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翻两瞪眼》

第11章

作者:e·s·加德纳

我等候了半个小时,贝法斯才回来,他给我一个露齿的微笑。

我漫步到车库前。

“我想你可以把会亮的弄来给我。”

“会亮的?”

“对呀,会亮的。”

“我为什么要把会亮的弄来给你?”

“喔!我想你可能会帮一个朋友忙。”

“伙计,你在说我不懂的外国话。”

我向上望车库上的房间说:“那些活动百叶窗真是好。”

“嗯哼。”

“风和空气可以进来。需要的时候,也可让阳光进入。”

“嗯哼。”

“把它放在合宜角度,不论里面做什么,外面都看不到。”

“又怎么样?”

“百叶窗装好的同时,还弄了张新的床进去。”

“你真啰唆。”

“使上面变了非常舒服的地方。比新新好多了。”

笑容自他脸上赶跑,一度有匆匆的怒容,立即假笑又回到脸上:“喔,你连这也知道。”

“知道。”我点点头说。

“摸过我的底?”

“嗯哼。”

“你要什么?”

“会亮的。”

“老兄,我给你说老实话好了。我早就洗手不再干了。我以前是非常内行的,但结果如何?你忙了半天,都是帮收赃的忙了。不经过收赃的,没有人敢自己动偷来的珠宝。你偷了价值1万元的珠宝,失主呱呱叫损失5万元,而收赃的最多给你1000。你1年弄个万把块,全国所有警察都要提你。弄得不好要吃免费饭,我吃了一次,曾仔细想过,再也不干了。我要把余生好好享受一下。”

我说:“是的,你的房间已证明这一点。我从梳妆台发刷上拿了些头发样品。你要不要听听,一个好的犯罪学专家凭这些头发,会知道些什么?”

他看了我10秒钟,才开口:“我喜欢和其他人相处。但我感觉到,我们两个成不了朋友。”

“我只追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会亮的。”

“我告诉过你,不在我这里。”

“我知道。”

“知道什么?”

“你说不在你那里。”

“既然说过不在我这里,就不在我这里。”

“给我去弄来,好不好?”

“我不知道到那里去弄。”

“仔细想想,你也许给我去弄来比较好。”

他转向我,看着我:“你唱的歌好奇怪。什么人作的词。”

“我自己。”

“我不喜欢。”

“喜不喜欢没分别。”我说:“丁吉慕去史娜莉公寓看史娜莉,我正好闯进去。史娜莉有个同室女友顾桃赛。据说丁吉慕是去看顾桃赛的。据说是相恋的一对。”

“说下去,”贝司机说,“除了饶舌之外,你总算有点东西了。”

我说:“顾桃赛吻别丁吉慕,看起来他从未吻过她的样子。”

“怎见得?”

“他有点惊奇。”

我见到贝法斯的眼亮了起来:“高电压?”

“正是。”

“怎么回事?”

“喔,我想她注意过他好多次,但是他从来没有注意过她。所以她藉机给他看看,她不是没有生气的,不是死沉沉的。”

他想了一下问:“顾桃赛是哪一类的?”

“一般情况。不太老,也不太年轻。不太肥,也不瘦。大致言来,蛮不错的。给你吻别的时候腰会扭来扭去。”

“騒货。”

“丁吉慕要离开的时候,史娜莉给他一个纸包。”

“什么样一个纸包?”

“包在牛皮纸里,说是书。”

“姓史的住哪里?”他问。

“拜度东街681号。公寓名字是顾桃赛的。”

“顾桃赛金发还是褐发?”

“褐发。”

“脸蛋怎么样?”

“不是洋娃娃。有点性格。”

“有兴趣。你什么时候要这些会亮的?”

“越快越好。”

“不问其他问题。”

“我自己绝不问。”

他说:“我仔细想想。”

“不要想太久。”

“你又把我混进去了。我在这里本来蛮好的。说不定还真可以享点福呢?”

“条子把你过去辉煌成就一说出来,就什么都完了。在他们看来,前科加上失窃,等于什么你是知道的。”

“你什么时候把头发从刷子上弄下来的?”

“我叫你到壁柜去拿丝领巾的时候。领巾的事,你做得不漂亮。你知道……车上捡到的领巾,拿进卧房,为的是找出谁的领巾。”

“我应该不要把它留在房里。”

“应该。”

“那件事,今晚怎么样?”

“大概在12点之前。”

他说:“我不知道那么早会有什么机会。”

“我要去收集一些气压资料。我认为今晚会有另一次东风。天有点黑蓝,远处的山又清楚得像在自己院子里。”

“没错,头发里都是静电,每次我都会感觉到。”

“没有梳过头发吗?”

“嗯哼。”

“用梳妆台上那只发刷?”

他笑着说:“不,是另外那一只。”

我说:“我等一下打电话给气象台。假如今晚会有东风的话,你会有很多机会可以东跑西跑。”

“东风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我一直在想戴医生的死亡。假如他进车库时,没有把车库门开到顶,突然一阵暴风,可能就会把车库门关上。”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差4万元钱。”

“怎么说?”

“一阵突发较不平常的暴风,合乎保险单中所谓的,意外原因。”

“老兄,我不明白。”

“我想反正也不一定要告诉你。”

“那为什么要开头提起呢?”

“原因是告诉你,到时你有很多活动的机会。”

“好,老兄,我尽力而为。君子协定。”

“没有什么协定,我只告诉你我要什么。”

“假如这样说法的话,以后你再要什么东西,我怎么办呢?”

我直视他双眼说:“凉拌。”

“你很难对付,老兄。要是我管人寿保险,我不给你投保,理由是高危险性。”

“目前为止,你一点损失都没有。”

“目前为止。”他重复我的话,好像把这句话要在脑子中转几转似的。

“今晚午夜。”我说:“不要忘了。”自顾自走开。

我穿过车库外面,来到房子的后门。有一块小牌子写着“送货”,下面有个门铃。我按铃。过了一阵,女仆珍妮前来开门,脸上挂着大户人家仆人对挨户推销员一贯的傲慢与轻视。

我可以看到她脸上表情改变——惊奇,夹杂一些惧怕。只见她红chún微启,牙齿整齐美丽。

“喔,是你!”

她声音中显得出高兴。

“戴太太在家?”

她噘起嘴来,含义深长地问:“你要见……她?”

“是的,怎么啦?”

“你要见她何必自后门来呢?我以为……也许你想见别人呢?”

她把眼睑向下,长长的睫毛盖在眼下,非常美丽,又把眼睛一下弹开,非常有风情的看我一下。

“我是另外有事。”

“喔。”

“史小姐房间,现在有人吗?”

“没有。”

“我想再看一下。”

“请你跟我来。”

她非常有效率地带我通过厨房,走过内有仆役宿舍的一翼。但是我一进入史小姐以前住的房间之后,她跟进,关门,把背靠门站着,眼睛看着我每一个动作。

“还有什么其他东西你要吗?”

“没有。”

我在房中环视着,她的眼光跟着在转。

“当然,我不应该知道你在做什么。”她说:“但是……有一点收获吗?”

“我想有的。”我说。

“你有没有……我有没有看见你,上车库楼上,到贝法斯的房间去?”

“你去过没有?”

“你……我意思你有没有……”

我露牙笑着说:“有。”

她红着脸,双眼下垂。

“什么人清理床铺?”

“他自己替自己整。”

“我不是说贝法斯的床,我指这里。”

“喔,管家。”

我说:“史娜莉星期二离开。星期三戴医生请我来。星期三晚上,我到这房里来的时候,我发现闹钟发条还没有松。我在想星期二晚上,是不是有人睡这床上。你在星期二晚上,有没有看到史小姐回来?”

“没有。”

“或者听说她回来睡觉?”

她有点坐立不安了。“没有。”她说。眼光避开我的。

“你不知道,是谁睡在她房里?”

“不知道。”

她把眼光抬向我,再垂下来,走过来,站在我旁边,她把手放在我的臂上。她抚摸着说:“法斯有没有说起我什么?”

“他为什么要说起你?”

她站得更近我一点,还握着我的臂,身体的热力可以传给我。她说:“在这里工作无聊得很。每周只能外出一夜。工作之余,当我们知道暂时不会传唤,我们……我们也有一点自己的好时光。有时喝一点酒,有时……你也知道的日子要怎样打发一下。”

“又怎么样。”我问。

“不要把你查到的每件事,都向戴太太报告。”

“为什么不要?”

她眼光平稳地看着我:“因为她对法斯爱得发狂,她又是十分妒忌的。”

“史小姐如何?参加过你们一起吗?”

“没有,她不是我们一类的。”

我说:“我现在去看戴太太。”

“医生不在里面。”

“窦医生?”

“是的。”

“他治她病,有多久了?”

“大概一年吧。戴医生在治窦医生的父亲,所以他请窦医生来治他太太。”

“史娜莉不跟你们混在一起玩?”

“没有。”

“她当然也会感到,一个星期留在这里6个晚上,很无聊。”

“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和她讨论过。”

“晚上她做些什么事?”

珍妮避开我的眼光,也避开这个问题。

“晚上她做些什么事?”我重复一次:“做什么消遣?”

“留在自己房里,我想。”

“你看到这里有光吗?”

“是的,有时见到。”

“戴太太通常早睡?”

“是的,她心脏不太好。窦医生相当为她耽心。”

“窦医生在陪他?”

她点点头。

“我现在去。”

她还是依靠着我的手臂:“你不会把……我的事,告诉戴太太吧?”

“有什么好讲的?”

她对这个问题想不出答案。我温和地把手臂退出,也退出这房间。

窦医生和戴太太坐在图书馆里。他为她定了一架轮椅。现在戴太太就坐在轮椅中。对自己变成残弱还相当感到有乐趣。他们抬头,看着我进入。

戴太太说:“唐诺,我不知道你也在这里。”

“已经来了很久了。”

窦医生说:“那好,我也正想回去了。可兰,一切都可以不必耽心,把心情放平稳。有什么不对,打电话给我。”

“你太好了。华伦。我不知要如何感激你才好。”

他说:“我只希望能多帮你点忙。你不知道希顿替我做了多少事。”

他转向我又说:“保险公司这件事,是我听到过最荒唐的事。我认为他们这种态度是不对的。你办得怎样了,唐诺。”

“有一点进展。”

窦医生转到戴太太只能见到他左侧脸部的位置。他说:“戴太太受到很重的震惊。最近恢复得很快。我不希望任何特别不愉快的事,使我们前功尽弃。”他用右眼慢慢的向我眨了一下,把头侧一下,走向门去。

戴太太笑着说:“不要让唐诺认为我老了,不中用了。华伦。”她做作地看着我,等候我发表点赞美的意见。

我说:“我一直以为你是戴医生第二个太太,因为你看起来年轻得多。我最近才发现,有史以来只有一位戴太太。”

“唐诺,你在拍我马屁。”

窦医生回答:“他只是把事实说出来。亲爱的。”他退一步又说:“现在我真的要走了……还有件事,赖,你怎么来这里的?公共汽车?”

又一次他的一只眼睛向我慢慢一眨。

“是的。”我会意。

“是不是顺路,我送你回去。”

我说:“那太好了。”

“嗨,唐诺,有什么要报告的吗?”

我点点头。

她说:“讲好了。我对我医生没有秘密的。”

他笑着说:“你是好病人。很多其他病人没你好。”

我说:“我认为,今天晚上会有东风。”

“怎样?”

我说:“你记得,戴医生死亡那个晚上,从沙漠里吹来的东风,造成相当大的一个圣太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翻两瞪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