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中取胜》

第09章

作者:e·s·加德纳

我来到丽恩所租住的公寓的门口,在过去之前,我在店子前后左右仔细地观察足足有15分钟之久。现在我的确满意她并没有被人在监视。

丽恩在我敲门后出来开门。当她看到是什么人时,她双手抓住我手臂说:“喔,唐诺。能见到你太好了。”

我拍拍她的肩头,用脚跟把门踢着关上,我说:“一切还好吗?”

“好极了。”她说:“每个人对我都非常友善。有的时候使我感到没有把真……你知道……告诉他们是不对的。那——”

我说:“千万别提。你真正希望的是要那杀人凶犯得到报应,是吗?”

“是的。”

“万一你照——你知道——的告诉了他们,一定会有一个贼律师在法庭上诘问得你昏头转向,最后还要把谋杀罪扣在你的身上呢。”

“但是他们不可能这样得逞。我一点动机也没有。”

“我知道。”我说:“也许他们不能使人相信你是凶手,但是凶手可以脱罪,是他们的目的。坐下来,我要和你谈谈。”

“你去哪里了?”她问:“我好想你。柯太太变得很生气,要知道她依靠你成习惯了。没有你,她不知怎么办了。”

我说:“丽恩,进行得如何了。他们有没有给你看什么照片,使你可以指认就是那个人的?”

“没有。他们一直在找她有什么男朋友。那副地检前颜先生认为他在未来24小时内可以把整案完全侦破?”

“那就好。丽恩,仔细想想,你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到底他的真正位置在哪里?是在走道上?向你走过来?”

“不是,不是,不是在走道上,他正好自好公寓房间走出来。他正把身后的房间关起来。”

“你的意思是走道尾端几个房间当中的一个?——

“不,我是指309 号房间。就是后来发现尸体的那一间。这一点,应该一点问题也没有。我自己曾经一遍一遍仔细回想过。”

“你有没有给地检处一张白纸黑字的签字证词书。”

“他们在准备。大概要我今天下午去签。”

我说:“丽恩,过来,我要和你谈谈。”我拍拍我椅子的扶手,她走过来,在扶手上坐下。我把手自她腰后围过,握着她的手。“能帮我一个忙吗?”我问。

她说;“什么都肯。”

我说:“这个忙不容易帮。”

她说:“对你有好处,我就干。”

我说:“你要很有手段才能完成,而且要坚持到底。还要能随机应变。”

“说说看。”

我说:“今天下午你见到副地检官的时候,你告诉他,你又想起一件事来了。”

“什么事?”

“当你第一次去那公寓的时候,在你走进会见经理之前,正当你在油车的时候,你见到一个男人自公寓出来。那个男人6 尺高,宽肩,身材很雄厚,黑眉灰眼珠,有点挤在一起分不开似的。由于脸上肉很多,所以更使眼睛凑在一起,看来十分明显。脸是胖的就是了。在右须有一粒黑病,他的下巴有直的一条分裂线。长臂大手,他走路很快很快,有如在逃避什么。”

“但是,唐诺,我没见到这样个人。事情又过了那么久,我怎么能再——”

“可以提的。”我中断她的话说:“你对此事一直在用心想。你一直在脑海里一次一次的画面再生。你当初是注意过这个男人的,因为他似乎太匆忙了一点,几乎在跑。一个大男人走路如此快,几乎很少见到。不过发现哈爱莲死在床上这件事使你太惊怕了。把许多本应想到的事弄忘了。你冷静下来仔细一推敲,才又把这件事想到了。”

她说:“当然,那是天经地义的。他们见过很多证人都是经由精神惊吓的。他们知道证人要歇一歇,才会想起很多事来。”

她说:“我不想照你的方法去做。这是不对的。在地检处,他们上下都对我那么好。将来这种证词是要上法庭的。你总不会要我去做伪证,是吗?”

我说:“你还不明白呀,丽恩,你这样对他们说了,我就可以有多一点的时间。在你没有所有事都想到之前,他们不会叫你在证词书上签字的。因为一旦你签上字,辩方律师够聪明的话,就有题目做了。他会先问你,你有没有签过一张证词书,他有权问你内容如何。坚持要把原件呈庭。这就是为什么地检处要在你全部想清楚后,才叫你签这张证词书?”

“我说了那些话,他们会加在证词里,一起要我签字的,是吗?”

“不会。你不一定要签字的,因为我所需要的时间只是他们把旧的已准备好的证词书抛掉,另外准备一张新的,那些时间。如此而已。假如你今天下午签了字,他们在今夜就宣布全案侦破。但是如果你告诉他们这些鬼话,他们会在今天下午准备起草打字,明天才会叫你签字。”

她还在犹豫。

我深深叹口气道:“算了。这本来也是太为难你了。我本来以为你会救一下我的急难的。我根本没有仔细研究从你的立场,你会怎么样看。我再想其他方法好了。”

我站起来开始走向门去。我才走了两步就听到背后的快速行动声。她的双臂已经抱住我的头颈。“不要,不要离开我。不要那样不讲理。我怎么会拒绝你。我当然会给你办妥。我干了。”

我说:“我还怕你不是那种直坚持到底的人。被人问得严厉一点,你会穿帮的。”

“乱讲。”她说:“我真要说的话,我会说得完全逼真,没有人会怀疑我的。颜先生喜欢我。我相信他非常非常地喜欢我。”

“你也喜欢他吗?”我问。

“他人挺不错的。”

我说:“丽恩,你能替我办这件事,对我的帮忙实在太大了。”

“我什么时候去做。”

“现在,”我说。“把一切放下,坐计程车去,直接去地检官办公室。告诉副地检官你又想起一件事,把那个人形容给他听。你说不知他要不要把这件事放在证词书里去。”

她说:“我这就去,不知你要不要跟我去?”

“不行,整件事我只能在幕后,千万不可能提起我。”

她走向梳妆台,把自己头发整理一下。现了点粉,抹一下口红,她说:“我这就去走一趟,我回来对,你在这里等我好吗?”

“好的。”

“那边有一些新的杂志。你——”

“都不必了,”我说。“我只想睡一下。”

“好,唐诺,你的鼻子怎么搞的?好像在滴血。”

我自口袋摸出一块干净的手帕。“受伤了,”我说:“每1、2小时偶尔会流点血。”

“我看它肿了起来,又红——好像很痛。”

“红肿都有,看来像很痛,是因为真的很痛。”

她大笑道。“你这个人一定很不得人缘。一下黑眼目,一下又是肿鼻子。”

她戴上一顶帽子,帽子像一大堆花插在头的一侧,又穿上一件外衣。

我说、“要不要叫部计程车,这里有电话吗?”

“电话是有,不过在大路上可以拦到车子。”

“还是用电话好,这样你下楼就有车坐。”

她用电话叫了一部计程车,我拖了一只矮凳搁脚,把自己缩下那只大的椅子准备小睡一下。

“你先准备一下。”我说:“你准备怎么做。”

“怎么啦?’觉间:“你怎么说,我就怎么讲嘛。”

“你不会半路撤退,不会搞混了,一旦他们仔细问你,你不会说是别人叫你这样说的吧?不会把我咬进去吧?”

“不会,绝对不会。”

“怎么能那样确定呢?”

“因为我想说谎的时候,任谁都看不出来。”

“有过经验吗?”我问。

“很多。”

“那些都只是小把戏。”我说:“这一个可是瞒天大谎。这次你是在向一个有经验的律师说谎。”

她说:“不是,颜先生什么都会相信我的:就因为如此,我才有点犹豫,他什么都会信任我的。我说什么他都相信不疑。唐诺,我认为他在喜欢我。”

我说:“也许他人不错。不过他是个检官。一旦你引起了他的疑心,他追究起来绝对是严格的。你说说看,见了他你怎么说。”

“第一次我走进房子去的时候,我看到另外一个人走出来。以前我没有认为这件事重要过,现在我一再回想后,发现这件事也许重要——当时这件事曾经引起过我的注意。”

“那个人长得什么样的?”

“是个宽肩的大个子,身体很厚。像扫把一样的黑眉毛。两只眼睛壤得很近。下巴上有一道直的裂痕。有一面的面颊上有一颗痣,大概是在右面。”

“当初为什么引起过你的疑心?”

“疑心倒不至于,注意到倒是真的。当初他有一些不正常。后来我发现了尸体,一紧张什么都忘了。这两天渐渐地又把事情想清楚了。”

“你当时不知道楼上会有谋杀案?”

“当然不知道!”

“你注意到他什么呢?”

“走路的样子。他是个大个子,他走得太快,像是在跑。他又一直向后看。反正给我的感觉他有点在怕。他看我的样子又怪怪的。有点要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你以前为什么从来没有提起过他?”

她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无事地看向我。

“我不是说过了吗,颜先生。我看到那个尸体,紧张得什么都忘了。”

我说:“你还可以加上一引进,他们问话你更紧张了。”

她笑向我说:“他知道我不紧张。”

“是不是你一直在用美色迷惑他?”

她用眼睛看向自己珊瑚色的指甲尖。慢慢地说:“他一直在用男性的骑士风度要保护我。我也很依赖他。他喜欢我。我也觉得他不错。”

我说:“好吧,你的计程车应该已经在楼下了。你回来的时候把我叫醒。不论发生什么事,直接回到这里来。你这次去他那里,时间要越短越好。”

“一定。”她保证说。

我把眼睛闭上,心情放松。我听到她在室内移动,尽量不弄出声音来。过了一下,我听到大门开开又关上。

我醒了1、2次,只是为了把姿势调整一下。过不多久,我的手臂夹在椅子把手上,我太倦了,没有理会。

她回来的时候,我没有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我只感到她双手按在椅子把手上,然后说道:“小可怜!你一定是累过头了。”

我把眼睛睁开,光线太亮、我又闭上双眼。我把脚自矮凳取下。我感到她又软又冷的手指摸上我额头,把我乱发整理一下。我把双眼打开,我听到自己含糊地在问:“你弄成了吗?”

“成了。”

我伸手去握地的手,把她手放在我手里。“怎么样?”我问:“他相信了吗?”

“当然。他们都信了。我照你告诉我的告诉他们。你对我没有信心。我知道办得妥的。我说话大家都信。”

“外面情况如何?”我问:“牵连到圣卡洛塔的事有进展吗?”

“有。”她说:“颜先生立即给圣卡洛塔打了电话,他说他们在等我书面的资料出来。书面资料还要一点时间。”

“你没有听到圣卡洛塔那边一说些什么吧?”

“显然什么都没有说。”她说:“颜先生只是把进展告诉他们。他也告诉我,这件案子可能有圣卡洛塔那一面的牵连。”

“他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会牵连到圣卡洛塔呢?”

“没有。”

“你认为他自己知道吗?”

“我想他是知道的。这件事他和圣卡洛塔警方绝对是讨论过的。”

我说:“那很好。不过,颜先生以前有什么保护你的措施没有?”

“保护我?”

“当然。”

“为什么?为什么保护我?”

“你不明白呀?”我说:“有人把哈爱莲杀掉了。那是残酷、无情的有计划谋杀。警方什么线索也没有,只有你这个目击证人提供资料给他们。当凶手感到压力的时候,唯上的办法当然是——”我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我停下来。我说:“我奇怪颜先生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她有点恐惧地说:“我看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

我看看手表。我说:“他现在一定会想到了。我去和他联络一下。你乖乖留在家里。”

“我可以打电话给他。”她说。

“不要。”我说:“我就是不想你这样做。你乖乖留在这里不吭气。我去见颜先生,和他谈一谈。我不管他人多好。不给你合适的保护,就是完全不对的——到底你给过他那么多的线索。”

“你不说,我还真的不知道有那么危险。”她说。

我说:“你留在这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险中取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