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塘鹅》

第02章

作者:e·s·加德纳

白炽灯的光线照在阿克利警官那张被香烟烧焦灼桌子上。楼里的空气带有一种奇特的恶臭,弥漫在牢房、警察总局以及其它那些全天都有人呆的地方。比弗坐在阿克利警官的桌子对面,说:“打电话时我可没指望你还没睡。”

阿克利打个哈欠,用手捋着头发:“没关系,比弗。我会在半夜爬起来去抓那个家伙的。你说在上午9点以前需要这个情报?”

“是的。”

阿克利按了一个电钮,叫来一位警官,吩咐道:“去查一下,在钱宁商业大厦里是哪家侦探事务所,让他们的头儿听电话。”

警官走了之后,阿克利揉着后颈窝,打了个哈欠,然后从马甲口袋里摸出了一支雪茄。

“你觉得这和发生在吉尔伯特公司里那件可笑的商店扒窃案有关吗?”警官问道。

“看起来好像是。”比弗回答。

阿克利警官点上了雪茄,喷了几口烟,若有所思,然后使劲摇了摇头,说,“不,比弗。那是个掩人耳目的幌子。在皮货公司的那件事只是一次价格标签的调换,正如你所推断的那样。我猜想明天吉尔伯特会大发雷霆,说有人以75美元一件的仿兔皮上衣的价钱拿走了一件价值2000美元的貂皮上衣。”

比弗点了点头:“我是这么想的。可是利思却不这么认为。”

阿克利警官说:“那只是他有意放出来的烟雾弹,好让你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

“这次他上了我的当,警官。他真的要相信我了。”

阿克利警官把雪茄转到嘴角的另一边。“不,”他说,“他在耍你,比弗。那件银色狐皮披肩的事就证明了他正在戏弄你。我敢打赌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在那家仪器——”

电话铃打断了他的话。他迅速地抓起听筒,从嘴角里说:“喂——我是阿克利警官。”

屋里出现了一阵寂静,然后阿克利从嘴里取下雪茄说,他的声音立刻充满了权威感:“哦,你是钱宁商业大厦里的环球国际侦探局吗?你是负责人吗?好的,我是总局的阿克利警官。下面听好啦,咱们开门见山地说吧。精密仪器设计安装公司是不是你的客户?哦,是的,我明白了。那么,你现在正在为那家公司做什么?我不管什么机密不机密!这里是警察总局,我们正在办一个案子,我们觉得这其中有诈……别管我们是怎么知道的。我们在要求提供情况……不,你在给你的客户打电话时不要支吾含糊。我在询问情况,你必须回答。我们已经放过你们这些家伙很多次了,但是现在……嗯,这还差不多。好的,开始说吧。”

大约3分钟死一般的寂静,阿克利警官拿着话筒,皱着眉头,听着一个声音通过听筒连续不断地向他全神贯注在左耳说话。然后他说:“你怎么知道这个女人就是那个人?……我知道了……她现在在哪儿?……好了,你们这些家伙应该首先把那个情况报告上来的。那是犯罪、那是盗窃……当然,他们不想弄得声名扫地,但是他们也没必要受到惩罚。我们可以像其他任何人一样不泄露此事。你们这些混蛋认为你们比警察部门还能干吗?……嗯,这还像话。把实情告诉他,告诉他警察总局已打过电话,并要求汇报此事。告诉他我们非常警觉,即使受害者试图隐瞒,我们也可以了解犯罪情况,而且你还可以告诉他,是阿克利警官亲自办理这件案子。告诉他我已经朝着解决的方向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在此期间你们这些混蛋要时刻地向我提供最新消息,明白了没有……好的,我是阿克利警官。”

阿克利“砰”地挂上了听筒,然后朝桌子对面的那个卧底咧嘴笑了笑。“公司的头儿这次是要被解雇了,”他说,“他门企图隐瞒这件事。在侦探事务所的那个家伙都快晕了,不知道我们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怎么知道什么?”比弗问。

阿克利说:“一个叫尼古拉斯·霍奇的发明家已制出一种改进了的海底探测定位器。他做了一个看来是能有作用的粗模型。他已把它向华盛顿做了推荐,但却因繁文缛节而遭冷落。后来他和一位海军少将联系上了,少将安排了一次鉴定试验,但是坚持试验中要用的是一部完备的仪器,以便给海军部的头头们留下好印象。精密仪器设计安装公司被挑中担当此任。

“自然,这件事得在极端秘密的情况下进行。只有贾森·贝尔维耶,公司的总裁和他的机要秘书,一个叫伯尼斯·拉门的女孩子知道这件事以及原图纸的保存地。仪器公司的那些办公室只负责设计,而工厂在城外大约1英里处。贝尔维耶的想法是把这个东西分成几个部分,让工人分工制造,最后,在两个信得过的助手的协助下,自己亲自来组装。”

“而图纸出事了?”比弗问。

“它不翼而飞了。”

“这家侦探事务所正在受理此事?”

“是的。他们签约负责仪器公司的所有事务。贝尔维耶一知道发生的事就给他们打了电话。他们怀疑伯尼斯·拉门,给她设了个圈套,而她掉了进去。他们捉住她并逼问了她,但一无所获。”

“这样我们就接管过来?”比弗咧嘴笑了。

阿克利警官也咧嘴一笑。“我们是要接管,”他说,“但是要等到贾森·贝尔维耶这个老家伙爬过来求我们才行。他担心此事被曝光。如果让人家知道那些图纸不在办公室了,或者是,如果他不能保证这些图纸在失控情况下也不会被复制,精密仪器公司就有得受了。”

突然比弗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皱眉沉思起来。

“哦,”阿克利问,“怎么啦?”

“见鬼,莱斯特·利思怎么会知道这些?”

阿克利的眼神表明了他内心对这个问题的惊讶。

比弗说:“这和那件从窗户里扔出银色狐皮披肩的事有关。”

“胡说,比弗。那只是他用的一个幌子。”

比弗突然说:“嗨,警官,仪器公司的办公室就在皮货公司的街对面。你觉得你是否可以从中看出——”

阿克利警官很权威地摇了摇头:“仪器公司在6楼上,而皮货公司在4楼。”

比弗固执己见地说:“噢,皮货公司在一座楼里,它的4楼和办公楼的6楼一般高。”

阿克利警官皱起了眉头。“你说的有些道理,”他承认道。接着他又匆忙地补充说:“但我有些怀疑。”

莱斯特·利思一边喝着咖啡,吃着吐司和干咸肉,一边听着男仆的汇报。

“很有意思,比弗,而且应该说相当完整。你怎么弄到这些情况的?”

这位卧底咳嗽了一声,“我感兴趣的一个年轻女人结交了一个警探。”他说。

“哦,是的,你以前提到过。我不知道这种情形是否道德,比弗,但是从这种关系显然可以获得很多情况。”

“是的,先生。”

“你确信贾森·贝尔维耶找过警方吗?”

“是的,先生。午夜之后。”

“让我们再把这事捋一遍,比弗。”

“好的,先生。贝尔维耶把原图纸放在他的保险柜里,那间柜子门白天是开着的,而晚上就关上锁好。仪器的发明人尼古拉斯·霍奇和贝尔维耶刚刚结束了一次预备会议。图纸被放在保险柜里。贝尔维耶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说要离开一会儿,把霍奇留在了一间与自己的私人办公室相连的办公室里。而伯尼斯·拉门,贝尔维耶的秘书在她自己的办公室里打开并分类整理了下午的邮件,正在把它送到贝尔维耶先生的私人办公室——她是这么说的。她刚踏进办公室就听到街对面的尖叫声。自然地,许多职员都奔向窗口去看热闹。伯尼斯·拉门说她听到私人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好像有人匆忙跑出去,当时她以为是贝尔维耶先生。这就是她所说的。”

“那不是贝尔维耶吗?”

“对,先生。贝尔维耶先生说他在楼的另外一处。不管是谁从保险柜里取走了这些图纸,他看来知道得很清楚东西在哪儿。”

“有没有可能有外人进了办公室?”

“没有,先生。公司内部刊物的主管弗兰克·帕克逊一直在周末练习多向飞靶射击。他把枪带到了办公室,一听到街对面的騒动就抓起了枪,装上子弹,跳到走廊里。在场的人中只有发明人霍奇跟公司没有关系。当然,很难想象霍奇会偷自己的图纸。”

莱斯特·利思皱眉沉思起来:“那伯尼斯·拉门呢?”

“侦探们昨晚监视了这栋楼。拉门小姐回办公室,她说她工作没做完。侦探们认为那很可疑,所以抓住了她。你知道,先生,当时立即就有一名警卫被派在门口以防有人把图纸拿出去。它们一定还藏在办公室里,窃贼从保险柜里把它们取出来,然后藏起来。”

利思说:“侦探们搜查了拉门小姐,没发现什么?”

“没有,先生。”

利思笑了。

“你想为此做些什么,先生?”比弗说。

利思惊讶地扬起眉毛问:“做些什么?”

“嗯,先生,我的意思是,我在想,你是不是再想证实一些你的推断。”

“我想不,比弗。我发现我在为警察处理整个事件所表现的愚蠢而生气,但是没人叫我去做任何事情。我对这些事情的兴趣纯粹是抽象的——仅仅是纯学术式的推测而已。”

那个经营戏剧职业介绍所的女人抬头看了看菜斯特·利思。她的笑容开始还只是一种职业性的奉承,但当她看见了这结实的身材、敏锐而机警的眼睛、挺直的鼻梁和微笑的嘴chún之后,她的举止突然变得亲切起来。

“早上好。”她说。与通常她对陌生来访者的态度相比,这次她的语气要热情得多。

莱斯特·利思朝她微微一笑:“我想写一些故事。”

女人脸上的微笑被渐皱的眉头所取代。“我们从不接待作家,”她说,“我们自己不处理文学的东西,但除非你有很丰富的经验——”

“专题报导,”莱斯特·利思继续说,“从一个不寻常的角度——从新闻背后的人情味来写。”

女人紧皱的眉头有些舒展开来:“听起来挺有趣,但是恐怕我们不能——”

“哦,”利思轻快地插话说,“只是兴趣而已。我不想从中赚钱,而且我不是请你给我安排工作。”

“那么你想要什么?”

“一个喜欢抛头露面的女演员。”

桌子旁的女人说:“她们都喜欢抛头露面。”

“我想要一个女演员,”利思说,“一个合格的演员,一个有经验的演员,一个——”

“您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演员了。”那个女人不耐烦地打断说,“如今这年头,年轻人只想着好莱坞。她们只是把舞台当做进入影坛的跳板。”

莱斯特·利思说:“我要的演员不一定要求年轻。我想要一个有性格的人,能拿得起放得下。”

她有些迷惑地注视着他。“在外面的办公室里就有一位在等着,”她说,“从在剧团里演戏到玩杂耍,她什么都干过。她确实很有天赋,但是——嗯,她已经不再年轻了。”

“多大岁数?”利思问道。

她笑了:“她说是30,看起来像是33。我觉得她在40左右,我得敬佩她保持勇气的方式。”

“她叫什么?”

“温妮·盖尔。”

“她愿意为我做事吗——当模特?”

“我觉得不会。除了当演员,她什么都不想干,但是你可以跟她谈谈。”

利思说:“让她进来吧。”

温妮·盖尔果然是一个对耍花招不耐烦的女人,她想确切地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以一个简单明了的问题打断了与莱斯特·利思的初次谈话:“你写过什么吗?”

“没有,”莱斯特·利思说,“这是个新尝试。”

“听着,我可没耐心跟你磨蹭。”她不耐烦地说。

“啧,啧。我早就料到会是这样。别走嘛,盖尔小姐。”

“为什么不?”

“幸运的是,我不是靠卖文为生。”

“可是,我得靠时间来谋生,我可浪费不起。”

利思说:“我想让你摆好姿势,让我照相,并写一篇带有人情味的故事。报酬将是两小时250美元——当然,还有一件毛皮外衣。”

“还有一件什么?”

“一件毛皮外衣——件银色狐皮披肩。”

温妮·盖尔一下子坐了下来。“嗨,听着,”她说,“果然当真?”

利思点点头。

“你会说话不算数吗?”

他摇摇头。

“我会得到现金吗?”

“是的。”

“什么时候?”

“现在。”

“我要做些什么?”

“把一件毛皮披肩扔出窗外,然后告诉我你的感受。”

温妮·盖尔瞥了一眼坐在桌子后面的那个吃惊的女人,然后抬头看了看莱斯特·利思。“你疯了,”她说,“但是如果你身边有250美元的现金,我就照你说的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宛如塘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