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中取胜》

第11章

作者:e·s·加德纳

1小时后,白莎才饮完她的第3杯,在倒第4杯进杯子的时候,电话响了。

白莎看向她的手表,她说:“这才是有效的工作。一定是有一个人回报海约翰的行动了。”

她拿起电话,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柯白莎。请讲。”

我听不到电话对方在讲什么,不过我可看得到白莎脸上的表情。我看到她双chún紧闭,眼睛越眯越小。她说:“我自己不开车,这一点可以证明。”

接下来又是对方很久的说话,柯白莎不吭声地听着。她握电话的手,因为手指上有钻石戒指,戒指不断的闪光。她根本不看我。过了一下,她说。“告诉你,我一定要去查一下,才知道你所说的那段时间内,是我的哪一位作业员在用那辆车子。我私人认为其中有误会……不过我现在不想去办公室。我已经上床了。即使我去办公室也不一定有用。我不一定找得到登记本。是我的秘书在管这种小事……不行,这个时候我不想去打扰她。绝对不可以。这件事没那样重要。90%,那个证人是看错了车牌号码……可以,明天早上10点钟……好吧,9 点半。不能再早了……我有不少作业员。2、3个有事在外——不行,我不能够告诉你他们的名字,也不能告诉你他们在办什么案子。那是职业机密。我一定得到明天早上查过登记本,才能告诉你。在早上9点半之前,我绝对不可能和你联络的。”

她挂上电话,两眼突然看向我,闪闪的眼光有如她手上的钻石。

“唐诺,他们发动攻击了。”

“什么?”我问。

“圣卡洛塔要求这里的警方协助。一件汽车肇事逃逸案子中,有一个证人声称看到车子号码,那是我们公司车的。他们已经找到我们头上来了。”

我说:“我想不到那家伙诬人诬那么快。”

她说:“好人,你要遭殃了。他们会吃定你的。白莎会站在你一边,要尽力支援你。但是这件案子会在圣卡格塔开庭。那是内定的。陪审团也都是他们选的。”

“车祸发生在什么时候?”我问。

“前天。”

“那公司车泊在车场里。”我说:“我有车场停车证。”

“警察去过了。也问过车子动向。车场的人说你放车12小时后,进去把车开出去。你开车出去2 小时又回来泊车,说你紧张兮兮的。他不知道你姓名。他把你形容得很清楚。”

我说:“那大泽蛋威胁他说的。不过他不会得逞的。”

“可是,他已经得逞了。他——”

电话铃又响起。柯白莎犹豫要不要接。她说。“又怎么啦?”

她拿起电话,说道:“哈罗。”她没有说自己是谁。

听到对方说话,她态度全部放松了。她拿起铅笔,在一叠纸上做笔记。她说;“等一下。”把话机捂住。

她说:“姓海的离开总局,我们的人跟踪他到诺曼第街的一家公寓。那公寓名称‘西方’。姓海的进去。那是一家极高级的公寓,有看门守卫,进出的人一定经过询问和通报。海约翰用了一个名字叫巴法仑,叫守卫通报43a、43a登记的是来自加州橡景的林亚美太太。我们怎么办?”

我说:“叫他在电话上等一下,让我想想。这种现象,要不是要紧急商量一下,就是公事拜访。他们已经在收紧绳索了。选举日在后天。告诉你的作业员留在那里,我们这就过去。”

柯白莎向电话中的对方说:“留在那里,我们马上来……等一下。”

她看向我问道:“万一海约翰在我们到达前想离开,怎么办?”

“让他走。”我说。

白莎对电话说:“让他走好了。”她把电话挂上。

我拿起我帽子。柯白莎把自己勉强塞进大衣,看向桌上两杯白兰地酒。她拿起一杯,示意实我去拿另一杯。

我说:“这种好酒要是喝得很快,真是罪恶。”

白莎道:“放在外面浪费掉更罪恶。”

我们在酒杯上缘交换眼色,把琥珀色的洁纯液体一饮而尽。

下楼时,在电梯中,白莎道:“我们每走一步就使自己陷得更深。我看我们都快淹死了。”

“现在撤退,一切也已经太晚了。”我说。

她说:“你是一个有脑筋的小浑蛋。不过和你在一起最大的危机,就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适可而止。”

我没有和她去辩。我们叫了一辆计程车来到公司车泊车的地方。我们用公司车来到诺曼第路。白莎见到那作业员。他说:“我跟踪的人已经走了。我听你的指示让他走了。”

我说:“没关系。假如有一个女人——55岁左右,灰发,黑眼珠,160 磅——出来的话,你跟着她。叫你的同事守住后门。万一他看见这样一个女人自后面出来,就让他跟下去。”

“你说了就算。”他说。

他的同事说。“我没开车来。”

“把我们公司车开过去。”我说:“停在你看得见后巷的地方。我觉得她会从后面出来。”

我对白莎说:“来,我们进去,去叫辆计程车。”

柯白莎着向我,半晌之后,她把自己的巨大肥躯自公司车中弄出来。我扶住她肘部,我们过街走向公寓里去。

我说:“你一个人进去。向那警卫表示出一些你的高贵气质。找出这里现在所有的接线生们是什么名字,都住在那里。”

“他们会起疑心的。”她说。

“玩得好就不会。你要找一个你侄子倾心的女朋友。听说她在西方公寓当接线生,你要摸摸她的底。假如她人是规矩的,你要恭贺他们。你不会更改你遗嘱中有关侄子的部分。万一她不合理想,你就不会同意他们的婚礼。多闪动一下你有钻戒的手指。把闪光闪进警卫的眼里去。你一定得取到所有小姐的地址。”

“要来干什么?”她问。

我说:“用处么,连我自己都还不能确定。”

柯白莎长叹一声,身子前仰,人也矮了2 寸。“老天,唐诺,”她说:“你来替我工作,偶然我也会有一晚上睡得很甜。现在,我即使有机会可以躺到床上去,也不见得睡得着。”

我说:“完全照我告诉你的方法去做,说不定我们还有救。”

“这就是为什么我即使有床,有机会,也不见得睡得着的原因。”

我说:“随便你。”我转过身子,扬长而去。

她站在公寓门口人行道上,双眼冒火怒视着我。然后她一声不响转身,像个女皇似的大大方方走进公寓的大厅。她进去。2 分钟后我小心地经过公寓门外向里窥望。她站在柜台前,她的手在玩一支墨水笔,她手指上的钻石闪闪发光.白莎脸上有一种傲慢屈尊的神情,看来这件事办得不错。我只希望她的3字经不会出笼。

过不多久,一辆计程车开过来。柯白莎还在里面和警卫聊天。计程车司机走出汽车走进公寓去。几分钟后柯白莎经过玻璃门,回到人行道上来。走起路来一摇一摆。正是她的老调。

计程车司机在一侧,我在另一侧,我们两个帮她坐上计程车。

“夫人,去哪里?’计程车司机问道。

“向前一直走。”我说:“慢慢开。”

我自己坐进车去。司机把计程表扳倒开车前进。

“都有了吗?”我问。

“当然,雕虫小技。”

“先说说白天的接线生。”

“姓平,平菲达。克隆伟街119 号。她8 点上班,下午3 点下班。是性感,但心地善良的女孩。下午班的接线生是个惹人厌的,不过效率高。平菲达不熟练,但是平易近人。警卫相信我侄子爱上的一定是姓平的,他说下午那一位不可能有人爱。”

“这倒好,”我说:“省我们不少事。”

我把隔住计程车前面的透明塑胶打开一点,我对司机说:“克隆伟街119号。”

柯白莎把自己靠在坐垫上,她说:“好人,我希望你自己知道你要做什么。”

我说:“我也希望呀!”

她把头转过来一半,眯着眼地看我。“你要是再把我搞进另外一个泥潭去,我保证把你头拧下来。”

我什么也不说。

街上已经没有车,我们的计程车开得很快。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一幢公寓,每家的门铃就在大门口。我找到姓平的,按门铃。

我一面按门铃一面对白莎说:“需要你来答话,她才会放我们进去。告诉她,你有事一定要见她,有钱可以赚的。在这时候非如此她不会让一个男人——”对讲机发出声音,一个女人声音道:“找什么人?”声音清楚,不像自梦中被叫醒。

柯白莎道:“我是柯白莎。我有件事一定得见你——有机会给你赚钞票。一下子就可以。你放我进来,我讲完就走。不用5分钟。”

“是什么赚钱机会?”

“在下面怎么能讲呢。不能公开的,但是你有钱可赚。”

上面说:“好吧,算你会说话。上来吧。”

“嗡”一下电锁打开。我把门打开为白莎把门撑着。

自清凉的夜晚空气进到屋里,走道上充满了各种味道。我们找到电梯,摇晃地上到4 楼,自走道来到平菲达的公寓。有灯光自门上的通气窗射出来,但是房门是关着而且锁着的。

柯白莎敲在门上。

“什么人?”声音自里面。

“柯太太。”

声音在里面说:“我一定得先看你一下。”

门上链锁打开,门向后打开3 寸,足够里面一双黑得发亮的眼珠自隙缝中望出来,看向白莎巨大的架构。白莎摇晃自己的手,使钻石的闪光照向她的眼。平菲达把门上链锁拉开,她说:“进来吧——嘎!你怎么没有说还有一个男人跟着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柯白莎开航似地走进门去,她说:“那只是唐诺,不必管他。”

平菲达走向床头,踢掉拖鞋,爬上床,把被单拉上来盖好,她说:“你们自己找没堆衣服的椅子坐。看来你们最好把门也关上。”

说她头发是褐色的,就不够亮,但是又绝对不是黑色的。她眼睛警觉,好奇,充满生命活力。她能从沉睡中清醒过来,如晨跑回来似的新鲜。她的脸不必补妆,仍旧可以到任何场合,一样受人注目。她说:“好吧,说吧。”

我说:“我的姑妈才在西方公寓里租了一个套房。”

“你姑妈叫什么名字?”

“林亚美太太。”

“关我什么事?”

我说:“我姑妈是个寡妇,她多的是钱,脑筋不好。有个男人想要骗光她的钱,正在逗着她玩。我想要阻止他。”

她看看我,没有激动的意思。她说:“懂了。你是她亲戚。你希望姑妈有一天走路,财产就都是你的。另一面她当然能乐就乐,要把钱花花掉。你不喜欢。这样说对不对?”

“不。”我说:“不对的。我一毛钱也不要她的。我只是要使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即使她要嫁给那个人。我也不在乎。不过最近很明显的他在敲榨她。他有了她什么把柄,我不知道是什么。极可能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我想他已经使她相信她可能被传庭作证供出对她不利的事。不过我真的不知道是那一件或那一种刑事案。”

“要我干什么?”

“明天早上偷听她的电话。”我说。

“绝对不可能?”

我说:“当她和那家伙说话的时候,你顺便听着。假如他们在谈情说爱,你不必告诉我。我立即离开这件事。不过,万一他是抓住她什么小毛病,或是谈到一件刑事案,我希望我能知道。这件事里你可以得到100元奖金。”

“这样做倒是可以的。”她说:“你怎么保证我拿得到100元?”

“因为你现在可以先拿到钱,所以你可以保证。我们宁愿在你身上冒险,总比你在我们身上冒险好。”

她说:“我也不是白拿的,有人知道,我会被炒鱿鱼的。”

“绝对不会有人知道的。”我说。

“我怎么做法?”

“当她用电话找那个男人时,你给我一个暗号。假如只是男女之间的应酬,我就不参与。假如是敲榨,我就会表明我的立场,我会说:亚美姑妈,在你做任何事对付他的敲榨前,你一定要把一切详情告诉我。”

平菲达大笑,伸出一只手说:“拿来。”

我对白莎说。“你给她100元。”

白莎看来像喝了一大口的醋。打开皮包,数出100元现钞,把钞票交给平菲达。

“当你给我暗示时,”我告诉平菲达:“不要使别人知道你见过我。”

她说:“假如你以为我那么笨,我也应该告诉你一些事。这一件事,希望你我都不能乱讲,我喜欢那100 元,不过我更爱我这一个工作。那个日班警卫一直在追我,我从来没给他好脸色过。他正在找机会,看我会不会有什么缺点可以控制我。”

我说:“没问题。我明天一早会去看亚美姑妈。我出来的时候,会塞一张有号码的字条给你。你有了消息,打那个电话可以找到我。假如他们的谈话是绵绵情话,你就对我说我的打赌输了。假如他们谈的有刑案意味在内,你告诉我打赌由我赢。”

“ok,”她说:“你们出去时把窗开着。把电灯给关了。我好像还有40分钟可以睡一下。拜拜了。”

她把钞票卷起,塞进枕头里去,自己睡下了去。

我把窗打开, 把门也打开。 柯白莎把电灯关上。我们走出走道,柯白莎说:“在这种时候,想出这样一个怪招!唐诺,你要是肯接受一个饱经世故的女人给你建议,这女人不错,你应该在别人动手之前,早早和这个女人结婚。”

我说。“这个时候出这种怪招!”

“现在我们又要做什么?”她问。

我说;“我们回计程车去。我要回西方公寓去使那2 个作业员提高警觉,不要漏了什么东西。你回你的公寓快去睡一下。我不会回办公室去,怕他们会利用那车祸案子找我麻烦。你也不要回办公室,因为你和他们有约会。你在9 点半去西方公寓好了。我们要进去,去和那亚美姑妈聊一聊。”

“我们聊什么?”白莎问。

“歌词是知道的,唱什么调还没有决定。我会再研究一下。也许去守在她公寓门外,可以给我一些灵感。”

我们爬进计程车,告诉司机叫他送我去西方公寓,之后送白莎回家。

在路上,白莎说:“你认为她今晚会溜出去吗。唐诺?”

“不会。连1%的机会也不会。但是千分之一我们也损失不起。”

“可也是真的,唉!”白莎道,把身子靠向坐垫的背。

司机把我们开到了西方公寓。我对白莎说再见,自己一个人跑去,和守在公寓前门的作业员一起坐在他车里。

他是一个55岁的男子,蓝眼珠,外面鱼尾纹很多。天使的外表,但是肚子里鬼点子之多,无论那一个诡计多端的人,在他面前好像只是来自幼稚园的。他曾在政府机关做过15年事。我听他一直说故事说到东方初露曙光。西方公寓门前的棕桐树宽叶蒙上了金色镶边。反舌岛开始在晨曦中唱歌。

我等于上了一堂有关吸毒、运毒、赌、娼的专题课程。我说:“不知你冷不冷,我是真想来杯咖啡。”

我看到他听到咖啡两字,就在咽口水。

我说:“自这里下去3条街。左转2条街就有一家24小时开门的餐厅。很小,但是咖啡不错。由我来坐在车里守着。你不必太匆忙。活动一下也好,要是她想溜,应该早就溜了。”

“你真好。”他说。

“没什么的。”

他爬出车子,在原地踏步使腿部的循环好一点。我在坐垫中坐坐舒服,仔细想着本案的一切过程。谋杀、圈套和丑陋的政治。我看到东方金光灿烂。太阳升起来了,公寓外勺泥墙闪着金色。

过不多久,反舌鸟不叫了。公寓房子里各色人等在开始活动了,窗户被关起,窗帘被拉上。

作业员回来了,他说:“我到了那里想想,不如吃了早餐回来,如此你不必急着找人接我班。我以为不会等久的,那知道那里东西出来得很慢。”

我说:“没关系的。你进来,休息一下。你再坐1个半小时,我有事要干。”

我们两人平排坐在车里,观看早晨渐渐活跃起来的人群。

7点一过,我跑到后巷去替另外一位作业员,使他可以抽空出去吃早餐。他回来后,我自己步行到一个加油站,借用他们洗手间把自己整理一下。我走到那餐厅叫了咖啡、土司、火腿和蛋。然后我走回西方公寓门口去等柯白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险中取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