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中取胜》

第04章

作者:e·s·加德纳

上午9点零5分正,我走进蒙查利医生的诊所。一个晚娘面孔的护土有效地记下我姓名,地址和职业。我告诉她我开车旅行太多,我眼睛有毛病。我戴进去的黑眼镜更加强我的说词。我给她的姓名地址都是假的,我告诉她我要立即见蒙医生。

她说:“请等一下。”独自走进另一扇门,显然林医生的办公室在里面。几分钟后她冒个头出来说道:“请进来。蒙医生现在见你。”

我跟她进去。蒙医生办公室很华丽,他坐在一张高贵实用的桌子后面。

他抬头看我。他是我们的雇主——王先生。

这次他没有带黑眼镜,他的眼睛看来和脸的其他部分十分相配,热诚,锋利,是灰色眼珠。他说:“早安,有什么不舒服?”

护士仍在房间里。我用低低的声音说:“这一阵子我眼睛一直不舒服。我夜车开大多了。”

“这种墨镜从什么地方买来的?”他问。

我说:“路边摊随便挑的便宜货。我晚上开车,白天太阳照得我吃不消。”

“太随便了,”他说:“整夜开车不好。你还年轻,有一天你就知道了。眼睛受不了这样糟蹋。跟我来检查一下。”

我跟他到另一间检查室。护士指导我坐上一只凳子。蒙医生向她点点头,她走出去。

他转过一只像照相机镜头带光的机器向我。他说:“下巴固定在托子上,眼睛看着光源。眼睛不要动。”

他自己也在对面坐定。我把眼镜拿掉。他忙转动机器。光线很亮对准我眼睛。他说:“我们先来看你的左眼。”他把光线集中过来。又照样看了我的右眼。他在手中握着的病历上做了记录,他说:“是有一些受刺激的现象,不过没有严重的病变。我认为你的眼睛不该有问题呀。也许暂时性的肌肉疲劳。你的右眼有乌青,即使如此,眼睛是好的。”

他把仪器向侧面一推,他说:“看来我们也不需要——”

他第一次真正看到我的脸。他停在那里,下巴松了下来。

我说:“医生,你的太太昨天在橡景。”

他坐在那里看何我,足足有10秒钟之久,然后他镇静,一个一个字正确地说:“喔,赖先生。我应该早点看出来是你这个诡计多端的人。你——我们去我私人办公室谈吧。”

我站起来,跟他来到他私人办公室。他把门关上锁上。“我是自找无趣的。”他说。

我坐下来等他继续。

他神经地在室内走动。过了一下,他停下来说:“要多少?”

“什么东西多少?”我问。

“你知道。’她说:“要多少钱?”

“你是指已完成的服务?”

“不论你用什么名称来说它。”他生气地说。“只要告诉我你要多少。我早就该知道有这种结果。我听说私家侦探在有机会的时候都会敲榨自己雇主的。”

“那你一定听错了。”我说:“我们对我们雇主忠心耿耿——假如雇主给我们机会的话。”

“乱讲。我知道情况。你没理由到这里来和我联络。我清清楚楚告诉你叫你要找林太太,别去找林医生。”

“你并没有像现在那样一字一字明白指示。医生。”

“反正你我都明白了就行。好吧,现在你找到我了。我们废话少说。你要多少?”

他绕过到桌子的另一侧,坐下来。双眼注视着我。

“你早该对我们一切说真话的。”

“嘿!我早该知道你会对我来这一手的。”

我说:“你先听我说。你要我们找林太太。我们找到了她。我们完全是不劳而获的。我们要通知你。你给我们停止工作的指示。你当然有权终止,随时叫停。不过,我要告诉你,你是雇主,我们理应给你工作报告。”’

“我解雇你们。”他像是颇有感触地说:“因为你们涉及了我的隐私。”

“你是说医师公会改名字这件事?”

“是的。”

我说:“好吧。这件事已经做了,我们也找到你了。你我都在这里,我们应该冷静地谈一下。”

“这本来也是我希望的。不过,小兄弟,我——”

“算了。我来说好了另外有两个人到过橡景去找你太太。一个是男人,叫做劳弥勒。这个人背景我一点也查不出来。另一位在3 周前,是个叫哈爱莲的,她用戴爱莲的名字去橡景;她是城里蓝洞夜总会的女侍应生。我去过那蓝洞,这些女孩子唱一两个歌,穿得很少很少跳一两个舞,伴客人喝酒,自己喝茶抽佣金,找机会和客人出场。”

“我找过哈爱莲。你有兴趣的话,我有她地址。我用铁路公司人员名义去找她。她去橡景时一只衣箱破损了。她相信我了。我强迫她一定要知道她先生在哪,那又为什么用假名去橡景。她说她是去调查一个女人的,托她的人是她自己才去。现在我请问,你为什么没有给我们明言?”

他脸上出现惊奇。“那个女人的丈夫?”

我点点头。

“这个女人是已婚的?”他问。

“丈夫就是你。”

“不,不,一定另外有人。”

“没有。林太太在橡景出现,请了一个律师,她撤回离婚诉讼,原因是原告不告了。我和她聊过——”

“你和她谈话了?”他插嘴道。

我点点头。

“她看来怎么样?”他问;“她还好吗?

“岁月不饶人,”我说:“我看她和你同年?”

“比我大3岁。”

“好吧, 她就看来比你大3岁。她一定增加了不少重量。她头发是银灰的,其他看来尚不错。”

重叠自己的嘴chún。过了一下,他说:“她现在在哪?”

“不知道,她离开橡景了。”

他眼睛现出怒火。“你为什么不跟踪她?”他问。

我把责任向他一推,我说:“因为柯白莎说我们被炒鱿鱼了。”

“老天,那正是我希望知道的事。我要知道她在那里。我要知道她在干什么!过去做了些什之?她结婚了没有?我要知道她的一切。而你让她在你前面溜走!”

“因为我们被解雇了,开除了。”我耐心地向他指出来。“我认为你有什么原因不要我们去追她了,所以我又已到圣卡洛塔来向你报告实况。”

他把椅子退后,又在办公室不安地踱起方步来。突然,他转向我道:“我一定要找到她。”

“我们公司随时为你服务。”

“没错,没错,我要你找到她。快去,忙将起来,别坐在这里浪费时间。”

我说:“好的,医生。下一次我们刚有成就,不要突然开除我们。事实上这种事你做不来。而你把这件事交给我们,要不是你有点不坦白,否则48小时就一切解决了。也不需另加费用。但是,现在我们又只好从头再来过了。”

“唐诺。”他说:“我能信任你吗?”

“看不出有什么不能信任的地方。”

“你不会反过来咬我一口?”

我耸耸肩道:“我来这里,目的不在敲榨,不是最好例子吗?”

“是的,”他说:“没错。我要抱歉。我郑重道歉。我向你道歉,请你也告诉柯太太我的歉意。”

“可以,你是要我们立即回到原位去工作?”

“立即回去工作。”他说:“等一下,我要你说的那位我雇她去工作的年轻女人的地址。真是奇奇怪怪,我从来没听见过有这种事。”

我把哈爱莲住家地址给了他。

“你快去工作吧。”他说。

我说:“可以,医生。报告寄这里吗?”

“不行,不行。报告像以前我指示柯太太的一样。给王先生,用我以前给她的地址。不论什么情况,不能告诉任何人我在那里或我是什么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会了解的。”

“快点出城。不要在这城里乱逛。不要在我诊所门口逗留。”

我说:“好的。我们这一方会全力替你隐藏。你对报告获得那一方要小心。”

“这不会有问题。处理好了的。”他说。

“你对哈爱莲真一无所知?”

“老天!完全无概念。”

“好吧。”我说:“这将是一件大工作。我们又要从一无所有再开始了。”

“这一点我了解。这都是我不好。不过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一担心。担心有人会自公会登记查到我的真名。你真聪明——聪明得有点可怕。”

“另外有件事,”我说:“什么人会因为我现在在做的事,把我猛揍一顿呢?”

“什么意思?”

“有个6尺高的男人,”我说:“200磅以上,肌肉型,深色头发,灰眼珠,应该快到40或40出头年龄,左额有颗痣,拳头重得出奇。”

蒙医生摇头道。“我不记得见过这样的人。”我注意他说话的时候没敢正面对着我讲。

“他在旅馆我的房间中等我。”我说:“他对我十分熟悉。他把我公司车占为己有,可以开到旅社的后门。”

“他要干什么?”

“要把我赶出橡景去。”

“你怎么办?”

“做了件错事——大声叫警察。”

“发生什么了?”

“醒回来的时候已经被赶出橡景了。”

他的chún角牵了一牵。下巴动了两下未能说一句话来。“一……一定是误会什么了。”他说。

“误会的一方是我。”我说。

“你绝对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你在做什么工作,你为什么人在工作。”他说:“这一点十分重要。”

“可以,”我说。“我只是顺口问问。”

我离开他时,他的眼中充满惧怕。诊所护士好奇地看向我。我打赌她不是果薇安,当然她从未在任何离婚案中被列为过是共同被告。

我早该用早餐但是被耽误掉了。圣卡洛塔是滨海公路上的一个城市。旅游业发展得不错。市内有3 家极好的旅馆,一打以上通常的旅馆和很多旅游的旅馆。这里的餐厅都很好。我随便选上一家。

靠街的窗上有张海报。蒙医生的照片在海报上。照片中的他年轻10岁,自海报上望向街上。我站在街上,看海报上印的字眼。

“请选经查礼医生为市长。洗清圣卡洛塔。把腐旧扫出本市。圣卡洛塔重建委员会。”

我走进去,找到一个卡座,靠在椅背上享受一杯真正的橙汁、葡萄油、蒸蛋、脆脆的烤面包。

喝过咖啡,侍者在我抽烟的时候问我要不要今天的报纸。我点点头。过了一下他回来抱歉地说所有大报都有人在看,问我要不要看一张地方的《论坛报》。

我谢了他,接过他递给我的报纸。

报首很漂亮。头条新闻靠发达的资询安然很合宜。我随手翻翻翻到了社论,引起我的主意。

论坛报的社论如下:

“‘锋面报’有意污蔑候选人蒙查礼的行为,可能正是眼睛雪亮、正直无偏的本市选民看出有人惧怕蒙医生会当选的证明。祈求生活品质能日益更度好的市民,早就已经看出,赌、骗、敲榨、地上恶势力的形成,都有较高政治地位的人在幕后撑腰。我们虽然不敢直接指名指控,但是圣卡洛塔的选民会知道何种是不道德、不真实的‘抹黑方法’。我们也预言,今后‘抹黑’行动将越演越烈。将来更恶劣的毁谤、中伤都会指向蒙医生。对手也绝不敢依蒙医生所建议的,在公开场地公开辩论,发表政见。假如市府不需要新的立持人或新的警察局局长,现在执政的人为什么不敢站出来大声说我们圣卡洛塔已经很健康了,不必换人了,继续选现任的人吧、但是他们不敢,他们躲在壳里,只敢用小手段毁谤别的候选人。我们也预测,除非锋面报公开在报上刊登收回昨日社论,否则就会惹上文字诽谤官司。锋面报应该要知道。当政治宣传阿谀或屈服的主编败诉时,非但要付受害人的损失,连诉讼费都是要他负责的。我们论坛报知道,支援蒙医生的大多是正当的商人。他们希望洗清本市的黑暗面,而且已经决定不再逆来顺受,他们要主动,要反击,尤其对昨天那种文字诽谤。当然,目前的当局最怕新的候选人提出尴尬的问题来使旧政治团体受窘。躲在后面‘抹黑’新的候选人要容易得多。其实不然,每一位明事的选民这次都有了准备,他们要打倒腐败的旧政团。选举再十天即将进行。政敌的‘抹黑’不是已开始了吗?”

女侍又给我咖啡续了杯,我一面想,一面用两支香烟抽抽饮饮喝了第2 杯咖啡。付帐的时候我对她说:“市政府在那里?”

“向前直走四条街,向右一条街。你会见到的,是个新建筑。”

我开车下去。确是个新建筑没错。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觉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险中取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