开这房子。直到警察光临。”

卞警官说:“那就奇怪了。警方接到了匿名电话之后,派了两个侦探过去。他们按方绿黛的电铃,有人为他们按铃开门。他们上楼,房里也没有人。”

我说:“那一晚我初次去方绿黛的公寓。曲律师敲她公寓的房门,没有按外面的铃请求开门。绿黛敷衍了他一下,告诉我最好快离开。曲律师一走我就离开,我一出大门曾仔细看街上,我没有找到曲律师。”

卞警官说:“赖,到底什么原因?”不耐之色显于脸表。我说:“曲保尔律师,在那一幢房子里,一定另有朋友。这个朋友曲还经常前往找他。推理看来很可能是个女朋友。当这女朋友发现保尔对方绿黛仍未死心,一定忌妒得要命。温玛丽在这幢房子、绿黛的正对面,租有一套公寓房间。

“谋杀案之后,不少人来过这幢房子,他们都按大门口方绿黛的铃,大门都很快打开。假如方绿黛回到她自己公寓,她可能当晚就被杀了。但是不对的人进去,就见不到凶手。我们大家忽视的是大门门锁,只要是房子内住户,谁都可以开。其他的请你自己去想吧。”

卞警官用力地蹙起眉头。

我说:“温玛丽说她听到枪声,时间是2点30分。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听到。假如你保证不起诉海莫莱,你好好和他谈一谈,你会发现2点30分他正在和曲律师谈判。假如,他离开之后,温玛丽走进方绿黛的房间,也是去和曲律师谈判的。”

“但是温玛丽在2点30分听到闷闷的枪声。”

“她说她听到了。我要是想在3点钟到一个人的公寓去杀这个人,我可以制造一个不在场证明,告诉朋友我正在开门的时候听到枪声。事后说那是2点30分。”

卞警官两眼大大的瞪着我,好像我变了一只兔子出来一样。

白莎说:“好小子,他奶奶的。”

卞警官吹了一声口哨。突然作出一个决定。“好,赖先生。”他说:“你跟我一起回新奥尔良去。”

“你在打如意算盘。”我告诉他,一面走上台阶,进入‘海军新兵招募处’的大门。他们两个人都还不知我去的是哪里。

我对柜台后面的男人说:“赖唐诺报到服役。”

“好,水手,进这扇门。后面有巴士等着,动作要快。”

白莎和卞警官抢着要跟进来,撞在一起,卞警官忘了他南方人的客气态度。

一个穿制服的拿一把带刺刀的长枪横在他们前面,他们两人好像录影带被暂停一样呆在那里。卞警官用一个手指指着我叫:“我要这个人。”

柜台后的那个人说:“山姆叔叔也要他。”

我转身,给白莎一个飞吻:“我会从东京给你一张明信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失踪的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