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翻两瞪眼》

第07章

作者:e·s·加德纳

卜爱茜说:“没有,唐诺,她整天没有来过……也没有电话来。”

我坐下,给她一支香烟。

她摇摇头:“白莎不喜欢我在办公室时间抽烟。”

我说:“不要怕,我现在是一半老板了。”

“我听说了。”

她犹豫了一下,接受这支烟,点燃了。

我们默默地抽着烟。我告诉她:“我想你该加薪了。”

“为什么?”

“因为你打字很努力。”

“白莎血压会跳到295。上个月我曾经请求加‘薪’。她差一点给我减‘旧’。”

“你要求她加多少?”

“加10元。”

“加了。”我说。

“不行。”

“为什么?”

“我意思是不要为我而发生困扰。”

“我想我有权。我宣布加薪给你。那辆接烂的脚踏车怎么样了?听到消息吗?”

“还没有,今天早上我还打过电话给全安保险公司。我想她很聪明,这一计对她失灵。”

“再试一下没错。”我说。

卜爱茜把香烟平衡在烟灰缸上,拨一个号码,说一个人名,过了一下:“我是卜小姐。撞坏的单车有消息吗?”

我看到她脸色有改变,从桌上拿起铅笔,她说:“等一等……史娜莉,拜度东街,681号……她要多少钱?……是,完全是我错,抱歉,谢谢,谢谢。”

她挂上电话,自拍纸薄上撕下一页。“拿去,”她说:“她的真正地址。她要等车修好,有发票才能申请赔款。发票现在在全安保险公司,发票上的地址也相同。”

我把那张纸折好,放进口袋,说道:“最好和全安保险公司继续保持联络。直到支票寄出为止。我不希望史小姐追查你汽车牌号,开始打听,发现你在哪里工作,她可能会更换居住地点的。”

“这容易,我明天上午再摇个电话。我……”

门推开,柯白莎大步走进办公室。

卜爱茜把香烟抛进烟灰缸,弄熄,转回向着打字机键盘。柯白莎做了个90度转身,向我怒视着。我先下手为强,“一天整,你到哪里去了?”我问。

白莎冷而小的眼睛发着胜利灿烂的光辉说:“钓鱼。非常有趣的日钓。不必工作。我早告诉过你,我要使生活轻松化。请,不要让我打断你们的密谈。我知道,唐诺,你是我羽毛长成了的伙伴。不过你要注意了,她不是伙伴,她随时都可以更换的。”

“爱茜和我在研究案情。”

“真的呀!”

我点点头。

她想说什么。突然停止,脸上的杀气退掉了一点,说道:“噢……有关那辆脚踏车。”

“一部份是为了它。”

“还有什么公事呢?”

我说:“爱茜在跟我抱怨,生活程度日高,她收支有点不平衡了。”

“她倒好,浪费办公时间,向你争取不会有用的同情。”白莎的眼睛生气时是小而圆的。她说:“她上个月就向我提过,而……”

“她也没有从我这里得到同情。”我说。

盛怒之下的白莎,现出了大大的惊奇。

我说:“她没得到同情,她得到现钞,加薪10元。”

白莎想说话,我说话时坚定的语气,提醒她暂时不宜,她站在那里,愣着,嘴巴张得很大。突然暴风雨来到:“你这狂妄自大的小不点儿。是我在管这个办公室。即使你是我合伙人,但是你没有权力不经我同意,给人加薪。在我看来,你……”

我对白莎说:“我们要吵架,在里面办公室吵比较好。”她看着我,两只小眼一扇一扇,突然大步走向私人办公室,我跟进去,把门用脚关上。

她用最大的努力,把自己脾气控制。她说:“我早该知道,会有这种结果的。那女孩并不值10元加薪,就像她不值汽车接送一样。她的薪水不多不少,是一般秘书的价钱。她……”

“她比任何我见过的秘书,多做一倍的工作。”

“那又怎么样?”她诘问我:“她需要工作,我聘雇她。市面上要工作的一大堆。当然,一样价钱就找最能工作的,这就是生产经。”

我说:“以前生活艰苦。职位少,要工作人多,你可以选人。现在时代不同了,不由你挑挑拣拣了。”

白莎突然打开她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一支长的象牙烟嘴,重重的塞一支香烟到烟嘴上,塞得太重,把香烟塞破了。她要把破的香烟摔掉,改变主意,又把破的一段撕去,把余下的塞进象牙烟嘴。她说:“你也许不了解。但是我随时可以解除合伙关系的。”

我说:“我也可以呀。”

“你!”她说:“你来这里的时候,口袋里一毛钱也没有,二、三天没有吃饭。现在你是合伙人,你赚钱比你以前梦想的多得多。你也要解除合约,不要笑死人了。”

我说:“卜爱茜得到10元的加薪,要不然我们两个拆伙。”

白莎的手抖得连香烟也点不上。她干脆站起来,站到窗边,用背对着我。一分半钟后,她转回向我,脸上像带了个面具。她做出和平的样子说:“可以,亲爱的,只要你受得了,我也受得了。你给我记住,你……你自己再也没有薪水了,付完各种开支,你得纯利的一半。你的问题是,你还以为在花我的钞票,大方一点无所谓。你加她的10元钱,其中5元还不是从你自己的口袋里拿出来的。戴家案子有进展吗?”

“我要去见劳芮婷的律师,一个叫林福来的,认识吗?”

“不认识,没听过,为什么要见他。”

“倒也没有特别目的。”

“什么时候。”

“明天早上,芮婷会带一个人去。她认为这个人,和她以前丈夫有点勾结。”

“说说看。”白莎说。

“她认为,这个叫霍克平的,给戴医生情报,使戴医生可以对付她的前夫,使她前夫不再騒扰她。不论给的是什么,证据一定在墙上保险箱里,而且已经被窃。”

“和首饰同时被窃?”

“之前。所谓首饰失窃,是自己制造出来以便报警的。”

“这些首饰,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一只戒指在手套箱内,而……”

“是的,我知道。假如是戴医生自己拿的,其他的首饰又在哪里?”

“我还没有研究出来。”

“她应该给我们一个赏格。”

“什么人?”

“戴太太。”

“为什么?”

“替她找回首饰。”

“我还没有找回。”

“你早晚会的。”

“我还不能确定戴太太要我们把首饰找回来。”

“那她雇你做什么?”

“傀儡。”

“什么傀儡?”

“避免劳华德发现,他的前妻芮婷正在和什么人恋爱。”

“怎么想到这一点?”她问。

“他们不要我做侦探,要我扮演家庭里的常客,特别指定要演成劳太太芮婷的私人财产。”

“问题在哪里呢?”

“目前还不知道。她表面很平静。但太急于要我扮她亲密朋友。”

“戏还有点不懂。”

我说:“劳华德一度争取孩子的监护权。试着证实珊玛的母亲不适宜于监护珊玛。如此做,当然不是为孩子的利益,而是想弄点钞票。突然发生什么事,使他快快缩手。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使他旧案重提。由于他一度缩手,劳芮婷以为没有问题了,做什么都自由了。她也许疏忽了一点。这些,都是7个月之前的事。”

“把你推到幕前来,扮她男朋友,有什么好处呢?”

“他们无法证明,我和她有什么不轨行动。对方也无法攻击。”

柯白莎点点头:“有点道理。”

“不久就可以证明的。”我说。

“什么办法?”

“假如芮婷到东到西,带了我抛头露面,就证实我猜得没有错。”

“为什么要搞这些名堂,她已经离过婚,是自由的。”

“我找到原因后,就会知道她在怕什么。”

“你想她是在害怕。”

“当然。”

电话铃声响了。

白莎拿起电话说道:“爱茜,是什么人?”过一下她把电话交给我说:“姓劳的女人在找你。爱茜说你在开会,不可打扰。她问你今晚是否有空。兰姨说最好你们两个多多出现在公共场合。”

“告诉爱茜,我半小时后打电话回她。”

白莎转告了口信,把话机向机台一摔,几乎把电话摔烂:“她真爱上你啦。”

“那倒不错,她自己名下有好几百万财产。我真想娶了她退休。”

白莎冷酷地指出:“假如她只想利用你呢?”

我站起来,走向门口。“良心好点!”我说:“人之初,性本善。”

拜度东街681号,是一幢门面装饰很华丽,两侧砖砌的公寓房子。大门上乡气地钉着金花,无生气的休息室,里面有剥了漆的廉价家具。另一侧有扇门,标示着经理室,再上两级阶梯就是走道,及在两侧的公寓房间。房子只有3层,没有电梯。304房间在3楼,靠公寓前面信箱上名字是顾桃赛。我按门铃。门里有动静。门开了一个3寸缝——有安全链牵着。一只热情的黑眼,好奇地看着我。

我说:“有位史小姐,是不是住这里?”

“没有,这是顾小姐的公寓。”

“没有史小姐?”

“没有。”

“你认识一位史小姐吗?”

“不认识。”她开始关门。

我低声,快速,含糊地说:“奇怪,地址是她自己填的,这下她收不到修脚踏车的钱,可怪不了全安保险公司。”

我听到一阵快速的脚步声,而后是史娜莉的声音说:“这个不要紧,桃,放他进来。”

黑眼女郎把安全链打开。我进入公寓。公寓有两房——卧房和起居室。起居室也可以住人,有张壁床在墙内,晚上可放下。另有间小巧的厨房。

史娜莉一开始没有认出我来。她看我有点面熟,然后怒气和恐惧出现在她眼中。

房间一角,一位男士坐在桌边椅子上。娜莉急急倒抽一口冷气时,他向看我。光线照他脸上,是丁吉慕。

我说:“早,早,我不是故意要打扰秘密约会,我只是想这时间,大家了解一下最合适。”

丁吉慕把脚收回到椅子下面,不过支持他站起来的,倒是手的力量。他软得像煮久了的芦笋。

黑眼女郎是惟一不想溜的。她好奇地看我,不懂是怎么回事。

我对她说:“既然没有人介绍,你是顾桃赛。我姓赖。”然后我向大家说:“现在,大家都认识了。我们可以聊聊了。我们在这里聊?还是把桃赛撇开。”

顾桃赛把房门关上,说道:“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谈?”

丁吉慕说:“赖,不要误会,这一切我都可以解释,你来这里之前,应该讲清楚。”他看着史娜莉,增加了点勇气道:“老实说,这也不关你事。”

史娜莉同意地点头。

丁吉慕对自己的开场白相当满意。越想越对路,向我慢慢走过来,两肩是方的,身材瘦高,健康肤色的脸因为神情激动有点抽搐。从他过来的样子,我看得出,拳击也是他喜爱的运动之一。

他说:“我最讨厌偷偷摸摸,我更讨厌你鬼鬼祟祟的样子,你既然来了,我从一数到三,你给我出去,一……二……”

我说:“完全不关我事。我是受雇于戴太太的。我会向戴太太报告,你向她去解释好了。”

丁吉慕的声音突然显出惊慌:“你不要走。”

我说:“我没太多时间,要说就要快。”

丁吉慕看看女孩,自己像电线杆顶上小猫一样无助。

史娜莉说:“既然你对我私生活那么有兴趣,我就不妨告诉你一点。”

“这样可省很多时间。”

娜莉渐渐能用平稳,控制得住的声调说话:“赖先生,千万不可自作聪明,见到风就是雨。”

“继续讲,要编得好一点。”我告诉她。

她眼中显著愤慨:“你听我说,我不必去编。我对你老盯着我,已经没有兴趣了。告诉你一点秘密,也许你可以不再管我。我是住在这里,我住这里已6个月了。这是我室友,顾桃赛。我们有个租约,我又不知道戴太太那边工作久不久,所以我就继续付我的一半,也有一半的权利。两个月之前,因为下雨,丁吉慕送我回来。他遇见桃赛。从此,他时常来看她。通常我都给他们制造机会,他来时我就出去,除非他带她出去什么地方玩。今晚上,我不愿出去,因为心里还有那件事情。”

“我承认,戴医生叫我报警,我没有报警反而溜掉,是一个大错误。我不愿告诉你,但是,是有理由的。我假如能不出面,只要警方找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翻两瞪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