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尸案》

第10章

作者:e·s·加德纳

梅森乘晚班火车到了洛杉矶。上午10点50分,他推门走进办公室,发现德拉·斯特里特正带着迷惑不解的表情研究着一封信。

“怎么了?”梅森问。

“唉呀,头儿,我没听见你进来。旅途如何?”

“还好。夫勒斯诺地方检查官似乎是个不错的家伙,但是他可能会是个相当强大的对手。什么事使你脸上产生了这种表情,德拉?”

“啊,我脸上有什么表情吗?”

“当然有了,”梅森说,走过去从德拉手里把那封信拿过来,“这是什么?”

“贝克斯菲尔德一位侦探发来的,我刚刚大致看了一遍。”

“他想要什么?”

“钱。”

梅森拿过信读起来:

亲爱的梅森先生:

我正在圣伯纳底诺用我的手提打字机给您写这封信。我刚刚从收音机里得知天堂的爱德·代文浦死了,他的妻子被控谋杀了他,而您是她的委托律师,我猜您也代表她处理遗产事务。当我得知爱德·代文浦的死讯时我正在根据他的指令为他工作。

我不想在拿回我的报酬之前白白等着遗嘱执行,因为代文浦先生表示过我所做的工作非常重要,所以您作为遗产事务和代文浦夫人的律师应该知道。

既然他已经死了我再对他忠诚也无济于事了,如果所附的报告对您和他的妻子有什么价值,您可以记住,我随时准备接受任何我力所能及的雇用。

我认为我及时的合作应该使我能够得到及时的报酬,希望所附报告对您有所帮助。

我在此附了一张225美元的帐单,是代文浦先生雇用我监视圣伯纳底诺的普斯菲克·帕利塞则旅馆第十三号房间所应付的工资及相关费用。

顺便告诉您,两年前我曾与代文浦先生有过接触,为他办理一宗矿产生意的事务,自此之后我们没再见过面,但是我想他保留了我的名字和地址以备在类似的事件中再次雇用我。

如能继续对您有所帮助,我将不胜荣幸。

                    最真诚的

                       贝克梅尔侦探事务所

                       杰森·贝克梅尔

“好哇,”梅森说,“前一个谜团刚刚似乎有些眉目,另一个谜团就接踵而至了。代文浦为什么要雇一个侦探去监视圣伯纳底诺的汽车旅馆呢?”

“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我们是因为那个电话,它一定是在代文浦死后接到的。我们来看看这个侦探的报告吧。”

她递给他那张打印的纸。

11号晚上大约9点15分我接到爱德·代文浦从加利弗尼亚州夫勒斯诺打来的电话,他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并安排了雇用事宜。12号晚上我开车去圣伯纳底诺监视普斯菲克·帕利塞则旅馆。

13号晚上大约凌晨1点钟,我到达了圣伯纳底诺,当时普斯菲克·帕利塞则旅馆已经挂出了“客满”的告示牌。我把汽车停在一个看得见第十三号房间门口的位置,一直监视到上午10点半,在这段时间我本人一直都在,所以我绝对肯定任何进出第十三号房间的人都处在我的监视之中。

13号上午大约10点半,我注意到一个服务员敲了一下十三号房的门,然后用钥匙开门进了房间。她拉着放有床单、手巾等物品的手推车,刚刚收拾完空出来的房间。

我立刻离开了汽车,靠近第十三号房,敲了敲半开着的门。服务员应了一声之后我椎门进了房间,说明我想跟刚刚收拾完十号房的服务员谈谈,因为我刚才看到这个人就是从十号房出来的,所以我确定她就是我要找的人。

她看起来有一些吃惊,想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暗示说我是警察,但并没有直截了当地告诉她。我请她描述一下刚才进十号房时房间里的状况,有几个人住在那里,他们是否使用过毒品或者从事了什么毒品交易。服务员相信了我编的故事,跟我谈了相当长的时间。在谈话过程中我得以观察了13号房。房间晚上没有住过人。通过谨慎的询问我得知这间客房是前一天晚上被电话预定的,房费已经用电报汇过来了。那个服务员不知道是谁预定的房间。

我提醒那个服务员,说在当时的情况下最好不要跟别人提起我来过——包括对她的老板、同事、或房客——然后我回到车上,继续监视十三号房直到晚上6点钟。代文浦没有指示过我如果十三号房没有人住该怎么办,因为他似乎很确定在12号晚上会有人住进去。我的任务就是观察13号午前去会见住在里面的房客的人。为了保险起见我凌晨1点钟就去执行任务了,我确信在这段时间里没人住进十三号房。我带了三明治和保温咖啡壶,所以没有因为出去吃饭而间断我的工作。一个地理位置很方便的加油站使我能够很容易地观察到第十三号房,偶尔有一小段时间我的视线受到阻碍,但我很确信没有人进入那一带。

13号晚大约6点钟,听新闻广播的时候我得知爱德·代文浦前一天已经死了,他的遗孀涉嫌谋杀了他,佩里·梅森先生是她的律师。

既然那间房没人住进去,我决定从另一个角度去试一试。我到了电报局,坚持说我发给普斯菲克·帕利塞则旅馆的汇款的电报没有发送出去。负责的人查看了记录,问我是不是史坦顿先生,我告诉她我是,她就给了我一份影印件,说明弗兰科·史坦顿的电汇已经如期发出了。我道了歉,离开了。

如果我能继续帮上什么忙,我将时刻准备为您工作。我肯定十三号房在12日和13日晚间都没有人住过。从服务员那儿得来的信息表明:如果有人在12日前半夜、4点以后有人入住,那么毛巾、床单等客房服务都将等到第二天早晨来接班的服务员来做。

                      贝克梅尔侦探事务所

                        杰森·力·贝克梅尔

“好了,”德拉·斯特里特说,“这和保罗·德雷克的消息相符了。”

梅森点点头,说:“为什么代文浦这么急于想了解是谁住进了那间房呢?为什么他会汇钱预定那间客房又雇了个侦探去监视是谁住进去了呢?”

“一定是一个他想设计陷害的人,”德拉·斯特里特说,“或者是一个他怀疑是否忠诚的人。”

“可这个人是谁呢?”

“看来保罗·德雷克又有任务了。”

“没错儿。”

“贝克梅尔先生似乎急于要和我们合作。”她说。

“非常急。”

“而且急着要回他的钱。”

“他听起来如饥似渴,告诉你做什么吧,德拉,给他寄一张支票,那就会使他成为替我们干活儿的人。”

“我需要告诉他为我们服务的报酬吗?”

“告诉他我们以后会给他打电话。”

“你想签这封信吗?”

“不,你来签,假装是你负责给他寄的钱,用特别帐户签这张支票。”

她点点头。

“监狱里有什么别的情况吗?”

“没什么重要的。”

“赶紧打电话给保罗·德雷克,”梅森说,“能来的话请他马上过来。”

梅森忙着读邮件,直到德雷克的暗号敲门声响起。

德拉·斯特里特迎进保罗侦探。

梅森说:“看看这个,保罗。”一边把贝克梅尔侦探事务所的报告递给他。

保罗·德雷克皱着眉头仔细考虑了一会儿。

“怎么样?”梅森问。

德雷克说:“我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佩里·梅森说:“至关重要的是去找出爱德·代文浦是否就是那个汇钱给普斯菲克·帕利塞则旅馆的人。能查出来吗,保罗?”

“在现在的情况下可能有些困难,但没准儿会留下痕迹。考虑到夫勒斯诺郡已经认定有一起米日娜·代文浦涉嫌的谋杀案,当局对任何搜罗有关代文浦消息的人可能都不会客气。你绝对确定弗兰科·史坦顿和爱德·代文浦是一回事儿吗?”

“我不敢绝对肯定,”梅森说,“但是我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描述相符,汽车牌号相符,但我们最好弄到登记表,找笔迹专家来鉴定一下。”

“你到过夫勒斯诺郡的那家旅馆?”

“到过。史坦顿是晚上早些时候入住的。他带着两只很重的行李箱,里面装的应该是矿样,他正在做一个什么矿产生意。他好像担心箱子会丢掉,总是随身携带着箱子进出旅馆。他还买了一只新的旅行包,在那家旅馆里拆了包装。”

“行李箱哪儿去了?”

梅森说:“不大可能在科兰浦敦旅馆里他的车上,因为警察根本没提起这事儿。”

“会不会有人把它们偷走了?”

“我不知道。有一些线索表示代文浦呆在夫勒斯诺郡的时候遭到过抢劫,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一定是抢劫他的人把箱子拿走了,里面装着很贵重的矿样。”

“有多贵重?”

“这的确是个问题,再贵重的矿样也不值得惹这么大的麻烦。”

“除非是为了解决什么争端。”

“有可能,”梅森说,“顺便告诉你,保罗,夫勒斯诺郡的地方检查官是个非常危险的、强有力的对手,他肯定不好对付。”

“我认为他是个公平角逐的人,如果他认为米日娜·代文浦是无辜的,他不会起诉她。他的听证会定在明天。”

“你认为他会摊牌吗?”德雷克问。

“他只会摊出能使她在押候审的有关证据,”梅森说,“他正在与这里的地方检查官密切合作,似乎他们想让米日娜先承认对她丈夫的谋杀。他们可能要求也可能不要求判以死刑。一旦这个案子结束了他们就会把她带到这里来,在赫坦斯·帕克斯顿的案于中申请判处她死刑。这一点是很有把握的,尤其是,如果他们能使米日娜在夫勒斯诺郡承认任何有关谋杀的事情。”

“你是说他们要把两个案子都扯进来?”

“他们要把两个案子联系起来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梅森说,“即使现在的法律允许,但只要情节大致吻合即可。夫勒斯诺郡的地方检查官可能会在分析杀死代文浦的动机时把毒死赫坦斯·帕克斯顿的案件拉扯进去;而洛杉矶警察局则会焦头烂额地想把代文浦谋杀案作为帕克斯顿案件的一部分。那可能就是为什么他们决定先在夫勒斯诺郡审讯她丈夫的谋杀案。但是,无论她承认了哪个案子,只要她一站到另一起案子的被告席上,他们就可能谴责她曾经承认自己犯过重罪,并且让陪审团知道是什么重罪。”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德雷克说。

“所以,”梅森说,“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的就是知道全部事实,而且尽可能抢先知道。”

“这可是个难办的差事。”德雷克说,“那里的警察有内部线索。他们有人力,有特权,他们知道法律。”

“我明白,”梅森说,“但是他们可能并不知道,迅速搜集到有关史坦顿的消息并把它联系起来有多么重要。现在有一些事实已经很明确了。爱德·代文浦带着一些他正在办理的非常重要的东西,而他的妻子对此大概一无所知。告诉你为什么要去圣伯纳底诺调查吧,德拉和我12号在天堂的时候,接到了一个从贝克斯菲尔德一个收费电话站打来的电话,打电话的那个男人一听见有人接起电话马上就说:‘普斯菲克·帕利塞则旅馆,圣伯纳底诺,第十三号房。’然后就挂断了。”

“这就是电话的全部内容?”德雷克问。

“一字不差。”梅森说。

“嗯,”德雷克说,“这与我们的想法相符合,这家旅馆可能曾被计划用于非常重要的用途。可是为什么代文浦付了房费又让人监视它呢,尤其是如果他想自己住这间房?”

“他的妻子似乎很肯定他不想自己任那个房间,他正要离开夫勒斯诺开车回家。”

“你不能相信他妻子说的话,”德雷克说,“她是当事人——她可能是有罪的。”

“关于打到天堂的那个电话,有一点很重要,”梅森说,“当时我并没想到,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它的重要性。”

“是什么?”

“从贝克斯菲尔德打电话来的那个男人没有问他是不是在和美宝·诺格讲话,德拉·斯特里特刚说了一声‘你好’他就留下了口信。想一想,如果是爱德·代文浦打的电话他应该能知道德拉·斯特里特并不是美宝·诺格,或者是觉察出声音不同,或者他会多说一会儿直到能确认出来。而且,我们现在知道电话打来的时候爱德·代文浦已经死了。”

梅森接着说:“如果是有人按照别人的吩咐来留口信,我们能够想象得到,他应该采取一些步骤来确认接电话的人到底是谁。”

“但是他没有?”

“是的,他没有。”

“为什么?”

“只有一种解释,”梅森说,“他根本不知道在天堂有什么人,他不知道美宝·诺格是谁,她的声音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她的身份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只是打来电话,留下口信,然后就挂断。”

德雷克仔细考虑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点了点头。

“还有一件事情,”梅森说,“我们从现在开始要注意莎拉·安赛尔的动静。”

“说得太对了。”德雷克说。

“别忘了,”梅森说,“现在的情况是莎拉·安赛尔从赫坦斯·帕克斯顿的死中获益非浅。”

“相当间接地,”德雷克说,“她根本无法确定迪莱诺会改变遗嘱把她划进来。”

“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信息,她当时的确无法确定,”梅森说,“但是如果我们能找到更多的信息,可能就会发现她有理由知道将发生什么事。”

“如果她知道我们在调查她,她会很难对付的。”德雷克警告说。

“不管怎样她总是个难对付的人。”梅森说,“尽可能地搜集信息,保罗,让夫勒斯诺的人行动起来。我们明早要出席听证会。”

“你是不是有些太匆忙了?”

“我是很匆忙,”梅森说,“我想问一些地方检查官还不知道答案的问题。”

“但愿这些问题的答案不会把你的当事人钉上十字架。”德雷克说。

梅森说:“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你们忙起来而且一直忙下去的原因,我可不想让那些问题导致那种坏结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逃尸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