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的杀机》

第20章

作者:e·s·加德纳

我们坐在一起,静静地过了一段时间,慢慢地啜喝著有酒的饮料,终于我把我的饮料先饮完了,把杯子向桌子中间一推,我说:“各位,今晚真有意思,我非常高兴……”

“不要站起来”裘拉多单刀直入地说。

马拉里拉抱歉地微笑道:“别这样,别变样,西牛赖,你一定得承认,你这样做,就太低估了我们。”

我说:“我不懂你们在做什么呀。”

“毕竟,”马拉里拉说:“这次矿场里的意外,对有些人来说……可以说是恰逢其时。”

“怎么样?”我问。

“由于你正好提起,我们绝对不能在你给我们合适的答案之前,随便让你离开呀。”

我说:“容我来想一想,我要先和我伙伴谈一谈。”

“我们怕,在再见你之前”裘拉多平淡地说,一如在讨论至什么地方去野餐,“你会发生什么意外。”

我知道他们不会让我走。我坐下来,把所有的事全部告诉了他们。

“你该早一点先告诉我们的。”我说完,马拉里拉对我说。

“但是他太惊慌了,急着想要一个通译,而既懂西语又懂英语的只有你们两位先生,我想——”我大笑道:“这一切都因我笨头笨脑。”

“少来了。”马拉里拉说。

“反正。”他又补上一句道:“对我们而言,我们可给了你那么许多职业上的客气。真难相信你会给我们‘掩灭证物’这一套。”

“等一下,”我说:“这算是什么证据嘛。一些也没有你会有兴趣的东西在内。”

“你怎知道?”

“我想像中一直认为如此的。”

马拉里拉摇摇头,把椅子向后推。“好吧,我总会全力帮你忙,但这种事不一定会很简单的。你的合伙人应该请求他们把那两张纸交还给她,再不然,她应该坚持这两张纸一定要交给有信用合适的人保管,而且要取得一张收据。”

我说:“我的合伙人你是见过的。你一想就想得到,她不会平静地坐在那里让她自已被别人推来推去。她当然会坚持自己权益,坚持到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但是,那些官员不懂英语。尤其是她有什么要求时,更不懂了。他们只会说,他们要她干的事。”

马拉里拉道:“一个人要到西班牙语系国家旅行,最好能说几句西班牙话。再不然就该参加团体,团体里有人会说西班牙话。”

“我现在懂了。”我说:“但是我有一个概念,假如我有一个翻译在,缪林社就再也不会告诉我,他要告诉我的事了。”

“而你一点概念也没有,他说了些什么?”

“没有。”

“你还记不记得其中有些什么字?”

“我只记得马得拉……什么的。”

马拉里拉道:“那是西班牙话母亲。还记得什么吗?”

我摇摇头。

“等一下。”我说:“另外还有一个字,克里——呀。”

“克里——呀?”

“是的,我相信重音在第一节,我记得我记下来的。”

“克里雅。”裘拉多说:“这是动物的一种配种。”

“当然。”我说:“我是依照声音记下来的。我不能确定写得对否。我记得当时记下的是克里——呀。”

袭拉多和马拉里拉互相交换眼神。突然,马拉里拉的脸亮出亮光。“等一下,”他说:“在克里——呀前面有没有另外一个字?会不会是阿妈——地——克里呀?”

“没错,”我说:“我现在给你一说,记起来了。是阿妈——地——克里呀。”

裘拉多皱起眉头,猛力地想。

我自马拉里拉看向他。

马拉里拉说出他的想法。

“阿妈——地——克里呀,是护土的意思。”

“离开翡翠的主题太远了。”袭拉多自己对自己说。

我说:“各位先生,你们当然一定要调查缪林杜这次意外事件的。在调查过程中,你们应该详细调查他的关系人物。”

“为什么?”马拉里拉问。

我说:“奇怪的是一个人能占矿场经理的要位,而既不能念,也不会写。这个缪林杜连西英字典上的单字也念不出来。这矿场经理绝对和非法活动有关联的。他一定是那个把翡翠采出来,交给麦洛伯的。所以,矿一定是他首先发现的。”

“你为什么这样说?”马拉里拉问。

我笑笑:“因为只有第一个发现的人不会自动求去,而且也当然不会被解雇。我一开始就奇怪,两个信托人,都会同意雇用这样一个人当经理,要负那么大的职责,尤其是两个人不在矿场时间多,在这里时间少。要不是这个关系,什么人都一定要雇一个能记能看得懂文字的人来做经理的。”

马拉里拉说:“你的推理相当有道理。在我看来,还有更奇怪的——”

突然,来蒙·裘拉多把两个手指一扭爆出清脆的一声。显然他是有了极大的发现。

马拉里拉只是看着裘拉多。只一下下,裘犹豫地停下。然后他立即仍旧用刚才的语调,继续下去说:“你的合作,我们是十分十分感激的。你随时要离开,都可以离开,西牛赖。假如你说好要去见你的合伙人,我们也真不愿意再耽搁你的时间。”

他们两个同时站起来,很官式,很客气地和我握手。

我离开他们,回旅社。

在温暖的夜晚,一个人在街上走,我发现我愿意付随便多少钱,而愿意知道裘拉多为什么会爆响他的手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钻石的杀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