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的杀机》

第25章

作者:e·s·加德纳

西牛拉厉用发抖的手签了一张证词书。宓善楼警官用吸墨水纸印干了黑水渍,把证词书折了两折,放进上衣口袋之中,示意地看着我。

我跟了他走向有回音的走廊,来到有点斜的门廊。

“怎么样?”善楼问。

“你能不能暂时留置她一下,算是重要人证?”我问。

“什么东西的人证?”

“麦洛伯谋杀案。”

他说:“你不会是自己想捞一票吧,唐诺?”

“怎么捞?”

“那老女人唯一能证明的是在哥伦比亚,一个矿业小城里,一件换婴的故事,何况要完成证明,尚还要费很多周章。叫一个老女人签张证词最一回事,要一个证人站在法庭上,经得起对方律师的交互询问,是另外一回事。要不然,全美国的遗产继承人都会饱受威胁了。你以为法官是那么容易相信的?光清清律师,还得花几千元呢。像你这样天真,每一个小漂亮都可以站起来试试自己是不是小时候被人从有钱人家换出来的——”

“你还没有了解呀?”

“老实说,没有。”他涩涩地说。

我说:“换婴的事把它忘了。你全力于麦洛伯的谋杀案好了。”

“又如何?”

我说;“夏合利和麦洛伯是两个信托人。表面上看来,罗秀兰是葛多娜,或是葛多娜是真的罗秀兰,都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一旦牵入翡翠的分赃,情况就不同了。那是一块肥肉。夏合利、麦洛伯和罗秀兰,谁不想沾点油水?”

“好吧,好吧,”善楼道:“就算大家要想沾点油水。这和麦洛伯被干掉有什么关系?”

“完全没有。”

他出乎意外地看着我。

我说:“我的推理,是夏合利先知道了缪林社的故事,于是夏合利把缪林杜放在矿场里做经理。我们假设麦洛伯是翡翠走私中一员,但也仅限于此。他对换婴一事并不知情。夏合利参与换婴案,为的是自己的好处。”

“怎么要那么多假设?”善楼道。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你应该见一下‘合利叔’和罗秀兰在一起时的镜头。然后,你就不会认为是假设太多了。”

“喔,喔。”善楼道:“是这样的嗯?”

“是这样的。”

“说下去。”

“在出事那一天,麦洛伯准备有所行动了。有人告诉了他内情,他准备出击。他去看了西牛拉厉,他用电话叫来葛珍妮。他对她们所说的活,招致了背上刺上飞刀。”

“飞刀?”

“是的,葛珍妮是飞刀能手。不但如此,而且他认为所有年轻女环都该学这么一手。”

善楼蹙眉了。

“目前,”我继续道:“罗秀兰决定对霍势会玩圣诞老人的把戏。她去过他的住处,给过他2000元钱。”

“为什么?”

“因为他们知道,霍劳普申请了一张去南美的护照。他们不要他去南美。假如他要去,夏合利要眼下去。他们请白莎来跟踪霍劳普——但是他们最希望他不去。有2000元钱。应该可以把他留在家中玩马了。这些事实,处处都显示:在哥伦比亚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不要别人知道。但是秀兰花了2000元钱到他的地方去,使她有机会在他住处弄到了一些绿色有毒结晶,也给了她一个机会,用打字机打了个地址。所以,她的走一次也不是白走的。”

“说下去。”善楼道:“不要停。我在听。目前我有时间,听听无所谓。”

我说:“有两个人非常关切,假如麦洛伯知道了缪林社的秘密而准备说出来,会有什么结果。一个是葛珍妮,一个是罗秀兰。”

“一开始你是怎么知道的?”善楼问。我看他是在拖时间。

我说:“很多小事情。我见到过葛珍妮,她为小事对应该是自己的女儿发怒。但,后来,我又在罗秀兰家里见到她;她服侍秀兰无微不至,像是前世欠宠坏了的子女的母亲一样。”

“我在这里听到的说法是,葛珍妮在这里生活得像个贵妇,因为在哥伦比亚地工作得像只狗,积下每分钱来。但是我在哥伦比亚听到的,恰是她在哥伦比亚生活得像贵妇,在美国她死命工作以赚钞票。缪林杜,那目不识丁的矿场经理,在哥伦比亚银行里有大笔存款。缪林杜有些消息,他想拿来换取钞票,这件事和女儿及护士有关。把这些凑在一起,再来看葛珍妮和罗秀兰的面貌相似点。再看看葛珍妮和葛多娜无论外表内在没有一点相似。老天!任何人不必要做侦探,都会明白其中的情节。”

宓善楼自口袋中掏出一支雪茄,用牙齿把尾端咬掉一小段,把湿的烟草一口吐在地上,擦上一支火柴。“混帐的,乱七八糟!”他说:“一点头绪也没有。”

我说:“那个杀掉麦洛伯的人很会玩刀子,那个人和他在同一房间内。把你自己放在麦洛伯地位看一下,你发现了罗秀兰是假冒的资料,你相信资料是真的。但是你不是从背后阴损人的人。有了这个资料,你要叫什么人来?当那个人来了之后,把事情弄清楚了,你又要打电话给什么人而说:‘请你到这里来。这里有一件——’”

“你是指另外那个男受益人?”善楼打断地说。

“正是,”我说:“你会找霍劳普,说明你发现什么十分重要的事,你说在哥伦比亚有证据可以找到——正在这时候,一把匕首就永远封住了你的口。”

“然而,霍劳苦又为什么不直接到我们警方来,告诉我们电话中他听到了些什么?”

“霍劳普没来找你们,反而决定去南美,做一点调查工作。你想他为什么要如此?”

“但是,我认为麦洛伯是在南美得知的换婴消息呀。”

“没错,但是麦洛伯要有证明。他回到这里来调查,他花了不少时候才找到了西牛拉厉。等他和她谈过话后,他叫葛珍妮来看他。她看到他紧张了。他逃跑出去,想要找夏合利和罗秀兰。她和夏合利在下午见了面,夏合利告诉他些什么。使她大为放心。”

“你认为她紧张兮兮,因为她杀了麦洛伯……”

“因为她以为没有杀死他。但当她知道麦洛伯死了就安静下来。”

“假如像你所说,一个疑犯都没有了。”

“只有一个。”

善楼像每次有困难待决时一样,他摸摸自己的一头硬发“赖,你这小子,”他终于说道:“除了推理,你根本没有证据呀!”

“哥伦布有吗?”我问他,自己回进屋子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钻石的杀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