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中取胜》

第07章

作者:e·s·加德纳

午夜开车进入圣卡洛塔倒也不是坏事。夜晚气候清凉,我把车停在一家24小时开门的餐厅门前、自己进去喝杯热的巧克力。在餐厅的电话亭我打电话给蒙医生的家里。

电话响了十数下,一个半醒的女人声音道:“哈罗。”

“蒙医生公馆吗?”

“是的。”

“我有急事一定要立即和蒙医生讲话。”

“有没试过他办公室?”

“办公室?”我奇怪地问。

“是的,我想你可以在办公室找到他。在不到12点时,他从办公室打过电话给我,到现在还没回来。”

“抱歉打扰你了。”我说:“我根本没有考虑他可能在办公室。”

女人已经睡意全消。她说:“没关系,我懂得。你要不要留个话,万一你在办公室找不到他的话。”

“告诉他万一我在办公室找不到他,我在15分钟之后会打电话到家里再找他。”我说:“真是谢谢你了。”

“没关系。”她又说。

我挂上电话,开车来到蒙医生诊所。假如我是一个病人,蒙太太的声音和态度,会使我成为他们终身的病人。

大楼上尚有灯光,电梯停在自动位置。我压了去蒙医生诊所那一楼后,电梯自动上去。我在走道上走过去的时候诊所里没声音传出来。但是诊所磨砂玻璃门上有灯光射出。

我试试大门。门是锁着的。我敲了好多次,然后听到门里另有一扇门打开及关闭。我听到脚步声自里面走过来,门被打开,蒙医生站在我前面。惊奇,狼狈之情出现在他脸上。内侧办公室的门紧紧的关在那里。

我说:“医生,抱歉打扰你了。不过出了一件十分意外而严重的事,我不得不来一次。”

他自肩上看窗下自己私人办公室关着的门,有点手足无措。

我说:“没有关系我们就在这里谈好了。”我向前走一步,低下声音来说道:“今天下午发生的事,你知道了吗?”

他犹豫一下,转身道:“我看你进来再说吧。”

他走向他私人办公室门口,转动门球把门开条缝。

我看他办公室的灯是亮着的。他说;“请吧。”

我走过去把门打开。

柯白莎坐在近窗一只大椅子里。她抬头看我,她脸上现出惊讶。

我说:“你!”

蒙医生随我进来,把门在身后关上。

白莎说:“不错,不错,唐诺,你还真能乱钻。”

“你在这里多久啦?”我问。

蒙医生走过来坐进他自己桌后的位置。“一团糟,”他说:“真是一团糟。”

我把眼睛注视自莎。“你告诉了他多少?”我问。

“我把情况解释给他听。”

我说:“好吧,大家先等一等,”我在这办公室转,看看挂图后面摸摸办公桌下面,查查书架。

蒙医生问:“你在看什——”

我把手指竖在chún上以示禁声,一面走向墙去。

柯白莎知道了我的意思,倒抽一口气道:“老天,唐诺!”

我在完全查看这个办公室前一句话也不说。我说:“目前虽然我看不到有,但并不表示没有。这件事你们特别要小心。”我指向电话。

蒙医生本想站起来,突然坐回下去。他对这种突发事件特别没有适应能力。我问白莎:“生意谈好了没有。”

“是的。”她说:然后加上笑容又说。“对我们言来目前很满意,唐诺。”

“要说的都说完了是吗?”

“是的。”

“好吧,”我说:“我们该走了。”

蒙医生说:“我看我对你们还是不太了解。”

“医生,我在十分钟之后还会回到这里来。”我说:“就麻烦你等我一下。”

“为什么——可以,我可以等。”

我向白莎点点头。

她奇怪地看向我,站将起来,伸只手给蒙医生,她说:“别担心,一切会好转的。”

“我倒希望也有你的信心。”

“没关系的,我们会处理的,交给我们好了。”

我对蒙医生说:“等15分钟唤。”带了柯白莎就向走道走。在走道中两个人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在电梯中我问:“你是怎么来的?”

“租了辆车外带驾驶。”

“我们在公司车里谈谈。就在楼下。”

我们出门,在静寂无人的人行道上走过。她把肥臀往公司车可怜的车座上一坐,弹簧发出嘎嘎的挤压声。我点火把车开,向前2、3个街口,找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小吃店,把车停在门口,以免吸引大多的注意。

“你告诉了他些什么?”我问。

“足够使他了解我们已经控制全局。”

我问:“你把你租来的车子留在什么地方?”

“在下一条街的街中。”她说:“驾驶也在那里等。我叫他别在办公室前门等的。”

我又把公司车点火。

“你不是要谈一谈吗,唐诺?”她问。

“目前已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我说:“有点炒完蛋了。”

“什么东西炒完蛋了?”

“我去本来准备告诉他有一个证人看到一个男人离开那公寓房间。我本来不想告诉他这个男人是什么人。他自己一定会知道这是什么人的。”

“既然他会知道,为什么不让他知道我们知道了呢?”

“有法律上的不同”我说。“我们在不知道情况下帮助他,而我们是私家侦探。他自然不必趴在地上告诉我们一切。但如果我们知道了,我们就是事后共犯。就这一点差别。我想你现在已经听到他的故事了。”

“是的,”她说“他特地去看她。他想知道谁派她去的,她发现了什么,想看看能不能买通她。”

“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我问。

“他是这么说的。”

“好吧,”我对白莎说。“这是你的车子,你自己开回去。本来我在早上7 点半有一个约会吃早餐,我赶不上了。她现在在我的房屋出租公寓。第32号房。你带她去吃早餐。拖她一点时间。叫她放弃那间住的房间,你替她随便在那里找个公寓住。照目前情况看来,她住在我那地方非常不要。”

慢慢地,自以为是的心态自白莎身上溜走。她带点害怕地说:“唐诺,你得和我一起回去。一定要一起回去。我控制不住那女孩子。她对你有情。你说什么她都肯干,而我不能——老天,唐诺,我真的不懂我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糊涂。”

“你现在明白这局势了,是吗?”我问。

“现在我明白了。”她说。

“我在这里还有事做。”

“什么事?”

我猛摇头。我说:“解释给你听没什么好处。你知道越多,就讲得越多。讲得越多就使我们更变成事后共犯。其实,一开始什么都不给你知道,会比现在好得多。我也曾经试过,但是你坚持要算你一份。”

她说:“唐诺,他很有钱。我拿了他一张支票,3o00元!”

“我不在乎你拿的支票是多少,”我说:“你有麻烦了。万一房间里有录音,你就死定了。把你和他的谈话录音带上法庭给陪审团听。你就会知道,执照马上会吊销、人立即会被关起来。我可不陪你。你自找的。”

我可以看到她怕了。她说:“唐诺,跟我上一起回去。今晚这里还有什么事可以做?把公司车留下。你跟我一起回去。那辆车又温暖,又舒适。早上你陪丽恩去吃早餐。你替她找一个好一点,安静一点的公寓住。”

我说:“不行。替她找一个公寓,又在另一个地方找一间旅社房间。她每天一次去旅馆房间拿信件及听消息,其他时间她留在公寓里。”

“为什么?”白莎问。

我说:“她不能太容易随找随到。你自己也该想得到。在这城里恶例与贪污已经有既定的体系。蒙医生不会受贿。他一定要参选市长。万一他当选他要革新政治,扫荡邪恶。许多人不欢迎他。其中有人在警方。他们要把这件丑闻案挖出来,用两种方法中任何一种来处理——叫他不参选,也可以在参选中途迫他退出。或者在他当选后用作紧箍咒迫他就范。这件事,他们偷偷摸摸地干已经2 个月了。然后他一下子走进谋杀案里去了。他不敢报警,因为有人会问他跑到一个夜总会女侍家里去干什么。他想得到她去橡景的事会被查出来的。他知道当地警方会把这件凶案罗织到他身上去的。他一定得溜掉。不巧的是,在走道上他被丽恩看到了。那是他倒霉。我们的工作是要警方想不到这件案子和圣卡洛塔搭上线,我们不能让邓丽思见到蒙医生。”

“这不会很困难。”白莎说。

我大笑。“还记得那个揍了我又把我赶出橡景的大个子吗?”

“他怎么啦?”她问。

我说:“他的名字叫海约翰。他是哈爱莲的特别男朋友。他和那个蓝洞经理是老友。他是圣卡洛塔便衣队的队长。你再研究一下。”

当她在研究那一点点消息时,我打开公司车车门。我说:“ok,这是你的车。开车吧,别忘了带丽恩去吃早餐。另外还有件事。我告诉那女孩子要装傻,她做得很好,因为她知道这样对她有利。不过千万别被骗。她是乡下人,但她一点也不傻。她真是好女孩子。”

柯白莎把她左手放在我右臂上。“听我说,跟我一起回去。白莎现在需要你。”

我说:“现在开始,随时都可能有警车上面的照明灯来看一看我们是什么人。你认为合适吗?”

白莎说:“老天,不可以。”

她一下爬出公司车,有如车子已着火。她租来车子的司机把车开过来。自己自驾驶盘后走出来,绕过来替白莎把后车门打开。她给我最后请求的一眼,爬进租来的车去。她缩下坐位去,一时我看她既不巨大,也不强硬,也不是那么不服输。她看来是个累极了的80几岁肥女人。

我发动公司车,把车停在蒙医生办公室对面路旁,自己又走上去。

他在等我。

我说:“你知道太多了。我们也知道得太多了。我要和你谈谈,但是我不希望和你在这里谈。我们用你的车出去兜兜风。”

他一言不发把灯熄去,关上办公室门,和我一起乘电梯下来。他的车就停在大楼的前面。

“我们到底要去那里。”他用一贯小心的语气问。

“去我们能说话的地方。要是一个不让人看见的地方。”

他很紧张,他说:“这里有几部警方无线电车,专查停在路边的汽车。”

“那就不要停车好了。”

“我不会一面开车一面讲话。”

“去你家如何?”我问。

他说:“那边谈话最好。”

“那就去你家,不会太打扰你太太吧?”

“没关系,没关系。不要紧的。可以去的。”他像放心了似的回答。

“你太太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那么糟?”我问。

“她什么都知道。”

我说:“千万别以为我乘机打听你的私事,我想知道你太太的名字是不是薇安?”

他说:“是的。”

两个人离此各不开口。他开车上主街,左转,爬一个坡,进入一个高级住宅社区,这里很多房子都是西班牙式的——白色发泥墙和红色屋顶,强烈地比照出青色的短灌木丛围篱,在街灯不足的亮光下灌木丛几乎变成了黑色。

就在我们车子转入车道,要开进灰泥墙建筑的车库时,街灯熄了。蒙医生把车灯熄掉,把引擎也熄了,他说:“好了,我们到了。”

我离开车子。蒙医生带路到开向一排楼梯的门。上面仍是一道门,我们开门进入通道。我在电话中听到过的女人声音说道:“查利,是你吗?”

“是的。”他说:“我带了一个人回来。”

她说:“有个人打电话来,他说——”

“我知道,我把他带回来了。”蒙医生说:“赖先生,这里来好吗?”

他带我到一间居住室。家具价格昂贵,但没有暴发气息。窗帘,地毯,装饰,颜色配合得得体安静。

那女人声音说:“查礼,我先和你说几句话好吗?”

蒙医生向我致歉,自己回到走道,走向上楼的楼梯。我可以听到低声的说话声。他们谈了4、5分钟。然后我听到她在要求蒙医生什么。她请求了不少次。他的回答简短,十分客气,但是坚决的反对。

步履声又自楼梯下来,这次是两个人下来。女人进房间来的时候我站了起来。蒙医生在她后面半步。他说:“亲爱的,我来介绍赖先生。赖先生,这是内人蒙太太。”

“太太’两个字讲得有点强调。

她保护自己的身材十分见效。她应该40出头了,但是行动非常轻巧。栗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险中取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