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中取胜》

第06章

作者:e·s·加德纳

我开车来到蓝洞。那是个下流场所。政府扫黄把低级歌舞场所封闭,其他尚开着的表面上不卖酒。蓝洞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的一个场所。

一切在场面上作业的看起来也不比其他酒廊特殊。内行人才知道如何进行正式的内盘交易。

我在后面角上找到一张桌子,也叫了一杯酒。一位舞女正在前面台上表演脱衣舞,她表演完了时穿的实际比其他舞女上台时还要多。但是她的掌声反倒多一些,因为她犹豫,要脱还是不脱,肯脱还是不肯脱,每当要脱时,她要看门看窗,看这些保镖是否把门窗关好了。观众相当对她疯狂。在掌声最高的时候,她把手抚在重要位置望向经理,好像问他能不能再脱。经理跑向前猛给她摇手,把她拉下舞台,自己向观众鞠上三躬,握住舞女的手一起回到后台。

不久舞女自后台出来,混进捧场的人群里去。有一堆4 个男人在喝酒的地方,她停留很久,报销了不少的酒。她又不时回头看经理什么时候再该上台。

一位女士,40几快近50的年龄,纯黑头发及眼珠,她是管帐的。每一张酒单带了现钞送到她那里,都要经过她贪婪的鸟眼一瞥。她快速来到我桌前。她说:“晚上好。”

“哈罗。”我说。

“你看起来寂寞极了。”

“你看对了。”

“有空吗?”

“空得不得了。”

她笑了:“我来给你安排。”

她的安排是把拇指一翘,把头向我的位置一斜。不知那里立即出现一位栗色头发,化妆过度的小姐,移向我对面空位置上坐下。“哈罗”她说:“今晚好不好?”

“不错。”我说:“要来杯酒吗?”

她点点头。

侍者的出现更是藏在桌下一样的快速。她点头,头还没抬起来,侍者已经等候在桌旁。

“威士忌,不加东西。”她说。

“姜汁麦酒。”我说。,

侍者离开。女郎把手肘支在桌上,双手手指互相叉起,把下巴放在手指上,给我看饱她美丽的大眼睛,她说:“我的名字叫卡门。”

“我叫唐诺。”

“住在这里?”

“过路而已。我每3、4个月来这里一次。”

“喔。”

侍者用威士忌杯给她送来一杯‘红茶’,给我一杯加了冰块及姜汁的麦酒,一张酒单1元2角5 分。我数出白莎的心痛钱1元5角,打发他走路,对卡门说:“祝贺我们初会。”

“希望能使你快乐。”她一下把冷茶倒下肚去,伸手去拿她面前的一杯冰水,好像那玩意儿真的很凶似的。喝了两口,她说:“老天,我是不该喝酒的,喝多了会糊天糊地。”

“怎么个糊天湖地法?”

她痴痴地格格笑着道:“相当的乱来,你没有来过这里,是吗?”

“只来过一次。”我说:“上一次来这个城市的时候——喔,那次真好玩。”

她把眉毛抬起。

“一个叫做爱莲的小姐。”我说:“今天我没有见到她来呀。”

她眼睛蒙上一层雾,立即她脸无表情地说:“你认识爱莲?”

“嗯哼。”

她又看了我一下,自桌上凑过来离我近一点,她说:“好了,老兄,把她忘了吧。”

“为什么?”我说。

她向房间后面斜着头隐隐表示了一下。“两个便衣人员,”她轻声说:“正在一个个客人追问,什么人对爱莲熟一点。”

“为什么?”我问。

“今天下午什么人把她做掉了。”

我踮起屁股。“今天下午?”

“就是。别紧张!唐诺!不要大声广播,我是为你好。”

我想了一下,偷偷自口袋中掏出一张5 元的钞票。我说:“宝贝,谢了。把手伸到桌子底下去,我有东西给你。”

我在桌下摸到她的手,她把 5元轻轻地抽了过去。卡门把肩头沉下去几乎和桌面平行了。我知道她在把钞票塞进丝袜里去。

“谢谢你。我有个太太在旧金山,我不能被他们问东问西。”

“就为了这种情况,才先告诉你。”她说:“爱莲是个好孩子。真惋惜。也许她骗了什么人,别人不高兴了。”

“怎么回事?”

她说:“有人进了她的公寓,在她脖子上搁了一条绳子,把她勒死了。”

“怎么能这样对付一个女生呢?”

她有感地说:“有多少人这样怜香惜玉的?你且想想:男人心态怎样的,他们想从女人那里得到的是什么。他们都是什么用心?”她耸耸肩,把红chún扭成一个勉强的微笑。“不说了这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她说:“快乐起来.你是来找乐子的。”

我说:“这就对了,你自己不高兴也对身体不好。”

“这里不容你不高兴。笑容一定要放在前面,来这里的男人和这里的女人都爱把青春乱掷。谁管谁家里小孩在咳嗽,发高烧或小孩在等奶粉吃。愁,愁有什么用。”

“你有小孩?”我问。

一时她眼湿了,她眨眨眼把泪水眨回去。她说:“老天,换一个主题吧!你使我假睫毛都湿掉了——再来一杯如何?不,等一下。别来酒。你已经偷着给我不少了,我饶了你吧。”

“该买就买吧,那侍者在看我们这边。”

“就让他去看。”她说:“我们的规矩是20分钟敲客人一杯酒。越多当然越好。”

“你们收取佣金?”

“当然。”

“喝的是什么?”

她生气了。“威士忌。”她说:“别听别人乱说话。”

“你也表演?”我问。

“有。唱唱歌,也跳些踢蹋舞。”

“那个眼睛怪怪的是谁?”我问。

她笑道:“那是陶拉。新领班。以前你来的时候领班叫芙乐。对吗?”

我点点头。

卡门说:“陶拉够刺激。但是千万别以为她不称职。她的头背后长着眼睛的。她对这里这一套什么都懂。她是专家。”

“芙乐怎么啦?”我问。

“不知道。就是走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许是和老板搞不好。陶拉才来了一个星期,但一切已经就绪了。老兄,你不是来这里谈我,谈我的困难或谈这里生意好不好的。我们跳支舞怎么样?”

我点点头。音乐这时候已转成交际舞曲。原本的脱衣舞台已经有很多人上去跳舞。卡门紧贴着我,头稍稍抬高,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嘴角带有笑容,整个舞程保持这种姿态。尽管卡门的小孩可能在家里咳嗽发高烧,她的舞步仍是纯熟,热情的。

我什么话也不说;不去打扰她的思路。

音乐终于暂停,我们回到坐位。我对卡门说:“那个侍者又在看我们了。我看你应该再拿些喝酒的佣金了。”

“谢了”她说。

我向侍者点点头,他加快来到我前面。“再来一杯。”我说。当他把空杯子收走后,我向卡门道:“爱莲怎么啦,你对她清楚吗?”

她摇摇头。

“她告诉过我她在南部有些亲戚。我忘了南部那一个城市。”我说。

“绝不在本州的南部,她是东面来的。”

“结过婚吗?”我问。

“好像没有。”

“有固定的男朋友吗?”

“老天,我怎么会知道。”她突然警觉地集中视力看向我。“你讲话像浑蛋的私家侦探。我怎么会知道她的事?我自己的麻烦还不够多呀?”她说。

我说:“别忘了,我上次和她在一起十分愉快。”

她看着我道:“你不该如此的。你不该对一个吧女动真情的。倒不是我们吧女有什么不如人的地方,但是我们生活本来是靠吸男人血的。你有家庭,太太。

“做人真奇怪,你有太太,可是你坐在这里喝酒找女人。我在这种下流地方工作,但是要负担一个丈夫,一个小孩和一大堆家庭工作。”

“丈夫,”我说:“他该有他养家的责任呀。”

她苦笑道:“养我和我5岁的拖油瓶女儿?你别开玩笑了。”

“5岁了?”我做出好奇状。

“没错。现在你知道了。你看爱莲。她才几岁,她也是父母生的——我不该谈这些的。不过——也不是我开的头。假如你感到寂寞,你该多喝点酒,喝醉也不错。你想玩,你就向我献殷勤。千万别再提这些不愉快的事,我会被迫疯的。”

“ok,卡门。”我说。

侍者把酒送来。

“便衣找你谈过吗?”我问。

“谈过吗?”她说;“他们把我从里到外翻了好多次!我什么也不能告诉他们。你看我们,我们是拆帐制的。每一个晚上,我至少要应付十几台才能赚到生活费用。偶然有人喜欢我,会猛买酒给我喝。结帐时他们也会把找回的零票推给我做小费。那已是不太好求的事了。

“这里女孩子有10个以上。每个人都靠这种制度过活。爱莲是这些人中的一个。我怎么会知道她和什么男人鬼混。我自己有自己的困难。你等一下,我有个电话要打。唐诺,你不见怪吧?”

“没关系。”我说。

她走去电话亭打电话。没多久她就回来,她说:“小孩好多了。咳嗽也没有再厉害起来。”

“会没有事的。”我说:“孩子什么理由都没有也会发烧的,你不必太耽心。

她点点头。“我知道,不过事到自己头上就比较紧张。”

“对她的前途有什么计划吗?”

她苦笑道:“我担心她前途?我自己的前途尚搞不清楚呢。”

我说:“我再问一个有关爱莲的问题。有一个灰眼珠,黑头发,很大个子,一身肌肉的,对她控制得很严的,是什么人?那个人面颊上有一颗痣。她说任何时间我来这里,假如看到这样一个人在里面,可千万不要和她接近,叫我另外随便挑个这里的吧——”

她眼睛瞪视着我,迷惑得有如一只小鸟见到一条蛇。慢慢地她把椅子退后。她极小声极小声地说:“你连这件事也知道。老哥,你未免知道太多了一点吧。”

我说:“不是的。老实说我——”

“而我还在一点警觉也没有。”她说:“我自认为见到条子,自己一眼就可以认出来的。”

“千万别误会,卡门。“我说:“我不是条子。”

她不断看我,好像我是水族馆里一条罕见的怪鱼。过了一下,她说:“我也不相信你是条子。就算你不是——对不起。我马上回来。”

她站起来走进盥洗室。我看到她向女领班比了一个手势。不到1 分钟领班也走进盥洗室去。过了一下那领班出来和男的经理说话。1 分钟后经理漫不经心地随便向我走来。

他走到我桌前,看一下桌上两只空杯子和卡门坐过的空位置。“有人照顾你吗?”他问。

“有了。”我说。

他站在桌前,看向我。“是这里的一位小姐吗?”

“是呀。”

“她跑掉了。”

“没有,她去搽粉。”

“走了很久了吗?”

“不太久。”

他说:“我总是得看住这些小姐。她们——你知道——我以为你坐在这里很久了。”

“是很久了。”

“我是说单独一个人在这里。”

我没有答腔。

他说:“我在这里,就是要我们客人得到最大的实惠。我们小心起见,先看看你的皮包和手表在不在。”

“都在。”我说。

他站着把眼皮垂下看我。他是个黑发,矫健活泼型的男人。养着修剪整齐的小胡子。他穿着双排扣发西装,比我高不了太多,长长的手指。手长得很好看。他说:“请你再确定一下。”

“错不了。”

他犹豫一下道。“我有点不认识你。”他说:“你不是这里的常客。”

“以前来过。”

“什么时候?”

“喔,2、3个月之前。”

“有过二位小姐接待你?”他问。

“有。”

“你不记得她名字了吧?”

“不记得。”

“今晚上在这里的是卡门,是吗?”

“是的。”

他拉过一只椅子坐下来,他说:“很好的女孩子——我指卡门。我的名字叫温普。”他把手伸过桌子。

我和他握手,我说:“我叫唐诺。”

他微笑:“是的,是的。欢迎光临,唐诺。我姓巴;我朋友都叫我小巴。再来一杯如何?这一杯招待。”

我说:“那敢情好。”

他向侍者示意道:“替这位先生把酒杯加满。给我一杯纯威士忌。唐诺,这里招呼你不好不好?”

“很好,很好。”

他说:“我这个酒廊尽量附合这里的法令,但是到这里来的客人期望刺激,我们尽量要满足他们,要两方平衡也确是不容易的。我要靠客人谅解和替我们宣传。”

“一定的。”

“你说来过是多久以前来着?”

“2、3个月以前。”

“我欢迎来过的朋友再来。当然欢迎来得更勤的客人。”

“我住在旧金山。”我说:“出差才来。

“喔!这样的。”他说:“你是做那一行发财的?”

“办公室保险箱。”我说。

他想了一下在桌上用手指并着轻拍一下。“老天,”他说:“真是巧合。我办公室那只老爷保险箱是已经太老连公司都倒了的。我们现钞出入也很大,我早就想换只新的了。和客人做生意才是最愉快的事了。”

“谢谢你。”

他说:“我的办公室在2 楼。那后面帐台的背后有一个楼梯可以上楼。你能不能上去看一下那只保险箱?”

我说:“卡门回来找不到我怎么办?”

“喔!我来传话给卡门好了。”

“不,我办事要我自己来办。我十分钟后上来好吗?我要先把卡门的电话号码拿到才行。”

“我可以把她电话号码给你的。”他说:“而且还可以在你打电话的时候,一定让她在电话旁等你打过来。”

“谢了,但是我仍旧希望用自己的方法来办——有情调,你知道的。”

侍者把酒拿来。我拿起酒来说:“干杯。”不过我没有真干,只是在杯上稍饮了一点。”

他想了一下,把椅子后推,把手又伸出来。“好吧,我十分钟之后在楼上等你。你走楼梯上去。右面第一间办公室,你自己进来好了。”

“谢了。我会去的。”

他的手指细长有力。他的微笑和霍可亲。他说:“假如和卡门有什么困难,找我就是。”

“谢了,不会有困难的。”

“那就好,唐诺,等会儿见。”

他开始走开,走了三步,用脚跟转回身来,他说:“我要一只复杂的保险箱,好的一种。我准备用2000元买一只像样的,应该够了吧。”

“差不多。”我说。

“那就好。你上来看我,我给你看保险箱。我希望旧的作些价卖给你。不过那是只老东西。我不会要你多钱的。我是合理的人。”

“那可以。”

他走过去,走向那女领班,走向后面帐台,推开一扇门,上去。

我站起来慢步向后走向厨房。一位侍者说:“洗手间在那面左边。”

我说:“谢谢。”仍照直走进了厨房。一位黑人厨师抬头看我。我说:“朋友,我老婆从前面进来了。有后门吗?”

“你不是想逃帐吧?”

“给你20元说明不是逃帐。”

他把钞票放进口袋,“这里。”他说。

我跟了他经过一条狭窄的走道和一个有恶臭的厕所门口,走出一扇挂了只有工人才能进出的门。门外是排满垃圾筒的后门小巷。

我对他说:“我不说,你不说,就没人知道这件事。”

“我已经忘记了。”他说。

我走过巷子进入大街,走去我停车的地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险中取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