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中取胜》

第14章

作者:e·s·加德纳

在救护车把我送往的医院里,柯白莎来看我。“好点了没有?我有辆计程车在外面等,任何时候你想要离开这里都可以。”

护士看了一下病历说;”除了煤气和休克之外,他全身好像紧张不睡太久了。”

白莎道:“知道,可怜的孩子。他每天工作24个小时,但是他没有这个本钱。”

护士看着我道:“一个人一定要懂得什么叫做留着青山在。”

我说:“我现在好多了。我要出院了。”

护士说:“不可以,先要医生许可才行。”

她走下走道。我听到她在打电话,她在电话中说话,说的是低低的我听不懂的行话。

我对白莎说;“外面怎么样?”

白莎一只眼瞄向走道说:“你猜得没有错,人是她杀的。”

“那封自白信怎么样?”我问:“有没有提到蒙医生?”

白莎说。“没有。那白白信没有写完,也没有签署名字,但是确是她亲笔。而且她写信也没特别指定收信对象,写的是警检双方都可以看。一开宗明义就自己说自己是杀死哈爱莲的凶手。”

“有没有提起海警官?”

“没有,不过在她写给我的信中提起了海约翰。”

“我们有必要把这封信拿出来吗?”我问。

“我看不必了。”

“万一有必要的话,”我说:“记住,当初我们曾经给过她一个信封。写好的公司地址,贴好的邮票,叫她在另一件事有必要和我们联络时可以邮寄。是她自己邮寄给——”

白莎道:“老天,唐诺,别以为别人都是笨得像猪八戒。你从气窗里向我塞东西出来,我就知道是什么了。我们不必用这件东西了,这件东西好是好,副作用太具爆炸呀!”

我说:“快,我要给海警官打一个电话,和他私下谈一下,告诉他在我们手上,我们有——”

柯白莎道:“要找到他接电话,可也真不容易了呢。姓海的逃掉了。这里的地检官把自杀的案情告诉了圣卡洛塔。姓海的自办公室坐位上站起身,走出去,再也没见回来。他也不会回来了。”

我对这情况想了一下。“可惜我自己没有机会去告诉他。”

“你这个嫉恶如仇的小浑蛋。”

“她有没有说真正的林太太怎么样了?”

“她不知道。亚美嫁给了韦江,两个人去了南美不知什么地方,再也没回来过。亚美把箱子交给富璐。富璐把箱子留在自己身边一段时间。然后抛在贮藏室里,最后她把重要的和自己要的留下来,其他都掷了。她认为亚美已经死了。”

“但是她没有证据她已经死了?”

“没有。”

我说:“我就怕这一点。所以我要坚持这个女人就全林亚美。也许我们可以弄一张死亡证书——”

白莎说:“你又来了。唐诺,你以为我做什么事都要你在后面指挥呀。老天,你对我那么没有信心。”

护士自走道回来,带来了一位医生。医生说。“有一件事很抱歉,赖先生,有命令只要你能够出院,你要先去地检处找地方检察官。”

“你是说我被捕了?”

“好像有这个意思。”

“为什么?”我问。

“我不知道。”他说:“命令是如此说的。我看得出最近你生活在紧张中。你身体不算坏,但是受不了常期的精神紧张,否则,你受到的煤气中毒本应不会使你休克的。要你先会见地检官,不是我的错,只是命令,有一位侦探马上会来带你去。”

我说:“柯太太可不可以一起去?有些事我要她证明。”

“我不知道。”他说:“等一下问那侦探好了。”

他走了,护士留在房里。过了一下,来了一个侦探。他说:“姓赖的,我们要一起去地检处。”

“什么人要见我?”我问。

“颜先生。”

我说:“什么罪名?”

“目前尚没有确定有什么罪。”

柯白莎道:“他目前精神症状尚未复元。目前不适宜传询,或是被人欺负。”

侦探耸耸双肩。

柯白莎扶住我手管道:“唐诺,我和你一起全。”

侦探说:“你可以带他到地检处门口。此后一切由颜先生决定。”

我们来到地检处。一位秘书说颜先生要见我,柯白莎跟定我向前走。那秘书说:“只见赖先生一个人。”柯白莎也不管她。她是只母鸡,像是在执行母亲的保护天性。她把颜先生的房门替我打开,让我先进去,一面说;”唐诺,你先走。”像是在对一个5岁小孩说话。

我走进去。颜先生是帅哥型,上帝为讨好女人定做的男人。我一眼就可以知道,他是大学毕业,宽肩褐肤的运动体质,南加州的橄榄球手,学业成绩优良,到处有朋友,得老师赞美,女人垂青。毕业不久,就因为一肚子的法律常识,而被人急不能待的放在助理地检官位置上。

他说。”赖先生。在这件案子里,你的动作是相当出众的。”

我说:“过奖了。”

他不太高兴了。

“真是不幸,”我说。“听到悄息,自己的姑妈竟然是凶手。”

“巧得不得了,”他说;“竟然是在一件自己调查中的案子里。”

我抬高眉毛,疑问地说:“在我调查中的案子里。”我满脸无事地看向白莎。

柯白莎道:“这中间有了误会。唐诺是替我工作的。我们公司没有调查什么谋杀案。”

“他去橡景为什么?”颜先生问。

白莎说:“我不知道,那想必是私事。他曾请过假。一定是和找寻他的姑妈有关。他们失去联络一段时何,他又想找她了。他在橡景找到的,你知道了,是吗?”

颜先生皱眉一下,他说。“是的,我知道了。”过了一下,他说:“也许赖先生对哈爱莲的谋杀案没什么兴趣,请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你把邓小姐带到你自己的租屋公寓,声称她是你的表妹,而且……”

“因为我认为她的处境太危险了。”我打断他的话说;”在橡景的时候,我和邓小姐变成了好朋友。”

“看来如此。”他说。

我说:“我开始为她的安全耽心。她说有一个离开那公寓房间的男人,只有她能指证。当然,在当时我认为那是凶手。”

“故事倒不错。”他说:“但是我知道你真正教旨的,你的目的是使她找不到。你把她藏起来,使我们找不到她。”

“使你们找不到她?”我大叫道:“老天!我不知道——是了!我告诉她,我要把她新地址告诉你们的。没错,我忘了。我那姑妈这件事一发生——”

“你姑妈什么事?”他打断地说。

我说;“她想好一个只爱她钞票的人。我就调查他。我对柯太太说过这件事,她说她将利用她的侦探社尽力帮助我。”

颜先生拿起电话来说:“把邓小姐带进来。”

几分钟之后走道上响起高跟鞋的快步声。邓丽恩开门进来。我想她是知道会在这里见到我的。她脸带微笑,很关心地看向我。“唐诺,你好吗?”她问一面走向我,把她自己手交给我:“我听到你在医院里急诊治疗,怎么出来了?你脸色白得像纸。”

我握住她的手。她的左眼是离颜先生较远的一只,向我一闭一闭,强力地示意。

她说:“为了保护我安全,唐诺,你做了太多事,也可能太多了。当你了解我有危险时。应该和警方联络,实在不应该自己行动,像——”

“可以了,邓小姐。”颜先生严厉地说;“由我来问问题。我喜欢赖先生自己告诉我我要知道的。”

我说:“颜先生,你想要知道什么?”

“那间公寓怎么会弄成如此的乱的?”

“哪间公寓?”

“那间邓小姐住的公寓。”

我说:“我怎么知道?”

“你当然也不会知道公寓房间里的血迹。”

“喔,”我说。“这一点我知道。你知道那几天我不时会发生很可怕的鼻子出血。我上去为邓小姐收拾一些要用的东西,那鼻子又出血了。我想尽方法也没有办法使它止血。我还在流,非去找医生止不了这流血呢。我无法替她整东西。我必需用手把鼻子给捂着。我离开公寓去找医生,在我能找到医生之前,可恶的鼻子停止了流血。”

“此后你从未再回去替邓小姐整东西吗?”

“老实说,我没回去。我曾转回去过,但是得到结论,那公寓有人在监视。我怕他们会跟踪我找到邓小姐落脚的地方。”

“你没有移动里面的家具吗?”

“为什么要移动?我没有?”我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记得我差一点被一只椅子绊倒。我把椅子踢翻了。我当时用一块大手帕捂着脸的,你知道。”

颜说;“公寓里样子看来有人在拼命挣扎过。邓小姐的皮包开着,抛在——”

“他告诉过我,他鼻子流血时曾经把皮包掉落在地上。”邓丽恩说。

颜先生又皱眉了, 他把眼睛看向丽恩, 但是掩不住恨她多嘴的表情。他说:“邓小姐,由我来听他说好吧。”

“好吧。”她说,也掩不住伤了情感的表情。

颜先生打不起劲了。他泄气。5 分钟后,他说;“好吧。这件事我总觉得怪怪的。自此之后,赖先生,假如你要保护任何和本单位有关的证人,只要通知一下本单位,不要自己一个人单打独斗,把责任全放在一个人身上。”

我说:“我真抱歉,不过当时看来,这个办法是唯一的好办法”。

我望向柯白莎,决定一次把所有问题全部解决一下。我对白莎说:“听说有一件撞人逃逸的案子,牵涉到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说;“有几位警官到我们办公室来说是要逮捕你。”

颜先生快快接嘴道:“没这回事,这回事已经没有了。你忘记就可以了。圣卡洛塔一位警官在几分钟之前有电话来。说是证人把车号弄混了。”

我对白莎道:“我想我们可以走了。”

邓丽恩说:“我跟你走好吗,唐诺。”

颜先生说:“邓小姐,你等一下。假如你不在乎,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让他们先走。”

柯白莎说:“丽恩亲爱的,不要紧,我们在楼下先雇好计程车,在车里等你。”

走下走道,我对柯白莎说;“那封丁富璐写给你的信,还在你身边吗?”

白莎道:“我还真那么笨呀?那封信在极保险的地方。我们该怎样通知我们的当事人?”

“太危险了。”我说。“经过那么多轰轰烈烈的变化,我们的线路极可能被人监视着。由他自己在报纸上看看好了。橡景的林亚美自认杀死夜总会女郎后自杀死亡。”这就够了。

柯白莎说:“你把她硬算是自己姑妈这件事,一生也脱不了关系一有一天,有人会找你麻烦的。”

我说:“由他们,他们找我麻烦,就是自寻麻烦,她真的是我姑妈呀!”

柯白莎出乎意料地看向我。

“你根本不知道我出身,背景。你也不认识我有什么亲戚。”我说。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知道,”她急急忙忙接口道:“知道太多不一定有利。这件事完全是你的私事。”

“这倒好。你给我记住,是你说的。”

我们在计程车中等候了10分钟。邓丽恩满脸春风,高兴地走下来。她用手抓住我手管道:“唐诺,再见到你真高兴。我真怕你向颜先生说不对头,我已经在颜先生面前,婉转为你的作为解释过一下了。我对他说,我们两个友谊进步得很快,你的一切作为都是为了我的安全而做的。”

“他们怎么会找到你的?”我问。

“看来是你那房东耍的把戏。”她说:“她在早报上见到一个证人不见了,而且有她的相貌形容。唐诺,我想她根本对你不太信任。”

白莎说:“看来我该另外给你找一个房子住了,唐诺。”

“艾太大会安排这件事的。”我说,又转向邓丽恩。“颜先生刚才找你麻烦吗?”

“麻烦?”丽恩在笑:“老天!你弄错了。你知道他叫我留下来,要问我什么?”

柯白莎说:“一赌一,他问你肯不肯嫁给他。”

丽恩在笑,“不是的。”她说:“还不到这程度。他是个很守旧的男人,但是他曾经问我能不能晚上陪他吃饭、看戏?”

大家没开口一段时间。丽恩盯住我在看,好像等我在问她一个问题——

柯白莎冲出口来。“你怎么回答他的?”她问。”

丽思说:“我已经和唐诺约好了。”

白莎大叹一口气。过了一下,她轻轻地说:“真他奶奶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险中取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