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的杀机》

第13章

作者:e·s·加德纳

下午黄昏,我才到罗秀兰所住的公寓。

她自己在公寓房门口迎接我,把她柔软的玉手放我手里。她的眼睛像狗的舌头一样显著欢迎的样子。

她说:“你一定奇怪为什么我要聘请你们。”

“我工作本来就多姿多采的。”

“我觉得你很容易引人信任。”

“谢了。”

她的手仍放在我手中,用另外一只手把我迎进门厅。她穿了人造纤维的上衣,下身穿条皮裤,更显出曲线的美妙。胸前低剪裁的开口,使人对她橄榄色的肌肤发出不同的幻想。

她把她的手放在我手里,就站在我边上低声地说:“我的朋友还在这里,你等我把她送走,我们再谈。”然后,她高声地说:“请进,请进。”

我走进客厅。

一个女人,抱住了一只软坠,斜靠在长沙发上,双腿蟋曲在沙发上,腿上盖了一条光亮色彩的毛毯,我看不到她脸,见到的是深的发色和侧面的面颊。

“请坐,请坐。”罗秀兰说。“我的朋友有点感冒。她受了一次很大的伤害。珍妮,亲爱的,我要你见见唐诺。我告诉过你的一个好朋友。”

在长沙发上的身体转过来,突然她坐直她身体,盖在腿上的毛毯落到地板上。一条非常美的大腿,自沙发上落下,脚尖落到地上。双目怒向看着我,葛珍妮一连串带着毒意的话自嘴中吐出。

“她毒我的时候,这个人也在场,多半他也有一手的。这个人是她的朋友,不可以信任他。我告诉你,不可以——”

“闭嘴!”罗秀兰对她说。

葛太太葛珍妮在她大叫一声下,真的闭上了嘴。

罗秀兰向我转身。

我说:“我的确见过葛太太。我正好去拜访她女儿。葛太太在哪里吃了几块有毒葯的糖。那时我也在场。”

罗秀兰把她大大深色眼睛盯着我看。“你和多娜在一起干什么?”她一个一个字平声地问,有如在录音打字一样。

“我在调查麦洛伯被谋杀案。”

“为什么?”

“多半是为保护我自己。警方知道尸体被发现时我和夏合利在一起。他们最不喜欢发现尸体的私家侦探,尤其是常会发现尸体的私家侦探。”

“为什么找葛多娜,她有疑问?”

我耸耸肩。“我不是到这里来聊张家长,李家短的。”

“你去她那里为的是询问她?”

“可以这样说。”

“她知道你去的原因吗?”

“她至少知道我去的目的是要消息。”

“她知道你姓名吗?”

“她以为我是新闻记者。”

“但是你怎样解释你为什么会找上她的呢?”

“因为麦洛伯的乌鸦现在由她代管着。凭这二点,我就有了进阶的理由了——乌鸦,你知道吗?”

“喔。”

只是一个短短的字,但是里面是有不少含意的。她现在在笑。她的眼光现在看我又充满了爱抚之意了。

葛珍妮开始快速地用西班牙话说话。

罗秀兰转向她、用英语说道:“喔,闭嘴!你叫我倒胃口。一看到甜的东西,你就像只猪。你猛吃甜的,一次吃那么多,你不中毒,谁中毒。甚至我认为你中的是糖毒,糖里根本没有旁的毒物。”

葛太太说:“我是真的中毒了,我倒下来,警察送我去的医院。他们把一根粗橡皮管插进我的胃。我真的中毒中得很深。”

“好吧,不过你现在好了。别再装佯了。我已经厌了。你去给我们煮点菜好了。”

葛太太顺从地站起来,仔细地把毛毯折叠好,静静地离开了房间。

秀兰用低声向我说:“她是西班牙派。她们有她们自己一套脾气。你知道南美洲人。她是一个管矿的人的太太,她先生在一次矿难中死了。那一个矿也是遗产的一部分,我对那个矿很有兴趣。”

“她来这个国家多久啦?”

“喔,她是来来去去的。她会在这里一段时间,又回哥伦比亚一段时间。她来这里时,她喜欢摩摩登登淑女样。但是我知道,一回哥伦比亚,她就做下女的工作。她辛苦工作,赚够了钱就到这里来——不过我们不去谈她的事。我们有其他事要谈。”

“什么?——”

她向长沙发一指,她说:“我有些机密事要和你说。”

我跟了她走到长沙发边上坐下。沙发上仍有因为葛珍妮坐过而留下的体温。罗秀兰坐我边上,够亲近的。我可以觉出她右腿透过皮裤子传出来的热力,她凑过来,握住我的手,一面抚握着,一面说:“他们都说你很能干。”

“说嘛,随便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的。”

“你在我眼中非常的可靠。”

“我很高兴你这样认为。”

“到底是不是的呢?”她问。

我看着她深色,罗曼蒂克的眼睛。她腥红,像会滴下水珠的厚chún向着我,脸和我那么近、下巴微侧着。

我说:“当然,我非常可靠。”

她低声地笑出声来,声音来自喉部,磁性得引人心旷神始。她把眼皮垂下。长长的睫毛倒垂在橄榄色皮肤上,她长长嘘出一口气,又开始摸着我手指头在玩。

她说:“我的合利叔是对我非常非常亲近的。”

“这一点我知道。”

她停下,把脸向后退一些仔细看着我道:“是因为我亲他,所以你知道。”

“也是原因之一。”

“但是我从小就亲他。他像真的是我叔叔。”

“但是你现在长大了,大女孩子不能乱来了。”

她大笑,“我要吻一个人,我就吻。我做事绝不做一半,我随便什么事都喜欢做到底。”

“随便什么事?”

“没有一件事不这样的。我不是个半吊子女郎。”

“这一点我看得出,绝不会有人说你半吊子。”

她有点生气,“你什么意思?”

“你是什么意思?”

“非常简单,我不是——不是——当我做一件事,我要彻头彻尾做得非常好。”

“我也是这意思呀。”

“你可能尚有别的意思。”

“不要多心,我真的也是这意思。”

她的手指又忙起来了——柔软,温暖,长长的有安抚作引的,她拍拍我手背,我心都会跳。

“我也很冲动的。”

“我认为你感情很情绪化。片刻之内可以决定喜欢或不定欢。”

“正是,我对友谊都是一下决定的。我通常只一眼就决定要和他做朋友,或是根本不理他。另外还有一种,就是我会很喜欢他。”

“第一眼就决定了?”

“第一眼就决定了。”

“你看我如何?你喜欢我吗?”

她用力挤我的手,直到指甲都压进我肉里去了。

我们坐在那里一阵,什么也不说。然后她突然说:“唐诺,你怎么会知道我给过钞票给劳普?”

“我不知道。”

“但是你问了。”

“我想知道。”

她伸手送上衣口袋,拖出一张长方型的纸,把它对折了。她交给我。这是一张她自己签发的支票。发票日期是一个星期以前。领钱的人是霍劳普,支票给银行代收,而两个银行都背书,支票上盖了“已付”的章,退回给出票人的。

她又向我伸手,我把支票交回她。

“唐诺,你为什么不说话。”

“有什么好说的?”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给他钱?”

“为什么给他钱的原因,那么重要吗?”

“他急需这些钱,而且他没其他办法——我为他难过。起先我没有同意他。他请求我自己向信托金每月多要1000元。如此两位信托人一定也会多给他1000元一个月。”

“你反对了?”

“是的,我不要使合利叔难过。但是我又感到对劳普很抱歉。所以我签了这张支票,自己拿去给了他。”

“算是借款?”

“算是礼物。”

自厨房里,葛珍妮高声地叫道:“那只中国式茶壶放哪里去了?”

秀兰不客气地说:“我不知道。别打扰我们。找不到就用别的好了。”

她转向我,换回温柔的语气道:“我必须要快快讲了。珍妮是个好奇的长舌妇。唐诺,我要你帮我忙。”

“做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我非常喜欢合利。我为他担心。”

“担什么心?”

“我不知道。也许是对危险的预感。我从内心每一根骨头感到,他有危险了。”

“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跟着他,保护他。你会的,是吗?”

“我对保护别人不是很能的。”

“喔,我相信你能的,你能干,你知道什么地方有危险——我是说你可以看透每一个人。你对人很快就能有结论。”

“这和这件事有什么关连?”

“你知道为什么合利会有危险?”

“为什么?”

她说:“我一定要指名道姓吗?”

“有什么不可以?”

“还是那一个信托的关系。”她慢慢地说道:“有的人,因为合利除掉了,就可以得到好处。”

“你是在说,麦洛伯的被杀是因为——”

“不,不,不是的。”

“那么为什么怕呢?”

“他现在死了。”

“那是不容置辩的。”

“假如合利叔再发生什么意外呢?”

“你是说你会得到一大批的钱?”

“我?”她问,又淘气地大笑。

“但是你会的,是不是?”

黑色大眼看到我的眼底。“是的,当然我会的。这是不必讲的。”

“那么你是说霍劳普?”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要保护合利叔。”

“这不是我的职业呀。”

“我会付你钱的。我自己有自己的钱。”

“然而我又怎能向他解释,是你付钱雇我去——”

“你不必解释的。你只要简单地替他工作,他就会付你钱。另外我也还要付你。合利叔认为你聪明能干。他要你和他在一起。一天24小时在一起。”

“万一我发现了什么合利叔不要我知道的事,又如何?”

她笑道:“唐诺,你知道的,你就一定要说出来吗?”

我说:“有的时候,有的人,会有一些事不喜欢别人知道的。我也不喜欢24小时一天,白天黑夜地和他在一起。这样非常不方便的。”

她一直在抚摸我手背的手突然停下。我知道她在仔细想这句话。然后,她又用平静,每个字间隔一样时间,像是在录音叫她部下打字一样地说:“唐诺,请你再说一遍。”

这时,葛珍妮自厨房出来,推了架饮茶用的推车。

秀兰看着她,有非常不高兴的态度,然后,她立即表现标准主人的样子,替我和她自己倒茶。

葛珍妮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不舒服,而且也不体弱了。她似乎完全以罗秀兰的舒适为前提,也像准备接纳我做朋友了。秀兰坐在我边上,坐得很近。不时把长长的睫毛抬起,笑着看我。每个人都会说她非常美丽。尤以为甚的是她全身散发着女性的温季和活力。和她在一起的人,绝不会只空想到要和她维持一个柏拉图式的伪君子友谊。就像是一个人坐进了一辆全新的跑车,不会只想用35里时速在高速公路上兜一兜。她的存在,不是只为如此的。

葛珍妮等候到一个恰当的时机,她对我说;“你一定认为我是一个不通人情的母亲。”

“为什么?”

“想想看,我自己的女儿要对我下毒。”

我说:“这些与我无涉。”

“不,不,”她诚恳地说:“你这样说,只是因为你有礼貌。我要告诉你一点我这一方的说法。我要你知道我的感觉。”

罗秀兰说:“喔,算了,珍妮。唐诺对你怎样看多娜,不会有什么兴趣。”

“但是他看到我失态,大骂多娜想要毒死我。那真是笨得不得了。我病了。我神经。我歇斯底里。我走去见多娜要重新和她谈谈。我要重建一些好一点的关系。然后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我想——其实我没有想。我们冲动一点——我们自南面来的人。”

我只是点点头。

罗秀兰说:“真的没有必要,珍妮。”

葛珍妮始终没有把视线离开过我的脸。她的眼上是明亮透澈的,祈求着我要了解她。“我们这种南方说西班牙话的人,”她说:“相当重视家庭。我们不像这里人种那样只追求财富。我们追求家庭和谐,朋友友谊。我们付出一切以求心安,这种为家庭、朋友的付出,是北美的人少有的。我两地都住过,我知道。”

我说:“我只见过你女儿那一次。而且那是公事。”

“那么,你不是她朋友?”

“以前我从未见过她。”

“她也许曾向你提起过我?”

“没有。”

“我对她无法了解,我们之间有很大的代沟。她比较美国化,她有雄心。她想达到她的理想,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告诉我,西牛赖(西班牙话赖先生)。即使能够变成一个艺术家,但是放弃了爱,又如何?爱是生活最重要的一环——爱家人,爱朋友,把这些牢牢的放在心头才是人生,没有这些,其他成就都是假的。”

“在我们国家,有朋友的人才是有财富的人。比索(中南美诸国钱币名)多,朋友少是可怜人。你清楚了吗?”

我说:“我从来也没有到过你的国家。我只听说过。”

“是如此的,这是我们的教条。而现在,我的女儿,她背叛了我。我被她甩在一边。我,我是她妈妈,她信赖我吗?不,她信赖她画笔,信赖她的图画。看到她的画,你就见到她的雄心。雄什么心?要成功。成功什么?嘿,狗屎!什么也不是。放弃亲情友谊,能有什么成功?有什么可以和爱相提并论的?”

“你说她没有朋友?”我问。

“没有朋友,她把他们抛向一边。她只有雄心。她念书,她工作,说这样可以增加智能。但没有心肠和热诚的智能,有什么用。成功而没有朋友,一如人在沙漠里,眼望所及的都是你的地,但无别的人类,拥有有什么用?什么人要拥有无人的荒地?”

“棕榈泉那边很多人相当自得其乐的。”我说。

她像受了伤:“你开玩笑。”

秀兰说:“当然,他会开玩笑,珍妮。我们北地的人都如此的。我们不愿表露我们内心时,我们开玩笑。唐诺有什么不知道的。再来点茶,唐诺?一颗糖,再来点rǔ——喔!”

装rǔ酪的小缸自她手中一滑,撞到推车的边缘,一下砸碎在地上。“快,珍妮,弄个拖把,拖一下。”

珍妮跳起来,上下走进厨房。

“再拿一缸rǔ酪来。”秀兰叫道。

她转向我:“唐诺,真不好意思。”

“不必,你是故意的。”

她眼睛笑了。一种知己知彼式的微笑。“什么也逃不过你法眼,是吗,唐诺?”

我不吭气。

她说:“要知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急需能做好。我相信你是能办好的。”她把声音降低,快快地接下去;“麦洛伯很可能有几个保管箱。这些保管箱可能不是用他真名租的。你能找一批人遍找这些银行——?”

葛珍妮自厨房出来,手里带了一块洗碗布,她把rǔ酪用布吸干,又把rǔ酪缸的碎片一片片捡起来。

秀兰说:“再替赖先生弄些rǔ酪来。”

罗秀兰等珍妮进了厨房,她说:“我认为麦洛伯尚有好几个这种保管箱呢。”

“用来装信托金的?”

“我不知道。我——我也希望能知道。你知道我会有兴趣的。”

我说:“找这一类资料,你也不必聘雇私家侦探社的。有人死亡时,加州州政府就要收遗产税。租个保管箱也许可以漏一些遗产税,州政府是非常不喜欢的。所以州法对这件事很严格。有很多法条、规定是专门用来对付租个保管箱,想避免死后付税的。”

“你在笑我,当我笨蛋——”

“没有,只是告诉你事实,你不必担心麦洛伯的保管箱。”

她倾向我,她问:“你能保护合利叔吗?”

“我不知道,我甚至不以为然。”

“为什么?”

“因为我还有别的事要做。”

“什么事?”

“生意。”

“但是我愿意付你,他另外还要付你。”

“我知道,但是极可能我凑不出时间来。”

“你是拒绝做这件事?”

葛珍妮自厨房里叫出来,说剩下的rǔ酪不多了。

“找个小缸拿出来就是。”秀兰不耐地说。

“她是替你工作的?”我问。

“老天,不是!她是个朋友。有时她真烦人。”

我说:“喔。”秀兰快快地接上来说:“当然,你知道是如此的。我知道,在南美,她是做女佣工作的,而我对她也就只占这一点便宜。她比我年长,我知道她喜欢做些事帮助别人。她一个人寂寞,喜欢找人聊天,要人了解她。她和她女儿处得不好。我认为是珍妮的错。但是女儿也不是没有过错。多娜的时间都放在事业上,都没时间来关心她妈妈——一定要知道拉丁美洲才能懂这种心情。以珍妮言来,家庭和友谊在一切之前。也在赚钱之前。我现在算是怕了她,也怕了她的紧缠。但是,另一方面,我个人喜欢她,愿意为她做随便什么事。”

珍妮再次回进房来,手里捧的是另一小缸的rǔ酪,她也坐了下来。我们闲聊了两三分钟,都是些无关痛痒的。然后我告诉秀兰,我一定得走了。她又留了我一下,找出各种各样理由来。她希望珍妮自己识相会先走,留下我们俩可以谈天。一度我以为她会说出来对珍妮婉言逐客,但是她没有……也许她在怕我会趁机和珍妮一起溜掉。

秀兰送我到门口。她向后看准葛珍妮仍坐在客厅,她跨出门,向走道上下看了一下。

我知道她要干什么,我稳稳站着。

她走向我,把自己抛入我怀里,像是一块铁投入吸铁石一样。她用左臂抱着我头颈,把手指扶着我后脑的头发。

我晕淘淘的时候,她说;“你真好。”一下吻在我颊上。但立即一声不响向房里回转。

我听到门碰上的声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钻石的杀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