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尸案》

第05章

作者:e·s·加德纳

飞机滑向跑道,进入机场。

梅森和德拉·斯特里特注视着莎拉·安赛尔和米日娜·代文浦走出候机厅,进了一辆出租车。车子转进车路,融入车流。

一辆尾部带着一根高高天线的警车从泊位开出来,紧跟着莎拉她们的车子开走了。

“哈,果然如此。”梅森说道。

“警察?”德拉·斯特里特问。

梅森点点头。

“他们在等什么?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执行逮捕?”德拉·斯特里特问。

“他们想要建立一种行动模式。”

“那我们做什么?”

“叫两辆出租车。”

“两辆?”

梅森点点头。

“同乘一辆车到城里不更便宜些吗?”

“没错,”梅森说,“不过乘两辆车更令人迷惑。”

“你认为会发生什么事吗?”

梅森说:“我想去圣伯纳底诺的普斯菲克·帕利塞则汽车旅馆。”

“为什么?”

梅森说:“住十三号房的那个人可能会知道些关于爱德·代文浦的情况。”

“噢!”德拉说,过了一会儿,她又问道:“就算他知道,那又怎么样?”

梅森说:“我可以和他谈谈。我要建立自己的行动模式。”

“你不能睡一会儿吗?”

“去那儿的话就不能睡。”

“为什么不带我去?”

梅森坚定地摇摇头,“年轻女士,你得小睡一会儿了,对方从现在开始可能会变得很强硬。”

“这件事应该有个简单的解释,爱德破产了然后……”

“可能会有个简单的解释,”梅森说,“但是因素很复杂。来了一辆出租车,德拉,你先走,有钱付费吗?”

“足够了。”

“好吧,过会儿见。”

梅森向德拉挥手告别,站在那儿伸了伸腰,打着哈欠,抬头看着城市上空的灯光。

又一辆尾部带天线的警车滑出泊位,跟上德拉·斯特里特的出租车。

梅森上了辆出租车,几乎是不容置疑地向后一靠,眼睛直视前方,从未回头看一眼是否有警车在后面跟着。

车子到了公寓,梅森付了车费,走进家门,洗了个澡,然后穿着浴衣给保罗·德雷克侦探事务所打了个电话。

晚间接线员接的电话。

“我是佩里·梅森,”他说,“我猜保罗·德雷克正睡得香吧。”

“他在这儿一直呆到半夜,”接线员说,“他交代过了,如果你打电话过来我们就把有关圣伯纳底诺的情况报告给您。”

“那就开始讲吧。”梅森说。

接线员说:“根据我们的人在电话报告中提供的资料,星期天晚上一个自称叫弗兰科·史坦顿的人从夫勒斯诺打电话来预定了十三号房间。他说他星期一晚上很晚才能到,所以他想预订一个房间,还特别强调说房间不要上锁,因为他不想那么晚打搅服务员拿钥匙。他说他直到星期二凌晨两三点钟才能到,要连续住两天。他问了房价,被告知是每天6美元,他说他会去邮局电汇两天的房费12美元。”

“汇了吗?”梅森问。

“汇了。”

“史坦顿的情况怎么样?”

“直到半个钟头以前,我们的人在电话报告中说他还没有出现,不过有一个进展,您可能很感兴趣。”

“是什么?”

“另外一个侦探事务所采取行动了。”

“监视史坦顿?”

“看上去是。”

“是谁呢?”

“我们还不确定,不过我们想应该是杰森·贝克梅尔,一个从贝克斯菲尔德来的私人侦探。”

“怎么判断出来的?”梅森问。

“是汽车牌号,后来我打电话要求我们的人形容一下贝克梅尔,他回答的就是对那个车牌主人的描述:52岁,身材矮胖,水桶腰。”

“知道他想调查什么吗?”

“表面上看只是想知道谁会来住第十三号房。”

“我们的人认为他在监视那间房吗?”

“他们不敢确定,不过他们是这么认为的,其他的房间都有人住。”

“让你们的人接着干,”梅森说,“另外再派个人去跟踪贝克梅尔,贝克梅尔结束工作时应该会打电话报告他的事务所,想办法搞到他拨的电话号码。很可能他去的是收费电话亭,你们的人应该能做点什么。”

“想弄到那些号码是很困难的,不过我们尽量去办。”

“试试看吧,”梅森说,“现在还有点别的事情,我正在办理一个叫爱德·代文浦的男人的案子,这个人昨天在科兰浦敦被认为已经死了,但‘尸体’从窗户爬出去开车走了。现在,重要的是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在他‘死’之前的那个晚上他干了些什么。很可能他在夫勒斯诺,警察可能正在打听他的下落,他们会寻找爱德·代文浦在哪里登记,不过百分之九十九他们会一无所获,因为爱德可能会用假名。圣伯纳底诺的那家旅馆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他用假名的线索,大概是弗兰科·史坦顿,有必要的话派十二个人去调查这件事,我想知道结果,还需要这件事完全保密,能做到吗?”

“能做到,”接线员说,“我们在夫勒斯诺干得很不错。”

“好吧,”梅森说,“我大约10点钟会在办公室,不过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就往我家里打电话。”

梅森刮了胡子,喝了一杯温牛奶,盖了条毯子,举着一张晨报躺在长沙发上,读了十几分钟,然后沉沉地睡去了。突然间,他被一阵急促的持续不断的电话铃吵醒了。

因为只有保罗·德雷克和德拉·斯特里特知道这个私人电话号码,梅森毫不犹豫地抓起话筒说:“喂?”

保罗·德雷克的声音极具穿透力:

“你一向爱把我从睡梦中惊醒,这回该轮到你了。”

“有话快说,不过希望你说的是要紧事。”

“是关于米日娜·代文浦夫人的事。我的晚班接线员说你在办理爱德·代文浦的案子。”

“有什么情况?”

“米日娜被捕了,正在接受关于一起谋杀案的质询。”

“谋杀谁?”

“两起谋杀,她的丈夫爱德和她的亲戚赫坦斯·帕克斯顿。”

“怎么回事?”

“前天秘密下令掘墓,挖出了赫坦斯·帕克斯顿的尸体,她是威廉·迪莱诺的侄女,死于威廉·迪莱诺之前不久。”

“是的,是的,”梅森说,“那些我都知道。接着讲,怎么回事?”

“他们在尸体里发现了足以杀死一匹马的砷,似乎毫无疑问死于砷中毒,尽管医生签发了正常死亡书。”

“米日娜·代文浦怎么样?”

“接受那起谋杀案的质询,夫勒斯诺郡也传来了命令,要她接受关于她丈夫的谋杀案的质询。”

“他们找到尸体了吗?”

“她丈夫的?”

“对。”

“还没有,不过他们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新的证据。开始他们以为有个医生犯了个错误,他们可是没给他好日子过,不过他指天发誓,似乎已经使他们相信那个男人是被谋杀的。”

“然后尸体从窗户里爬出去开车跑了,”梅森说,“可真是个活跃的尸体呀。”

“噢,我不知道这些细节,我只是告诉你我所知道的情况。”

“代文浦夫人现在在哪儿?”

“被警察逮捕了,不过她可能会被送到夫勒斯诺接受那里的质询。”

“你发现了代文浦头一天晚上在夫勒斯诺的情况吗,他呆在什么地方——可能用的是史坦顿的名字?”

“还没有,佩里,但是我们正在调查。这儿有个问题,佩里,从现在开始事情变得和你关系很密切了。你的狐狸尾巴可能被踩住了。”

“废话少说吧。”梅森说。

“你知道,代文浦在天堂有一间他矿产公司的办公室,所以警察给奥罗威尔的巴特郡执法官打了电话,执法官到那里去做了调查。结果他发现你前一天晚上到过那里,停留过,显然是在代表代文浦夫人处理事务。有一封代文浦留下的信。执法官打开信封,发现里面是6张白纸。他们把信封交给一位专家检查,那位专家说信封在过去的24小时之内被蒸汽熏开过,然后又用胶水封了起来。你能想象出来这一发现使你面临什么处境,我想我还是把你叫醒让你知道这件事,因为你可能不得不回答一些令人尴尬的问题。”

“什么时候?”

“他们找到你的时候。这件事情可真像块烫手的山葯:他们认为你发现了指控你当事人投毒的内容,所以你毁掉了原件,代之以白纸。”

“代文浦夫人被正式逮捕了吗?”

“是的。”

“莎拉·安赛尔怎么样?”

“没有对她的指控。德拉·斯特里特想让我转告你,莎拉·安赛尔总是到办公室去,不过德拉一直在拦着她……”

“德拉?”梅森说,“她在办公室吗?”

“早早就到了,”德雷克说,“她9点开的门。”

“天哪!”梅森叫道,“我告诉她睡一会儿嘛,现在几点了?”

“10点。德拉觉得你可能想睡一会儿所以她去了办公室,先处理一些杂事免得你有要紧事时被打扰。”

“她知道这事儿吗?”

“不全知道。”德雷克说,“我先给你打的电话,我挂了电话之后就去大堂告诉她。”

梅森说:“跟她说我20到25分钟之后到。”

“如果警察不把你带去审问的话。”德雷克提醒他。

“告诉她我20到25分钟之内就到。”梅森又重复了一遍,挂断了电话。

梅森赶紧穿戴整齐,从他寓所的后门出来,赶紧到了办公室。他在德雷克侦探事务所门前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还是决定先去看看德拉,就快步沿着走廊走下去。他打开私人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德拉·斯特里特看见了他,把手指放在嘴chún边以示警告。她赶紧关上书房和办公室相连的门,然后小声说:“头儿,我们被熊跟上了。”

“怎么回事?”

“先听我说莎拉·安赛尔的故事。”

“她怎么了?”

“她最好是能闭上嘴。”

“为什么?”

“她突然发现米日娜·代文浦不是她本来印象中的那个温柔、被动的小东西。”

“她是怎么发现的?”

“她想当面告诉你。头儿,你并没有义务在这起案子里代表代文浦夫人,这是一起谋杀案,你跟她的协议是在遗产事务里代表她……”

梅森摇摇头打断了德拉的话。

“不是吗?”

“不是,”梅森说,“我一旦受理了某个当事人就绝不抛弃她。”

“我知道,”她说,“不过,你还是先跟莎拉·安赛尔谈谈再说吧。”

“你已经和她谈过了吗?”

“大致谈了谈。”

“怎么样?”

“不好。”

“好吧,”梅森说,“就算米日娜有罪,她至少也有权利受到公正的对待,她有权利在法庭上得到辩护。她有权利享有宪法所规定的权利。她有权利与指证她的证人当面对质,让他们也接受审问。不过我总觉得这起案子不像看上去那么黑暗。”

“可能不是吧,”德拉·斯特里特说,“你现在想跟安赛尔夫人谈吗?”

“让她进来,”梅森说,“你为什么不去睡一会儿,德拉?”

“我想先来上班好让你休息一会儿,我午饭后可以小睡一下,你要是陷在这件事里可就真的忙起来了。有几个长途电话,其中有一个是巴特郡的一名律师打来的。”

“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梅森说,微笑着。

“是啊,”德拉·斯特里特说,“我也想知道。”

“好,我们一件事一件事地做吧,”梅森说,“我一会儿在会议室里,不管是谁打电话来我都不接,30分钟以后我有空。现在听听安赛尔夫人说些什么吧。”

德拉·斯特里特点点头,拿起话筒对总机的格蒂说:“梅森先生来了。格蒂,告诉安赛尔夫人他马上要见她,我现在就去接她进来。”

德拉·斯特里特离开办公室,把莎拉·安赛尔带了进来。她精神委顿,脸色憔悴,疲惫不堪,眼袋松弛地垂着,脸上的化妆一看就是匆忙完成的,显然缺少睡眠。

“梅森先生,”她穿过办公室径直向梅森走过来,随便地抓起他的手,“你必须得做点什么,我们必须得把自己从这件事情里摆脱出来,太可怕了。”

“先坐下,”梅森说,“冷静些,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儿。”

“出了大事儿。”

“那好,”梅森说,“跟我讲一下吧。”

“我永远都不能原谅自己,永远都不能原谅自己是这样一个大傻瓜,我被那个小狐狸精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逃尸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