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翻两瞪眼》

第10章

作者:e·s·加德纳

门上漆着:林福来,律师,法律顾问。

我推门,进入门内。劳太太已先我而来在接待室等我。一位红chún、睫毛油染得太厚的女秘书,在桌后抬起头问我要什么。劳太太急急站起:“这是赖先生,他和我一起的。林律师在等我们……一起见他。”

秘书把红chún咧成笑容:“是的,劳太太。”走向内间办公室,我走过去坐在劳太太旁边。

她看着女秘书进去的门,过了一阵,一半对我似地说:“不知道林律师为什么用这样糟的一个女秘书。”

“她怎么啦?”我问:“不会打字吗?”

“到不是因为这个。她……太刺眼了。”

我说:“要支烟吗?”把烟盒传向她。她想伸手但改变意见,说道:“谢谢,暂时不抽,我安排好了霍先生来这里见面。林律师安排好了华德和他的律师来会谈。我告诉霍先生,假如他能10点钟来接我,我一切都会就绪了。他来的时候我再给他解释,说林律师临时太忙,我们只好等候。”

“假如华德和他律师早到了,场面就相当尴尬。”

她说:“是的。我已经好几个月没见华德了。不知……”

“不知什么?”

“不知他有没有发胖?”

“他是不是想胖?”

“他喜欢吃油腻的食物。我教他自制,他减了20镑。”林律师内间私人办公室门打开,劳太太说:“大律师来了。早,福来。这是林律师,这是赖先生。”

林律师和她握手,又和我握手。他是短小、精干、动作快、有点神经质的人。浅蓝眼珠,稻草色的极细头发,好像是一堆洗得太多次的人造丝一样放在前额很高的头上。他戴了副眼镜。他说道:“早安,赖先生。我了解你的情况。我会帮你们做戏。让你和劳太太好像很亲热。”他停下,向我眨一下眼,又说:“你要故意讨好于她,尤其华德进来后更要明显一点。”

我说:“他假如以为他前妻带我来,向他示威,会不会太刺激他?”

林律师斗志旺盛地说:“我就希望如此。”

“你是说,希望激怒他?”

“这可以给他点东西仔细想想。假如有机会,你要表演成追求她钱财的……你懂我的意思。你对芮婷财产十分有兴趣,你陪她来律师处会谈,为的是帮她保护财产。”

芮婷撅起嘴,向他说:“你把我脸蛋、体型看成那么差,每个对我有兴趣的男人都是看中我的钞票?”

律师的笑容,充满同情和热诚:“这就是我要赖先生扮演的,他的兴趣完全在钞票。你懂的,对不对,赖先生?”

“我懂得你想要的效果。”

“你会尽你力量表演?”

“我不太知道追女人钞票应该怎么追法?”

“容易,你假装已经把劳太太催眠一样迷住了。她几乎愿意立即和你结婚。注意,你是为了她的钱。现在,我要回我的窝去了。露丝会在我应该露面的时候,用暗铃通知我的。最佳露面的时候。是劳先生和他律师进来的时候。”

他突然钻回自己的办公室。把门关上。留下我们在接待室。

劳太太坐在椅中,面向着门。她移动了好多次,使裙子在膝上的高度,合乎自己的意思。而后向我笑笑。

“对不起,唐诺,我知道增加了你不少困扰,但这样做还是很重要的。”

“使霍先生不知道我是侦探?”

“可以……这么讲。但是……好像……这样是最好……”

门打开。霍先生进入。站在门口循室瞅望,好像使瞳孔适合环境似的。他见到了劳太太。笑着说:“喔,你已经会谈完毕了,我来太晚了,对不……”

“没有,”她说,“是林律师晚了。我还没有见到他呢。他一直在忙。”

霍先生的眉毛抬起:“那……还好,我没来晚。赖先生,早安。我想,就在这里等好了。”他在劳太太另一边,一张椅子上安顿下来。

林律师私人办公室打开,露丝出来,手上抱了一大堆卷宗。她把卷宗放在自己桌子上,转身向霍先生道声早安,要问他姓名。

劳太太说:“他也是和我一起的。”

她笑着说:“林律师要我转告你们,他实在太抱歉了。再过几分钟,他就见你们。”

她快快地让自己坐在办公桌后,拿出纸张,复写纸,急急地放进打字机。而后打开桌子抽屉,拿出镜子,口红,开始chún部的补妆。

门打开。两个男人进来。我匆匆看一眼,立即集中全力来观察霍先生及劳太太。

劳太太微侧下颔,双目一本正经端庄地下视。霍先生只看了一眼,不经意地看劳太太说:“律师生意不错。”

她没有回他话。她抬起眼,用假装出来的甜味说:“华德,你早。”

两人现在离开我们更近了。霍先生在他们走近时,在观察他们。在他眼光中,只有一点点教养很好的人的好奇心。没有别的。

劳太太说:“唐诺,这是劳华德。”

我站起,遇到的是一对充满敌意灰色的眼睛。急速回望,看到霍先生也在仔细看,看的目标不是华德,是我。他脸上有不解的表情。

很明显劳华德已经把失去的20磅恢复了。他说:“早安,赖先生。你好吗,芮婷?这是我的律师,纪先生。”

纪律师高大,宽肩,好看大骨骼型的人。从外型看来办事不会太积极。劳太太介绍霍先生。林律师办公室门打开。他就站在那儿,向每个人鞠躬、致意、道歉。解释的理由正当。礼多人不怪地一再道歉,只是讲得太多太快。

劳芮婷说:“唐诺,你乖一点在这里等一下。霍先生,你不在乎也等一下吧?你和唐诺两个人可以聊聊。”

她转向她的前夫:“华德,你看起来蛮好,挺不错。”

他向她微笑着,说道:“我又胖了。”

“胖了吗?我倒觉得你看起来蛮不错。你一说我才看出来了,是重了一点,不过……”

林律师说:“请大家进来吧。”

他们循序一个个进去,剩下霍先生和我坐在那里。

门关后,霍先生凑过来向我,用低到女秘书听不到的声音对我说:“她先生干什么的?”

“我也不知道。”

他又用那种不解的眼光看着我。

我说:“她不太提起她丈夫的事。你有特别理由对他感到兴趣吗?”

“是的,我告诉过你,我有印象以前见过劳太太似的。我对她丈夫有相同印象。”

“这样呀?”

“是的。起先没有想到。后来那个人进办公室的时候,是他走路的样子,他肩膀摆动的样子,那样熟悉。我就像哪里见到过他,只是想不起来。”

“很多人会这样的。”

“你会不会?”

“不会。”

“我通常也不会的。我自信记忆还是不错的。”

“会不会以前他们住在一起时,你在那里见到过他们?”

“一定是的。我的潜意识甚至勾起一点不愉快的过去经历。”他眨了我一下,很快接着说:“倒不是指劳太太。对劳太太我只感到似曾相识而已。但是对那位仁兄,好像……好像我自己在商场上打败,才溜走似的。”

“你一点也记不起来?”

“想不起。”

“再想想有什么线索,联想。”

“没有。我也仔细回想最后一次和戴医生谈话。也想不出什么重要的线索。”

两人坐着没说话。我能听到林律师办公室里传出的嗡嗡语声。过45分钟,劳太太出来。脸上有满意于胜利的味道。

她对霍先生笑笑,经过他,凑向我的耳根,先大声地对霍先生说:“霍先生,请你原谅我说两句悄悄话。这是件小事情。但可能十分十分重要。”

“没关系,我可以离开一下,假如你们两个要研究一下,怕打扰,我……”

“不,不是那样。我不过向你表白一下。”

她把一只手柔情地放在我肩上,身体压在我肩上,嘴chún离我耳朵不到一寸,耳语:“唐诺,里面谈得太顺利了。我太高兴了。他对你很生气。你一定要等在这里,无论如何不要走。唐诺,我晓得你会帮我忙。这次我们完全把他骗过了。他也不是好骗的。”

我说:“那很好。”

她用更小的声音给我耳语,可能我耳朵上已沾到chún膏:“他提了个办法。我告诉他我要考虑一下,就出来看你。这一下给他刺激最大。你虽然坐在外面,但你是最有决定性的。他不太服气。”

我说:“这一点我懂。”

她笑出声,把压在我肩上的手拿起,拍拍我的脸颊说:“你们两位男士再等一下,不会太久了。”

霍先生疑虑地说:“我看不见得,像这种会议二个当事人,二个律师,会议上很久也没结果。”

她说:“喔,我有把握几分钟就完了。”她犹豫一下又说:“倒是我耽误了很多你的时间。”

“没关系。”

“我有一个人希望你能见见,戴医生的一个好朋友。他对你很有兴趣。”

霍先生说:“好呀,我也高兴能见到他。”

“我真不是有心要你等。不巧林律师太忙,把我的约会延后了。”

霍先生把两条眉毛皱在一起,看看他手表,突然站起说:“说真的,劳太太,我想这会议会比你想像久得多。我在半小时后,有一个约会一定要去。即使你能在数分钟内结束会议,我们再去看戴医生的朋友,你知道,我不好意思握握手就再见。”

“那不好。”

“我们改天再去看他们,明天或后天。”

“我看也只好如此。”

她站到他前面,伸出手来:“霍先生,你真太好了。我想像得出我姨父会怎样看你。今天耽误你那么多时间,实在不应该。倒也不是我的错,但你了解的。”

“当然,当然,至少不是你自己能控制的。我还是很高兴来了。”

“那真谢谢你,再见。”

“再见。”

他离开接待室,芮婷又走向我。他凑下来,再在我耳边说:“你表演很好。唐诺。他有没有显出认识华德的样子?”

“没有,不过事后又不同,方便的时候我告诉你。”

她挤了我上臂一把。给我一个鼓励的微笑,又回到林律师的私人办公室。

秘书小姐带着研究性的眼光看着我。

我又坐了10分钟,突然门开了,劳华德和他的律师走出来。林律师随后出来但只走到接待室门口。“你们都会谅解的,”他说:“大家不伤和气,但是……”

“我们明天给你答复。”华德的律师说,带着他的当事人走出门外。华德斜斜地看了我一眼,门关了起来。林律师请我到他的私人办公室。

我进去,林律师热切地问:“霍行生有没有认识他的样子?”

“开始没有。后来告诉我,他见到华德进你办公室的样子,好像以前见过,只是不知在哪里……说是潜意识中有不愉快,说是好像商场上被欺骗过。你有什么看法?”

林律师看看劳太太,考虑着,走到窗边,站着看下面拥挤的交通,转身向我说:“这些都说得过去。只要我们能提醒他的记忆力。他可能给我们很好的线索。但是我看不出,照这情况,他可能给戴医生什么对付华德的把柄,而现在又想不起来了。”

我说:“据我看劳华德倒不像你想像中,那么难对付。”

林律师:“倒是真的。”

我说:“会不会他演戏,做作,比我们想得高一点。”

林律师问:“你怎么说?”

我说:“假如他一见霍,就认出来了,但知道霍不认识他。但他知道只是早点晚点终究霍会想起来的。所以做了最好的妥协,好早点开溜。”

林律师想了一下:“这种说法很有意思,只是他并没有像你说的那样打退堂鼓。”

“你这样说可见我有误解了。我一直以为谈判很满意。”

“钱的方面并不满意。”劳太太说。说完就倒抽一口气,好像要收回这句话。

林律师看得出很不高兴。

我说:“我并不想多管你们闲事,我只是建议而已。我还能做什么事吗?”

她看看他,我能从他眼中看到放下心来的味道,因为不必找藉口,他们也可把我撇开。她用真心感激向我微笑:“不要介意,唐诺,你已经太好了……你要是有要紧事情,你忙你的好了。”

我在外间停留了一下取回帽子。女秘书停下打字,思索地仰望着我。而后她看看林律师私人办公室关着的门。

符法迪,刑事犯罪学顾问,正好在离开不远的大楼里有一个办公室。我看清没人对我特别注意的时候,通过马路,上楼到他办公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翻两瞪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